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剑光寒 - 重燃

第一百六十章 剑光寒

就像是一道剑光,照亮孤寂奔腾的长河,照亮漠漠无边的暗夜。 那两个人这样携手而来的样子,让披着晚霞的十中都带着一阵挥散不去的躁动。 教室里的苏红豆和马可抱在一起,不知是激动还是真心为朋友高兴,但随后两人又一副愤愤意难平,“上回我们去山海,再结合如今……这两人啊,看来是早有蓄谋啊!” 苏红豆道,“那现在怎么办,刘柯还经常上网有意无意跟我问起姜红芍的情况……你说该怎么跟他说?” 马可惊讶的张大嘴,“刘柯那闷骚男!……我最记得他穿衣简直比女人还整洁,常年鞋子是一尘不染,当初不小心在花台上蹭了点脏的,就在水龙头下面捧水擦了又擦,就跟个孔雀一样,偏偏留学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Lion,真以为自己很Man啊,以往一副不爱跟我们女生接近的样子,这小子居然是一直对红芍有意思?还能怎么说,他要知道今天的情况,只是我都可能想得到这小子表面不咋样,背后肯定疯狂打听程燃是谁名谁,什么来路。苏红豆你不够意思啊,这事怎么没听你说,你还给他保密啊……行了行了,这还是小问题,问题是高林哥啊,以前小时候常去他们家串门,他把我当妹妹看,上回红芍家吃饭,临走的时候,他跟我说,高三了,让我帮忙照顾点姜红芍,若是她在学习上太拼的时候,我们多领着她玩玩,劳逸结合……” “但关键是……”马可哭笑不得,“我现在就很想跟他说,人家哪能轮得到我照顾!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苏红豆道,“我是在想……这事包不住了,传出来……我们认识的那些人,认识红芍的那些人,会不会炸掉……还有红芍她妈,姜阿姨那种存在,肯定会有很多渠道知道这事,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感觉很恐怖啊……” 两人都想到他们的朋友中会掀起的一股飓风。 再结合苏红豆所说的那种情况,马可就忍不住缩了一下头,“真的是,很恐怖啊……” 教室后面进来的人隐隐说着些事情,有人笃定道,“我敢保证,那就是副校长张树!他明明在操场那边,肯定是以往那样抓踢球的,这事,抗议都没有用,铁面无私,抓着一个处理一个……” “所以,本来要抓踢球的,结果看到程燃和姜红芍,他从后门走了?” 大家沉默了片刻,有声音感慨,“牛逼啊……” 一群人哀嚎,“没天理啊……没人权啊……” 听得苏红豆和马可面面相觑,连副校长都要避开的两个人,好像他们刚才所想的那些对普通人而言的忧虑和担心,还能在他们身上适用吗? 秋风里,在另一层楼的罗维对舒杰西道,“如果一年以前,你要是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舒杰西想了想道,“我会觉得,无论是谁,那小子今回怎么死都不知道!都等不了其他人,我们就能把他给收拾了。” 罗维点点头,片刻后又重重出了一口气,声音像是愤怒,又像是一种呐喊,“那可是姜哥啊!” 舒杰西点点头,他能理解这种心情。是啊,那可是那个他们觉得就是目前所认识的标杆一样的存在,团青年标兵,奥赛冠军,十中但凡有校际活动就是代表出去刷脸的存在,实力和魅力双满贯选手。 舒杰西道,“我以前一直觉得,红芍这样的人,她自律,有思想追求,有极高的人生目标,也有未来能去实现的能力和毅力……罗维我说一句话你别生气,你和我,我觉得我们以后,能力可能会有一点,放社会上不至于被饿死,再加上家里的庇荫,铺铺路,可能都会过得比大部分人都好,但你和我,其实那也都是中规中矩的小人物,拔不了尖也冒不了头……但是唯独红芍不一样,我觉得她是放在任何一个领域,都可能会出一番成绩的,都不会籍籍无名。