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阿斗? - 重燃

第十八章 阿斗?

当风吹过的时候,有时候希望的不仅仅是清风徐来,还有能一并带回某些人的讯息。 程燃知道重生并不代表着无所不能,拯救了谢侯明,只是一个尽力而为的事情。其实在做这件事之前,程燃没有想过会成功,谢侯明对他而言,也只是后世他可能在新闻上看到的一副从湖里被打捞起来,在铁笼子里被马赛克处理的照片,一个受害者名字的记忆而已…… 但是当谢侯明终究得以生还,来到家里拜访,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程燃反倒觉得这一切如同亲手塑造泥胚,一点一点的看着一件艺术品成形。 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 像是他掌握着时空的超然力量,做成了一件很困难事情般的成就感。 至于谢侯明出于感恩递上来的那份注资计划,倒是预料之外的。谢侯明这样的人,有智慧有魄力,他当时对自己鞠下的那一躬,口中说出“救命之恩,永生不忘!”的话语,就注定不只是说说而已。 在他那个位置,只需要稍加调查,就能知道程飞扬目前单位的处境,至于那份计划书,其实已经是以他所能达到最大限度的帮助,在为程飞扬铺路。 然而既然能达到最大限度,便很有可能突破限度的约束。 谢侯明如传闻一样,行事作风有能力有魄力,而且重情义,难怪短短时间,他所带领的华谷集团就风生水起,隐约已经成为山海市政府所倚仗的第一平台。但未必没有顾虑……谢侯明前世是死去了,这一世他被救了回来,连带着他的这一条线都将为之改变,作为唯物主义的重生者,程燃不相信宿命中所谓今天救回的人会在明天遭遇厄运的说法,但和谢侯明搭上线,未必就真的是好事一桩。 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程燃是唯一那个可以一眼洞穿后世,洞见未来的人,他也能大致明白如果自己父亲踏上时代风口,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子…… 如果有一天自身体量本身很大了,未必就不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那些曾经的黑历史,很可能就会成为强大的对手抓住并打垮你的要害。 所以哪怕这一次能够依托谢侯明,程燃这之后还是要提醒自己父亲,与老谢交朋友可以,但双方之间尽量不能牵扯太深,这是为他们好,也同样是为了谢侯明好。 也是对某些事物隐约的担心,程燃出了成绩之后,打过几次电话给姜红芍。 无一例外,都是关机。 他和姜红芍失去了联系。 细细回想起来,有很多次的暗示和征兆,似乎都指向他们一同参与破获了六二大案后,老姜的人生也被扰动,从而发生了变化…… 就比如说……出于对她安全的考虑和担忧,她的家庭会不会让她离开这座城市? 只是想到这种可能,程燃就生出一种难明的情绪…… 这让人非常难以接受。 有些东西是需要静静等待的,譬如冬雪消融,譬如候鸟归林。 在谢侯明来拜访后的第二天,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几天家里的电话就没断过,俞晓啊这些大院子弟得到他考分成绩之后,相继打电话来轰炸的,亲戚打来请吃饭庆祝的……耳朵都快听铃声起老茧了,但直到程燃接起电话,听到那头那个熟悉的“你好,我找程燃”声音之后,他又微微眯了眯眼睛。 “老……姜?” “啊……抱歉,考完试后我离开山海了一趟……之间给你家打过一次电话,是你妈妈接的,说你出门去了……” 听着电话那头女孩的解释,程燃有些恍惚,这段时间每天电话很多,可能自己老妈把姜红芍打来的电话当一般同学了。 “刚考完试就出去溜跶旅游去了?果真是豪门的生活啊……” 程燃语气很淡,但电话那头的姜红芍已然听出了很多东西。 她柔声道,“傻子……是去见我的妈妈,她到省会了,开几天会又要走,当然只能我去见她了。而去的时候,手机落家里了。” 不出意外的话,姜红芍是不会轻易谈及自己家内的情况的……但是此时,似乎为了避免听电话的那个人的不高兴,她尽量说得很详细。 “下次记得电话带着充好电,你可不想我去爬你家门口的枇杷树吧……” “你不怕我爸提着扫帚打出来啊……”姜红芍笑了笑,“最近,还好吗?” “嗯,还不错。” “心情很好,看来你考得不错呀,多少分嘛……” “一直惦记着的吧……你呢?” “没有惦记啊……只是随口问而已。你先说吧,男士优先嘛。”女孩轻笑。 “男士在战争时充壮丁才会优先吧!算了……不要被吓到了噢,”程燃对着话筒一本正经,“我620!” 那头的女孩声音毫不停顿的传来,“这是俞晓的成绩范围吧,你还真顺口。” 程燃愣了一下,这丫头要不要这么聪明! “好吧……706分啦。” “嗯嗯,这倒像是实话了,”姜红芍道,“这才算是你的正常水平嘛……中考出来后,你这个大骗子就装不下去了吧。” 想到考前姜红芍对他平时成绩的忧虑而要为他突击冲刺的情形,程燃心头一柔,问,“别说我了,你呢?” “嗯嗯嗯嗯……”电话里传来哼歌的声音。 程燃,“……!?” “你……该不会……”程燃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如猛虎细嗅蔷薇,“不打算说吧?” “聪明,夸奖一下,这都能猜对。嗯,我还有别的电话要打……拜拜呐!” “喂你不要太过分……” “嘟——!” 忙音。 片刻。 程燃握着话筒,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砸还是不砸呢。 …… …… 挂了电话,姜红芍趿着拖鞋下楼来,把行李箱打开,继续整理箱子里的东西。 这栋政府家属院红门小楼里,原本摆放着的有很多东西,都收起来了。 沙发上的李靖平翘着二郎腿,翻看着新闻报纸,这个时候把报纸折起来,报纸对跌下去,就露出了他面前忙碌的女儿倩影。 “怎么……程燃那小子,中考成绩出来了?”李靖平皱眉,“如果我记得不错,当时你说要给他补习,他的成绩就是五百分不到六百吧……” 李靖平慢条斯理,“我虽然理解并赞赏你这种先进分子帮助落后同学的理念……但也要有个度啊,怎么嘛,这阿斗……”他表情已然带着不怀好意揣度的笑谑了,“……扶起来了吗?” 把衣服放箱子里,姜红芍转过头,唇红齿白微笑,“706!哪里是阿斗啊……分明是七进七出常山赵子龙嘛。” 李靖平怔了怔,不动声色,“那他平时成绩怎么六百分不到?” “那次考试,大概是他病了吧!”姜红芍想了想,补充,“病的不轻。” “什么乱七八糟…”李靖平又把报纸一抖,重新在面前展开了,片刻,还是意犹未尽摇了摇头。 “早知道……我就不对他说那句中考好好考了!” 姜红芍横了一眼过来,“爸,注意你的身份。” “我最大的身份就是你爸……”李靖平瞪了瞪眼,又有如被安全屋包围一般,“幸好那小子只能读一高喲……” ==== ==== (第一更!)

下一篇   第十九章 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