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征服 - 重燃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征服

九六年合资成立,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代理引进了《生化危机》《魔法门》《英雄无敌》《家园》等两百多款国内外知名游戏,如今以做到国内最大游戏发行商的中海御碧软件公司,不久前才经历了一场人事动荡。 当年通过法国总部提案,公司向北美和亚洲扩张步伐中,一力游说高层放弃在游戏业更成熟的日本设立亚洲中心,转而在改革开放经济迅猛发展的中国设立亚洲中心,又亲自来到中国,通过中间人和中海政府高层接洽达成协议,一手拉起中海合资御碧公司的主管葛灵,刚刚赢得了一场胜利。 法国总部放在中国公司制作部的副总吉利离职返回法国,意味着之前虽说是主管,但只负责市场和发行,游戏制作权力旁落的葛灵,真正做到了市场和制作两大权柄重新收拢归于手中。 在中海贵都大酒店那个作为办公室的客房里,葛灵坐在酒店的宽大椅子上,斜着看窗外中海的风景,这个年近四十岁的法国女人一头贴头皮的短发,戴着副窄框眼镜,总是简单的衣着装扮,身体纤瘦,有时候给人的感觉气质上很像是个修女,而不是目前全球数得上名号的游戏公司在中国的最高主管。 她的人生其实也堪称丰富,先是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毕业,又转而学习经济学,之后却在医院担任护士工作,接着进入无国界医生组织,后面做到管理管理组织派遣至黎巴嫩、西非、叙利亚等地的救援团队。 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面,其实拥有远比常人想象的过人精力和意志力。 作为御碧公司在中国的开荒者,从一开始就不甘心只是为法国总部打下手的葛灵迅速把中国公司拓展壮大,但是法国总部为了钳制她也派来了副总吉利,而且把持核心的制作部门,把拓展市场这个跑马的缰绳交在了她手里,法国总部意思很清楚明白,你就负责对外,外面怎么扩张打成一锅粥我们不管你,但对于一家游戏公司而言内部权重较大的制作部门,却不能让你收买人心,更不能有你的派系。 但是中国快速增长的市场中让葛灵立于不败之地,声望地位达到高峰,到最后副总吉利也只能被逼宫而退,而今则是她开始收拢最高权力,真正加冕的时刻。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受到制衡的人,而且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和软硬件市场快速更新换代的如今,葛灵不亚于发现了一块亟待征服的新大陆,这将是她施展抱负,尽情驰骋的版图。 现在,短暂对权力和胜利的庆祝告一段落,葛灵还需要将她的意志贯彻下去。 秘书卢英敲门而入,把一叠报告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面,虽然身为著名游戏公司的亚洲最高主管,但葛灵对游戏并不热衷,她只对管理热衷,只对征服热衷,很多跨国公司习惯用邮件处理事务,而她还是更倾向于传统的报表。报告上是人事部,制作部,发行部的种种事务。 看着她查看那些报告,用手上的钢笔挨着批示文件,卢英以流利的法语道,“您的新办公室,也就是原吉利先生办公间按照您的意见重新进行了装修,目前已经施工完毕,您可以选个时间,到华润时代,但您确定真的不再增加办公室?” 中海华润时代大厦十七层十八层,是中海御碧的所在地,十八层是市场部,十七层是御碧制作部门所在,1800平方米,两百来号人员,这以前全由吉利统率。 葛灵抬起头来,道,“就设置我一间办公室就好了。你,郑燕,杨经理都不用跟着下来,我不想十七楼那边觉得吉利走了,我就会对他们进行调整动刀。以前的事情是以前的事情,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是新的御碧,我们要向前看,以前我们拥有总公司70%的雇员,但却只创造了总公司5%的收入。而现在,这种局面应该改变了。如果不能整合成一处,我们就做不成更大的事业。” 卢英知道,以前吉利副总在的时候,制作部几乎都是吉利的人,葛灵根本指挥不动,若事前没有和吉利沟通,葛灵吩咐的事情,是根本不存在效率的,甚至还可能阳奉阴违,葛灵根本无法发作。而现在,在被人称为“葛老太”的葛灵加冕为王之后,发行市场部是群体欢呼,这一脉得势,制作部则是颤颤巍巍,特别是那些个以前坚定不移跟着吉利的副总元老,有的在暗地另谋去路,打算在葛灵大开杀戒的时候,自己走总好过别人赶,至少落得体面。有的则是等待着迎头那一刀到来的兔死狐悲。 而眼下作为助理的卢英此时不由得由衷赞叹,这才是真正身为高位管理者的气度,葛灵不仅不计前嫌,只是自己把办公室搬到十七楼,而作为她的几个亲信,一个人都没有跟着她动,也没有得势过后的清扫,甚至还摆出一副和旧派系的隔离态度,真正向制作部门怀柔安抚,表示自己未来会大权两面抓,两面都一碗水端平的意图。