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颗星星的轨迹(下) - 重燃

第六十章 一颗星星的轨迹(下)

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中,这一刻,程燃解开了最后一个角。 哗!没有了束缚的编织布向下垂落。 伴随着垂落的过程,一幅图景,从上到下的逐渐显示出来,像是在长久透不出任何光明的海域,海上升明月般的光华,毫无征兆的跃目而出。 最初是一片哗然,从最外层的人潮向外爆发,然后传递到后排,再蔓延出去…… 校长周韬在内的领导组,都在那头被这股人潮中的爆发惊动了,他们往外围纷纷站了出来。 站出来,就可以从远一点的位置,看清楚那边编织布展露出来墙体的布景。 停顿了一下,周韬这后面的二十多米也不看了,径直的率众朝着那档头走过去。 走得越近,画面就越是饱览无遗—— 那是怎样的图景? 明黄色、深蓝色、绿棕色、驼色、深棕色、褐色、茶色,金属色的…… 群青、绿色、墨绿色、紫红、草绿、朱红、浅紫、浅朱红、血牙色的…… 黑色、金黄色、乳白色、红灰、藏青色的…… 每一份色彩。 仿佛都活了过来,在上面跳跃着,交错着,缠绕着,争奇斗妍着,讲述着它们构建组成的骄傲和故事! 这片黑板要比大多数班级文化墙的长,普通班大约是四米五,而这一片因为当初工地的原因,多了一个偏旮旯,加起来黑板长七米多。 在这七米多的墙体上,是“海尔波普”彗星的轨道图,轨道图呈椭圆形,以一轮鲜红夺目的太阳和一枚青梅般的地球为参照,下轨道是从公元前开始的轨道图,从公元前五百年近地点推移,只是用白线在相应轨道线段上标注了地球上发生的事件—— “公元前500年,希波战争。” “公元前475年,中国战国时代开启。” “前221年,中国秦朝建立。” …… “公元25年,东汉始。” “公元184年,张角率众起义,皆着黄巾,史称黄巾之乱。” “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 …… 如果只是科普图,也就罢了。 在这轨道图的最远端,是一副绘图,绘图用渐影法,绘出一位人身像,那是一位头戴冕冠,右手持取材自朗基努斯之枪的基督教最高圣剑咎瓦尤斯长剑,左手持十字架的古代欧洲人皇帝。 栩栩如生。 他身上冕冠的纹饰,胡须黑白相间的发绺,织金的袍服,上面的宝石和耀目的黄金似乎能直接用手抠下来,他的身下,用渐影法描绘出一场场绚烂迷离的战争,天空的晦涩,辉光,振臂挥剑的人和前进的军队,以及欧洲大陆的版图…… 在这一切之上,画像睥睨的目光,直视前方,仿佛俯瞰着芸芸众生,只是那种眼神,就吸攫了每个人注意力。 旁边是笔走龙蛇的文字标注:“波普海尔彗星上个周期远日点——公元800年。罗马皇帝查理曼大帝加冕。在位之初,适逢阿拉伯异教徒大举西侵,最强盛时曾达法国中部,基督教国家生死存亡系于一线。查理曼大帝背水一战,将阿拉伯人赶出欧洲,四十五年统治期间,发起五十四次出征,一统欧洲,他的帝国实际上达到包括今日的大部分法国、德国、瑞士、奥地利和低地国,以及意大利的一个地区和许多的边界地区——自从罗马帝国衰亡以来,欧洲还没有这么广阔的领土被一个国家控制过……” 往这条不断向近日点地球接近的上轨道线路,全是图像搭配着标注。 接下来的,仅仅是轨道线向前推移了二十厘米,是中国的图景,那是马背上的骑兵驰入城市,是喧天的火和不灭的刀兵。每一处细节…… 都栩栩如生…… “公元1127年。金入侵中国北方,掳宋徽宗、宋钦宗二帝,是为靖康之难,北宋亡。” 短短的字眼,似乎要杀出画面的刀兵,让每个人心脏骤然抓紧。 轨道再往前,一位法国身着铠甲的女子,率衣冠不整的士兵攻打那不断倾倒滚油的巨大城堡。 “公元1429年。法国少女贞德率领人民攻击英军,解奥尔良城之围。” 操场这边,无数人聚集过来,观望着,惊叹之声,嗡鸣于这片林荫路。 船队在启航,经历无数牺牲,苦难,终于所剩无几的蹒跚出现在地平线,岸上无数人欢呼。 “公元1522年,麦哲伦残余船队返回西班牙,完成航行世界一周壮举。” 彗星不断向太阳系接近,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路途。 戴着考克帽穿着深蓝制服,披着红色大氅提起马前蹄的将军,指挥着炮火轰击大地。 “公元1796年。拿破仑任法国征意大利军总司令,击败反法同盟联军。” “公元1806-1807年。拿破仑撤销神圣罗马帝国,加冕意大利国王。” “公元1863年,美利坚总统林肯发表解放黑奴宣言。” “公元1876年,贝尔发明电话。” “1944年,诺曼底登陆。” “1951年,氢弹试爆成功……” “1974……1982……1990……” …… 波普海尔轨道线,已经抵达地球上空。 在“1997年”这个时段,仿佛时空凝固了。 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这样细致入微,并以完全超出他们想象能力的绘画手法和能力,这可以说是超越时代的技巧,将整个波普海尔彗星图景,如此壮丽无垠的……展现在他们面前。 这就是他们头顶上,在夏夜天空,他们每天抬头都能看到的,甚至都快看烦了的,倒悬羽毛球一样的星星。 这颗非“处女型”彗星过去四千多年,就大致以这样的轨道奔行在相对于人类而言亘古的星空之上…… 她的征途还在继续,人类社会也在前行,只是相对于这样征途是星空的勇士而言,整个人类社会乃至世界,都太过于渺小…… 人们看到程燃的标注,它的下一次回归,是公元4380年左右。这个数字,对于人类而言,是一切浩瀚和伟大都可能褪色风化成沙尘的隔阂。 对于彗星的生命而言,她与人类的照面或许只是占据她青壮年的一段时光。 然而,那可能就是人类如火柴一样擦亮又熄灭,在整个宇宙中微茫的一点痕迹。 这是所有人,看到这幅图景时,心中所感受到的那种空旷宏大还有寂寥和悲凉。 柳英张口结舌,准备对姜红芍说的话,渺渺断在了虚空。 杨夏瞳眸剧烈颤动,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纯粹是因为这幅图像带来的对胸膛的深度冲击。 饶是早有准备的姜红芍,此时也一瞬不眨的盯着那个站在墙角边始作俑者的男子。 偌大的操场,全校观摩。 夏季清澈的天空,那颗彗星终将带着无数悲伤的,难忘的,疼痛的,遗憾的记忆遥遥远去。 然而无论多么久远之后,人们也会记得一中初中部的这片文化墙今天的这一幕。 那是他们心中,海尔波普最壮丽的形象。 (第一卷,梦回吹角连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