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的同学不可能这么可爱 - 重燃

第三章 我的同学不可能这么可爱

放学后提着书包在教学楼下等着,姜红芍还没来。程燃倒是注意到新周的这些天,谢飞白没有出现,想来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还要配合警方后续的侦查结案,恐怕也是没有心情上课吧,也许到最后会直接参加中考,或者离开这个城市? 总之他的家庭和他的人生,已经改变了……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这也算是修行造了浮屠塔,算是好事一桩了。只不过想着整个过程,还有些后怕和不堪回首的感觉。 重生是要承担这些责任吗?未必,自己也不想做英雄。但有的时候总是处在一个事件环节点的时候,你能把握住一些可能去做些什么的时候,源自内心的某些驱使,还是会让自己身不由己去作为。 这辈子,的确很难不悔,在尽力而为的时候,只能尽量让自己在未来某个时候,回忆起当时能动手改变一件事注定结果时,没有因为什么都没做而后悔。 这是,很好的一件事吧。那让自己和那个女孩,感受到了某些,只属于英雄主义的高尚和伟大的经历……这也是他们两人彼此之间,共同经历的,独属于两人,无人可以媲美的历程。 只是程燃在这里站着的时候,那头走过来几个女生,程燃认出其中两个有些眼熟,好像是六班和五班的,一个叫张燕,一个叫杜雨婷,此时那个名叫杜雨婷的就被推推攘攘的推到前面来,红着脸递上一封粉红色的信封。 “程燃!我们家杜雨婷给你样东西,你收下吧!要回复噢!” 等程燃从对方手里接过信封之后,那个女生脸红得极为通透,捧着烫红的脸,似乎旁边一个女生在她耳边耳语了些什么,她狠狠挥拳捶了对方几下,信已经给出去了,她赶紧推着三个女生走了。 那群女生的笑声不断,还有女生回头提醒他,“……记得明天回复啊!” 不消说也知道这是什么了。 说实话,程燃也并不是从未收到过情书,只是刚才那个杜雨婷,其实是五班一个比较出名的女孩,人清清秀秀,初中三年来,在一些学校举办的舞蹈类节目上,也是经常能看到身影的,算是文艺少女,可能也是很多人眼中的女神了。 程燃拿着那封粉色信笺,扭过头来,刚好碰上从楼道下来的那个身影。 他是做了一下收回手的趋势的,但基本上也是晚了,姜红芍应该全程看到了,她怔了一下,继续走下来,同时出声,“抱歉啊……有人拉着说了一会事,我已经尽量快了。” “不过你好像,收获颇丰嘛……”姜红芍看了一眼他的手,微笑起来。 “这个啊……哎,莫名其妙……”程燃挥了挥手上的信,“我们去哪?” “操场那边。” 程燃跟着姜红芍转向操场,宽敞空旷的操场那头,血红色的日光正从山的那一头射过来,映照在两人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温暖的热度,而两个人在夕阳下的身影,仿佛都带着光边。 有零散的人在那里踢球,时不时能听到大脚发力的“蓬!”一声足球飞起而扩散在宽阔环境里的闷声。 程燃对这所自己曾经的初中的回忆是乏善可陈的,因为当年成绩不好,在这所中学里面,其实过得很压抑,白天混日子,回家就听父母的争吵,因此并没有什么太美好的回忆。然而现在,似乎这里的一点一滴,都突然有意思起来。 两天以后就放假,然后就是一周的考前假,紧接着就是中考,毕业。 尽管自己重生了,但这一切仍然按部就班的逼近来临,只是唯一让程燃心境不同的是,他竟然怀念起来这段日子,怀念起文化墙那边那已经拆除的建筑挡板,以及那段他们相处的时光。怀念类似这样,一并在这里踱步的光景。 他不知道这样的光景是否能永远存在,不是所谓一个环境,同一个时段,而是哪怕在时光的迁移更替中,也仍然能持续…… 两人身上泛着红彤的光影,走上了水泥砌出来高地错落的看台,站在看台上,姜红芍穿着的素色衬衣,在红雾粒子之下,像极了怒放的芍药花。 “收到情书,是个什么心情啊……” 女孩的声音打断了程燃对她身材的凝目。 “啊……?” 程燃这个一头问号,收到情书什么心情,你这种收获情书大户难道心里没点数吗?你平时什么心情啊。 程燃想了想,道,“暗爽。” 姜红芍点点头,眼神露出欣赏,“诚实。” “那个事,你爸没为难你吧?”程燃想起绑架案破了的当天,李靖平接走姜红芍的情形。 “没有啊……干嘛要为难我,不是你干的吗,我全推到你身上了,所以他现在对你很不满。” 程燃“??” 怎么的就推给我了……你做人真的很机智啊!当初不是你拼命要跟着去吗! 程燃张牙舞爪要找她理论的时候,姜红芍呵呵轻笑起来,又指了指他手上的信,“喂,别人说了什么,不看一下吗,不是说让你明天就回复别人吗,快点想好怎么接受别人的美意吧!” 对了还有这一茬,果然之前是被她听到了…… 程燃低头看着手上的信,注意到姜红芍已经转过脸,正对着前方操场,她坐在水泥看台上,牛仔裤双腿平直得向前并拢支了出去,一双女士运动鞋露出茭白般的脚脖子,眼眸子被映照得红彤彤的,不知在想什么。一副这是你的事她概不参与的得体模样。 看着姜红芍的侧脸,程燃把信递过来,“要不你帮我看看,总结一下大致内容?” 姜红芍摆摆手,“不好吧……” “就当我委托的……有关道德的问题可以推在我身上来……” 说着程燃只感觉手上一空,那封信已经被姜红芍两根指头夹着取过去了,动作那叫一个优雅大方又干净利落。 