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生最怕突然的爆炸 - 重燃

第十二章 人生最怕突然的爆炸

第十二章人生最怕突然的爆炸 不行!脑袋有点蒙! 当初明明喊得“考上四中!争取二中!”的口号还犹在耳畔。明明当时考完试下来,程燃难的说不难,不难的说难让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单位上的事状况不断,评估组走了,最后的希望也渺茫了,他刚才听闻查分开通,看着话筒,明明已经有了屋漏偏逢连夜雨,雨打芭蕉叶满地,命运致使人生如此狼藉的伤怀,回望过往,幸运女神似乎早把他们这个家庭遗忘在了蒙尘的角落。 似乎更难以接受的后续他都已经做好了承受的准备…… 但怎么突然就是这么一个分数? 这意味着什么? 程飞扬不知道,但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记忆中的画面,就像一幕老电影,带着雪花点割裂的幕景。 小学升学,送程燃上考场,加油打气的话说了一长段,甚至还唱了一段叶启田的“爱拼才会赢”,成绩下来,返校他一脸笑容迎向程燃,却得到的是落榜的晴天霹雳。好吧,自己当年从煤炭军营中考进军校,是有读书这个基因的,自己儿子不是基因不行,只是自己两口子平时上班忙,疏于管教……是自己的问题……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于是咬着牙花了积蓄让他上一中,算是山海最好的中学之一吧,甚至那段时间,他还亲自上阵,天天监督给他英语听写,有时候一个简单的问题程燃半天答不上来,他想到单位上有些人阴阳怪气的眼神,想到同是一个大院,柳英,杨夏,每每这些同学不让父母操心的成绩,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有时候徐兰也心疼,双方就会吵得乌烟瘴气,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程燃的成绩就是不见起色,反而还因为这种方式有所后退。后来程飞扬大致清楚了这是一种逆反心理,给孩子施加的压力太大,导致学习对他而言已经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程飞扬是的的确确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的,而现在的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知识技能更新换代极快,自己稍微不看书就落后,他实在想不出程燃除了好好学习之外还有什么出路。 成绩不如别人,一种自己儿子未来前途晦暗的压抑,始终就作为阴影笼罩着这个家庭。 中学这三年来操碎了心,因为一次次的打骂,父子俩挣得面红脖子粗关系紧张的情况……每回期末成绩但凡有点期望,都会被现实无情击碎,没有半点小确幸的结局。 逢年过节走亲戚是最头疼的一件事,最怕对方提到成绩,那就是颜面无光的尴尬。 面对单位里上下讨论各自孩子的成绩,看着人家能够在一二等的中学里挑三拣四,他程飞扬也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加入其中,参与到这种讨论的行列里,那时候他脸上一定会泛着荣光。 自己的人生走到现在,往后的轨道,基本上都是看得到了,甚至不客气说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但只有孩子,才是未来。 过往的一幕幕,重新走马灯一样浮现,程燃答不出题来他挥向他的巴掌,每次考试前承诺好好考,考不好爸爸也不会对你怎样,结果考完看到成绩就忍不住动手的气苦…… 一切一切,汇合成…… 眼前的这份成绩单。 他想到那个中考前夕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步去,晚上在桌子上点灯复习的剪影。 他突然为自己儿子感到委屈。 却又为之骄傲! 他眼眶骤然红了,这个当过兵坚硬如铁的男人,鼻腔里是阵阵酸搐。 “好儿子……” 明明,他其实已经很努力了啊…… “好儿子……” 他一直,都在努力着的啊! 自己,为什么,曾经还那么不理解的打他,用言语羞辱他,诋毁他的智商啊……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身为爸爸的,才是不称职的啊…… 程飞扬坐在椅子上,手肘支在桌子上,掌心拼命的覆盖揉着自己的眼睛。 但那里溢出的热流,却怎么都抹揉不干净,总是顺着他的手滚进袖子里,不一会就润湿了袖口。 …… “不可能的……是不是查错了!?再查一次看看……” 是搞错了,应该搞错了……凭什么程燃可以考到706,他家从小聪明又帅气的袁军才只能是620分,要真这个成绩,一高还不抢着要啊,凭什么自己家袁军还要交一万多块钱的高价择校费!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袁春心头失衡,不由分说的将电话拿起,再按照查分热线打过去,输入了桌子上还留着的程燃准考证号码,按了免提。 这幅样子,就连一旁关心程燃成绩的总经理童鹏和他的女儿童阗也看不下去了……袁春所表现的嫉妒的嘴脸几乎都快从灵魂里暴露出来,实在是有些过分和丑陋了。 袁春摁了免提,女音毫无半点花俏的播报出“程燃”的名字,紧接着的播报中,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成绩。 没有意外,没有幻觉。 