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狐狸 - 重燃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狐狸

那之后几天,十中张贴了有关省优、省三好和省干的初选名单,这上面有姜红芍,有朱旭,也有好些个学生,程燃并不在这个名单上面。 省优这类荣誉关系着高考的保送和加分,因此对于有些学生来说,还是相当的关切,省优十中不出意外最终只会有一个人,这个评选面向全省学生,有的一个市级地区也都找不出一两个来,所以十中哪怕是公立高中的巅峰,也只有象征性一个名额,整个蓉城的高中论资排辈,就能把蓉城仅有的七八个名额给瓜分了,接下来的省三好,省优秀干部名额上就要富余一些,但是在这上面,怎么排,也都轮不到程燃。 所以当时杨夏让自己参评,程燃就知道这基本上是没影的事情。 首先三好和优秀学生干部这样的硬性条件他就不满足,哪怕满足,同质化竞争中,家庭的因素也会加入进来,毕竟是十中,不缺乏很多表面不显山露水,但实际家里都很有来头的学生,这种时候,校长那边收到的条子,各渠道的打招呼,权衡考量,其实也很让人头疼。 程燃当然也就不加入这种角逐了,也自认为争不过,哪怕入了初审,终审那边还有一道卡,那上面才是八仙过海,毕竟这牵扯到高考加分,还有些特别录取通道。 当然,这个名单出来后,教室里也不乏张平等人口中说着“省优干评选三班的肖堃上名单了,他明明成绩还不到五百四,据说他那个在教委当领导的爸请他们班谢芬吃了个饭,之后他就是他们班团支书了……”之类不服气的言论。 程燃是提交了资料的,所以也有同学担心他会有落差,于是找上他说话,这种众人关心反倒让程燃觉得有些难捱。因为找不到适合的词汇,你要说自己觉得无所谓,那么大概就是“嗯知道的知道的”“我们也觉得没啥意思……”此类回应。 倒是姜红芍在看到他的处境后,嘴唇微弯出浅浅弧度。 “我好惨啊,根本没有被选上啊,亏我还准备了一下,你这个名单上妥妥省优的不打算给我个安慰什么的?”课间的时候,程燃来到姜红芍身边诉苦。 “少来……”姜红芍白了他一眼,“你对谁都一副遗憾表情,但其实真对此不上心吧。” “哇,你怎么这么说,岂不是说我看不上?我在你眼里这么大牌?” “省优,三好学生,优秀干部,你不争取……”姜红芍噙着笑道,“不是因为看不上,而是你并不打算以此作为择校的添头,就像是你来到十中一路成绩的提升一样,你确实是踏实的去学了,你知道这才是你的本领,谁都夺不去。如果有人今天告诉你考试可以作弊,你也不会去做,不屑去做。” 听着姜红芍清潺的话语,程燃心底略有些窝心。有时候,哪怕你陷入人间泥沼,对谁都不得不摆出一副面具,但也总有那么一个人,知道你为何欣喜,为何骄傲,为何孤独,为何抬头观群星,为何独钓寒江雪。 感觉到自己这番话后程燃看过来灼灼的目光,姜红芍又暗恼自己这个性子,总是好像有些嘴巴比脑子反应快,有什说什,平地让这番话听上去有些难言的,属于心灵间的暧昧。 她眼睫毛轻快律动,于是目光就多了狡黠,嘴唇下弧略带柔媚的噘起,还伸出青葱五指做了个后世灭霸的抓握动作,“所以这种名单上压倒你很没成就感哦,分数上能一直把你摁在我手底下,才开心加愉快呐……” 程燃冷笑,“麻烦你说这话的时候自信一点,一边说一边离我越来越远是怎么回事?” 姜红芍两条俏生生踩地的双腿已经退开有三步的距离,这个时候面容玉净一脸无辜,还握了握拳头回应道,“觉得你要扳平我是不可能的事情……为避免你失去理智犯错误被我一记擒拿摞倒,我主动划出界限为你保留点面子吖。” “犯什么错误,上回一起上晚自习那种?……这种错误教训非常深刻,所以我们要多犯,体会才会更丰富。”程燃看着姜红芍那对修长而隐约透着青色经络的手,目光捉住不放。 老姜愕然看他,好像在说竟然有这样无耻的人,手却轻轻用腰际的衣角掩去,避开他“不怀好意”的视线,嘴角轻噘浅笑,“上回只顾着听《斯卡布罗集市》这歌儿了,所以拉着你这个帮扶对象回学校一时不察……” 她拖长了尾音,显得懒倦而俏丽,“犯了个小错误,可以后不会犯了……没门儿。” 这算什么?光天化日睁着眼睛指皂为白矢口否认?你可能只顾着听歌一时不察吗?你是十中人人口中的姜哥不是闪电树懒啊。 老姜总是有这种神奇的魔力,让人觉得牙痒痒,滑不溜秋。 怎么也得给你捉住。 程燃叹一口气摇头,整个人显得意兴索然,“原来是这样啊……为避免你持续犯错误,那以后还是别强人所难得好,我这帮扶对象,就不给你这位省优苗子拖后腿了……” 姜红芍轻轻怔住,歪着头抿嘴看他,眉宇微蹙起来,象征性的发出抗议音节,“喂!” 看到程燃对此无动于衷,甚至有些萧瑟,她轻轻迈步上前,眼波娇艳,语气尝试作着调整,“我说的是仅仅我的帮扶对象,又没说你拖后腿了,要是你这个从一百八十名提升到年级第二的也是拖后腿,那是不是可以说这世界上就没有天才了?……” 老姜你这幅努力衬托人的样子很帅啊,要不再靠近一点。 姜红芍说着,蓦然看到微低头的程燃眼睛里霎时间流露的那抹狡猾。 “呀!”于是就在程燃趁她靠近的当儿单手向她捋发丝的手探去的时候,姜红芍发出这么一身清嘤…… 跑得比兔子还快。 程燃看着自己原本预计手到擒来却只抓了一抹风空落落得手,瞠目结舌的看着姜红芍跑开的身影,这是把羽毛球运动员那股子腰腿的矫健功夫都用上了啊。 如果说逃去的那女孩狡猾如狐的话。 那一定是童话《小王子》里遇到的那条狐狸。 好想驯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