看着姜红芍娴熟无比的拆开信……程燃有些凌乱,刚刚你不是还说不好的吗!这么驾轻就熟是怎么回事?有我背锅了你就毫无道德负罪感啊…… 早准备好了吧。 “嗯,大致的意思是,这位叫杜雨婷的女孩对你当时在我的帮助下办出的板报感到惊艳,又感受到了你当时在文艺汇演上破碎的心灵……由此她想和你成为朋友产生进一步共鸣,但其实这只是这个女孩被一时的光鲜所蒙蔽之下不成熟的想法……大概她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写这封信时思考的浅薄……” “你拿来你拿来……”程燃摊开手招了招,“人家写封情书后面还要连带这么深入的自我批评吗?有吗?你莫名其妙加进去的吧!” 姜红芍咯咯笑着把信还过来,“轮到你头痛啦!” “其实我觉得这个……是叫做杜雨婷的吧,长得还不错,文文静静的……要不最后疯狂一把,来段中学的恋爱成就解锁……” 啪!一个本子砸了过来。 程燃和姜红芍大眼瞪小眼。 姜红芍红着脸,长睫毛挑动了,目光收回,“马上中考了,好好复习,不要胡思乱想……” “我也只是说着玩玩……” “我知道你说着玩玩……” “那你怎么……” “刚才只是想打你。” 程燃:“我……!” “这什么东西?”程燃指了指姜红芍从自己书包里取出的本子。 “我看过年级的成绩名录了,你的各门功课水平……”姜红芍停顿了一下,又怜悯又严肃道,“很不容乐观啊,严格来说,很差劲……这个成绩别说一中高中部了,连市二中能不能考进都是问题……”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程燃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这种怜悯中又混合了可惜,无奈中又带着悲哀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你怀疑我智商偏科吗? 不过也不怪姜红芍吧……程燃的种种表现,以至于文化墙上表现出的能力,是远超姜红芍的惊叹的,然而当她留意起她的各科成绩之后,那些冰冷冷的数据,估摸着也让她遭遇了一个反差吧。 “我很奇怪,当时在柳英家里,我们不是玩过英语单词接龙吗,你表现得那么好……怎么你成绩册上英语那么差呢?” 她这是在,为自己想办法吗? 程燃微笑看着她,“我当初不是解释过了吗,我当时恰好只看了字典B字头的,跟你接龙也只会那些啊……” 姜红芍皱着眉头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 不知为何,程燃有些想知道她接下来的反应。 点点头,“真的……其实我成绩很糟糕。让你失望了吧?” 姜红芍伸出手来摸摸他的头,“真可怜……我是不会歧视你的……智商不够,勤奋来凑吧……” 程燃:“我¥%*&¥¥#!”这种悲悯的眼神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 姜红芍将手里的本子递来,然后又把抱着的书包打开,陆陆续续的取出一叠又一叠的本子。 程燃大致翻了一下,映入眼里的,是规整漂亮,而又优雅大气的字体……字如其人。 “这是什么?” “我的笔记,英语,数学,语文,物理,化学……我总结的很浅显的要点,并不复杂,你回去挨着看,如果有不理解的,打电话给我,或者来找我,我给你讲……我觉得,这些脉络已经足够清晰了……或多或少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程燃翻看着这些笔记,洋洋洒洒,大约不下几万字。 这算是,偷偷塞给自己的秘笈么? 他扭头,“这些笔记,都是你当时划的重点吧……给我了,你怎么办?而且这么大一堆,这么短时间,对我能有什么帮助?” “我没关系的。对你的帮助自然要大一些,有的东西,老师或许没能讲的浅显易懂,前几天里我尝试了用我自己的方式写进笔记里,也许能让你更容易理解……你落下的很多,但这也是好处,补起来的也能很快,有的是成系统的,触类旁通……” 姜红芍伸手,捋了捋鬓角的秀发,在红色的光辉下,她的容颜美丽得不可方物,但是眼神里,是对他的在意。 “我听到很多人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其实错了,时间来得及的,只要你不放弃。程燃,你不是会放弃的人,对吧?” 姜红芍轻声道,“你也不会甘心,自己有聪明才智,却没能考进一个分数更高的学校吧……虽然普通的学校,其实并不决定着你人生的高下和未来成就的高低,我也相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但是有的时候,在一个百舸争流的良性环境中,好过一个随波逐流的恶性环境吧。” “如果有可能,就让我们尽量去争取有选择的自由。” 看着夕阳中的姜红芍,真是……这番话怎么连自己这个重生者都有一种眼眶泛酸的冲动呢。 这个女孩……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只是她的眼神…… 为什么又常驻了一丝忧伤呢。 ===== ===== 给盟主的加更送到,我写那么晚,是真的速度慢啊……摸摸你们的胸,我够不够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