所以其实哪怕是高中的现在,她也是不会为任何人和事停留的,也没有人可以和她并驾齐驱。我说的不限于学校的,哪怕是我们认识的,都不行。” “但是……” 舒杰西停顿一下,“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半途杀出个程咬金啊。” 罗维骂道,“吗的,不甘心不甘心,但如果是程燃,简直半点道理都不用讲,我没脾气!” 舒杰西叹道,“那咱们哥俩,是不是一会晚自习结束咱们去吹两瓶子撸几串……谁特么都不喊!” “对!谁特么都不叫!”罗维道,“不给他们喝!特别是那两个这么拉风的家伙!” 两人晚自习后当真跑去喝酒,找了个小烧烤摊,喝的面红脖子粗,一边说着过往,一边碰着酒瓶子,说高中种种的糗事,打架,逃课,偷家里里父亲箱子里的中华,跑学校里充大款,评判某某女生好看巴适,在游戏机厅曾经把压岁钱输得精光,经常借给家里人说同学家看球跑网吧玩通宵…… 那晚罗维最后仰头道,“就像你说的那些,其实今天见着程燃和姜红芍,我突然觉得,高中最后,好像没有什么遗憾了。” “但是……” “为什么又满满都是遗憾啊……” …… 姜薇回到家里,李靖平刚刚盥洗完毕,换上了睡衣,临近年底,各种工作报告,会议密集,李靖平在蓉城参加全省旅游城市发展会谈,呆几天,前几天都在宾馆,今天能得空回蓉城家一趟。 姜薇也是刚刚出席省委省政府的对去年荣获国家级科技奖励人员单位的庆功会。 李靖平看姜薇回来依然干练,把手包放回房间,出来洗手,换衣服,李靖平削了个水果,等她回来坐下后递给她,姜薇却是率先开口,“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李靖平心下微微一笑,自己这老婆还是习惯于先主导环境,把控全局,似乎看不到她会松懈的时刻。他道,“我提了议题,旅游城市应该树立品牌,紧紧围绕文化这一主题,重点挖掘这类文化资源,一是历史文化资源。二是特色建筑文化资源。三是‘茶马古道’文化旅游经济线资源。四是宗教文化资源。五是近现代革命文化资源,长征轨迹,战地历史,红色摇篮……其次就是美食资源,自然风光资源。赵高官反馈不错,接下来会在会议上讨论实施。” 姜薇点点头,“老赵负责这一块,今年强调全省旅游工作重心在‘核心竞争力’,你和他对把文化作为旅游业的宣传重心和重要资源开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是不是要提前恭喜你,老赵要把你们山海作为省旅游城市的窗口和招牌,这回扶持力度肯定不会小。” 李靖平笑了笑,“你那边呢?” 姜薇点点头,“还好。” 李靖平怔了一下,脸上换上了些捉促的笑意,“看来不太顺利啊。就一个庆功会,还碰上不顺心的事了?” 虽然从表面看不出来端倪,但姜薇在对自己事情上罕见的缄口不言,让李靖平捕捉到她的闷闷不乐,对于自己这个把控力强的老婆而言,如果她的工作那边若是顺风顺水,那么这个时候她已经和跟自己谈一样,侃侃而论了。 眼看着李靖平的询问求解,姜薇再咬了两口苹果,手搭下来枕着膝盖,道,“不算什么不顺心,一场庆功会,就是表彰科技贡献人物,见了几个老朋友。不过你知道赵庆彤吧?” “赵教授,怎么不知道,理工大学的副院长?和你是同学嘛。上回不是见过吗。怎么,你这同学,给你难堪了?” 姜薇眼底泛过一丝寒芒,面对自己丈夫,这时候也就不必斟酌着说话了,“这个赵庆彤可能是脑袋有病吧……” 李靖平直接给愣住了,就看到姜薇敞开了来说,“席桌上面,一个劲拉着程飞扬寒暄,请教什么教子经验,看了个别人的专访,就像是在大海抓着浮漂了,听到程飞扬说他儿子在十中,那个样子,你是没看到,钦佩得不得了,比拉我做大旗的时候还嘚瑟……也难怪了,他就一理工大的副院长,他们那大学,十中学生一般都不会填志愿的,所以觉得十中学生个个都是金疙瘩。