这一次,袁春脸上血色尽去,讪然看着徐兰,几乎是极不情愿的动了动嘴角,“呵,你家……程燃……考得不错啊……” 看着袁春这幅完全被抽了神光的样子,一股扬眉吐气的冲动,从徐兰胸口一涌而出,她动了动嘴唇,道,“程燃这个死娃子,我就说,平时心思根本没有用在学习上!所以成绩一直难有起色,临近中考,胀慌了……最后一个月才来突击学习……” “这不……他本身是聪明的,心思用在学习上就对了……这个成绩,还行吧,还行吧。” 袁春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啥?最后一个月突击学习,就考到了这个分数?过分了啊……什么叫还行啊……你们家程燃是超人啊!怎么不去中科大少年班啊! …… …… 程飞扬在自己的办公室冷静了片刻,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他第一时间接起。 话语的那头,传来得是熟悉的,自己老婆的声音。 夫妻两人在电话里确认之后,那种恍惚的错觉才终于落回到了实处……程燃,确实无疑已经是这个分数了。 徐兰在电话那头一个劲的说自己儿子懂事了,隐隐带了些哭腔,程飞扬听着,心头的欣慰,是阵阵流淌。 等到挂了电话,程飞扬看到自己打湿的袖子,觉得自己现在眼睛一定是红红的,老大的人了,居然因为自己孩子考了优异的成绩哭了,是不是有些太没出息了……但只有经历过的家庭才明白,这是何等五味陈杂的感触。 他决定回家找程燃一趟,他要快点看到自己的儿子,半刻也不能等。 出了门来,走廊尽头的楼梯口那边,老王王新民和另外两个同事已经在那头站着,说着些什么。 看到程飞扬走出办公室,再仔细一看他的表情,得了,这人还哭过了…… 三人也是热心,赶紧拦着程飞扬就是劝啊。 说的就是之前王新民那一套,孩子不容易,考差了就考差了,也不要打骂了……以免在青春期形成逆反心理…… 程飞扬那叫一个欲言又止…… 同事们还是对他们家担心的,程飞扬想了想,问,“柳英……这次,考了多少分啊?” 因为家庭关系,柳英在文科这方面比较好,他曾经就很羡慕张琳这个女儿的语文水平。 其中一个同事道,“柳英考了678分。” 程飞扬停顿了一下,又试探问,“那……杨夏呢?” 杨夏毫无疑问是大院成绩最好的,每一次考试,都是所有大院子弟中“别人家孩子”的存在。以往,程飞扬和徐兰拿程燃的成绩面对杨夏的成绩,只能是望山兴叹。也曾无数次想过,要是自己儿子是那个分数,那是如何如何啊…… 王新民苦着脸,心想老程你打听这些,还不是给自己添堵么…… 不过他还是道,“杨夏那边,听杨川说,是695分。杨夏这孩子,成绩真是好!估计也是和以往一样,年级五十名以内了。” 聊着这些,似乎程飞扬的表情并没有太过变化,也没有愤怒的情绪,大概也就是情绪平复了。旁边业务部的项目二组组长魏勇,老魏经意不经意问道,“哎,你家程燃到底多少分嘛……?” 这大院子弟决定命运至关重要的中考成绩,自然是大家都要打听的,这要是打听不到漏了个什么,总是念着的…… 然后程飞扬就看着三个人,短暂的停顿后,道,“706分。” 最怕就是突如其来的安静。 片刻后…… 老魏“噗!”一声笑起来,“老程你开玩笑啊……” 三个人都在笑。 “我没开玩笑。” “唔……”,“嗯……”,“呃……” 三个人的笑意,逐渐消散在风中了。 “!!!” “你说真的!?” …… …… 像是一道霹雳,又如奔雷,徐兰的单位里面,消息迅疾的蔓延出去,于各个部门间传播。 而华通公司之中,就像是夏夜僻静听取一池蛙声的池塘上空,骤然白剌剌刺目,然后就是炸破耳膜的雷鸣。 这个消息,爆炸了。 …… …… 成绩是中午出来的,得知自己的成绩后,今天特意洗过澡,换上蓝色连衣裙的杨夏吃过饭就和朋友逛街去了,临近下午饭点,她乘车在站台走下,进入公司大院,路上遇到几个叔叔阿姨,她甜甜的打过招呼,走过之后,还能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 和预想中不太一样……没有人祝贺她…… 咯噔扭动钥匙,打开房门,杨夏提着新买的衣服口袋走进家里,换了鞋,厨房里有炒菜的声音,她冲着那边道,“爸妈我回来啦!” 换了鞋子,黑色腿袜踩着拖鞋的杨夏从玄关走进客厅,看到了通透厨房父母的影子。 母亲背着她在炒菜,父亲杨川的声音传来,“回来了啊夏夏……” 他搁好手上的案板,用一块帕子擦了手,走出厨房。 杨夏晃了晃手上一个纸袋子,“爸……我逛街看到一件外套,给你买了。你试试……” 结果杨夏看到自己父亲流露出的表情明显不如预期。 “好看吗……?” “好看,好看!” “快去试一试吧……哎对了,你们下午上班,其他人的成绩知道了吗?他们考了多少啊……” 中午得知成绩后,这个成绩意料之中,算是发挥正常偏好了……杨夏没有打电话给其他人,没有意义。其实她多半也不做主动和别人打电话互报成绩这种事,就是最好的朋友也不去电话。一般都是别人打来问她的成绩,她是超然的。 不过现在,问问自己爸妈也大致知道了。 “别管张琳了……”父亲这么回应着。 杨夏看过来,眼神愕然。 然后杨川道,“……你知道程燃考了多少分吗?” 程燃……是程燃…… 自己刚刚问张琳,不过只是一个铺垫,最终还是会问到程燃头上的吧。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爸爸会直接来这么一句话。 但接下来,他的声音响起,“总分七百零六!是啊,已经确认了,七百零六啊……夏夏,比你都高啊——!这程燃,是怎么回事……” 杨夏家在最高的六楼之上,客厅窗户外,斜阳怒照。 夕阳的光映照在女孩的脸上,让她的毛孔都纤毫毕现…… 然后,窗户内,和父亲说着话的女孩双手抬起来……左右手掌交叠着,覆盖上自己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