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两拨人 - 重燃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两拨人

程燃是拿给徐兰以这里有好吃好喝的,家里冰箱都空了没菜给骗过来的,最万恶的是跟自己说看到家外面那家经常对付口的中餐馆洗菜的水不干净,由此推之卫生情况堪忧,程燃又想起龙泉山这里驰名的烤羊腿,喉咙咕隆了一下,也只能就范了。 远远的看到谢飞白一众人出来,程燃上前打了个招呼,谢飞白身边的邓维马宏宇两人喊了声“程哥好。” 而周围那些跟着谢飞白的,先前听说来接人,也不知道接谁,这一声程哥之后,程燃分明发现他们分明有个愣住和微讶的表情。 毕竟先前人们口中讨论的,话题里攀缘的人,就这么近在咫尺。 程燃和谢飞白边说着话边往山庄里走,活动都在从门厅进去的会馆里,他们就不参加了,那几个跟着谢飞白几个人的三男二女,则免不了私底下找准时候谈论心得。 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女生落在后面,跟朋友道,“他爸就是伏龙老总?不像啊……” 她朋友回应,“怎么不像了,不穿着阿玛尼之类的名牌,手上戴块名表就不像?” 确实不太像大家想象中的形象,程燃现在身上穿的毛衣,还是徐兰两年前打出来的,棕黄色,中间有一道别出心裁打上去的椰树图案,以前衣服大了,也就一直没穿,今天说山上冷,非得要他拢着。 身上除了牛仔裤和一双国产李宁运动鞋,没有任何配饰,除了气度还有现在将将接近一米八的个头之外,其他用句后世的话来说,看上去平平无奇…… “这个不好说,知道我们那的刘三娃吗,前几年在丰县那边搞了个煤矿,前段日子我爸银行说接待他,分行行长都出动了,刘三娃就穿个不知是哪个商家搞活动送的T恤,踩了双夹脚趾拖鞋,在我爸那里存了一千万,我爸让我带他儿子去玩,当天晚上塞了我两千块让我好好招待,他儿子也就一副普普通通的打扮,跟着他爸在县上,连阿迪耐克都不知道,歌城唱不来,酒吧不去,带他网吧打游戏,人不玩帝国时代红色警戒,觉得太复杂,玩了个《纸牌接龙》,不住跟我说学校微机课上电脑就有,还是这个玩着巴适,顺畅。” “牛掰了……但眼前这位,可不是玩《纸牌接龙》的。” “可不是嘛,你以为呢?谢哥这样的人,你见过刚才说起他的表情吗,表面一副无所谓,但让我们接人的那气势,跟十三太保出行一样,那是相当有阵仗的,一般人,能让谢哥这样?” “听说雷伟就是想动他爸公司,结果下场,你们看到了……” “去年有个十中混混事件,闹得很大……西华门老大袁奎,带人堵十中……后面被押到学校主席台现身说法,对着那封他自己写的检讨书声泪俱下,你们说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还有啊,吴磊在艺术宫闹事,把他爸给坑了……他爸腾华公司靠着伏龙订单,本来要上市的……” “所以,人家这是真正的低调,外表根本看不出他家里的情况……” 当然,这边人说着的时候,胡哥那边也没闲着,谢飞白气势汹汹喜气洋洋的去酒店门口接了个人,当时就从酒店显眼位置过去的,胡哥这帮人还在那里,所以就看着谢飞白一众人横穿桃林,若不是他那群人脸上带着小紧张没有吆五喝六的,差点让人以为是这年头港片那造型,从铜锣湾一路砍到尖沙咀。 有人看架势,上去兴冲冲问了几句,得了消息回来说谢飞白他们只是去接个人。 接个人接成这样显然不能。 所以胡哥这边又有人凭借两边都沾的关系过去问了,结果传回来了。 接的是程老总的儿子。 程老总,哪个程老总? 有人说伏龙公司,众人恍然大悟。 有的人脸色微微不自然,是刚才试探问了句这人会不会来?结果从谢飞白嘴里得到不会来确切答案的,所以他们来胡哥这边了,结果错过了和这么个人物的会晤? 有的人明显表露出关心,好奇,究寻的态度来,几个女生,言语间就在窃窃的谈论。 自然也就和谢飞白那边的人一样,讨论着那些传闻。 