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低头 - 重燃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低头

新的一天天光蒙亮,张平上学来的时候,还有种昨日经历仿佛不太真实的感觉。教学楼笼罩在清晨的雾气中,又回到了那副沉穆的基调。 但是总有些事情不同了,路上有人来揽过他肩膀,是其他班一些个一起踢球的,张平现在的属性是程燃的同桌,所以前来打听的也是程姜二人的事情。 十中能人众多,但姜红芍可以算是最为突出,不光颜值,而且还是个学神级的存在,连十中表彰和对外招生的门牌立式广告,都有她穿着校服捧着书本,背后是雄鹰展翅,在她评论为“好傻”的照片,所以高一到高三,甚至前两届离开的学生,从大学回蓉城,有时还会跟同学或者十中学生打听一下她的动向。 然而接下来就是程燃的异军突起。转学生,舌战专家孙萧,成绩拔地而起,父亲是省内白手起家打出一片江山的标杆民企伏龙公司程飞扬,而又在大家猝不及防的时候,把十中独此一号的姜哥给拿下了。 这段故事会被人们诉说很多年。 此时大家打听的,也不外乎是程燃家很有钱吧,他平时怎么学习的之类话题,张平都实话实说,程燃的穿着在十中也不算朴素,中规中矩,身上衣服鞋子也都是名牌,但属于低调不张扬的那种,和一些个很外显的有钱家孩子相比一眼看得出不是一类,如果不是雷伟事情后大家口口相传,压根不知道他家里就是伏龙公司,他爸如今这么有名。 可就是这么的程燃,有时候自己向他请教题时他也不厌其烦的详细跟自己勾勾画画,直到讲懂为止。以前张平对平时一些说程燃长得挺好看的声音表示不以为然,认为自己脸更符合传统国字审美,比起程燃更保家卫国一些,只可惜很多人眼睛瞎看不到,现在想到当初程燃跟自己讲题的模样,怎么说呢,还真是让人感动的慈眉善目啊。 只是周围人的这些个询问,到底还是让张平那种对昨日之事的不真实感抵消了,那不是错觉,程燃和姜哥两人是当真那么干了! 就在张平一阵唏嘘的时候,看到周围人都朝向同一个位置的眼神,待他循目望去时又在心底连番说了好几个我去。 程燃和姜红芍就走在前面,两个人聊着天说着话,这远远的看着张平都很想“哎哟这小日子过的!”的喊上一声。两人今天没有如昨日那样手牵手,但昨天明明才在全校宣昭主权,先不说有多少老师和校领导看到了,今天你们好歹低调一点啊。 你们远远看一眼不行吗,哪怕没像是昨天那样,但今天这么肆无忌惮并肩而行,给无数红眼病看到,又和昨天有什么区别? 程燃其实也没想到会遇到老姜,这大概也许就是传闻中的心有灵犀,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前面的姜红芍,兴许老姜也想过程燃会不会从这趟车下来,所以那时候也正是往公车门这边看来,于是正正好和下车的程燃眼神对上,然后老姜那慌乱的收回目光的模样就被程燃尽收眼底。 程燃心头一笑上前,想捕捉到她那一抹局促,结果老姜就是老姜,回头在转过来迎向跟上来他的时候,已是嘴角含笑俏目灵动,先前的那一丝无措早杳然无踪。弄得程燃很是有些牙痒,看来要把老姜窘态一一抓个现行的工作,还任重道远,来日方长。 “一起走?”来到她面前的程燃启口。 “好的呀。”姜红芍回以浅笑。 两人一起进校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旁人所以为的相聊甚欢。其实反倒是好长一段时间都彼此没有说话,有种难明的氛围萦绕在这个清晨的两人之间。 今天的姜红芍黑发上别着红蝴蝶发夹,身着蓝色长袖衬衫,收窄的有致腰线下是格纹裙,腿部膝盖上一寸的位置毕露于外。但让程燃觉得耀眼的并非她清泓的双瞳,而是两条确实浮光掠影的长腿,时而扫到姜红芍光洁的腿骨修削线条,程燃就有种很想脱了外套给她遮挡一下的冲动,总觉得四面八方来的眼睛都不老实。 不过这个往下瞄的神态还是好巧不巧和侧目的姜红芍视线撞上了,程燃倒是蓦然反应过来,衬衫格纹裙,可以隐约看到衬衫的薄纱内皮肤一定润泽的肩头,这不就是老姜曾问过的,“你见过谁穿比较好看?”