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段历程 - 重燃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段历程

“我上辈子肯定和王玉兰有仇,这回倒是不尖酸刻薄了,可一个桌子上,就跟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怎么着,没办法像是以往那样拿我开涮,又被我的目光打败了,所以干脆当个鸵鸟,把头埋进土里面去!” 谢飞白跟程燃打起电话,说起几天前家族里的聚餐上面,王玉兰再没有以往气焰,对他颐指气使,但偏偏他这个表姐摆着一副臭脸,干脆对他眼不见心不烦,那么就隔着一张桌子,都是对他视而不见。 只是谢飞白没有跟程燃说的是他在遇见王玉兰时就跟她来了句早知道你想采访程燃他爸,跟我说啊,何必还大动干戈,出动你爸找上我爸,兜转一圈,欠这么个人情有必要吗,还是你爸来欠,何必呢,靠自己嘛,你说一句,你弟我还能不给你把事情办了? 王玉兰当时面色不改,兀自维持着平时作为最高地位表姐的尊严。但实际上嘴唇都气到煞白,程飞扬成为蓉城联合会会长的时候,蓉城很多媒体都想得到这么一个一手带出伏龙公司的人物的第一手前线报道,但程飞扬却没有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专访,最多也就是在会场下来的时候,被拦着实在过不去接受说上两句。 说上两句的东西,都拿给各家媒体奉若珍宝,媒体报章,天然追逐社会热度,蓉城几大报纸,只有各自的背景,一般道明来意,做公司企业的,能够免费宣传,求之不得。但偏偏程飞扬就能如此,就是不接受专访,你大报来,打太极拳,让手上伏龙公司精于周旋的副总应付,正主就是不露面,不是临时出差,就是婉言谢绝。 按理说,有背景的大报也是最不能得罪的,否则这些报纸都有些个专门找你虱子纰漏的角色,迟早让你尝到苦头,但是程飞扬这边不同,这种低调的态度,反倒让大报带着几分尊重,做出防洪减灾地质灾害预警系统这样金字招牌的企业,再加上如今在省内通讯领域独树一帜的山峰,更是政府宣传口炙手可热的典型,没有报纸敢真在下面动小动作。 有的事情就是大势,这些报业集团的社长和党委书纪,又怎么可能看不清楚形势。 因此面对伏龙公司这位老总的任性,你就是铁口直断的喉舌也只能迁就着。 互联网在这个世纪末快速发展,其势头已经可以用迅猛来形容,但是电信机房的电话交换机上安装的接入服务器,最早时都是引入的国外技术,只支持一号信令,这种接入服务器负责把通过电话线上网的用户接入互联网,已经无法适应国内快速发展的互联网需要,大容量,且能够让电话信号传送加快的七号信令标准接入服务器,由伏龙开发成功。 各地电信部门在互联网用户急剧增长扩容接入服务器设备的时候,因为伏龙开发的A8接入服务器正好符合要求,邮电部今年制定国家接入服务器标准,就用了伏龙公司的接入服务器作为行业规格。 邮电部深思熟虑的决议,用伏龙为中国市场开发的大容量设备,提升了互联网带宽,骨干网速率直接提高了16倍,各省市今年的招投标,伏龙A8服务器所向披靡,在市场上捷报频传,不停的拿下各省市标书,这个势头意味着伏龙在新一代接入服务器上击败了跨国公司,占领了大半接入服务器市场份额。 这比程飞扬成为蓉城企业联合会会长的名头更大,这是实实在在的实力。 伏龙推出A8接入网服务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要知道在此之前,跨国巨头斯达公司在中国互联网骨干设备上的市场占有率高达90%,中国市场几乎处于被斯达公司垄断的地步,设备价格每个上网用户1000美元,就连设备安装时的塑料扎带,一根一美元计价,一次施工可以打出跟医院住院一样长长的用料清单,这些价格最终转嫁到上网的中国家庭身上,有的一个家庭用户网费一度达到一个月上万人民币。 但伏龙的A8接入服务器一出,同类产品设备价格每户几百元,安装时的物料免费赠送,伏龙的设备一经面世就攻城略地,斯达公司此类跨国企业纷纷降价,互联网拨号上网高昂的网费,就是这样给打下来的。 