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手笔 - 重燃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手笔

这个世纪末,全球化的步伐正在加快,大洋彼岸的美利坚纳斯达克互联网创富神话正在吸引一洋相隔的中国本土无数创业者向互联网领域进攻,那些“美国梦”,对财富和未来商业领袖格局的洗牌,正如一波波余震激励惊醒着这片古老大地。 八月轰炸事件,全国各大城市爆发游行,反美情绪高涨,但无论是计算机还是互联网,源自大洋那一端诞生的先进生产力仍然带着无可抵御的威能,超越一切人类情绪界限的扩展。 人们游行打出的口号是“抵制美国货,计算机除外”,也有不少学生白天游行,晚上就在灯下复习托福。几个星期后签证中心仍然人满为患。 九月主题是“中国:未来五十年”的跨国企业财富年会在上海举办,三百多位跨国公司领导人,六十多位世界500强企业总裁乘坐全世界最先进的私人飞机云集浦东国际机场。 这些主导着世界经济格局的人物,亲临这片正在可能决定未来创富比赛最终走向的大地,他们也将要把这片大地变成新的战场。 这个时候的CQ,正推出CQ币模式,依靠着简陋的网页游戏灵域,开始向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一块蛋糕,图形MUD游戏冲锋。 但说实话,CQ先天不足,网页端不比客户端大型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的游戏内核,灵域的很多吸引人的卖点,都是程燃用了很多超前点子提升游戏性的结果,所以灵域可以冲杀,但能冲刺到什么地步,就难说了,伴随着后续无数款网络游戏的浮出,灵域能不能撑下去,还是未知之数。 程玉忠加入CQ后,程燃要他以最快的速度,把CQ币给推广出去。 时值配合CQ虚拟社区上线,CQ币的快速销售成了当务之急。因此慢慢发展建设渠道已经来不及了。 程玉忠不愧是老江湖,一方面利用程燃大哥联众那边的桌游发行渠道,桌游的渠道经销商已经拓展到了市一级,百多个市级经销商,以前是负责卖三国杀,现在三国杀的出品方竟然搞了个CQ币销售出来,三国杀目前市场没有明显增长,虽然销量稳定,但是随着竞争越来越大,以前经销商肥脂厚膏的好日子不在了,便有些难受,如今新推出了CQ币,经销商可以六折进货,通过书报亭,书店,甚至软件实体连锁店把CQ币销售出去。 六折,给出的点有点高了。 程燃知道。 一来,这是新兴的网络虚拟货币,没有人知道售卖这东西能不能回本挣到钱,这在这个时候还是第一个吃螃蟹,每个经销商都带着怀疑,如果不留出足够的点数利润空间,可能没人做这件事,程燃也没功夫通知所有经销商一起来开个传销大会,给他们打鸡血,那样可能省些成本,但耗时耗力,没必要,时间就是金钱。 而即便程燃让出了四成利润,一开始进货的经销商也不多。 光靠三国杀的经销商渠道,只能撑起百分之三十的CQ币销售路径。 程玉忠又联络了市面上进行运营的渠道商御碧,御碧公司的发行渠道很广,比三国杀渠道更广阔,覆盖面更大一些,但要价很高,经手他们的CQ币卡,要六四分成。 他们得六。 形势比人强,眼下的大战略是不能影响CQ币对虚拟社区和灵域游戏的支撑,所以CQ币的发行是第一要务,程燃签字拍板,然后行动。 这样两大渠道,算是撑起了目前的CQ币卡销售网络。 虚拟社区推出后,CQ币方面第一个月是尝试发行了十万。 上线一个半星期后,灵域网页游戏出现了游戏内消费陡增的情况,CQ币渠道上面反馈,发行量不够了,终端要求追加发行数目。 于是这边紧锣密鼓追加发行,再多增加了十万出货量。 一个星期,十万再度告急。 程燃这回大手一挥,再增加二十万出货。 事实证明灵域的成功,让CQ币第一个月发行量就接近了四十万。 这算是CQ首次拥有了自己可以盈利变现的方式,可以稍稍抵消一下快速增长而带来的运营成本,让程燃缓上那么一口气。 程燃不想进入资本介入的无谓消耗战,一门心思求发展,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股权不能过度稀释,那么就意味着他需要自己寻求盈利模式,争取让CQ的流量能够变现,实现自给自足,而且还有盈余能向其他领域开拓。 不过一月四十万的发行量,付给渠道的成本就是半数了,代价太大了。 但是有些事情,是需要经历这么一个阶段的。这一个月里面,程玉忠也陆续把一直外勤队伍给组建了起来。 林晓松在的时候本身组织了一批人马,可以随时一个调令出差在一个地区扎一个半月搜集数据没半点怨言,但这批人是林晓松的,程玉忠注定插不进手来。 而且程玉忠做的事本质上和他们有所不同,所需要的队伍性质也不同。程玉忠就是利用这一个月发行的时间里,把手头上的人精练了一番,抛出去跟渠道商对接,跑业务,摔打摔打,这之中有的人熬不下去走了,但留下的基本上就算可以用了。 等程玉忠手头上的队伍再磨练一番,程燃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 而且,他也在观察程玉忠。 