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玩了 - 重燃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玩了

御碧的新政策公布后,CQ系和联众系内部都翻腾起来,程燃乍一听到,虽不至于像是公司内部那样人人惊异,但是还是觉得意外。 其实御碧和芝麻开门背后普正公司的联合在前世就发生了,不过那是在这个点的几年以后,眼下却是提前了,除了有他这只蝴蝶扇动翅膀的因素,两方最终还是走向联合,也变相说明历史其实就是客观事物规律的体现。 芝麻开门是个什么软件商?在遍地盗版的时代,芝麻开门就可以喊着“十元买正版”,以几乎和盗版持平的低价格,比盗版更稳定的品质,在大大小小的各种游动小光碟贩卖点,小摊店的软件箱里,就是独一份品牌的存在。 不光生命力极其旺盛,而且因为其渠道下沉渗透非常厉害,一般的软件商,根本望尘莫及,大到城市里新华书店的软件柜台,小到县镇的电脑修理铺,到处都是它的踪影。 以至于其一度成为中国家用软件发行公司的无冕之王,甚至一度在央视,东方卫视等电视媒体打上了广告,知名度很高。甚至后来还以阿里巴巴的商标归属问题向马老板不住发起诉讼。 一开始一些游戏厂商的确将部分游戏授权给普正公司发行售卖,但其实市面上从不缺乏打着他们商标的一些未授权的最新游戏软件,或者授权到期后仍然在售卖的软件,而也没有人能够证明在盗版盛行的时候,盗版的芝麻开门是真的芝麻开门。所以这个软件商也能被称为最像正版的“伪正版”。 其创始人姚曾起被誉为“神童”,十五岁考入中科大,二十五岁成为中科院自动化所第一批博士,后来下海经商,一度被看作是晋商代表。只是后世因为厦门走私案牵扯出逃税,只是这逃税逃得意味深长,为了偷逃八十万税款,花了六百万贿赂国税人员,东窗事发,公司才就此销声匿迹。 御碧是正版发行渠道的龙头老大,芝麻开门是“伪正版”发行渠道的无冕之王,而且后者比前者网络更庞大。 当然未来的御碧和芝麻开门合作,若不是因为国内日趋发展的互联网压缩了御碧发行游戏的空间,御碧也不会低下身段出此下策,抛售许多积压游戏,以苦苦维持运营。 而现在的御碧之所以肯和“伪正版”芝麻开门合作,那就说明了因为这次御碧高层的震荡调整,再加上看到他们CQ灵域游戏的火热,御碧中国的最高层改变了策略。 程燃想了想,这可能意味着……御碧是想做网络游戏了啊。 这真是,跑来横插一手。 他们可能自己制作一款网游,或者说代理一款欧洲和北美火热的游戏,由此需要更小的代价拿到国内更大的渠道,那么还有什么能比宣布和芝麻开门合作拿到的渠道更来得兵不血刃? 来到CQ的楼厦里,程燃面对的是一干面容凝重的CQ高层,甚至程齐和任齐还闻讯过来了,问起来的时候,程齐说是李明石打电话让他过来一并商议的。 程燃知道一方面是CQ的虚拟社区借助了联众的力量,另一方面联众也在积极追求盈利路线,想看看CQ点卡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那么联众未来说不定也能推出类似的游戏。 李明石,赵青,林晓松,徐震,陈玉忠,程齐,任齐。众人齐聚一处,开始将这个消息,作为首次CQ面临的对手来应付。 “开始吧。”程燃对众人点了点头。 李明石开始说明情况,“御碧来的人是个发行部的大人物,叫做卢英,法国老总的助理,这回他们法国老总一举管理了制作部,所以御碧内部进行了个调整,柳波被挖过去了,所以现在御碧对我们的情况比较了解……她知道游戏是我们收入最大的来源,甚至是目前唯一的来源……” 李明石表情很不好看,手头上制作游戏的团队中竟然有人拿给御碧挖了墙角。 林晓松从刚开始就两只手掌的十指穿错摞桌面上,大拇指互抠着,这个时候沉重开口,“问题出在我这边,因为近期和章老师的事情一直在华章那边,所以CQ这里是我的纰漏,那个叫张蓉的姑娘是我招进来的,不到三个月时间,原本我只是安排她做前台,同时兼顾处理公司文书,灵域那边上线又需要人员,想着锻炼一下,把她调到了和御碧渠道对接上面……没想到她给人牵线搭桥,把项目二组的柳波给推出去了。现在人也走了,是我的责任,疏忽了这边的工作。” 徐震和陈玉忠都露出苦笑,性格比较直的徐震道,“老林这可不能怪你……要怪还是怪我当时口花花,让你去招聘个漂亮的前台,给一帮单身汉鼓舞士气……结果柳波那小子,他吗的,别让我再见到他,否则我教他怎么做人!” 徐震这人什么都好,但就是那张嘴,经常在公司里出口成脏,到算是CQ公司里的一个另类。这个时候估计越想越过不去,嘴上污言秽语是骂了一大片。弄得在场人都要出言打断他。 大家都在分担责任,虽然负责渠道沟通的被御碧那边动摇了,再挖走了大家手上一个技术,对CQ的士气来说仍然是有影响。 