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从未见 - 重燃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从未见

程燃心忖居然还有这么一出,在腾华公司上面,程飞扬没有直接把事情做绝,毕竟腾华公司后面还有那么多就业岗位,若是真的一摊子打烂,伏龙公司固然没有什么过错,但至少场面会非常不好看。 这件事周文武当初和程飞扬交流过,意思是给他一些调整的空间,有时候想一下周文武的这着棋,先以伏龙公司把自己内部严崇明山头打下去,让严崇明威望大失,然后再亲自出面兜底,这一下挽救腾华的名声,都落在他的手上。 腾华公司虽然失去了主要订单,但是在部分他们能做好的部分电子元器件上面,伏龙网开一面并没有收回业务合作。不过腾华公司的那一套借壳上市就别想了,注定已成泡影,也不至于公司彻底坍塌,吴立伟弄出这么大一纰漏,污点是注定的了,也让吴立伟的政商生涯算是在这里腰斩。 吴立伟撤职是板上钉钉,接下来就是对腾华公司的整顿改制,这上面如果周文武再想办法安排推动信赖的人接手,若是能成功让腾华挺过去焕然一新,有伏龙公司,那么就能再度打造一个全新的“腾华”,这上面这样一来一去的倒手,等于全是周文武的功绩。 周文武能被委任在那么重要位置上,扛起西部经济开发招商引资重职的人,又岂是易与之辈。 这谢乾的同学,论心智和魄力,一点不在谢乾之下。两个人比较起来,一个体制内走上政策导向的风口浪尖,一个体制外涉足时代的风潮,两人说不准还真是要在这段历程上留下名字的人物。 当然吴立伟现在是跌落谷底,不消说政治前途断送了,哪怕不走官场未来可能通过把腾华公司推动上市把蛋糕做大再来私底下瓜分蛋糕的资本手腕,也给断送了。难保吴立伟那个儿子确实会眼看风光不再不顾后果做出些事情来,这方面程燃还是没有完全考虑进去,谢飞白却为他出了面。 对于谢飞白,可能最出名的就是他的父亲,而这个背影也是注定会给他带来挥之不去的阴影,但毋容置疑,谢候明这三个字,在川省还是如雷贯耳。 作为省属企业的省投集团董事长和书纪,谢候明当下的行政级别,可以在任何除副省级的蓉城之外省内排名前三的市,任一市的书纪,另一方面,就是想要就任蓉城,也能进入五强之列。 谢候明掌握着省内的能源,交通,邮电,原材料工业的重大投资,这些可都是根源之水,制约着川省的发展命脉,在谢候明接手川投之后,这两年最杰出的动作,就是主导了峨钢,长钢的重组解困,盘活了七十亿的国有资产,这其中所带来的上下游链条的稳定,对社会安定的贡献,又岂止金融数据可以罗列。 而这崭露头角的贡献,甚至让“谢候明改革模式”进入高层视野,被一些会议和内参上运用作为一个研究案例。这样的当量,足以让谢候明的声名有如皓月掩盖他人萤火之微。 那么哪怕谢飞白就是再如何掩盖他老子是谁的这个事实,但他真正找上吴磊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吴磊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谁。吴磊即便还是年轻气盛和他放单,同时又怎么敢对他真正动刀,所以就是遵循谢飞白的“规则”单挑,最后败下阵来丧了心气的吴磊还跑到外地去躲了一阵子看看风口。 程燃倒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让谢飞白来为他扫尾。 难怪当时笑话谢飞白脸的时候,这家伙火气这么大。 就不能直说么? 程燃又笑着摇摇头,要面子的啊。 会觉得是在向自己邀功? 这真是个除非海水倒灌焦木发芽,才会向自己低头的人啊。 不过临分手的时候,程燃冲谢飞白那边大声喊一声,“谢了!” 这家伙伸出手来,摆了摆手,一副“知道了多大点事儿”的淡闲态度,转身走路的样子,都带着风。 …… 十中开始了晚自习,有的家住的远的开始申请住校,住校其实是十中针对外地生没有办法的办法,宿舍很紧张,只要但凡是本地哪怕稍微远一点的学生,十中都不建议住校而是走读。 