多的不说,至少她这种单枪匹马过来坐镇的方式,就稳住了如今人心惶惶的制作部。 看似不动声色,但实际对人心,对全局的把握,都达到了极高的管理水平和层次。 卢英一点不怀疑,自己眼前这位骨架瘦削的法国女人,未来说不定真能成为中国游戏市场上的法国女皇。 这个时候葛灵把一份文件搁在一旁,并未作批示,她看着文件,若有所思,然后问,“这家蓉城中文通讯有限公司,你们接触过,签了约,考察怎么样?” 卢英想了想,道,“杨总和他们签约的,考察时我也在场……他们地方不大,创始人是搞通讯出身,做了CQ这个小软件,我觉得,他们其实对灵域游戏的发展和定位很清晰,事实也证明了如此,灵域现在的热度很高,我们很多销售商反馈都很好。他们也许赶上了这个时候了。” “你刚才最后那一句说得很好。他们是赶上这个时候了。” 放下钢笔,葛灵抬起头来,“我不玩游戏,不懂游戏,但我清楚趋势,我懂得分析数据。之前我就跟吉利说过,其实我们可以走一条与法国总部不一样的路,制作部不必死死盯着PC平台单机游戏,这些游戏需要各种授权,这过程耗时耗力。图形网络游戏,大型多人互动类游戏,社区类游戏,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主流,我们其实可以脱离总部那一套,走一条自己的路。但吉利是个重度游戏粉丝和制作人,他太传统了,只固守着单机类游戏这一条路,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其实心底更可能不屑一顾。否则其实这家CQ的先手机会,将是我们中海御碧所占领。” 停顿一下,葛灵道,“你觉得灵域这款游戏的未来会怎么样?” 卢英道,“以往的单机游戏问题在于,开始发售会有很高热度,但任何一款游戏都有游戏生命期,这个生命期从几小时到几十个小时不等,一般能玩到上百个小时的游戏,就属于精品了。但对于一个玩家来说,也到了游戏最末的生命期。他们会喜新厌旧,会开始玩更新颖的,更能带给他们新鲜感的游戏。 然而网络游戏不一样,吸引人的是互动,和电脑对面真人的竞技,而这个互动是会产生粘度的,用户的游戏时间会大幅度增加,最可怕的是,这颠覆了传统单机游戏只能挣一次钱的一锤子买卖方式。通过点卡这种方式,这款游戏可以从越来越大的用户群体那里收到源源不断的钱。这是此前无法想象的。” 这位女强人培养出来的左膀右臂郑重道,“我此前见过不少小公司因为一款游戏壮大起来的情况,所以CQ应该也不例外,游戏将会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丰厚收益。” 葛灵点头道,“你对灵域游戏的想法和我大体一致,现在已经有人走了我曾经想过的路,但好在,CQ你们考察过了,这是一家体量不大的,小软件起家的小公司,而我们却有着他们目前必要的发行渠道,毕竟这也是独一无二的渠道。我相信此时的中国,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比拟我们庞大的渠道网络。而这些正是这家小公司目前成长所需要的供血道路。” 葛灵指了指桌面上那份她始终没有签字批款的文件,“我为什么压住他们的回款,让他们供血不畅?之前压一个月是四十万,现在压一个月就是六十万,未来可能是八十万。两个月就能达到一百多万,我们每次压他们两个月,这一百多万对他们目前增长的服务器压力,相信也是很重要的款项,他们肯定非常不好受。但必须制造这样的障碍……” “因为此前杨副总和他们签订的协议,我觉得应该改一下了。” 葛灵窄边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轻微的眯着,竟然有点……慈祥。 “百分之三十三的分成,我们却几乎支撑起了他们百分之九十的渠道。御碧公司给他们的贡献,是巨大的,是支柱性的。那也意味着很重要的一点,如果没有我们的支持,他们就会死去。” “所以以这个作为问题,我们需要在策略上调整一下,我们此前没有经验,所以还固守旧眼光,现在我觉得要到百分之七十的分成,不过分吧?这也可以为我们以后做同类的发行,有一个惯例的参考……那么未来御碧在这座金矿上的收益,会同样水涨船高,甚至超过我们自己制作发行代理的传统线路。” “同时,我们其实可以取得他们一部分股权。这样CQ就会成为我们的合作公司。那么接下来,我们自己的网络游戏制作的基础,就有了着落。未来御碧走这一条路,我们等于提前整合了这样一个队伍。” 卢英看着这位掌握着生杀予夺权力的女人。反应过来,眼睛里放出光芒。 原来自己老板,是所图更远更大,是向那家目前身处蓉城,却挖到了一座金矿,和中国那个著名成语“怀璧其罪”不无二致的小公司,探出了征服的铁腕。 一个即将因为一款图形mud游戏带来丰厚利润成长的公司,其实以御碧的体量来说,未必那么重要。 但是,在葛灵对于她掌控下的新御碧战略大局上面,这就代表一个全新的独一无二的未来。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