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全套 - 重燃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全套

从肯德基出来,拐带了姜红芍一顿吃食,还满足了一个小小的恶念头,程燃心情愉快,看到姜红芍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就更加乐不可支。 心想无论怎么说,你老姜还是拿给我算计了一番嘛。 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看到程燃还嘴角带笑的样子,姜红芍终于忍不住道,“你大概没注意到外套左胸和右边不平吧,钱包放那里的?所以你根本不是没钱。” 程燃愣住。 姜红芍又双目明亮说,“是单纯想试试吃软饭是什么感觉?” 程燃,“……” “无聊。”快速说完那句话,老姜迅速转过头去看窗外,避开他视线。 被人揭破是什么感觉,总之程燃现在倒并不尴尬,反倒是一种难明的异样。 所以老姜明白这个源自南方地区方言的“吃软饭”这个词的含义和寓意。于是现在她是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才故意转开头……打死不看他? 从车上下来回十中的路途上,周边路过一个夜市,这个时候的城市建设可不比后世,在主道周边这么摆摊,一般是不管的。这里零零散散的挂着许多新潮的事物,源自日本的电子宠物,挂件,时钟,礼品摆件,服装,鞋子……这些商品之类对程燃是没什么吸引力的,摊贩信誓旦旦说着从广州,香港,沿海发大城市进货过来的,但实际上过几个街区的荷花池这种小商品集散市场,就有人用麻布口袋大包小包搬货。 姜红芍却是从一个摊贩那边摘下一只电子手表,她拿在手上摆弄了一下,看上去兴致很高的样子。 “以前我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液晶屏,黑白的那种,能在上面显示信息数字,就觉得非常的好玩亲切。”姜红芍想了想,笑道,“想起来大概对数字的喜爱,就是从那时候得到启蒙的吧。” “学神果然不一样啊……看个液晶屏都能开启天赋,这在小说里面,别人还要跳个崖才能悟出个绝世武学,你这纯粹是走在路上就天人交感了。” “打你哦。”姜红芍瞥他一眼,然后在液晶表上摆弄,“所以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电子表,总觉得特别有意思……你手伸出来试试……” “你这是恋物癖……”程燃还待说着,就被她就捉过他皮肤相对稍黑的手臂,表带沿着他手腕一圈,给他戴上了。 姜红芍指肚在自己手臂上的触感,让他想起了当年在山海的公交车上,她拈着自己手指,然后在自己掌心用笔写下电话号码的那一幕。而今眼下,同样能嗅到她发丝的清香,似乎换了种洗发水,但同样馥郁。 一蓝一红,姜红芍给程燃选了个,也给自己戴了只,问摊贩老板价钱,摊贩老板嘴上说得漂亮,“哎呀妹妹你长得这么好看,眼光也独到,这表我广州进过来的,也没赚你多少钱,这样嘛,卖价九十九,你买两个给你打个折,一个七十嘛,你看你们俩戴起,真的是,搭配得很嘛……” 这小老板就在学校附近摆摊,这种情况见的多了,女生给男朋友买东西的,那基本上是不看价钱,而且看这女生穿着打扮,也是能拿得出钱的,所以他一开始先把话说来粉起(抬捧),说些漂亮话引发女生虚荣心,价格上面还浮高了一些。 姜红芍果不其然准备从兜里掏钱,程燃见这妞简直不砍价啊,连忙开口制止,“哪里要这么贵,给你二十块,两个四十。不卖我们走了。” “哪里便宜得到那么多哦!学生你真是的,咋个砍价的噢,你看你旁边人家女生还没说什么!”老板立即把姜红芍拉来做挡箭牌。 姜红芍很少和人讲价,以往总觉得和人大庭广众下讨价还价,是件不好意思,甚至略微羞耻的事情。类似她身边的朋友苏红豆这些大院子弟,多少也知道些她的性格,所以和她出去的时候也很少会有这种行为。 特别是身边这样的摊贩,极富有小精明的智慧,往往对你的砍价声色并茂,短短几句话几个动作之间,就能营造出你不懂行,看走眼,或者你是没钱所以砍这么多的心理压力。这对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老姜来说,其实都算是有压力的。 老姜的厉害在于她的聪慧,在于她对事物的领会和掌握,然而在与社会相处这方面,和大部分同龄人其实是一样的。 在老板接下来向她展开攻势突破的略微无措之时,姜红芍指了指程燃,“他说了算。” 程燃已经开始脱手上的表了,“老板你这表旁边荷花池我也见过,批发价也就十块一只,过几条街转过头就要卖九十九?学生的钱好赚?还给你。” “这样嘛,二十五,二十五一个。回来回来……你说二十就二十。” 那老板估计对程燃十分郁闷,特别达成协议后还是姜红芍给的钱,老板还有些悻悻,“也就是看你们俩戴着好看……我才便宜那么多,要不然,别的人这价我都不卖的……” 等两人付了钱走远,老板还有些怨气,跟旁边摊贩说,“这么乖个妹子在旁边,那小伙字扣扣索索的,最后还是人家妹儿给的钱!你说嘛,所以跟你家女儿说,以后遇到这种男的,千万注意,肯定没啥大出息,妹儿要吃亏的!” “就是就是!那个小伙子啊,看上去一表人才,但可能就是这样妹儿才遭了他的道!这种事也不少,家头有钱的,长得好看的妹儿,有时候心眼也不多,就经常会拿给这种小白脸骗去了……” “哎……所谓的为了爱情啊……” …… 就在路过的一个个老江湖摊贩们在说起这又一桩社会污点人伦惨剧的时候,身为当事人的程燃连打了几个喷嚏。 “这天突然就变凉了。”毫无觉悟的程燃又对姜红芍笑,看着一人戴一个的手表,伸出戴表的手晃了晃,“怎么就突然想着给我也买一只了?” 姜红芍笑了笑,“你不是很喜欢……”她话说半截停住。 “吃软饭。” 程燃正儿八经点头补充,身体已经无形中准备避开她的挥手半径范围。 “下次再抢答拖出去枪毙啊。”老姜睨了他一眼,食指中指并拢大拇指翘起做了个手枪动作,“把你拖出去枪毙啊”是十中最近比较流行的词汇,她此时斟酌了一下用词,避免被程燃抓到把柄,笑道,“你不是喜欢装没钱无耻的让女生给你掏腰包嘛……我送你个全套。” 看到程燃表情古怪,姜红芍有些紧张,“我哪里说的不对?” “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而且我担心没命解释……” “在某些不为人知的论坛和世界里……” 程燃苦恼道,“全套不止一个意思。” 姜红芍疑惑的眸子在程燃的表情中逐渐凝固定格,然后她黑瞳醍醐灌顶般蓦然寒芒一掠,长腿在这个远处教学楼透出濛濛丽灯的夜晚飞撩而起。 香风和横眉,是世纪末圣诞将临和千禧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