这所目前省内论教学质量算是第一流的学校,论宿舍条件倒是全蓉城倒数的那一流。 其实也不怪十中,本身就是多年来的原址校舍,又算是市区核心地带,周围都是老早就定下群雄割据局面的各老单位,十中等同于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想要在这小地盘上既要扩展教学楼拓展教学面积,还要提供给日益增长的生源以居住的宿舍楼,就实在有些捉襟见肘。 就只能用有限的老宿舍,改了又改,一个寝室八个床位,偏偏窗户也不大,空气混浊。 最难熬的还是夏天,为了抢那区区几个独立浴室,就是要在放学争分夺秒的吃了饭端起盆子百米冲刺,每层楼的公共厕所,还保持着最原始的水箱定时从第一排冲到最后一排蹲位的设计,奇葩的是为了避免抢独立浴室这种行为,厕所每个蹲位上面还有水淋喷管,是可以洗澡的。 只是在厕所里叉着腿洗澡,画面不可描述…… 就是这样的条件,外地生要拿户口本申请,本地需要的学生要抢号,才能获得宝贵床位。那段时间晚自习下课的夜里,还能看到一堆人在学校外面亮着灯光的生活用品红旗连锁的店铺里选着自己喜欢花色的盆子帕子拖鞋,程燃乘车路过的时候,耳畔有时会传来远远的勺子和饭盒的撞击声。 杨夏据说是准备申请住校的,但是一方面她母亲肖云得知了十中目前的宿舍条件,最后还是取消了这个打算,如果在外租房子,一个女生少不得还是需要父母陪同,而她爸经常出差,肖云还有在伏龙的工作,没有办法长期陪读,所以不得不还是寄人篱下的住在她表姐家里。 但是在平时的杨夏身上看不出半点这种寄宿生活可能的苦恼和不便,似乎这是她选择的事情,而她有觉悟一应担当。 虽然说上回和杨夏吃小笼包撞见姜红芍,三人同行,杨夏说过她加入进来这回事,但实际上自十中开始高三阶段的晚自习后,放学程燃好像就成了孤家寡人。先是苏红豆和马可她们会在晚自习后等姜红芍,女生结伴一起走,一起回家或者走一段路去乘车。 杨夏也不例外,她成绩好,长相好,也不拒人千里,所以初来乍到其实就结识了好些个朋友,晚上这些同班的拉着她一起,莺声燕语,也是一道风景线。 程燃则是被张平刘景瑞一行男生收留了,一般也是这样,下晚自习后多数都是女生和女生扎堆,男生和男生一伙。当然这种环境下也会看到一些小情侣形影不离的身影,也会有男生喊某位女生到某个角落的窃窃私语。 程燃觉得这一切即陌生,又熟悉而亲切。 这天晚上难得有很明亮的繁星,程燃和张平等人出了校门走在后面,在老式明清建筑的街道上,能看到姜红芍一簇女生走在前面,路边的招牌却因为这波晚自习放学潮而灯火斑斓,沿途有奶茶店,KTV厅,小酒馆,小超市的灯箱。 姜红芍一行人虽然只是这放学后无数人潮中的一簇,但一点不妨碍在这个夜晚的亮眼。 有些成群结队的男生,会传来讨论声,“姜哥就在前面啊!敢不敢去装偶遇!” “有本事去问个时间嘛,实在不行问今天星期几也可以啊。” “干脆问她家住哪得了……” “你敢你上啊……” “敢个毛线啊……” 这些小心翼翼的,雀跃着某些心情的声音,就散在这样的夜里。 前面的那群女生停了下来,好像是苏红豆要在一家礼品店买东西,大家都站在门口,而方才一干说得油爆爆的那群男生们,路过站在店门前姜红芍身边的时候一个个屏息凝神,目不斜视,都一群正儿八经模样。似乎方才私底下讨论的都是真理和正义,半点没有说如何与女生搭讪的话题。 而姜红芍的目光穿透这淳朴的年华,落向了其实一直知道就走在自己后方的程燃身上。 两人对视。 而后姜红芍轻轻牵起嘴角,动人一笑。 无比炫丽。 曾经程燃也走过类似这样的街道,重回那些路灯下的寂寥,耳边会有南边有谷堆,北边有墓碑之类的老歌,人世从身边穿过,浮沉,冷冷清清凄凄切切。 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 ==== 回老家了,这两天卡壳原因是觉得笔调没有沉下来,故事没有沉浸感,所以哪怕有情节,还是要调整一下。明天返程回蓉。保佑我沉下来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