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怨念和叹息 - 重燃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怨念和叹息

姜红芍被程燃牵着走进十中,然后就这么一往无前往教学楼而去的时候,其实这个过程她脑袋空明,什么都没想,只是反复回荡的保尔柯察金的那句举世皆知的名言。 “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经把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她和程燃是在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吗? 很明显不是的。 但是她觉得,眼前的事情,很多年后如果回忆起来,也一定不会觉得年华虚度。 就这么牵着手行走的两个人,其实舒适感并不高,这不是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惬意,也不是人约黄昏后的从容,在四周围有若实质的目光下,两人牵着的手之间都因为手汗而有些湿黏。姜红芍从旁看着程燃,感受到他手上的汗,心里不免生出一丝笑意。 原来,他也不如最初时所说那句“就在这”的那般无畏嘛,他也或多或少,紧张着的啊。 装相…… 想到的这里的姜红芍微微一笑,本来只是任由程燃牵着的手,抽回了一下。 程燃愣了愣,以为姜红芍觉得不舒适要撤开手,当下先松开五指,有个歉意的微笑,正准备随口说些什么不至于让场面尴尬。 “别说话。”然而姜红芍直接一句话抵了回来,刚刚抽出的手又复探而回,勾上他的五指……十指交缠而扣。 然后就是她的俏靥在此间绽放。 “就这样。” 一切尽在无言,只细细体会就能感觉时光的曼妙流转。 程燃觉得此刻的内心,不仅惬意,还更火烈炽热。 …… 这个过程好像很漫长,又仿佛只是短暂的刹那弹指烟灭,直到两人回到了教室,教桌前是孙晖,戴着一副往往是批改试卷时拿出来的眼镜,斜着瞄了他们一下,然而教室里却是压根镇不住了,伴随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就是起哄间夹杂“哇哦哇哦!”“欧耶!”挤眉弄眼荒腔走板的声潮。 关键是走回自己座位的姜红芍最后还往程燃方向看去一眼,耳根子红得通透。引发更大的哗动。 刚坐下张平就双手把程燃手给握住了,一个劲摇晃,“特别谢谢你把昨天的试卷数学应用部分拿给我看,为我提供了清晰的思路,受益匪浅啊受益匪浅……” 程燃看着自己的那只牵过姜红芍的右手,面无表情,“赶紧松开。” 张平这才打着哈哈放手,在程燃微笑作势挥拳下缩头,同时引起四周诸多对他的群情激愤讨伐声。 得了,眼看这个晚自习估计讲什么内容这帮兔崽子们都听不进去了,孙晖也就把试卷发了,大家做题好了,他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神在在翻看一份报纸。 据说这一天的十中,某位老师还临时开了班会,给一个班深入探讨了此类行为,那位老师拿莎士比亚的戏剧中,17岁,原本喜欢着叫做卡若琳女子的罗密欧却在凯普莱特家的聚会上移情别恋上了13岁的凯普莱特独生女儿朱丽叶,最后演变成一场悲剧的故事举例。 罗密欧移情别恋的例子正好说明了这个时期的感情总是这样,来去匆匆,你所喜欢的,所爱慕的,其实只是对方身上的那份优秀和某种品质,会不会有一天遇到更优秀的人,从而转移了这种好感呢?可以预见是可能的,这个时期的不成熟,很难正确处理好感情,所以大有可能以美好开始,以黯淡落幕。 然而那位老师又话题一转,那么是不是这种事就一定是洪水猛兽呢?那就是今天的另一段故事:她成绩很好,各方面都优秀,在年级上也是排名前列,和那个男生是以前另一个城市的同学,那男生后来通过转学考试,进入了她所在的学校,和她在一个班级,他们以前就是同学,相互认识,自然关系很好,彼此帮衬,男生甚至还为她站出来怼过胡说八道的专家,可能是有参照,那个男生从刚入校的一百多名,奋起直追,最后两人包揽了年级一二名。 所以这样的两个人,他们在一起,双方都变得越来越优秀,为什么会这样,你们有没有研究过?我今天算是明白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很优秀的人,他们有自控力,他们从不沉溺于卿卿我我,而是致力于高手交锋,齐头奋进,他们都是希望对方变得更好,他们有明确的人生规划,知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所以他们一起牵着手,是走在哪里?不是走在这所学校里,而是走向的未来。 而大多数懵懵懂懂的校园小情侣,他们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前方在哪,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所以,会不会就无头苍蝇,两个年轻人掉落万丈深渊?所以,同学们,今天这一幕,如果但凡能激励到你们的,就好好想一想,你要牵手的那个人,和你正牵着手的那个人,仅仅只是贪图今日朝朝暮暮的快乐呢,还是该为了两个人都更美好的明天多考虑,去做准备,哪怕从眼下开始思考! 希望大家都有所启迪! 这个老师的这番话,很快便传遍了全校。 这就是十中这所学校的底蕴,教书育人,最有分量的,还是育人这两个字。 只是谁都知道这是把程姜二人现拿来做了一番正面教育,这咋的……不光没有全校通报之类的,反倒是成为了大家一个此类正面案例和标杆了吗? 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无数人瞠目结舌之余又在私底下画圈圈。 