胡哥这边关系比较好的,属于和他一条船上的,这个时候开口,“你们说的,都是捕风捉影,雷伟那事,听说早有高层领导不满了,未必就是真的踢到伏龙公司的铁板。” “那个袁奎……捣了十中那么大个摊子,十中校长肯定都不会放过他啊,动用些关系,袁奎这种人自然就只能去十中乖乖认错检讨了!” 总而言之。 反正一个态度,就算是程老总儿子,也没啥大不了的。而且就是谢飞白认识又如何,表面上的交情多了去了,有时候人家只是配合着场面而已,今天明天一过,甚至连你姓甚名啥都不知道了,多得是只是一面之缘事后对人吹嘘这谁谁谁我朋友的事情。而且谢飞白说到底,也就只会争勇斗狠,压根就还没长大,那传闻中的程老总儿子真的在十中那个学神学霸和省内优才云集之地声名极大,那么又怎么真正看得上谢飞白,跟他有多么深的交情。 而且,这人也不定就是个书呆子。 读书好又怎么样,外面中心花园蹲着挂块请家教牌子的哪个不拿几个红本本成绩册表现自己品学兼优求带走? 站在胡哥这边本来和谢飞白对立,各种你一言我一语的,舆论形成了,众人也就差不多也动摇了,是啊,这么说来哪那么玄乎,其实仔细说起来关于这程燃的事情,还是谢飞白和他那几个狐朋狗友那边传出来的,不无给对方摇旗呐喊的感觉,这么看来,其实也可能谢飞白对对方夸耀成分居多,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简单,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我有一个朋友……” 胡哥这边还在谈论着,视线之中,有人从会馆后门出来,往桃林这边过来,几个中年男人,似乎在谈事情。 胡哥眼神锐利,目光收回,对众人道,“是蓉城致公党的主委……什么是致公党?不知道吧,所以你们多了解一下,洪门总该晓得吧?香港电影经常演,明末清初,鹿鼎记里的韦小宝师父,大名鼎鼎天地会陈近南,就是它的创始人,而实际也有这么一个人,那句‘地振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合河水万年流’就是其中一条切口暗语,孙中山当年入洪门就封为‘红棍’……洪门现在分为三个舵,美国,台湾,中国,现在在中国的洪门,不叫洪门,就叫做这个致公党。” 胡哥淡淡道,“那个人叫高修贤,要说起来,等于就是洪门在蓉城山头的堂主!不要小看这个堂口,很多蓉城对外的投资,少不了致公党这种有很多海外人脉资源的党派在其中穿针引线。” 这就是胡哥的高明之处,见识阅历在这群同龄人中是过人的,平时懂得事物也多,特别他还自己创了事业,在这些普遍二十上下的青年人这里,当然有威望。 有人问,“胡哥,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肯定是他爸认识啊!胡哥老爸的关系,这等人哪能不认识……” 胡哥道,“我爸想打通这个关节的……一直想加入这块……可是,比入党还难……不满足的条件有:副高以上职称,重要科研成果,学科带头人……但是一旦进入,其实很有优势,有跨越性的政治待遇……” 众人看向那边的高修贤,这个时候约莫有一种观望大人物的态势了,也隐隐似乎接受了一种尚未步入社会,却是提前的社会教育。 然后有人愣住了。 众人视线中的那位大人物,暂停了和旁边人看上去谈正事的交流,说“遇到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 于是那几个看上去是官员的人就停下来在原地等他,高修贤往岔路过去,来到一脸不明所以的谢飞白等人这头,目光只是在谢飞白众人身上淡淡扫过,那是看小孩的眼神。 然后才对程燃笑着说话,他身材高大,温文尔雅,“你是姜红芍的同学……上次姜书纪家吃饭,你的那番话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啊……我儿子高林,在你这个年纪也说不出那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