第二十六章 更胜青松守岁寒(上) - 重燃

第二十六章 更胜青松守岁寒(上)

就像是总有一些时候,在突如其来的心境和情景中,会让你忍不住哼出歌来。今天置身这样的环境中,哪怕看着这些少年人的面容还有稚嫩,哪怕知道他们的人生中还要面临很多的相聚和离别,程燃还是接过孙继超的吉他心之所动时唱了一首歌。 一个声音说你这样不对,你该低调,你是重生者啊,这么随便就用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事物搅动波澜,合适吗? 另一个发自本真的声音却告诉自己,他么的自己是重生者啊,你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不该追求一下自己存在的意义和印记吗?如果连自己想唱的歌都不能唱,那和躺着等死有什么区别?你是咸鱼啊! 偏偏自己想唱的歌……这个世界没有啊…… 没有就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譬如现在。 光景里,姜红芍转过头来,眼睛看着他,明媚无比。 “是写给……杨夏?” 这语气里带着无关紧要只是随便问问的淡漠,还有一种深层含义仿佛是你要随便答答看我不弄死你的呵呵。 程燃愣了片刻之后,伸出右手手指,向自己左侧远方大青山方向指了指,“我表叔写的……” “嗯,”姜红芍眨了眨眼,“然后呢?” “他年轻时候是文艺青年,喜欢抱着吉他唱歌。” “哦。”姜红芍一笑,“你表叔很有才啊……估计年轻时骗了不少女孩吧……这么说来,现在是……传承啰?” “这个……”程燃摆摆手,“绝对没有的事。” “好吧,我相信了。” 喂,你的表情分明不是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车迟迟没来。 姜红芍伸了个懒腰,头望向路灯下的公路,微凉的风吹拂过的气息下,路灯在枝繁叶茂的行道树中弥漫出馨黄的粒子,遮罩了道路的远方。 寂静中是周围山体发出的蝉鸣,明月当空。 “要不……我们走回去?”蝉鸣的间隙里,女孩道。 “好啊。” 刚刚说这话的时候,车已经从远处的道路拐过来了,呜呜呜的开到近前,站台停下来了一会,又继续向前。 两人没有上车,这条路重新回归寂静。 从望海楼回华通公司和市政府大院大概有几公里,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以度过的路途。 明月当空,清风徐来,身旁姜红芍的气息伴风进入鼻腔,程燃觉得这就是人生。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也许只是在咖啡馆安静的坐下,也许只是在街道上沉默的散步,甚至也许是多年未见后于街角的再邂逅,彼此之间可以不必说太多语言,但就已经像是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一样。 有时候有些气氛和身边人的气息,只需要静静感受就好。 程燃看了姜红芍一眼。 她也在体会这个即将消逝的夏天吗……感受这样和自己,阡陌并行的时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从漫天星落的湖泊边走进光影斑斓的城市,姜红芍开口。 “程燃,我要走了。” 声音不难过,很平静。 只有煊煊丽天夏夜,却无隆隆出地春雷。 程燃脑海里那一连串曾经的征兆,都在这一刻串联了起来。 中考前夕她在操场递给自己那厚厚一叠手抄,当时程燃觉得那是秘笈,现在看来,那可是来自全年级第一名的“超·秘笈”,还有她那时说出的话语。 那样的夕阳是那般耀眼,晃得人睁不开眼。 “我没关系的。对你的帮助自然要大一些,有的东西,老师或许没能讲的浅显易懂,前几天里我尝试了用我自己的方式写进笔记里,也许能让你更容易理解。” “我听到很多人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其实错了,时间来得及的,只要你不放弃。程燃,你不是会放弃的人,对吧?” 夕阳中说着这番话的姜红芍。 “你也不会甘心,自己有聪明才智,却没能考进一个分数更高的学校吧……虽然普通的学校,其实并不决定着你人生的高下和未来成就的高低,我也相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彤光中眼神忧伤着的姜红芍。 那个女孩穿着素色衬衣,在红雾粒子中,像极了怒放的芍药花。 “如果有可能,就让我们尽量去争取有选择的自由。” 让自己去她的家里补习,在自己说着“未来一所高中,请多指教。”,而她回应“成绩不代表成就,只希望你未来的路,能走得更好”的姜红芍。 在那之后,对自己说着“傻子,加油!”的姜红芍。 那个时候,她就在安排一切了吧。 是希望她离开之后,自己有一个好的出路和可期的未来。 一切都已经有了征兆。 征兆都在这一天破开,收束凝聚成这句“我要走了。” 姜红芍没有看他。 程燃柔声问,“噢……去哪里?” “我妈妈呀……调往蓉城了,让我过去跟着她。跟我爸经常没饭吃……”姜红芍笑着看过来,俏皮吐了吐舌。 这是世界线命运轮盘的变动了,救下了谢侯明之后,因为和自己一并经历过险情的姜红芍,也偏离了她原本的轨道。 这是自己所导致的结果啊。 “至少……能吃饱了嘛。”程燃呃了一下,最终憋出这么句话。 姜红芍浅浅一笑,不说话了。 “那么……在哪里继续学业?” “应该是……蓉城十中。明天走,过去了再办手续……” 姜红芍明显有个停顿,随即声音渐小。 蓉城十中,蓉城最著名的传统三强高中,这三所高中论历史最薄的一所都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其中蓉城十中甚至可以追溯到西汉年间,为蜀郡太守创建的郡学馆“陋室精舍”,辐射地方乡学。 蜀郡郡学开办十七年后,汉武帝下令全国兴办“陋室精舍”式的官学。随后经历朝代变迁,但历史风雨相承,沿革至今。司马相如,历代大文豪和学者,都曾在那里求学承惠。近代也是入选全国“首批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这可是全国目前仅有的二十三所国家级示范高中之一。 姜红芍在那里落户紧接着上高中,程燃其实并没有太多讶异,从她的父亲是李靖平,她背后来自京城,她的家族甚至来自比那个红墙小院更高大威严的地方。 她超前的见识,她历经的风景,她见过的人世,都远远超越普通同龄人。所以她对一切,其实都有一种看破不说破,同时自己姑且沉浸入世的成熟。 程燃能明白姜红芍刚才话语里的停顿,她声音渐柔渐弱的原因。 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就像是他们现在似乎可以在这样的小城街道中迎着暖风并肩而行,然而实则以人生的起点和平台来论,相隔的是有如两个世界般的位面和鸿沟。 他们的交集或许就是这山海小城短暂的时光和这条街道。下一刻就被人生的洪流处境的变迁倏忽拉开,一个大地向下沉陷,留驻在这里,或将永远留在这里。 一个平地参天,跃入云端高峰,海阔天空,穿云破日,看到的是那世间高广的无尽风光。 也许有天当高峰上的那个人有心回头看往底端的时候,那些向下缭绕的云瀑,参差的丛林山石,早已遮蔽来时的路,自然也遮蔽了那个无法望眼欲穿的瘦弱身影。 所谓天堑鸿沟。 不外如是。 姜红芍比谁都清楚这个鸿沟。 所以她曾倾自己所能的帮助程燃,是在自己离开之前,做力所能及最后的事。 这到底是,怎样兰心慧质的女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