但其实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个意义的所在,局面是怎么一步步演变的,伏龙接入服务器对市场的大面积捷报,川省的媒体都没法无动于衷,想要程飞扬现身说法,各路媒体都是八仙过海。 王玉兰现在在商报记者中,属于不太有存在感,空间地位日渐被挤压的边缘人,她原本因为家里关系,进入大报,结果才知道,在这行当里面,那点背景关系,没多大分量,最终还是靠自己本事吃饭。 新人拜师傅,可向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行当新入行的记者最早从黄页和114查号开始熬,往往没个大几年熬不出头来,哪个老师傅愿意把辛苦积累的信息源人脉拱手拿给新人?人脉这东西不外乎人情,人情都是有来有往,没有付出哪来收获,谁不是要牢牢把这些掌握在自己手里才保险。 人脉即是金脉,自己的金脉拿给下面人挖走的事情,没有哪个肯干。 而且王玉兰还因为个人姿色,不乏频繁收到“老师傅”的一些个暗示,偏偏她还要在其中虚与委蛇,有时候躲起来哭一场,第二天还得走入那片社会场。 但自从知道自己弟弟一家认识程燃之后,这个念头就始终在王玉兰心头兜转,若是她能首要采访到蓉城没一家媒体攻下的程飞扬,能够获得第一手专访,署上她的名字,那么她就可能一步走完一些个记者十年的路程。 到这份上,一向内心清高的她才找了自己父亲,通过谢候明。结果很快也就反馈过来了,程飞扬同意接受。程飞扬同意的原因并不全是因为谢候明,更可能是他也需要在接入服务器在各省市节节夺标的这个时候出来说点什么,做出点官方宣言。但这些不重要了。 程飞扬的专访,将落在她的身上。 其实当王玉兰告知报社的时候还遭遇了些波折,报纸对此极为重视,甚至一个主任想安插个金牌记者进来分一杯羹,更是担心王玉兰搞砸,但王玉兰是当仁不让直接道明程飞扬只接受自己采访,其他人保管吃个闭门羹,那上级是软硬皆施,看到王玉兰不是省油的灯,靠权威压下去最后可能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才算是妥协。 王玉兰还记得最后那得了社长嘱托的采编主任让自己拟个策划流程,他来帮忙参详那副患得患失的样子。想到平时一副对大记者恭恭敬敬,把他们这些中下层当牛马一样挥斥的主任那副和颜悦色的样子,王玉兰就出奇的舒爽。 伏龙公司老总,着实就有这样的威力。 所以当程飞扬采访完毕后,王玉兰家专门请谢候明吃饭就是理所当然,但偏偏谢飞白压根不放过她,言语之间更是一副“你也有今天的”态度,她又再不能像是以往那样给谢飞白一顿批,所以忍气吞声,至于到最后眼中不揉沙子的她居然能对谢飞白到视而不见,可想而知当时谢飞白肯定是已经讨厌到让她干脆切断保险丝自我保护了。 谢飞白跟程燃打电话来说的时候,程燃几乎就能想象到谢飞白当时在王玉兰面前那副扬眉吐气的样子。她那个表姐不理睬她也是正常。 也难为了这对活宝表姐弟。 而程燃也知道,一向不接受采访的自己父亲这次会接受王玉兰背后商报的专访,也就意味着某些事情,就要冰消雪霁,水落石出了。 就在由王玉兰采访的那篇自己父亲的专访进入蓉城商报紧锣密鼓的编辑流程,那上面的采访内容是程飞扬如何从无到有创办伏龙公司,到取得目前程飞扬所言的“一小步成功”的历程,足以让外界翘首以待的时候。 这段时间程飞扬让程燃上放学都等保安部,也是属于他第一号保镖的陈文广接送。 于是每天陈文广就开着那部老桑塔纳载着程燃送达十中,又在晚自习结束后校门外等他,接走。 这个十一月,曾经惊动了去年蓉城一整个夏天的消息也就在蓉城人们奔走相告间尘埃落定。 九日,原蓉城鑫隆集团董事长,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等罪的黑恶首犯雷伟,被依法执行死刑判决。 与此同时,《向死而生,他在锻造一支铁军!——伏龙老总程飞扬》的专访报道,又在这个秋末雪片般飞往大街小巷。 === 人在日本,参加起点沙龙活动。可能有更新上面的问题。 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接下来会把笔调打开来写。是该进入新的历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