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是尴尬 - 重燃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是尴尬

等这场CQ会议散会,各自都领了沉甸甸的任务准备离开之后,程燃留下了赵青和林晓松,在林晓松这边问了一些章隅那头的细节。 林晓松说得比较隐晦,其实是章隅已经多次被拒之门外,有的校方领导以为他是来推销的骗子,有的则觉得自己原来的系统用的好好的,不需要买你的软件,要不然就是他没办法说动对方,卖不出东西。 总之碰了满头包,最后章隅回来告诉林晓松说,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去跑这个,我们应该聘请一些人来帮我们卖,而我应该更专注于我的专业技能在软件层面的实现上。 程燃道,“终于想明白了,不容易。” 林晓松点点头,“可不是么……不过想回来章老师若知道我们这么坑他,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抓狂?” 一个人能做什么,不擅长做什么,是需要一个认识自己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很大程度上是伴着挫折试错而得来的结果。 程燃林晓松放手让章隅去做,不干预,让他多次碰壁,其实他和林晓松大可以在这上面直接给出答案,甚至林晓松出马帮忙把事情敲定,至少会比不擅长谈判的章隅顺利许多,但却没有这么去做。 很多事情如果没有经过自己的探索,旁人直接给出正确的答案,那么也只是知道“如何去做”,而不是“为何会这么做”。 章隅通过屡次碰壁走不通的路,从而认清了自己并不适合亲身而为去做说服人销售自己软件这件事,自己要从这种事情中解放出来,真正认识到要专注于做什么。 程燃虽然先知先觉,有经验,但如果永远从旁给予一个人正确答案,其实是变相的扼杀了对方自我的认知和潜能。 每一场失败和挫折,如果将你打倒了,那么这就是灾难。如果没被打倒,那就是财富。人总是会犯错的,但就是在一次次犯错和经历中,才有成长这种事情。 程燃摇摇头,“抓狂?感激我还说不定。” “章老师有向岩村小学汇款吗?” “华章的资金除了必要的开支外,没有额外用度,他在华章工资是每月三千块,这笔钱汇了过去。” “那个小学情况怎么样?” “很苦,前些年当地镇教育部门公开向社会募集捐款,但只搞了个旧书赠予活动,款项没有落在他们头上。这事后来不了了之……” 程燃对赵青道,“那你从我的账户上,抽二十万过去,先把他们的校舍给修缮了。毕竟这有安全隐患。如果章老师总是在这件事情上心神不灵,那么他的工作上面也会分心,这对新成立的华章也很不利……主要出于这个考虑。” 赵青看着他笑,“其实你不用解释最后一句。我们也知道你是个狠心老板。每天变着法压榨手底下人最大价值。” “还没有明确,御碧那边我们以什么口径回应?毕竟那位御碧的法国女总裁首席助理还在蓉城,人家和我们谈只是行程的一部分,其他行程是在面试这边的人员。看来从我们这里挖走了人,不够填满胃口。”林晓松觉得到了戏肉部分,在会议室出台的种种战略,让他现在就等着怎么给御碧那边一个答复。 什么口径? 当然最好是大舰重炮。 把那位以为对他们的胁迫志在必得的卢英给怼回去才解气啊。 程燃想了想,然后道,“这样吧,我给他们老总写封信,法文我不会,就用英文写吧。买卖不成仁义在,没必要搞得太僵,你让那位助理帮忙带回去。” 林晓松觉得有些失望,但片刻反应过来,是因为程燃的年轻,CQ氛围普遍也很活跃,并不暮气沉沉,所以连带着林晓松都受影响,总觉得应该狠狠让御碧吃个瘪才过瘾,才符合CQ的激情和企业氛围。 但转念一想,还是程燃都比自己心态更稳,在能制约对方的时候,直接做就行了,何必这种无意义的当面难堪翻脸意气用事。甚至还能写封信去稳住对方……这份养气功夫,他这个中年男人都自愧不如啊。 …… 御碧中国的总裁助理卢英结束了在蓉城的行程,拿着那份程燃写给自己总裁的信,前往了中海。 那封信是牛皮纸信封,有模有样,还用胶水把封口黏得很死,这让卢英觉得一阵好笑,有用吗?谁看不出来是以退为进,表面拒绝来蓉城的自己,以表现自身不会引颈待戮的态度,其次则像是这样,暗度陈仓的方式给自己老板写信,不消说这封信里肯定言辞恳切,想要绕过自己打动背后的总裁葛灵。 