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看看就很好 - 重燃

第一百八十二章 看看就很好

谢飞白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表达了自己的慰问和嘲笑。他是从俞晓那里知道程燃评优的事情,这些细枝末节,程燃平时跟俞晓聊天也不大会说起,但俞晓柳英几个人在十二中,通过一些同学的渠道,对他这个十中“名人”的事情倒也知道不少。 谢飞白和俞晓两人走的挺近,主要是程燃在他们看来事情太多了,平时很难和大家聚会,这倒也理解,毕竟维持一个那么高的成绩,若要说不付出努力,肯定不行,所以程燃有时候周末都约不出来,当然这种时候程燃不仅仅是关起门来学习,周末李明石等人会给他邮箱提交下期计划提案,一些报表和资料,他要看看,若是有需要修改的,还要跟CQ那边沟通,当然CQ方面知道自己这个幕后老板是最讨厌开会的,若无必要,程燃基本上也不会参与到例会中。不过这种情况下,用来玩耍的时间,也就少了。 谢飞白倒是会约着俞晓打游戏,或者出去吃东西,两人之间虽然有家境的不平等,然而却因为程燃这个桥梁,好像那些也都不是什么障碍,譬如谢飞白经常手上会有最新款的任天堂和索尼游戏机,游戏卡带都是昂贵的进口正版,这个时期一盘正版卡带就是两三百块钱,能玩的上的都是真土豪,但经常没几天这些东西都跑俞晓手上去了,打通关了再还回去。 甚至有时候哪怕是谢飞白不感兴趣以往不会买的游戏或者机器,他都会顺手递给俞晓,说别人送的,我不喜欢玩,给你玩几天。俞晓往往乐得屁颠屁颠,到了蓉城后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会不适应,然而到了蓉城开启的游戏时光,让他觉得不要太幸福。 这种情况下俞晓成绩居然也没落下去,在十二中虽然不算突出,但班上居然也是中游,所以有时候俞晓经常拿这套理论出来,那就是古人言劳逸结合,诚不欺我。以前之所以成绩没那么好,是想玩很多东西根本没法玩到,自己的娱乐配不上自己努力学习的劳动,长此以往当然不平衡,所以成绩才会失衡,这不,现在居然还比以前在山海提高了二三十分。 当然,说是嘲笑,谢飞白还模仿着俞晓揶揄的口气,“俞晓说了,‘程燃他爸我是知道的,肯定不会为他去找人托关系,所以程燃想要在十中评个三好什么的,除非本身真的无可挑剔,要不然以他爸的声望根基,还是太浅了点。十中多少干部子弟……’” “学习上进步的事情先放一边,这周六圣诞节,他们说约着天行道馆玩游戏,你来?” 谢飞白口中的他们是俞晓,柳英,肖云云这些山海老大院的朋友。谢飞白又道,“俞晓那边我还没说天行道馆的事情,你看给不给他说清楚?” “就说我入了股吧。”程燃觉得还是没必要逢人就说自己开了这么一家“国内首家主题咖啡”,有时候会平白让旁人和自己拉开距离。 谢飞白听出端倪,“得,还是到时候再说吧。” 十中进入了浓烈的圣诞氛围,蓉城是个普遍很休闲的城市,说白了就是大家都贪玩,找各种理由花式玩耍,学生们当然对圣诞节这种舶来物更是热衷,特别圣诞在这个时代还有些“洋盘”的气息,与之而来的就是巧克力啊,玫瑰花啊,商场各种打折优惠促销找到这个窗口肆意渲染,还是搞得很有节日气氛。 平安夜是星期五,当天就有不少学生带着那种喷的彩带和雪花罐来了学校,有的还买到了烟花,趁着晚自习逃课在操场或者走廊天台放一波,在外面墨黑,白炽灯明亮的教室,大家尖叫着互喷雪花。 蓉城不愧是省城,至少程燃前世在山海的高中就没人这么玩的,还是省城人民的玩法走在前头,而且还能买到雪花喷罐这种通过附近工厂或者省城综合物流带来专供营造节日气氛的商品。 其实重生时搞这个,估计也能发一笔财。 学生遇到这种时候是最开心的了,这不像是纯粹的假期那么理所当然的放松,但却有一种偷闲过节的刺激和兴奋。 还是有人送花送信送礼品,搞得绯闻乱飞。这些消息的其中之一却还是让人意外的,说是被评为新晋级花的杨夏收到了好些人送的巧克力,有的直接提口袋的,不光巧克力还有零食,一副投喂的架势,据说把她抽屉都塞满了。 以前在山海他们那个圈子都喜欢互赠贺卡,人都需要一个社交环境,来决定自己的社交行为。而在十中后,程燃和杨夏在这个大家热炒起来的圣诞节里,都没有互赠贺卡,像是以前的那些习性,都随着环境的变迁而改变了一样。 没有共同约定过,却都没有延续以往的习惯,有些东西自然而然的解除了,兴许是桎梏? 当然,程燃自己也很麻烦,他和姜红芍也同样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和信,两人开了个玩笑,要不然大家礼物互换吧,就当相互送礼了。当然只是说说而已,程燃能吃的东西拿给张平一群人抢过去了,这是不知道谁趁他不在的时候送的,其他能拒绝的都当面拒绝了。 程燃不吃自己的,反倒是把姜红芍那边的巧克力打开来两人分食,一边吃一边评价,“费列罗啊,真是奢侈,不过还是这种榛果威化的好吃,下次你让人别送椰蓉的了,太甜,多送几盒这种口味……” 姜红芍:“……” …… 和杨夏在平安夜没有互动,程燃觉得可能问题在于那份学校的评优名单,因为当初让程燃填报资料,是杨夏强烈建议的,于是程燃报上去了,这种事当然会引起一些讨论,结果下来后,程燃落榜初选,杨夏那边没有任何反应。这还是有些反常,因为杨夏没有过来宽慰或者就此事和程燃沟通一下。 这就像是怂恿你去报名,结果管杀不管埋。 平安夜当晚吃过姜红芍的巧克力,程燃送她上车分别,想着横竖走几步去天行道馆看看,今天这种洋节,生意一般不错,更何况程燃还跟蒋舟他们说过了,天行道馆搞些活动,外面扎出气球的拱门,内部可以进行一些消费的刺激奖励,反正花样都由他们想,伏龙大院的一些人还就在门口摆摊卖苹果和一些搞活节日氛围的礼品,这让天行道馆的节日氛围异常浓烈,同时也能让这些伏龙院的朋友挣到钱。 程燃远远就能感受到天行道馆氛围的热烈,道馆整体灯火通明,一楼的桌游吧,二楼的网吧,还有三楼,以及四楼也开始投入的创客吧,都在夜空里透着通透,光明的气氛。 楼体建筑之外也有不少人扎堆。后世的宅男宅女或许不容易想象在这个娱乐缺乏的年代里人们之间更浓烈的互动关系。很多人甚至可以就这么结伴轧马路逛街,在这种节日的时候,互喷雪花,拿充气锤打架,或者找个水吧聊天什么的。 这里学生模样的人居多,有的是刚下课约着过来的,天行道馆成了一个地标,楼体外的路口成了很多人聚集碰头玩耍的场所。 程燃看一下就准备离开,毕竟今天生意肯定很好,他就不进去给蒋舟他们添堵了。除了CQ的网络游戏灵域的收入之外,天行道馆现在成为了他重要而稳定的现金流来源之一,看看就很好。 程燃要转身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隔着明黄的灯火,他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提着手上口袋的杨夏正站在道馆外面的街道上,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程燃最初拿来作为摆件当装饰的太空堡垒战舰模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