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跟我接人 - 重燃

第一百七十六章 跟我接人

“哈哈哈哈哈……”CQ的本部,一干人等无不沉浸在欢脱快活的空气中。 “真的是这么要求你说的?”陈玉忠似笑非笑问。 林晓松点头,“那可不是,我听着的时候都傻了,心想我怎么能说得出口。说前半截就好了……要是后半截说出来,我估计人肯定把面前的水泼我一脸,跟电视剧没区别。当时看她的表情,她肯定想跟电视上有样学样,找这个机会,可我没给她,我那之后简直是客客气气,以德服人,估计憋出内伤了。” 徐震笑道,“你应该说的,没准约上了也不一定。其实人卢总也长得挺漂亮的。” 林晓松表情古怪,“约的那是卢助理吗?不要把后面的法国灭绝师太给约出来就死了!” “约出来你就赶紧跑,兄弟们给你拦着!”李明石打趣。 林晓松一个怂眉表情逗得大家直笑,“你们是拦我还是拦她?恐怕巴不得牺牲我吧……” “看了新闻吗,御碧宣布渠道费用全部下调,《电脑报》上面说了,‘御碧朝令夕改的情况,对于这么一家大游戏厂商来说,着实不多见,只能说明这次御碧内部高管的人事调整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震荡,御碧在国内游戏市场的探索,还任重道远……’” 《电脑报》此时已经是国内发行量最大的计算机刊物,和一般电脑杂志不同,兼顾报道业界技术,商业类新闻,权威性可以说国内稳居榜首。当年程燃三国杀最早挂上去的广告,就是通过电脑报发行量的基数,把桌游的新鲜感和潜在消费者的关注最大限度激发。 “漂亮……御碧乱了……” “看看,我看看……《电脑报》上说是因为他们人事调整,哈哈……” “《IT信息报》猜测是双方渠道合作各怀鬼胎,御碧担心普正来两手准备呢……都在瞎猜,一本正经的做分析,可都不知道真正原因……” 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知道,这很让人自豪。 “小程总一封信,御碧方面就阵脚乱了。前段时间还信誓旦旦认为和普正公司合作,渠道上盛气凌人……”说话的徐震还记着仇的,“凭借御碧的名头,过来挖人,也就是难成大器的会被挖走,看着吧,总有一天,让他们知道,人这辈子,选一条正确的路有多么重要……” 众人中,陈玉忠是伏龙下来的,这时候则是心想程老总和他儿子,还真是父子俩,一个在当年谁都不看好伏龙的时候,生生闯出来,在业内打开名头。一个则也是不省油的灯,哪怕对手是国内游戏厂商老大,也一样拿给他在眼皮子底下玩出各种花样来。 李明石笑看林晓松,“这回服气了吧?” 因为林晓松最初在CQ履职的时候,觉得李明石对程燃所视过高,有些预测在他看来,是打破他固有的认知和评判体系的,他一开始并没有李明石那样和程燃一路而来的信任,坦白说,林晓松心底也未必不会忧虑……程燃太年轻了。 而现在,林晓松点头,竖起大拇指,“服气,小程总!” 李明石又道,“其实我觉得你真的可以约。我看卢助理估计对你印象深刻,以后咱们和御碧联个姻,不就收编了吗?” 又在一波爆发的哄笑声中,林晓松声音吼出来,“滚蛋!” 千禧年,这群小公司的员工,在做着有朝一日蛇吞鲸的美梦。 …… 程燃直接一封信写到了御碧总裁那边,公开了CQ的战略计划,会不会暴露自己的机密?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担心,首先通过网吧这个土壤打造自己的支付系统,只要一出来,基本上也就不存在什么保密了,本身在这个领域就是谁先行一步的问题,跟风者当然会层出不穷,想要完全保密,只是天方夜谭。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别人是否能够跟得上。还有是跟上了过后,能不能青出于蓝。 就单拿CQ的原型公司来说,不也是跟风以色列的ICQ,只是进行了中国化改造,于是青出于蓝,一直走在前列,那么那之后的跟风者没有吗,只是跟不上了而已。就好比现在的CQ,热度与日俱增,百万用户大关已过,立时也影响到很多看到这点的网站,别的不说,就蓉城本地的天府门户打造站内通讯,一些BBS也开始尝试着开通类CQ的私聊,甚至门户网站也在行动,通浪的UC,搜狐的IM……只是这是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所有人都没想到,一款小小的即时通讯软件,完成的不仅仅是联络功能,当其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后,就量变引发质变,绑架的是人的社交网络。 