程燃却对这些似乎并不如何在意,对李明石道,“御碧的人怎么跟你说的。” “他们对我们灵域所用的技术引擎十分感兴趣,只是柳波接触到的层面没有那么高,否则她应该就不会跟我谈了。总体的意图是以渠道劫持我们,他们甚至愿意免费出让渠道,想要占股CQ百分之三十。拥有灵域游戏的参与决策制作权。” 其实御碧方面代表来和他谈的时候,称得上是客客气气,一副双赢合作的姿态,但其实绵里藏针,至始至终都免不了一点,他们卡着CQ唯一资金入口的脖子,甚至唯一的渠道。 出让渠道,而且因为是先通过渠道销售再回款分账,未来御碧可以完全不要这一部分分账,甚至可以月结的形式给CQ回款,要以此取得CQ的股份。 李明石当时多问了一句就这样。御碧那边以为李明石觉得不够。所以多加了一句也可以出资收购。具体细则可以接下来谈,但出资的话就要按照出资的规矩,CQ的创始人要放弃多项相应权利。 李明石问如果我们觉得这些方案都不可行又如何,御碧那位助理则笑笑,说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李总别让我为难。 “其实也就是在暗示,如果我们不同意这些方案,不同意接受掌控,那么很可能这件事就要闹掰。如果我们不想闹掰,那么就要被动接受更高额的渠道成本费用。而这个费用高达百分之七十。我计算了一下,这样一来,很大一部分来自灵域游戏的收入会雁过拔毛。好在柳波进入公司时间不长,也只是跟灵域项目起来的,这就让御碧不知道,我们虽然服务器增长的压力很大,但未必不是要等米下锅。我们背后还有后盾。” 李明石看向程燃。 此时心底已经不亚于被打了一拳般郁结。手上灵域项目技术员的被挖,让御碧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甚至把他们情况知道了个七七八八,但其实这又确实是针对CQ的软肋,柳波是他招进来进行游戏开发的,人家本来志向就在于开发游戏,加入大型游戏的制作中。在这上面,御碧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和优势,而CQ算什么?说白了发展游戏业务还有点不务正业。在正经游戏从业人员眼里,当然是御碧更有吸引力,所以稍微开了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凭借一家知名公司在业界的威望,当然就把人拉走了。 公司和公司之间的竞争,有时候也在于对人才的吸引力。 这是李明石所感受到的深刻教训。御碧可以说给了他一个深刻的印象。 另一方面,李明石也感觉打心底的耻辱,作为在技术界的“李大侠”,李明石也是位大神级存在,灵域游戏让他最近声名更是响亮,原本一直以来都是程燃在支撑CQ的运作,本就让李明石觉得有所亏欠,现在好不容易有能够有所盈利的业务,却给人这样一把卡着脖子。这让李明石少见的感受到了一种耻辱和恼怒。 这种被人捏着脖子的感觉,真的是很不好受。 程燃似乎看到了李明石此时眼神里的晦暗,他伸出手,拍了拍坐在他旁边李明石的肩膀,道,“记住这种感觉,也记住发生的这些事情,不会一帆风顺的,我们还会经历很多此类情况,被挖人,被背叛,甚至可能我们以为的浪潮也会反过来折腾我们……但是没有关系。我从来都觉得,就跟我做题一样,做错了的题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最要紧是看到自己的缺点,发现自己还有没做好的地方。所以错题能让我们找到弥补的办法。” “能及时进行调整弥补就好。” 林晓松点点头,“以后内部管理,我会制定一些细则,保证不会再有此类事情发生。” 徐震挠头,“那接下来怎么说?不报复了,要不小程总你说句话,我不带人把柳波给揍了不舒坦!” 大有一副你下命令吧我立即去拿人的风风火火。 徐震的话大家当然不能当真,也肯定摁住他不会让他真的如此动。然而他有句话还是说的不错。 接下来大家该怎么做? 程燃道,“不可能给他们股份,哪怕渠道免费用,给我们钱也不行。好好谈兴许还能谈,但这种落井下石,不舒服。那就如他们所说吧,渠道费高点就高点吧……” 一干人愕然无语。 心想程燃是没概念还是怎么着?前一句还像那么回事,如同一个保卫领土的将军,后一句怎么就卖国求荣了? 大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架构,无数次彻夜不眠的测试,不断对用户反馈意见Bug的修改,承受各种各样的用户骂语,所做出来的成果,就这么随随便便拿给人过手薅一层羊毛? 对不起大家熬过的夜,挨过的骂啊。 众人脸色凝重的时候,程燃停顿一下。 道,“我们不跟他们玩了。”

下一篇   今天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