的装扮? “这是兑现承诺,专门穿的这一身?”程燃迅速转移话题掩盖了方才朝人家女孩双脚的一番打量。 姜红芍表情讶异,是一副“你明显想岔”的态势,眉毛扬起,“只是凑巧而已,不是专门穿的。” 不是专门穿的,所以不是专程穿给你看的。 程燃悻悻,会错意最是尴尬。 好吧,眼下只能再度转移话题,问一问譬如昨夜是否睡得怎么样,你爸妈工作还忙吧之类的话题,前者是老姜经历一番激荡后昨天是否辗转反侧,后一个问题是旁敲侧击她家里会不会已经知道。 结果姜红芍回应昨天睡得很好,难得无梦。父母就那样,一般都各做各的,大家不互相干扰,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忙不忙,大概忙吧。 依然是那般和自己很随意的闲聊,可态度上却好像并没有小鸟依人,看来指望两人关系一经公开老姜就热情似火终究不太现实。 然而其实这样也很好,他们从离别再到会面,再像是今天这样自由的行走在十中的晨霭中,身边还有女孩那种馥郁的香气,泌人心脾。也不必一开始要求太多啊…… 毕竟惬意而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程燃的目光中,从教学楼那边不甘奔出的晨光从前面几株疏斜的银杏树透过来,空气里全是金色的粒子,姜红芍上前两步去踩地上的树影,踩到了好像挺高兴。 转身格纹裙随风而旋,身段体态曲线毕露,明明是在学校里,但此时程燃却好像身处曾经攀登过的雪山朝霞之中,那道霞光溢彩的脸容对上他的时候,眼眸里还有些微微的恼意,“裙子有点短了,所以今天只穿一次,下不为例。” 那一刻程燃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一句话,不知道给全校多少牲口谋了福利…… 特么悔不当初! …… 张平远远在后面,直到进了教学楼,才从后面赶上来和两人打招呼,然后就是一副抿着嘴笑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不断点头的表情,这个时候他觉得就像是领导在检阅方阵一样,理所当然应该说句“不错!” 结果话还没说出口,程燃道,“要是觉得没话说,那就不要没话找话了,我们让你先走。” 姜红芍则说,“你要是敢说‘不错不错’,今天的作业就必须交了。” 张平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夺过楼梯就往上冲,心头替被蹂躏的自己心疼,这两人的组合简直了,自己还没开口呢,心里想什么就拿给他们猜完了,恐怕没人受得住两人一波集火。 今天两人进教室虽然没有昨天晚自习时那波声浪,不过倒也是被班上不少人带笑给望着。那笑容有挤眉弄眼,有羡慕仰望,也有一些难以言明的酸楚和涩意。 课间操的时候姜红芍往回走和杨夏撞见,程燃就在后面,看着杨夏上前挽着姜红芍的手,回过头朝他瞪了一眼,再转过来笑道,“你们两个真是胆子大,我知道程燃一向会做些鲁莽事情,红芍可千万别给他带偏了!程燃,你可不能祸害别人姜红芍啊。” 杨夏这么说的时候,正好和姜红芍一并看过来。 程燃笑了笑,“你说的就像是我就一混世魔王为祸人间一样。” 杨夏歪着头道,“你当然老祸害人,譬如七岁时把我包子骗来吃了,十岁骗我用零用钱给你买游戏机币,我爸让我以后别跟你玩了,十六岁我在校舞台表演也被你搅和了……你怎么不祸害人?” 程燃看着她,她表情严肃。 随后她噗嗤一笑,“跟你开个玩笑,虽然你一向不省心,但这似乎就是你。对你们两个,我就只有祝福啦。” 然后她再不看程燃,转而和姜红芍讨论了一阵平时穿着搭配,又由衷赞叹了一番姜红芍今天的衣服很好看之类,最后从操场走上楼,分开时朝两人大方摆摆手,马尾随着利落的转身轻摆,潇洒干脆。 只是背着那边走过去的时候,杨夏透过护栏,极目远眺,深吸一口气像是在享受清爽的空气,微微一笑之余,容颜却又有不易察觉的黯淡。 有时候你不能低头。 因为低下头,就会显得卑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