人不可能脱离社交网络而独立存在。就像是你用IM,你的家人亲戚朋友用CQ,最终你还是要放弃IM,回到CQ来。 那么程燃着手做的网吧支付体系也是一样,一旦发布出来,自然也不成为秘密。大家都可以模仿,但关键在于,有没有核心热度。如果这时候哪家游戏公司或者网站,出来搞个这个,那就是太超前,太超前的东西,往往大多都是身死道不消的结局。 只有《灵域》游戏大火,而传统渠道在网络游戏冲击的这种时候出现了弊端,玩家们感受到了切身之痛的时候,一个网吧支付体系的出现,就是久旱逢甘霖了。 在和御碧矛盾爆发之前,程燃都没有给陈玉忠透露丝毫信息,只是让陈玉忠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养团队,养深入到各地网吧,搜罗反馈和统计信息的团队。CQ内部,都对他坚持这笔运营成本的开支不理解。 直到这支团队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时候,大家才豁然开朗,CQ的“支付方舟”,就这样迅速投入作战。 网吧老板太喜欢这个软件了,一下子解决了CQ币的“洛阳纸贵”问题,另一方面,也能把以往在实体店的利益,直接转到他们面对网吧玩家的最末一级终端上来。这带来的主观能动性是很巨大的,利益是人类活动的引擎,这意味着效率和回款率,CQ的前端体系都在迅速提升。 所以,CQ的“支付方舟”在网吧病毒式的推广安装。 这也是跟风者一时学不来的,至少要等到有一定热度的网络游戏产品出来后,才可能进来分一杯羹。 这也是程燃为什么要给御碧写那封信的原因。当CQ的这套支付平台建设起来以后,御碧这样公司的发行,无论是单机游戏还是代理的网络游戏,御碧重新打造这样支付平台,已经晚了,也慢了,甚至这是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因为CQ的支付方舟,大家也用习惯了。 习惯是个很难改变的事物。 所以未来双方可以合作。 未来的竞争者有没有,肯定有,而且是未知的,程燃不知道自己扇动翅膀后,带来的将是怎样的局面。而想要把竞争者稳压一头,那么把御碧这样的大厂纳入体系中,将提升竞争力。 当御碧也加入到CQ支付平台过后,无疑又给支付平台增加了重量级的内容,那么反过来又会劫持玩家用户的忠诚度,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而同时CQ支付也会越加壮大,足以以此把更多的厂商吸纳进入,形成一个聚合。 CQ支付,应该走这么一条路。 御碧那边是时刻保持着洽谈的态度,应该是专门开了一条专线,有专门人跟进,试图和他们进行进一步的谈判,当然,眼下时机还不成熟,还没到那个时候。 所以,暂时还不能理他们。 …… 程燃和谢飞白又见了一次面。这回不是私约,倒是严格意义上的“涉外交流”,徐兰和谢飞白母亲张薇的炎华集团年底在龙泉山举办了个答谢会,请了一些个他们的朋友和蓉城政商界人士。 程燃被徐兰以今天她要出席家里没人给他做饭把程燃拉了过去。 “他是不是出门都有保镖?听说是警卫员?他们家和蓉城军区合作,国家项目,专门给派的?” 有些清寒的用以作为会场的龙泉山庄酒店里面,谢飞白身边有一些同龄人,正聚着说些什么。 “上回在光华路上见到车牌号为‘川O6666V’,和胡哥家那辆9988宝马有一拼的凌志,据说是他们家座驾?” “O”号车牌在这个年代还是特权车的标志。 在园林这边的是一些个政商人士的子弟,正在谢飞白旁边你一言我一语打听程燃的情况。 “谢哥你和他关系很好吧?” “他今天会来吧?” 谢飞白在众人注视下笑了笑,“还算……认识吧……” 他一副谦虚的表情,看刚才说话的人道,“什么保镖,说的玄乎……而且和军区合作,这种事你能知道?会告诉你?你就是内部人士,也是泄密。所以,不要打听……还有什么666车牌,没有的事。” “人应该不会来了,他很少出席这种场合。” 谢飞白说着,听着这些程燃的传闻,其实心里又隐约觉得滑稽。有关程燃的事情,还是身边邓维马宏宇几个人传出去的,说的也不太多,就是他们认识现在蓉城很有名的程老总的儿子。