而且,赵丹彤什么样子我难道不知道,他儿子好歹现在也是个本科大学就读,他也没有教子无方,所以还没到要别人教子经验地步,无非就是他这个副院长想拉到程飞扬这块的合作关系,说到底还是拜金主义!” “还有……程飞扬他儿子上了个十中,就是教子有方了?” 姜薇看着李靖平,让后者莫名感觉到被她盯得背脊都生出寒意,“那个家伙怎么上十中?要是没有你那宝贝女儿……他会到十中?他在十中成绩比不过姜红芍吧!” “……教子有方?呵……这个赵丹彤是瞎了吗。不过也难怪,既然是自己这个他老是绕不过去的同学,灯下黑也正常。” 李靖平看着气不顺的姜薇,也是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想来那程燃留给她心头的那股气,这还记着呢。也难怪,姜薇这样的女人,连个小鬼头都摆不平,哪能没点淡闲气,兴许还能以不跟程燃那么一个小鬼计较而暂时放下。可若是这野火老是一窜一窜的,也难免她会恼上心头,忍不住镇压了。 哎,女人…… 特别是这种要强的女人。 程飞扬是山海走出来的,他对程飞扬一方面有些敬佩,这是个人物,另一方面也还是有亲切的。而且某种程度上,他和今年入常的程斌,是盟友和一个阵线的关系,唯独就是对程飞扬的那个儿子,程斌的这个侄儿程燃,他心情复杂。 这小子,就跟战场上的侦察兵一样,再怎么严防死守,结果总是能摸到自己大后方来。 也是一号头疼人物啊。 所以对此他还是不予置评,姜薇发会牢骚,也就过去了。 电话响了起来,不是公事居多的座机电话,而是姜薇搁在桌上的移动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接了起来。 接到电话后,姜薇对那边嗯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再看过来的时候,李靖平看到她的面容骤变。 “十中打过来的。” 李靖平心头沉了一下,“怎么回事?” 发现姜薇这个时候看着窗户,有些发愣,然后把十中发生的事情,平静的给李靖平复述了一遍。 这两个在政治上都是强势的人物,此时却一时好像有些措手不及。因为关系着他们最要紧的女儿,而且女儿竟然和程燃在学校里直接公然宣昭,两个人算不上愤怒,但也绝对谈不上是喜悦。 李靖平叹了一口气,“终要经历的吧。” 姜薇声音都锐利起来,“难道就算了!?” 李靖平道,“那要不然怎么办?” 姜薇冷冷道,“这种事情,一般都要从男生方面入手。” 李靖平道,“如果是普通情况,当然可以这样,不就是把对方家长叫来……不过你叫程飞扬过来,跟我们一起谈什么?能有多大效果?” 是啊,如果是普通人,这种事一般也就是请家长,把事情拖到高一个层面来解决了。 如果有用的话,她绝不会吝啬他们的威逼和胁迫,甚至可能做戏做足,让对方觉得大祸临头。 可对面的人,程飞扬和他老婆徐兰都不是一般人,没法施压。更别提姜薇曾经还和徐兰过过一记招,也没讨着好。 李靖平沉默片刻后道,“我觉得,红芍回来,这事我们保持缄默。” 姜薇道,“我们可以当不知道,但她肯定知道我们知道,呵,我自己女儿,我还不知道?” 她眉眼露出恼火的神情,但最后,她这种情绪又慢慢平息下去。 平静之后,她冷笑,“无所谓了……反正也就是这最后一段时间而已。” 但终究意难平,她拿起电话,想了想,打了过去。 接到电话的陈慧妍笑声传来,“在庆功会宴席上的越琴同志,怎么有空慰问你工作在一线的老朋友了?” 姜薇劈头就是一番连珠炮,“陈慧妍!你老吹你的能力,对外什么地产女王头衔满天飞……我就问你,你各种战略,各个项目搞了那么多,本土地产上面,徐兰他们搞的那个炎黄,你压不压的住?你要是做不了本土第一,压不住,我看你迟早被别人夺走江山,干脆趁早抽手,去你的东南地方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