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你大爷的 - 重燃

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你大爷的

秋天的时候,程飞扬的《他在锻造一支铁军》的专访报道,成为了蓉城人们热议的话题。 在此前有关程飞扬的消息很多,但那些都是外界对他的解读,甚至有些没有经过证实的道听途说。 蓉城在去年就不声不响的冒出一家伏龙公司,带来一支人马,不断赢取市场,他们的业务人员能深入最艰苦的地,奔波于荒原跋涉于风雪,这种血性和意志,连通讯市场老大哥的贝拓公司都被从手底抢下了江山。 短短一年多时间,这家公司的崛起和成长,让人看来都忍不住赞叹惊奇。似乎开始频繁在一些场合听到这家公司的名字,而不仅仅是此前只是在行业中的混世魔王。紧接着一不留神,这家公司就蹿上了川省本土民营企业的第二把宝座,其营收紧逼曾经位列第一,是下面排名的十几家公司总和的希望集团。 现在人们都知道,川省不仅有希望集团,还有伏龙公司。 希望集团此前就是省内民营企业对外的窗口和招牌,伏龙公司的势头大有可能在未来取而代之。 伏龙公司不仅仅是销售产品,在这个过程中,对川省通讯制造工厂实体制造的规范和统合,甚至在全国各地建设的桥头堡,都显示出这家公司清醒的战略意识和头脑。 这就让有心人看到并且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不是止步于川省这一个地界,他们的目标,是以此为基业,把力量向更广阔的天地拓展。 伏龙公司越是强势发展,程飞扬的低调就让他在外界看来越加神秘。 神秘总会引起人类的好奇心和探究欲,创业者在找寻偶像,竞争对手想知道这究竟是个怎样的敌人,还有很多迷茫的人,想要从他人身上得到放诸四海皆准的成功之道。 俞晓虽然和程燃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但每天早上都还能一起结伴从家里出来去外面乘车,俞晓总是起来的很早,每每会闯到程燃家里叫唤他,和徐兰打招呼,偶尔会撞见出门的程飞扬,俞晓会喊一声程叔叔好,没觉得和从前有什么不同,程飞扬也总会温和的对他说一声来啦,个子又长高了。或者问他吃早饭没有,过来和程燃一起吃,吃馒头,再拿个鸡蛋,吃一口下一口有辣油淋上的泡菜。 俞晓往往也不客气,和程燃一起吃完后勾肩搭背走过院子去赶车,路上说说笑笑,开起玩笑的时候,经常手握拳头捶他肩膀手臂。 程燃有车送的时候,他就跟着沾一下光,司机先送了程燃,再把他顺道稍到十二中门口,下车的时候如果遇到同学,就会说一声耶俞晓你还有司机噢。同学当然能够和俞晓对开车人的客气打招呼,猜测得到多半是他们单位的人顺便接送一下朋友同事孩子的车,但是打趣洗下他脑壳,给他戴个高帽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俞晓本身的性格,那就是属于丢在一个陌生地方不怕饿肚子的主,皮糙肉厚,凡是都嘻嘻哈哈,而且玩游戏又是一把好手,所以哪怕是新学校,也很快交上一群朋友。程燃有车接送到学校,他跟着蹭一下车,这本身也是稀松平常事情,自从搬过来后,开学每天跟程燃一起上学,就像是以前在山海那样,虽然这几年他们都各自成长了不少,但看得出来再度遇见的时候,无论是他还是程燃,都想回复从前的那种感觉,而他们也似乎是做到了。 但也就是今天的大课间,不少男男女女下了课间操就在一起说着什么,看上去聊得很兴奋,看到他在前面的时候,有人忙不迭招呼了他,然后那群人走了过来。 这种情况其实也很平常,高三的生活也不完全就是书山题海,男生女生们课后课间啥天都聊,喊俞晓的是他认识的同班男生,看他停住,他和那群朋友快步上前说道,“俞晓你爸爸妈妈就在伏龙公司工作吧?” “看吧,我说什么,”俞晓点头后那男生对身边同伴说道,“你们伏龙公司大老板是不是叫程飞扬?都上报纸了!”男生显然是个百事通类型,有谈资,就在众人中侃侃而谈,“他们伏龙公司以前就在山海,是一家要垮杆的通讯设备公司的研究所分公司,大老板以前还是要下岗的职工,职工参股把分公司独立出来了,专做别人不做的市场,自己研发设计产品,自己跑到乡镇去销售,竟然就这么农村包围城市做大起来,还反过来买下了蓉城总公司,所以俞晓他们家才从山海搬过来了!” “你们可以看看报纸,而且俞晓家还是伏龙的,可以问问他,他们公司真的是开了金手指一样,公司这个大老板每一次决策,都没犯过错你能相信吗?短短两年多时间,就做大了!” “王树华,人家犯不犯错你都知道了,肯定听你爸说的吧!” 装博学的男生撇撇嘴,“那又怎么样……这家公司名气大了,还是我们自己地盘的,当然值得骄傲!” 高三很压抑,不过学生课余间也能找到调节的方式,这群人就是最爱聚在一起聊天的,啥都会聊,今天聊NBA的魔术师和伯德的组合是如何的所向披靡,巅峰时期连乔丹都出不了头。明天就说Beyong乐队的歌曲是记载着何等不朽的光辉岁月。大后天可能就会说历史上哪个人物如何如何牛逼。 那都是一种对偶像的推崇,而今天大家说起的人,难道不确实就是今天早上他才打了招呼的程燃父亲吗? 后来俞晓找到了和他同是一个学校的柳英和姚贝贝,说起程燃他爸出了名的时候,俞晓却发现柳英和姚贝贝的神情古怪。 