他需要的不是一个能带队伍的人,还需要有悟性,能独当一面,在CQ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 说白了,程燃要的是一个周瑜那样坐镇一隅的大都督,能够御外敌,打大战役的人。 程玉忠是不是他的大都督呢? 要等到这第一场战役结束后,再来看他能有多大的收获。 CQ不可能永远拿给人卡在渠道的喉咙上,过手褥一层羊毛。 前世未来有很多的办法可以参考,即便是即时通讯软件,也是通过一步步摸爬滚打,经过尝试和教训才找到了流量变现的方式,程燃手头上是有前世的这些方法的,但必须要程玉忠足够配合得上,他才能用出来。 因为一旦用出来,这方法就再也不是秘密,就人尽皆知,自己能做,别人也能做,而他必须要保证,他要做到极致,占领高地,才能让后来的竞争者掀不起浪花来。 …… 十中高三年级上,这回又多出了一条小新闻,在年级上有“铁面男”之称的章隅,取消了七班的课程,转为只任五班的英语老师。此事已经经过了年级主任孙晖的认可,七班也没有太大意见,本身不喜欢章隅,其次新任七班英语老师的是位很有气质的特级女教师,上课生动活跃,相比起章隅来说行课更有吸引力,导致五班这边的学生羡慕无比,恨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落他们头上。 而关于章隅取消一个班只任五班科任老师的原因也有小小的传闻,有说他教学不好,七班有有背景的学生用家里关系换上新老师,也有说章隅搞不好人际关系,已经志不在教学,有外出做生意的想法。 但毋容置疑一点,一般科任老师都是带两个和三个班,学校要最大限度利用教学资源,可章隅说只带一个班就只带一个班,而且还没有引起什么反弹,传闻章隅背后的后台很硬,看来有点空穴来风啊。 整个学校大概也只有程燃,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自己给他布置了“作业”啊。 章隅的项目是由他主导,那么不是说主导就是随便一拍脑袋调拨资金调拨人力就可以把这件事做出来的,需要一个商业计划。 章隅必须紧锣密鼓的出具他的计划书,由此才能根据计划书动用到程燃拨付的资金。否则一分钱都动不了。 在这个期间里,程燃已经以“幕后大老板”的身份,通过电邮打回了他两次的商业计划书。 第一次对章隅的批示是“没有成形的框架!大框架没有!重要信息混乱,公司使命是什么,产品概述如何,计划,愿景,一个都没有,给了你团队,但你熟悉你的团队吗?你没有熟悉他们,彼此之间没有磨合,一盘散沙,没有明白产品的开发和产品的开发步骤,都没有,全是混乱的口号,没有数据支撑的想当然,这份商业计划没有价值!” 可想而知,看到“大老板”批示的章隅脸上是又红又烫,他几乎能感受到在电脑对面那个大腹便便,似乎以为自己看尽一切的油头大亨,正在轻蔑的看着自己的这份“幼稚”计划书冷笑。 这对章隅的自尊是很受打击的。 但这股打击又让他重新镇定下来,一股执拗性子让他没有摞桌子,开始沉下心来做。 第二次章隅把计划书发来后,程燃看过后批示是,“框架有了,可就像是牵线木偶撑起的衣架子,路边随便找个有点经验的人都能写出来。没有独特性,愿景也不吸引人,我现在给你投资了,可除了我,没有投资人会给你投钱,你能真正从内心打动你的员工,你的潜在投资人吗?做不到,冰冷毫无感情。你为什么开发这个产品,为什么由你开发最合适?你要如何扩大业务……你的团队是有了,你也有所了解了,可他们曾经的经历没有,他们的简历没有,他们能在你手上做到什么没有,产品的执行步骤概要也没有,市场的机会是什么,盈利的模式是什么?沉淀好,想清楚,用你能用的一切办法来做好,希望第三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想到章隅让自己交英语作业的一幕,程燃在电子邮件对面打下这些批示语,觉得很是扬眉。 …… 第二次的“大老板”批示下达,章隅猛地从电脑面前站起来,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双手都在颤抖,眼睛瞳孔聚成了一个点,显然就像是盛怒的豹子。 如果可以,他很想直接对电邮那头输入一行字,“爱谁谁做!老子不干了!” 因为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对面那位“大老板”那种傲慢和犀利的嘴脸,那一定是一个极其讨厌的人。如果对方敢在自己面前对自己那些心血做成的结果说出那么一番话,他肯定会一拳砸在对方的胖脸上。 然而冷静下来,章隅又不得不把藏在抽屉里的信翻出来。 那上面稚嫩的内容,让他心一直揪着。 “你好,章叔叔,我们学校条件有限,不能给学生提供太多营养,所以,我们大多营养不良。但是,有了您的帮助,我们能时不时吃上鸡蛋,吃上新鲜蔬菜了。是您让我们补充了营养,恢复了健康。