其他的有关天行道馆背后老板的事情,当然是守口如瓶的。 只是这传来传去,在人们口中都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他们口中所谓的凌志车他谢飞白没见过,要说见也就是一部桑塔纳吧,还是他们伏龙公司的。而且“6666”这种车牌,谢候明都能想象程燃的说辞,“土气……” 听到程燃不会来,在场的人也普遍有些失望。不过关于这类话题也只是插曲,这些在场的众人也都各有各的话题,聊着聊着,有个消息传来了,那边之前被大家称作“胡哥”的人到了,于是本来聚在谢飞白这边的人,就有不少找借口离开然后过去了。 本来谢飞白这边一起的十几个人,“胡哥”到了后,基本走了一半。 主要是这位“胡哥”在大家的圈子里,是个热门,家里就不必说了,虽没有谢飞白他爸名头响亮,但也是一号有头面的人物,不过家庭背景还是其次,他之所以在这些子弟中名气很大,是他在圈子里很多人不失嫉妒的评价为“能折腾”的人,上大学就在城南开了一家酒吧,一家牛排馆,还有一座他是大股东的KTV歌城。 前段时间豪车进他们锦江学院,据说女生宿舍那边都轰动了,估计他动个念头,能有一个班的女生愿意上他的车。这时候这种新闻,还是很刺激博人眼球的。 但这个“胡哥”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大家在一个范围内彼此多多少少都知道,只是谢飞白不待见的是这个胡姓青年也不知是为了在他那群朋友那里绷面子,还是说由衷这样认为,曾表示过对谢飞白的不屑,认为他还是低个档次,上不得台面。 这些话自然通过一些渠道传到谢飞白耳朵里面,说实话谢飞白倒也没什么具体表现,要说恼火吧,有时也实在犯不上因为这种很远的人一两句轻佻话恼火。 谢飞白自己知自己事,看不顺眼他的,他得罪过的人,多了海了去了,要都为这些一句场合上绷面子的话生气,那恐怕早气死。只要不当面说,那他也不可能就去找上门吧,万一还不定拿给谁当枪使。 只是在一些人看来,似乎拿给那个胡姓青年说中了,谢飞白打架凶猛,声名凶悍,但遇上“胡哥”那种层次更高的,也就给比下去了,人家是可以自己开酒吧,上大学就开创事业的了,说白了,是属于根本不需要找家里人要钱,就有钱的人物了。 所以双方圈子人脉交集的一些人,自然而然也就往“胡哥”那边靠拢了,和胡哥这边“耍的好”了起来。以至于有些人,对待谢飞白这边就疏远了起来。 这种事情,谢飞白都心知肚明,只是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不戳破而已。 但在场的,仍然还是有人听着“胡哥到了”而没有跟着围过去的,有三个男的两个女的,一来平时和那边的胡哥只是点头之交,而来主要还是在于,在谢飞白几个人这边,能多知道一些那个程老总儿子程燃的情况,谢飞白时不时说一两句,时不时说一两句,这不,他们都知道那叫做程燃的以前在中学,一个人把人家一群人给坑到教务处去了。又从学习中游,一路开挂般上升,在以前山海从中游考到全年级第一,最后才是他们打听到的在蓉城十中也是匹黑马的事情。 大家还在这聊着天,没有被那位“胡哥”的到来而影响了心情,一个刚刚托辞离开,现在又从那边走过来的男的过来,跟谢飞白等人尴尬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冲他们这几人里的一个男子道,“钟俊,胡哥来了,他让你过去。” 那叫做钟俊的男子一脸为难的看看谢飞白,又看看过来专门喊人的人,他两边都认识,按道理还和“胡哥”那边关系更要好一点,但架不住想从谢飞白这里听更多关于那个程燃的事迹,所以方才一时没去跟胡哥打招呼,结果眼下对方就有针对性的过来叫人了。 钟俊看了一眼谢飞白,道,“我过去一下,一会来。” 谢飞白旁边的马宏宇冷冷道,“去吧,一会我们不定在这边了,可能去打牌。” “那我一会过来找你们。”钟俊还不忘表一下态,这才和胡哥叫来的人一起走了。 等人走了,大家在这边倒也觉得挺冷清,毕竟刚才那么多人,眼下就这么七七八八,谈兴受损,谢飞白道,“走,去咖啡吧那边玩三国杀!” 大家一致认可,准备过去的时候,谢飞白电话响了。 接了电话的谢飞白挂了诺基亚手机,环顾众人,脸上露出了笑意,“人来了……走,跟我接个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