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如青春浅薄 - 重燃

第一百七十三章 如青春浅薄

每天在十中的日子,晚饭到晚自习这段时间,仍然会有身边的同桌比如魏舒,要不就是苏红豆他们来约姜红芍一起吃饭,有时程燃会加入一起,有时也会被张平等人拉走。两人最初时大家给予的“私人空间”,到头来也被收走。 这其实也不怪别人,实在两人都算是十中的“名人”,难免会在别人那里受到欢迎。就不说姜红芍,通过张平表明想和他程燃认识做朋友的,都不在少数。 而且交朋友的办法千奇百怪,有写信过来表明对他的钦佩的,希望和他交流学习内容的,有想要知道他CQ号,大家成为网友的…… 若程燃单纯只是出名也就罢了,成绩优秀不说,平时在别人眼里也觉得他并不难相处,不因为自身的优秀和自己父亲的声名就显得拒人千里,这个时候的程燃已经凭借自己,从最初时转学到十中初来乍到的人生地不熟,成为了十中大概这届学生中人人皆知的存在。 更何况,当初和姜红芍的牵手,还有一位年级上很出名的绰号“蛋头”,真名姚启年的思想政治老师在背后为两人背书,可谓是“震古烁今”。 学生时代自然对这样的人生引为榜样而仰慕,否则为什么会有天照新闻喜欢把此类趣事或者写个人物排名列在校园小报上。 再过几年,信息大爆炸,学生什么见的接触得多了,自然也就没那么对学校里风云人物这么热切了,也很少会有主动去和人结交成为笔友,未来的人大概连什么是笔友都不知道了,就好像人们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网络聊天开始的时候,与陌生人刚加为好友时那种不失礼貌的小心翼翼,也期切着和网线那一头的电脑面前的人分享各自的人生和新世界的感触了。 当然如果哪天找程燃或者姜红芍,两人都恰好“有点事”,大家也就“噢……”的心知肚明了,这时候才算是有那么一点私人空间,去外面一起吃个饭,说点近期的种种。 其实和李明石他们搞起CQ,程燃还是点燃了难得的激情,简直有些想丢掉手头上的事情,从十中跳出去帮忙,说到底还是摆脱不了劳碌命,但知道这首先在家里就会遭致反对,如果是为了挣钱的话,现在程飞扬的伏龙,还真是不差钱。而且钱已经开始不算是那么重要的事物了。到了一种程度上,钱可以被认为是实现更高事业的资源和桥梁。一种事业才应该是人最终的追求。 相比起来,程飞扬更认为他能读大学接触更多的思想和知识比眼下就开始创业更重要,因为他现在还很年轻。 要说在高中的学习上考到一个曾经没有考过的成绩,他也做到了,从这方面来看似乎也没有太大遗憾。那么所以十中现在吸引他的理由,那就是眼前同行的这个女生了。 程燃提议的是去吃肯德基,就是有点远,在市中心的总府路,要坐车过去,快点吃快点回。姜红芍摸着小腹道,“都可以,只要你请客,能填饱肚皮就行。” 其实她肚皮并不鼓,而且小腹平坦很好看,毕竟是经常在羽毛球场上让无数双眼睛直勾勾的根源。 所以伴随她的动作,程燃则可以理所当然目光逗留,直到片刻后听到老姜的声音,“好看不?” 程燃抬起头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看远方,说车来了啊,那走啊。 然后在姜红芍似笑非笑的目光中率先迈开大步前进。 车上还有位置,坐下后程燃看到老姜掠浮上些酡色的脸颊,还收获了她瞪来的一眼。 总府路的肯德基店是蓉城最早的一家店,最早开的时候可以说是挤破头,人们穿着正装来吃这种“舶来品”的情况,并不少见。 只是这些年蓉城又开起了几家分店,这家店情况才好一些,否则程燃也不会提议过来。谁又知道这种曾经人们眼中代表先进潮流文化的代表,吃一次都是奢侈和时髦,能跟小地方的人吹嘘很久的事物,在后面可以说是人们司空见惯到处都有,光蓉城就开到两千家店,甚至还被追求健康养生的舆论抨击为垃圾食品的快餐呢。 时间真是最神奇的造物,它能把岁月变成跌宕起伏的史诗。 而曾经在程燃的史诗里,没有这样一个女孩,所以才会失了些颜色。 程燃到了店坐下,和姜红芍大眼瞪小眼,程燃摸了半天包才掏出十块钱,姜红芍没声好气的起身去请客点餐了,末了程燃还不忘在后面喊着多点两对鸡翅,姜红芍回瞪了一个凶狠的神色。 店里打扮潮流的一些个男男女女,好些个男生看得目不转睛。也有些女生朝他看来,在他脸上打量,颜值在线的一对,怎么都让人心旷神怡。 其实程燃有钱,在外套内包的钱包里,随时装了几千。只是之如他提议来这家店吃东西一样,当年也有这一幕,那是他还很穷的年月,到处跑业务,一个紧要业务谈崩了,真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后来干脆心一横,坐进当时的这家肯德基店里,基本上花了身上大半钱点了这平时算是奢侈的吃食,大口大口咬汉堡,那是第一次诞生吃软饭的想法,恶狠狠的想以后找个有钱富婆,那就天天让她给自己买汉堡鸡翅。 那是他曾经真正的青春年月,躁动,烦闷,郁结,甚至还有些愤青,后来随着人生的历程终究证明这种念头的浅薄和幼稚,但是当初那种想到一个恶念头而欢脱发泄的心情,却是历尽千帆,也再没有过了的。 姜红芍素手端着一大盘事物盈盈坐回他的面前。 递了个汉堡过来,“吃啊。” 然后她自己也开始打开汉堡包的油纸,但瞄了程燃几眼觉得不对,伸手用手背贴在程燃额头,那短暂而销魂的腻滑收回,姜红芍狐疑的盯着程燃,“没发烧啊……怎么一直傻笑。” 周围从刚开始就关注两人看着这一幕的不少人顿时觉得自己也很热,可惜独独缺少了凉腻柔夷在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