在那个篮球架下面,姚贝贝扶着铁架子,柳英坐在配平水泥石块上,俞晓站在旁边,三个人像是在接头。 听俞晓询问起,姚贝贝道,“程燃他爸的公司之前就做大了,他爸从来不接受采访,最近才接受了商报专访,有关他爸,他们家的,就以前我们在山海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才报道了出来。” 俞晓惊异道,“你们都看了吗?” 姚贝贝摇头,柳英点头。 俞晓道,“我想看一下。” 柳英说,“蓉城商报给程燃他爸做得专访,报道出来后,有很多媒体杂志都转载了,我家里有一份,回去的时候拿给你看吧。” 后面俞晓拿到柳英给他的报纸后,就坐在花坛边上看着,其实那份专访上面对于经营的内容说得貌似很有戏剧性,都是如何从无到有做了点成绩的转折点,大概社会上的人士会很喜欢看到这些内容,所以才会津津乐道,对程燃他爸的如今成就追逐和研究。 但俞晓看到的,还是他爸说起的家庭事情,里面涉及到程燃的部分,都被程飞扬以我的儿子给代替了,程飞扬说起的还是家庭对他的支撑,曾经辛酸的事情,譬如就有他说自己打算拿职工赔偿金,儿子考不起学校就给他交高价读书,结果自己儿子很懂事的说他会努力考上学校的,让他别做这一锤子买卖,他半信半疑,结果成绩公布,这小子不仅考上了学校,而且还考的是当地最好的中学…… 看到报纸上程飞扬说起那些艰难日子里家庭的一字一句,俞晓发现这些都是他曾经参与过的程燃的生活,虽然他们曾经都一无所有,但想到那些点点滴滴,却又会快乐到笑出声来。 但姚贝贝那句开始不欲说,最后还是道明的话又让他笑起来的表情慢慢敛默下去。 姚贝贝说,“俞晓,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你还是注意一点,你知道程燃他爸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不是我说你,你不要还像是以前,把程燃家当你家后院,没事就往他家跑……现在他爸公司里哪个不是在他爸面前毕恭毕敬……你还动不动推程燃一下,打他一拳?我们在假期里,就是我们没说的,去艺术宫看舞剧那次,就因为有个富二代冲程燃耀武扬威了一番,对方家公司本来是拿伏龙合同要上市的,结果这事就这么黄了,据说现在那人一家都老实了。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些,但看你在程燃面前还是那副样子……你是不是也心太大了点?” 报纸被俞晓还给了柳英。 不过确实俞晓没有早上跑程燃家来吃早饭了,没有去程燃家吃饭蹭车的动力,出门也就晚了,看到程燃在前面上车的身影,刚想快步过去,想到姚贝贝的话,又渐渐缓下了步子。 看车陈文广载着程燃的车渐渐通过大门消失,俞晓撇撇嘴告诉自己姚贝贝的话都他妈是屁话,这世上哪有腾达了就没法回到过去再做兄弟的道理。 但心里面就没有半点失落吗? 自己经常早上去找他,等他,蹭他家早饭,然后再蹭蹭车,而他没有来的时候,他难道不会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哪怕是多等他一下,他就会出现呢? 程燃依然准时的上车走了。 也许就是如此,两人同行,一个人步子快了,逐渐见到走得慢的那个人看不到的东西,历练了经历了,一步当别人三步,而后面的人自然也就越来越远,甚至看上去就像是停留在原地。 即便走得快的想要来拉走得慢的,那其实这时候已经不能算同行了,只能是怜悯和关怀,是主动停下来的迁就,是忍让,再不是当初同行的愉悦了。 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就是这些美好。 而最难堪的,就是不再有这样美好。 如果走得慢的还兀自不自知,那么在他可怜的背后,就是可悲了。 所以兄弟啊,你确实不该停留。 站在秋末略阴冷的清晨,俞晓眼眶发酸,感觉难过极了。 肩膀却被拍了一下,他蓦然转过头来,程燃正在跟从前面公道的花坛转了一圈调头回来靠路边停车的陈文广摆了摆手,“我今天就不坐你的车了。” 然后转过来一把揽过俞晓的脖颈,狠狠卡的他不住咳嗽拍他手臂示意放手。 转过头红着眼骂,“你他吗杀人啊!你爸不是让车送你到校,免得不安全吗?” 程燃刚松了手,听他一顿骂就继续卡着他脖子上车,于是路过的一整车都看到路边挣红了脸骂骂咧咧的两个疑似神经病,“跟我不安全,我保护你啊。” “要你保护,我肯定比你跑得快!” “算了吧……你哪次跑得过我!” “要不比一比?” “比就比,从这里到前面第三个路灯杆,三十米冲刺!预备起!” 程燃话还没说完俞晓撒丫子就跑,心想绝对要赢你,而且一边跑还一边营造强大心理攻势,“比你快比你快,老子比你快!来追我三!” 但脚步丝毫没放松的俞晓卯着一股子劲二话不说就是干,就是要赢,然后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一路冲刺到约定的终点,嘴上还不忘嘲讽,“哟嚯嚯我比你先到!” 转过头就看到那边跳上了公交车的程燃,俞晓一脸石化后提着书包追上去。 “我去你大爷的……” 透过车窗笑呵呵看着一边跑一边骂飞叉着腿狂奔过来让驶出的公交车都紧急刹停的俞晓。 他觉得两人就应该像是这样,一直像少年般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