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想遇到一个人 - 重燃

第一百六十三章 想遇到一个人

听程飞扬的这番说辞,程燃还是有些感动的。父母永远是你的后盾啊。 不过程燃跟他们坦白,甚至说“要打仗了”这类话,当然不是字面的意思,只是能在眼下自己作死的氛围中,把两个可以随时动手给自己来两下的父母拉在同一条阵线的话术而已。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没错,但界定爱情发展的最终方向,还是不可避免加入家庭这个因素,且有的时候这个过程更像是两军对垒,双方彼此试探交锋,当然结果也可能是盟约达成言笑晏晏,或者互相提防战争不断。 程燃还是清楚,眼下的自己家,相比起老姜背后的那个家族,其实体量仍然是有很大差距。 只是那些优先级都不高,都不如何紧要,当下还是面对的是老姜母亲这一关。先不说姜母这么个女子巾帼,身居高位走到目前这一步,只是因为出身显赫?显然并不仅仅如此,至少上次和姜母的接触中,程燃就知道,这个女人从哪个角度都不好相与。 他程燃若是很好掌控的普通人,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界内,也就罢了,身为母亲和长辈,肯定明白平淡是福的道理,说不定他和姜红芍之间的事情,都还要好办许多。 但问题就出在他程燃偏偏不是个普通人,无论是他背后崛起的家庭,亦或者他本人,都让人知道这是个不简单不消停的主。 初中毕业前夕那场谢候明绑架案做底,估计经历那件事的老姜家族一些核心人士,都知道有他这么一个胆大包天到拉着姜红芍和持枪歹徒周旋的同学。 单纯是这样的人和事,当然值得赞赏敬佩。但赞赏是一回事,这事带来后怕的因素,又是另一回事。见义勇为固然高尚,但若是逾越自身能力,用生命去赌,那么就和鲁莽愚蠢是一个含义 事情发生后姜红芍就被要求离开李靖平,去往十中,在姜母眼皮子底下,表面上看是姜红芍去了对她而言更好发展的地方。但未尝不是他们那个家族做出的反应。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程燃的先知之能,没有人知道他背后有个几十岁的灵魂,而姜红芍当初又和程燃一并涉险,所以无论结果如何,这种行为,在他人看来,都是在发疯。 就像是一个调皮同学拉着自己孩子做了出格的事情,无论哪家的家长肯定都会对那个同学很不高兴,哪怕就是表面不说,心里也肯定是如此想法,甚至私底下还会让自家孩子别跟对方在一起玩了。 之余程燃和姜红芍当初的行为,当然姜红芍家里没法说这样的话,但做出的种种反应,其实都表明,你这个同学很喜欢发疯,所以离他远一点,最好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而程燃更是在作为一个母亲的姜越琴那里,留下了很是糟糕和需要提防的印象。 但如今这个同学不偏不倚又和姜红芍在十中并肩同行了,而且还不安于寂寞的连环怼专家,还是高中生开综合娱乐馆,家里还牵出贝拓和雷伟的大案……可以想到,姜红芍父母看他,估计隔着两条街就要锁门了。 程燃可以凭借重生以来的良好表现,用三言两语打消掉自己父母这边的压力,而姜红芍在她父母那边的压力呢,可想而知也不会小。 …… 姜红芍在家接了好几个电话,有要好的同学来打听今天这波令学校惊动事件的情况的,甚至还有国外留学朋友打来的越洋电话,普遍的寒暄和一些扯东扯西的话题过后,最终还是落在对得知了今天这件事情后对姜红芍的求证。 还是回到问及今天别人口中传的,是不是真的,她真的就和那个男生给公开了? 对此姜红芍无一例外都是一个回应,“嗯。” 干净利落。 晚上的时候还接到了她姑姑的电话,电话里那个神通广大的姑姑道,“今天你在学校的事情,你妈也已经知道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确,一来她这份身为十中年级第一的举动,不说惊世骇俗,但影响不可谓不大,她知道了,甚至连她母亲也同样被惊动。 姜红芍则是对电话里道,“不出意料,我知道她会知道。” 她姑姑李韵回应,“你就不担心这个电话是你妈通过我给你下的最后通牒?不想知道我们之间聊了什么?接下来她会有什么样的举措限制你?” 姜红芍道,“那我其实不就是在等你这个电话吗。”她的表态也很清晰,即那就这样吧,什么我都可以承受。 李韵本想试探一下自己这个侄女,到头来发现她好像也正如自己当年一般,有那么一股气势。而且她这股气势,好像不光是准备面对她的父母,还有她背后整个家族的巍山,连李韵都不由得打心底赞叹一声,而且对自己这个侄女流露出欣赏,但终究却又是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这个世间总是这样,你的用心至深仅仅只在于你,而那个人是否值得你的为之用心呢? 大部分人在这上面都会事与愿违。 包括她自己,都用那些曾青春和心气,证明了这是一道头破血流的铁壁。 每个人都生来孤独,这个世界同行者多,同道者却极少。那些曾经耳鬓厮磨山盟海誓的人,最后可能也只是促成你成长的一道老茧而已。 在李韵看来,姜红芍不过是走了一条她曾经走过的弯路。 但这种事,除非当事人顿悟,否则终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李韵微微笑,“骗你的,其实你妈还是表示,这种事情尊重你的意思,她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但也说你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当下最该做的事是什么,其他的不过都是调剂。世界很大,生活更大。可以看看脚下的花草,但更多的,还是要望向远方的峭壁,云彩和晚霞。看看,你妈这水平,果然是当年大学把形而上论拿全系第一的人,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仍然云山雾罩,意思就是你自己拿主意,却又不能拿太大的主意,总而言之整个过程都会有一双眼睛盯着你。” “从身份上我想劝你,但从情理上我又知道其实劝不了你。 我也跟你妈说了,这事也不必看得那么洪水猛兽,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其实那些年,你有空我就把你带上,跟我一起到处跑,各个地方去旅游,去伦敦看大本钟,去巴黎看圣母院,到多伦多,到加拿大……也未尝没有私心,还是那句女要富养的说法,希望你多见些世面,多些体会,这样其实能跟你在一条水平线上的同龄人,就有差距了。 至少眼界高了,同龄人都看不上,别学你姑姑,当年就给一看上去稍微优秀点的男同学忽悠了。我是有这份私心的,可你告诉我,我一手培养出来的红芍,居然还是栽在了你们那十中。 是你们这十中里面卧虎藏龙,还是那个人真的很特别?” 姜红芍在那头听完,对李韵蓦然出口,“小姑,谢谢你。” 李韵怔住了,她知道姜红芍这话的这个意思,其实指的是在这件事上面,她和她站在一起。她是第一个为她说话的人。 李韵本来在嘴边的一番话,最后又落回肚子里,柔声道,“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也许不值得。”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李韵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也许有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值不值得,只有你想不想这么去做。” “而我……” 姜红芍轻声道。 “想在这样的时候,遇到他这样的人。” ==== (喵喵,祝大家五一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