大概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御碧谈判代表,他们在自己这讨不到好处吧。 但其实没有意义,卢英掂量着手头上这封信,笑了笑,丢进了公文包里。 他们是不明白自己老板葛灵的厉害之处,那些所有针对他们CQ公司的策略,都是来自自己背后的那个法国女人呢。而她不过是执行她的意志罢了,想要以一封信动摇她?真是黔驴技穷。 …… 就在御碧事件之后,时间进入了十二月。 千年虫成为了世纪末最后的话题,这个可能因为计算机跨世纪的年份、日期处理时计算错误,引发各种各样的计算机业务处理系统和控制系统的功能紊乱的问题,让全球高度紧张。每天都有新闻报道在研究和解释这个概念,每天都有无数专家,公司,机构,在对这个信息提心吊胆。 “老子给你们说啊,预言里预兆的世界末日很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班上,一群人在课间于桌前对此展开讨论,虽然进入高三,但十中的那种悠闲氛围仍旧很浓,课间高三楼下面的羽毛球场基本都被占满,每天大课间做操结束后,植被密集的学校园林里仍然到处都是人。 说话的是班上成绩常年排前五的李嘉,口头禅是“老子给你说!”,在班上,他也算是话欲很旺盛的人,除了学习上比较自律之外,大部分行为和普通学生没什么两样,非要说,就是一点,无论上学怎么和人打成一片,但私底下很少和人“约玩”。 “那不是,美国不是有部片子叫《终结者》吗,很可能就是那样,到时候计算机千年虫病毒释放,全球计算机遭殃,然后计算机形成自我意识,组成天网,控制全球导弹和各种自动化车间,生产出源源不断的机器人来毁灭我们人类!”说话的是张平,大有跨世纪后人类就不需要高考,准备团结起来对抗机器人吧的架势。 大家七嘴八舌,营造出一种末日将至的氛围。 程燃笑笑,只有他这个来自未来的人大概能告诉他们,大家很可能要失望了,憧憬的场景泡汤了,千年虫最终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全球大部分计算机在那个时候平静无波的渡过了那场预想中的浩劫。 人类没被毁灭,世界继续前行,高考仍然是横亘不去的坎,各奔东西物是人非的前程仍然是在座各位逃脱不了的宿命,哦豁! 天知道这帮人聊着聊着天又话题转移了,“知道一班的李兆荣的事吗……?”有人嬉笑着开口。 “知道知道!”说话的女生叫陈雪娇,这个时候一脸刺探军情的振奋,“李兆荣嘛,一班成绩很好的那个,数学经常考满分……得过数学金牌的,以前挺傲一个人嘛,学校里还有他粉丝!我知道喜欢他的女生都有几个!是不是他透露出来,喜欢他们班那个杨夏嘛……” 说到这点的时候,突然那头的声音小了下去,开始有很多目光朝程燃看过来,张平露出一脸惶恐的表情。 看到程燃并没有在意他们这边后,他们继续窃窃私语,只是声音更小了下去。 实际上自程燃和姜红芍牵手走过十中之后,不知什么时候,十中内部就开始传出一个大消息,既程燃和杨夏是青梅竹马关系的事情。 这件事瞬间就让整个十中都对此显得暧昧起来了。 人们有时候看到杨夏和他的时候,神情意味深长,甚至可能有人在杨夏那边打听,或者还有起哄,有几次看到杨夏在跟人摇头摆手,大概是辩解,但却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现在人们看他们的关系都有点微妙。 这样的消息似乎对杨夏有了些影响,杨夏自来到十中后,仿佛又成长了一头,十中很多眼巴巴的男生视线里,经常能看到她穿着长裙,青丝垂肩,在众人面前留下亮眼靓影的时刻。 偏偏杨夏还多了几分冷傲气质,往往对于一些想要主动来接近搭讪她的人,要不干脆绕过,让对方在朋友面前大失面子,就是简单几句利落的言语交流完毕。 自那个消息释放之后,程燃有一天遇到她,杨夏身着一件黑色连帽卫衣,下身一条短裙和把双腿衬得铅笔般直的黑色棉袜小皮鞋,抱着书和朋友远远从林荫道和他相向而行。 看到程燃的时候她好像还有些意外,眼神里有些和旁边朋友聊天时不同的异样,但随后还是安安静静的朝程燃点了个头,随后目光又跳回到身边的友人身上,被身边人一个大概有趣的话题牵带出嫣然的笑容,程燃本准备和她聊几句的刚刚启口就这样没了下文。 伸出打招呼的手因为失去了对面相应的热情,又只能收回拨了拨耳后头发。 这幅情形落在旁观的有心人眼里,私底下绘声绘色的说起来,评价道,“真是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