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久无言 - 重燃

第一百五十二章 久无言

虽然和朋友在一起行走,偶尔姜红芍也会向后看到程燃,只是她掩饰得很好,不会被人看出来她的倾向,对程燃也是一笑而过,有种在这样的夜色里潜默的心有灵犀。 只是一个笑容,似乎就能有很多的解答。 譬如说这都是女生你加不进来我也没办法。 譬如说到了车站你就早点回家。 又或者譬如说你在身后一直看我干嘛。 只是过了一会,苏红豆买好了东西,几个女生又开始向前走了。 而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对事物特别的感知,只是在于迟钝和敏锐的区别,程燃似有所感,他转过头,看向后方。 在那边,同样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杨夏站进了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 眼睛却像是黑曜石一样,哪怕整个人在暗处,却也是乌黑透亮。 头顶有没有斑斓的银河,程燃不知道。 只知道他重生而来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曾以“格格巫”或者“程斌”神秘词曲大能的身份,让秦西榛唱出了很多送入千家万户的歌曲,生生给如今的华语乐坛制造了个断崖般孤起的高峰,让有心人站在一角,就只能仰望秦西榛所立之地的风景。 也以“海王”打掩护,在519行情呼风唤雨,然后就有了后世被称之为黑洞般的谜团,各种对这位“纵横股海之王”的解读,如今已经把这位准确预计519行情的“海王”身份,联系到如今一些个创造搏杀神话的大牛身上,有大牛甚至迫于舆论不得不站出来澄清,往后好些个股市行情中,都有人希望着这位海王再度出现激荡风云的身影,而人们普遍形成的行话切口,是“那位何时君临?”无比虔诚的希冀带领他们再创一波造富的波澜云涌。 他同样还借“歌者”之名,以互联网形成超越传统纸质媒体的舆论,让一位港城大佬家族折戟沉沙,让外界领略到了互联网野蛮生长时代这股不受控制的力量是如何万马奔腾,洪涛过境。 几乎一夜之间,通浪网接收到的港城大家族和企业意图携资入股,在互联网领域谋篇布局的接洽,有如过江之鲫。 有些新的认知在形成,有些格局在改变。 眼前的世界会不会就像是那部名叫做《勇敢者游戏》的电影,自己丢出骰子,世界就会为之变化,万兽奔腾,洪水或是大地崩裂,关键是每一次掷出骰子,结果都并非自己能够控制和预料。 上帝从不掷骰子,自己也不是上帝。 但他却是能引起时空蝴蝶效应的存在,下一步他的行为,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化和影响? 有时候想起来,也不得不让自己感觉到“细思微恐”。 虽然他从重生的第一天就告诉自己这一世不悔和无畏,但真正面对这些尘世的冲刷,是不是每一次都真能问心无愧?每一次的决定和行为,都可以不悔? 这个世界因为他的重生而有所不同,他可以通过各种信息,最重要对前世的记忆,分析出大趋势的远见,但很多细节上面,他是无法预知的。 就比如在这座世纪末的城市里,在这样的夜色中,姜红芍在前面看过来,杨夏在后面看向他的这一幕。 …… 进入高三的时间,除了开始越来越凝重的氛围,一天的紧张终于会在晚自习下课那一天得到些缓解,城市里有很多小的网吧生长起来,有的规模也不大,甚至就是老街的旧屋,用帘子一拉,七八个机位,大肚子显示器,白色用到乌黑的机械键盘,一些个七拼八凑的椅子,就能构成一个“小网吧”,这个时候的全国各地,这种类似的小网吧不计其数,程燃记得后世也是京城一家网吧着火,才引起了全国大规模的整顿和网吧管理法案的进一步出台。 这个时候也有学生在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钻进网吧里,点一份炒饭,往往是在临近上课的时候,才从网吧里抢出,跑向白炽灯泛滥的学校教学楼。 也不常是在玩游戏,有的只是想趁着这个时间,用挂着的企鹅界面,和对面那头约好了在线的人多聊几句,聊不同学校的际遇,聊这冥冥时代中泛起的理想,还有志愿上未来的去向,也聊身边出现的朋友,或者小心翼翼的问起,是否有喜欢的人。 李明石他们弄得CQ虚拟社区已经推出,一经推出,几乎占领了网吧的页面,阿凡达计划的个人秀还十分原始,甚至看得到构成人物的像素,但没有关系,这已经足够有吸引力,人们对在上面满足自己虚拟化身扮演的欲望,还是很为强烈,而玩虚拟社区的游戏搭配送CQ币,或者CQ币首冲优惠的活动,让CQ虚拟货币也正式开始了流通,同时也开始完成向虚拟社区导流的任务。 虚拟社区的几个游戏,设计上是程燃亲自拍板,甚至他也加入策划中去,除了简单的台球,水果大战这些轻休闲游戏之外,其中有个《灵域》游戏区,等同于是网页游戏,进入游戏区之后定制虚拟角色,然后可以从中进行钓鱼,挖矿,种田,甚至PK这类活动。 当然比不上再往后几年有客户端的大型在线角色扮演游戏,而且这个游戏本质上其实还是多种休闲游戏的聚合,因为程燃手上根本没有能够开发游戏的团队,所以和有休闲游戏经验的联众团队碰了一下,推出虚拟社区的游戏,这方面又和联众不同。 