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也……不知道啊 - 重燃

第四章 我也……不知道啊

女孩递过来算得上“武功秘笈”的笔记,沉甸甸的记载着她字迹的手抄,红色雾光笼罩着他们,暖洋洋的,程燃看到姜红芍的嘴唇在光芒的映照下,显现出诱人的光泽。 看着很认真对自己说着勤勉话语的姜红芍,程燃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情绪缓缓流入心脏…… 今天操场上的这一幕,未来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姜红芍坐在他旁边,两个人都侧着身子说着话,彼此之间的距离……嗯,有点近,大约只在一个照面不足五十公分。 程燃心跳的很快,继续下去担心自己没有自制力的他以极大的毅力动了动身,手支撑在看台地上,准备起身。 然而这个动作恰好让双方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数学上面的要点在这个本子——”姜红芍突然意识到什么,声音停顿,身子微微一僵。 遥远的地方那声沉闷的“嘭!”声响起,然后是操场那头突兀的数道惊呼。 有破风声传来,带着毫不客气的侵袭力量,程燃其实已经感觉到了某种不妙的氛围,然后那颗天外而来的足球咚一声敲在他的后脑勺上,他撑地的单手明显失衡,那个前仰的动作幅度更大,头冲前,那颗偏转的足球和他的头部发生的作用,让他整个身体形成了一个行云流水的连贯动作,带着他的头送出,嘴唇贴上了姜红芍右脸颊。 遥远的山脉那头,夕阳怒射出刺目无比的光芒,这一幕似乎停顿定了格。 姜红芍在程燃的头遮挡下的美目,渐次睁大。 嘴唇的触感,是羊脂暖玉吹弹可破。然后是一股好闻的馨香气息,并不浓烈。和姜红芍相处的时候,会若有若无的嗅到,此时,扑满鼻腔直冲灵魂。 他的嘴印在姜红芍脸颊的这一刻,女孩的脸唰!一下彻底烫红,几乎是条件反射,姜红芍触电般猛地支起身子向后撤了几步,拉开了彼此距离的速度……迅疾如猫。 那颗足球才在他们后方噗噗噗的弹掉落下去。 程燃也是懵了一脸,他后脑还沉闷得痛着,姜红芍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姜红芍,两个人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的矿灯,招子眨闪……眨闪…… 颇有一种“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集中火力歼灭之”的态势。 姜红芍的眼睛里满是惊恼和羞愠,她脸红一阵白一阵,然后极其反常的踱步后退,似乎想要逃离这里,道,“我先走了!” 转身走下看台,声音的那种带着淡淡生气的霜冷凝结于空气中。 看着姜红芍的背影,程燃手抬了抬,却有一种无以解释的无力感。 他知道姜红芍是知道砸过来的球是始作俑者,但关键是自己在这之前也有一个起身的动作被她注意到了,所以被球砸中导致之后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最开始的动作就似乎让她误会了…… 生气了吗? 姜红芍已经走到了操场门那边,突然她停住,转过身来望着仍然在看台那边斯巴达了的程燃,仍然面无表情,“题……如果有不懂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次她转身迈过操场,是真的走了。 程燃摸着后脑勺,看着地上的球,心想这真是…… 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姜红芍走出几十米外,到了校门口那头,突然停驻,回望过去。 视野的那片操场,隐约是程燃的身影走下了看台,抱着球递给那边赶过来的 踢球者,对方接过球点头哈腰的道歉,那个男子摆摆手…… 身影,显得有些寂寥…… 然后,程燃搜索着,向她这边看过来。 姜红芍立即回过头,脸颊不知是不是夕阳太过耀眼,仍然烧红……径直出了校门。 …… …… 书包里背着姜红芍那一堆笔记,回到家里,程飞扬还没回来,徐兰已经热好了菜,程燃吃过饭后进到自己房间,摊开一堆笔记,心头想着还是该给姜红芍解释一下。 于是去了客厅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姜红芍的案台上,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正在桌前看书的她看了上面的来电,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接。 等到响了三声之后,姜红芍伸出手拿起手机,摁了接通,道,“喂……程燃。” “……回家了?” “早就回了啊,我比你还提前走的。” 声音似乎并无异常,但也过于平静了。 程燃还是道,“今天下午那件事,确实是个误会,对不起……” “哦,那件事啊……没有关系的,不用在意……” 姜红芍的声音又传来,“你的头……还好吧……”确实是被足球砸了一下的…… “还行,刚才背了二十个单词,发现都能记得住。” “……” “记着看那些笔记……主次要的我已经写在上面了,依照上面复习,你能行的,对吧……我电话畅通,随时可以询问我,不收钱……” “好的,谢谢。” “客气啥。” 挂了电话,程燃想了想。 好像有种…… 淡淡的距离感…… 这个女孩,就像是有一层壳,深入触碰的时候,她又缩了回去,裹进了壳子里…… …… 那之后两天就是最后在校的时间了,仍然是按部就班,学校主要是交代中考的事宜,各科老师过来也就说一下大致可能的考点和大家考前假复习的方向……有的老师会押押题什么的,那时候课堂上就会有窸窸窣窣拿起纸笔记录的声音…… 在杜雨婷那帮女生的等待中,程燃将信退给了对方,那个时候是第二节课的课间,在四班教室外面,程燃把信退给杜雨婷的时候,这个女生整个脸上的期许和喜悦都消失了……看到对方快哭出来而被同伴们拉走的样子,程燃只能默默道声抱歉。 不过这倒是让看热闹的四班学生内部很是震惊了一番的。 张小佳捅了捅杨夏的手肘,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听说了吧,程燃拒绝了六班杜雨婷的情书!” “杜雨婷哭惨了……那么一美女居然看上他……这家伙却拒绝了,吃错药了吗?”这是听闻情况的姚贝贝难以置信脱口而出的话。 偶尔在下课出门,或者在外面楼道操场的时候,杨夏的目光也会停留在程燃的背影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大课间操和放学时会在人流中遇到姜红芍,她身边多数都是簇拥着柳英在内的一群女生,和程燃俞晓撞见,她就在柳英身旁,也会朝他们打个招呼,简单说上几句,然后又告别。 “今天过了就放考前假了啊……放完就中考了……好紧张啊……”俞晓悻悻然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又皱起眉头,狐疑的看着程燃,“你最近不是惹到老姜了吧?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在躲着咱们呢……” 阳光穿过树荫照射下来,笼罩在程燃的脸上。 像是操场那夺目的红光重现,晒得脸上温温热热的。 程燃右手抬起,食指在唇间抹了抹。 “我也……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