我们曾这样认为,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小孩看作小鸟,那么我们一定是最没有翅膀,最被人遗忘的一群,当别的小鸟依偎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享受温暖的时候,我们还在寒风中寻找哪怕能带来一丝温暖的稻草窝,当别的小鸟还在张着嘴向妈妈讨吃的时候,我们却要学着躲避老鹰锐利的目光,在危险中寻找挣得食物。但是你,让我们感受到,我们并非无人关怀,有您们这样的好心人的帮助和牵挂,我们就不是一群孤独的小鸟,我们一定发奋图强,好好学习,将来和您一样,做一个有钱的好心人……” 最后一段话终究还是让章隅看笑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收起这些文字都歪歪扭扭的信件,折好放进抽屉深处。 然后就是他提出申请,只带一个班。年级主任孙晖知道章隅调进十中是教育局上面打的招呼,还有一位副校长引荐,虽然说孙晖这个级别,对副校长也未必在意,但也没必要在这事上面纠缠,于是也就同意了,毕竟校长签字也很顺当。 接下来章隅利用不备课多出来的空余时间,就开始外出奔走搞调研,同时和林晓松杜宾方面深入磨合,在产品的开发上面,他把自己的专业领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提出很多的建议,不停地打磨修正产品。 他不停收罗省内各个学校的文件,教育局的政策,甚至自己出钱,找人调查一些内部信息,同时打电话给几个老朋友,拿出了当年写专业书籍的那股劲头。 于是第三次呈上的商业计划书,得到了“大老板”的一个在线交流机会。 章隅在晚上九点登陆CQ,看到提前加了的大老板CQ号已经通过,那个CQ号很简单,名字也是直来直去,就叫做“陈雷”。 章隅老早就知道这个背后大老板的神秘,这是不是对方真实姓名还是两说,不过眼下还是关注于自己第三次计划书的结果。 章隅有些紧张,他几乎又记忆起前两次计划书对方给自己的难堪,现在虽然没有面对面交流,可如果在网络上面,对方仍然出言不逊,他还能不能忍住? 简短的打招呼过后,“陈雷”表示直接进入正题。 两人都是直来直去,只是所不同的是章隅这回是硬着头皮,打字过去,“我的那份计划书……您有什么指示吗?” “整体已经有不少进步,而且看得出再不是癞蛤蟆戳一下跳一下,只是关于商业的内容还是太单薄了,这也和你没有类似经验有关,这倒是可以培养,专业和团队的磨合,通过产品的规划概述看得出已经有融合,勉勉强强吧……” 章隅看的这些字是真的刺眼无比,感觉自己眼皮都在跳,什么叫“癞蛤蟆戳一下跳一下……”,而且对面这个人简直挑剔得让人觉得很不友好。语气咄咄逼人,大概平时站在上位,已经习惯了对下面的人呼来喝去。 你最好别当面在我面前呼喝…… 糟老头子…… 可一想到必须通过这么个“大老板”才能得到一百万的创始资金,才能开始做这件事业,章隅又不得不提醒自己制怒,忍着一股闲气回复,“就只是勉勉强强?” “要不然呢?以前就是烂泥巴,现在虽然漏洞百出,但好歹也算是个蜂窝煤了。至少有个形了。但就这样想跟我邀功?我钱大风刮来的?” 章隅觉得自己自尊在摇摇欲坠:“能不要这么说话吗?” “哥们儿,你是没搞清楚状况还是怎么?你要是这份计划书写得惊世骇俗,我跪舔你都可以……可没那个金刚钻,你还指望我什么?温和的鼓励还是亲切的告勉?我不是你长辈,也不是慈善家,没义务关怀路边的受伤小动物。你的对手也没可能体恤你有家有室,我付出的都是真金白银,要得到的也是这样的回报。” 章隅觉得呼吸有些不畅,“那么,你是打算我们合作到此为止?” “要到此为止我跟你说那么多话,投入那么多资源,我闲得慌?要到此为止,我费那么多口水想点醒你?我问你,你这后面的一点,为什么先做校长行政系统?” “因为一个学校最高的权力头脑就是校长,一套软件到底好不好用,校长如果能通过其提高生产力,这就是最直接说服一个学校的最好捷径,而如果这个系统由此打开销路打开声望,那么再在同样的学校里推广我们品牌其他的产品,就会方便许多。”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打出这个产品?” “今年教育部提出了新的课程改革,对教师、学生,管理者都提出了充分发挥主体地位,自主创新的要求。我调查了,传统还在各大学校使用的校长管理系统违背了新课改的基本思想,所以新课改的到来,也要求了各所学校校长管理系统的新要求,在常规管理的同时,还要与时俱进,与政策同行,要有拓展的功能,只要我们切合这一点,推出以新课改政策下的校长管理系统,就能在使用传统系统的学校之中打响更新换代的战役。这是一个大机会。” “你想好了,品牌名字叫什么?” 章隅键入,“华章。” 他本来还想应对苛刻的大老板解释一番,但对面出乎意料并没有深入究讨,只是简单回了一个字,“好。” 然后下了线。 章隅愣住,心里面有一万头猛兽路过……这啥意思?把自己找出来折弄一番? 就在章隅心中怒火再度升腾的时候,林晓松的电话打了进来。 通知了他一个消息,大老板那边拍了板,计划通过。 当即给他们到账资金两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