联众是棋牌游戏的平台,而CQ虚拟社区则全是轻休闲的网页游戏模式,就是灵域之中的所谓“PK”,其实也就是虚拟角色在同一块地图上拿手上道具互掷减血,简陋“国战”的模式。 这已经是程燃提出概念,CQ现行团队能够达成的最高标准了。而其中为了完成一些效果,还花了几十万找了国外游戏团队外包了些程序。 一经推出,服务器第一天就达到负荷值,十四个小时后就宕机。李明石他们连夜进行代码优化,不停的调整,把备用服务器接上,才跟上这一波的节奏。 经历连番奋战的李明石团队,发现了一种黑洞般的吸引力,在这个时代中绽放而出。 那些网吧电脑对面的网民网虫们,好像对于这种简单色块和数据组成的在线互动的诱惑吸引,毫无半点抵御能力。 大家都有些兴奋,有点好像是发现了某种不得了的秘密。 实际上很多事物都是如此,往往在普世的规则中,隐藏着开启一片蓝海的大门,有的人准确把握住了这一点,而后才诞生出了很多后世看来司空见惯,但实际上当时算得上开创性和改变世界的创意。 这个灵域网页游戏,反倒让CQ高层隆重推出的阿凡达计划遭到冷落,就有点无心插柳了。 试想后世往后一两年,那画质粗糙音乐更是简单,内核就是打怪升级搜集装备,然后玩家互动PK的《传奇》一经问世,把全国大小网吧都变成其熔炉的辉煌,就知道这种游戏模式有多么强大的吸引力。 虽然此时的《灵域》和传奇是不同的,而且当《传奇》这款游戏出来,还是可能不会受灵域影响,会同样火爆。但这并不妨碍灵域在初次以网页形式出现这种游戏模式时靠着先行一步带来的效应。 人们会花CQ币去完善灵域游戏中的角色,为它们参加PK购买各种各样的道具。 而CQ币的发售,倒是有一个天然的系统,那就是当年和程齐一起做的三国杀网络,眼前的网上金融体系根本不存在,类似CQ币卡这类的事物,只能通过实体渠道进行。那么三国杀当初所培育起来,可以直接和书报亭对接的分销体系,可以动用上来。 这条渠道可以用,但这样的行军线路还是太狭窄了,要让CQ币铺开来,等于是十万大军挤羊肠小道,等赶到战场,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必须主动再打开进军路线,程燃需要一支销售队伍,前往各个城市的网吧,和网吧联系进行分销体系。同时间,这支队伍还必须常驻网吧,进行用户调查,最短时间能反应各大城市使用CQ的用户反馈,还有……要掌握网吧里的流行趋势。 这人其实并不用太多,一个城市去一两个人就够了,把网吧老板和网管发展成下线,售卖CQ币卡,可以直接获得提成,但是这也要组织起码十几个人的队伍才行,这个任务原本打算让林晓松来抓,但程燃已经让林晓松负责章隅项目的跟进,也没法把他抽调过来,就求助赵青。 赵青这位算是程燃目前的首席谋臣直接从伏龙公司推荐了个人,叫做陈玉忠。 这是伏龙公司在进行IPD改造过程中撤销的一个项目的经理,伏龙的项目管理是一个团队从研发到监督生产再到营销一套流程全部管完,陈玉忠技术上面不太在行,但长处在营销,因此所负责的项目技术上没有把关好,导致技术指标不达标项目整个被端掉了,以至于返回伏龙培训中心,开始技术上的培训。 陈玉忠和赵青关系不错,因此赵青知道这个人的长处,陈玉忠这个时候再来进行技术磨练,而放弃擅长的营销,让他多少有些心灰意冷,生出了想离开伏龙的想法,但却又割舍不去这段感情,赵青正好给他提供了一条路,不给程老总打工了,来给小程总干。 陈玉忠当即办理了离职,来为CQ打造营销和信息体系。 当陈玉忠和程燃见面的时候,他还记得是在赵青的引进,他们在六点半到达天行道馆三层楼的一个靠窗咖啡位。 陈玉忠已经提前做足了准备,当赵青让他过来帮忙的时候,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他此前对程燃这么个少东家没有多大印象,印象就是程老总时常挂在嘴边的这个儿子成绩不错。 但也就这么罢了,伏龙内部成绩不错的所谓“天才”,多得就像是路边的花花草草,一不注意就能砸到一位。不说多了,伏龙第八号交换机攻坚的那些技术骨干,他们最初是把8个B模块发展做到16个B模块,32个B模块,128个B模块,一个B模块容量是6688线,这就意味着他们把单个电信局能够容纳用户从十万做到二十万再做到一百万。 而这个时候业界哪怕是跨国企业中最先进的技术,也只是一个局容纳二十万用户。 伏龙能够做出一百万门交换机,登上窄带交换机技术最高峰的背后,就是这一群技术骨干聪明人和天才的杰作。其中很有几个当年省级和全国级状元。程燃成绩再好,最多也就是这个顶了,这样的人,伏龙扎堆。 但是当他得到整个CQ的状况计划后,他才明白,这小程总在成绩好的掩饰背后,还做了些什么事情。 这像是另一片天地。 那天陈玉忠和程燃聊了一个小时,其中主要是程燃提出规划,陈玉忠应对。陈玉忠是营销的老江湖,然而程燃提出的那些问题,很多连他这个老江湖此前都没有想到过,但他基于丰厚经验的深思熟虑后回答,程燃立即就做出修正,就仿佛自己那些想了半天,甚至用出来会让同行都心生警惕的招数,程燃早就了然于心,而且知晓其中弱点,同时补正了。 一个小时后,程燃起身,说自己要上晚自习了,咖啡钱付过了,你们随意。陈玉忠可以明天就直接上班领衔CQ外勤建设。薪金和未来成长空间待遇都很优厚,未来增发股份,陈玉忠会有购买份额。 程燃背着书包离开的背影落在陈玉忠眼里,让他久久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