没天理啊,没人权啊…… …… 当然这最后的晚自习变成没点滋味的白水,而且多少觉得有点漫长,程燃晚自习过后和姜红芍一起回家,还是先送她,自己再回家。两个人从学校走出,今年蓉城换装的大型公交车开到了站台,公交车是新崭崭的白色外漆,这批公交车不出意外会服役到六七年后,程燃现在还有印象。 进到公交车里,上车的两人在后面坐到了两个位子,而后就会被下晚自习的学生潮占满。 伴随着嗤关门的响声,公交车前行,但大家都发现今天的公交车出奇的安静,没有平时那么一车人的嘈杂,有些本身就在这段路程上的人循着很多人打望,谈论的目光和话语所指中看过去,于是发现了这车大部分是十中高三学生的目光焦点,心想那男孩女孩虽然确实看上去很般配,但你们不用这么一副欠大家钱的表情吧。 公交车停下,两人下了车,看着关上车门发动机嗡鸣驶离的公车,看到四周围明黄的万家灯火,两人才觉得仿佛把那些因他们引起的喧嚣抛之身后。 姜红芍站在这边,微微歪头,“还和我一起走吗,真要送我到小区门口?” “我是在想,要不要干脆跟你直接回去,当你妈面把事情说个清楚最好。”今天两人的这一幕,程燃觉得十有八九姜红芍她母亲会知道,哪怕不是现在,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说章隅会说出来,就是关系到姜红芍的事情,不提她的身份,她在十中尖子头部的位置,十中也会向她家里通报一声,所以意图想对方不知道是不可能的,而程燃并不想姜红芍独立承担这份压力。 “是吗,你要怎么跟她说呢?”姜红芍俏立在脚下有清水河淌过的桥面,像极了墨画里江南水乡女子的剪影,“不怕我妈的火箭筒了?” “你妈就是拿出战斗机甲,该挨还是得挨啊。”程燃道,“粉身碎骨啥的都没事,就谈怎么补偿吧,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老姜笑起来,是真的很喜悦那种,却又还是摆脱不了表面那份矜持,然而也不讨伐程燃的嘴口花,显是觉得很好听的,摇摇头,“倒是不用。你就是见到我妈,她也不会跟你说这些的,反倒是我了解她,她更清楚我的选择。也许一时不理解,但最终也会接受。” 说完姜红芍就颇为懊悔,因为她看到程燃在对面露出促狭的笑意,“你的选择……什么选择?” 姜红芍脸红扑扑,“不想跟你说话。” 不想说话,那就走呗。两人在河畔边的林荫下行走,此时照映处河畔对面的小楼,都有种温暖的光景。 “两年了……”姜红芍迎着光仰头,脸部下颌的轮廓有个完美的尖弧。 程燃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因为他也在此时同样想到当年从山海她分别的那一幕。他们从环河路走到政府小院,他们聊着天不舍离别。 而现在终于跨过了时空,跨过了那些界限。 “你那时唱的歌,很好听。” 姜红芍走着,陷入回忆的一笑。 程燃想到当初在姜红芍楼下唱那夜空中劳什子的星,搞得鸡犬不宁的样子。也是一段想起来就忍不住莞尔,又觉得很有意思的体验。事实证明了,有的事,真的是要疯狂一把,事后才真能留下会心一笑的回忆。 “我还记得那首歌,有时候也会唱唱。” 程燃愕然的看着姜红芍,她微微一笑,似乎觉得程燃不信,自己先轻轻哼唱了起来。 然后在潺潺流水,杨柳依依的河畔边,是女孩的歌声。 “夜空中的那颗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这歌声真是,程燃心忖难怪没怎么听过姜红芍唱歌,也就胜在声音清澈吧……但没一句在调子上啊…… 不过又让程燃一喜,这算不算抓住了你姜红芍一个大辫子。 “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周围是林荫,树影,橘色带着粒子的灯光染到了这条小路上,眼前却是程燃从未经历过的情景。 姜红芍居然对他轻唱着这样一首有着恬静意境和浪漫情怀的歌谣。 那份认真和执着,在这样的清澈中,却又有让程燃动容,甚至连眼眶都发酸的触动。 那是他曾经对她唱的歌。 在这样秋爽微凉的夜里,如沁人心脾的山泉。 老姜的轻哼,仍然不标准,仍然青涩而参差,她知道自己的歌声不好听,她知道自己唱得并不好,但她仍然用心的,用力的,把这些唱了出来。因为有些话说不出口的,用唱的却可以表达。 那歌声哼到,“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她的眼睛注视过来,明媚到能让人彻夜辗转。 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啊……程燃只感觉到心头有如此这般的声音。 联想到当初在政府院她家门前唱这首歌时,自己半途而废戛然而止,如今耳畔听姜红芍哼来,简直恍若隔世。 然后……不对啊! 蓦然发现前方的路灯下面,赫然站着一个高佻的人影。 李靖平就那么出现在路灯光亮里,隔着一个箭步的空间,在姜红芍轻音喊出一声“爸……”的时候,他才开口,“有点晚了,我出来接你。” 然后他看向程燃,“谢谢你送姜红芍,要不要进屋喝点水?” 在这样的夜里,就像是有头狮子,对你来一句“不如高卧且加餐?” 程燃抬起手来,冲李靖平方向手指微僵挥了挥,保持着绝对的礼貌,“叔叔好,不用了。” 李靖平点点头,仍然看不出半点表情,对程燃道,“早点回去吧。” 而姜红芍乖乖巧巧跟着李靖平往小区走,父女俩之间是大段的沉默,其实看到李靖平,姜红芍就猜到今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不出意外他们已经知道了。 但李靖平并没有出言询问,也没有雷霆大怒。 只是临走到他们屋子所在的B栋的时候,李靖平突然道,“我记得好久,没有听到你给我唱歌了。小学六年级大合唱之后,就没有了吧……” 夜深如寞下,是老父亲幽幽的怨念和叹息。

下一篇   今天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