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听。 - 重燃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听。

有时候程燃也会关注秦西榛的花钱情况,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老秦很有挣钱天分,虽然有个搬仓鼠的绰号,生活细节上扣扣索索,但在能够挣钱的嗅觉上面,还真是敏锐。 譬如听自己要钱挣个大的就拿了一千两百万,事后挣到两千万到手,投资收益近乎百分七十。 这回要做天行音乐,她毫不犹豫拍巴掌赞成,这是尝到了甜头。于是她和陈木易两头出击,在做歌之余,主要就是推动这事的进程。 秦西榛在音乐上并不高产,一直秉持好的音乐是百分之三十的灵感和百分之七十的历练,所以她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要以出世之身做入世的理想,何为出世,挣钱挣钱掉进钱眼里就是出世,因为让这个世界为之运转的,也就是资本。 这事带动她热情,所以更多的时候还是以老板的身份在幕后操控。 天行音乐平台这计划是秦西榛和程燃的绝密内容,目前所能知道的就四个人,其他两人就是陈木易和蒋舟,平台不能透底,类似蒋舟那种在蓉城把地下音乐圈一网打尽的事情,也总体就是小规模的战役,毕其功于一役,不能大张旗鼓进行,也没必要在其他地方广泛复制。 再则这个时候信息毕竟不发达,音乐行业之间可能一个人的名气艺业能够传扬比较快,但这其中的商业行为就要迟钝很多。 秦西榛要做的是伏击整个华语乐坛,就要先从上层动刀,音乐平台这种事物不能一开始摆明车马大张旗鼓,那样会让竞争对手反应过来。等到把上游音乐的新领域版权扫荡一遍,中层再收刮一通后,气象自成,最后将音乐平台推到前线,那就万无一失。 程燃问及今天是和谁谈判的时候,秦西榛说了大洋公司,一连说了几个名字,叶蕾,章树人,王志同,赵朴。 程燃点点头,这几个算是名头比较响亮的,未来流行音乐歌曲排名前一百肯定有一席之地,其中还有的可能能进前十,只是有的歌曲留下了,人却流星一样过气,“那就预祝你们成功。” 说完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真实感,这个行业领域他以前未曾涉足过,所以现在觉得那些耳熟能详歌曲的音乐人歌手,就在秦西榛对面,感觉很奇特。 秦西榛那边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对他熟悉又陌生,而他只要伸手,随时就能介入到那个世界里去,做出的决定,就能影响到那里的很多方面,这是一种连自己都没有重视没有意识到的权力意志。更像是在种一片菜园子,掌中观纹。 做得就是在这片菜园子勤开垦播种,勤施肥的事,等待的也是一场丰收的喜获。 秦西榛干脆利落,“我还没出场呢,陈木易在那边,但估计镇不住,我跟着过去。就提前接受你的祝贺吧。” …… 陈木易在现场,总体感觉确实是有些棘手,眼前除了眼前这个目光敏锐在国内也是一类唱片公司的老总跟他之间称兄道弟言谈甚欢之外,这面前几个老总亲自发掘的歌手音乐人却大有眼高于顶的脾气,不太看得惯陈木易这么个充满铜臭的商人。 而唱片公司老总也靠这几位歌手的销量过活,特别是在如今行业越来越艰难的情况,谁能相信,整个公司现在亏损到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老板说是老板,但其实混得公司里地位最低,这几位大佬的意见,都一个比一个重要,他拍不了板。 这里面音乐人章树人最为能说会道,天文地理,历史传奇,懂得和倒懂不懂的,都能扯一大堆,聊天没问题,对此类合作也很有意向,但就是钱方面咬得很死,非得要两百万把大家的版权都一并打包过去,不行的话就当大家出来喝顿酒,聚一聚认识一下。这超出陈木易预料,一百万已经是底线。 而另一方面叫赵朴的音乐人最是清高,成就也最大,但属于被众人裹挟的架势,全程不开口,交给章树人和王志同。女歌手叶蕾也大致如此。 王志同最是要求苛刻,当年一把吉他出道一张专辑卡带加CD买了六十万张,够的上一流水准,为人清高,而且花销很大,很爱钱,特别一直在套陈木易的话,心头想的是把陈木易这套复制过来,他们自己也能拉起旗帜干。 陈木易心头冷笑,很明显这几个搞串联,结成同盟战线,今天硬攻不理智,但这几个绝不是铁板一块,他看出端倪,章树人虽说滑头,但清楚这其中好处,予以一定远景,可以拿下。叶蕾,赵朴这两人不擅交际,只要联合他们称兄道弟的唱片公司老总,都可以下来分个击破,就是王志同,这小子是觉自己可以在唱片公司翻身做到主人甚至做到经纪人地步,实在不行可以放弃。 打定主意陈木易决定今天战略撤退的时候,秦西榛打电话过来,她到了。 秦西榛一进入,眼前大洋唱片的这些当红音乐人立即起身,虽然知道陈木易的后台是谁,但见到秦西榛本人还是不一样的,至少赵朴脸一下红了,叶蕾也流露出仰慕神色,章树人情绪都瞬间高到顶点,“哎哎,西榛啊……你亲自来啦……啊好幸福……” 王志同更是一双眼睛在风衣清丽的秦西榛身上上下打转,号称文艺女青年杀手的王志同最好酒和女人,秦西榛这样的女子更合他品味中的顶格追求,堪称理想。眼下面对秦西榛,竟然也是有些自惭形秽。 没有办法,他们属于大洋唱片的顶尖头牌,在国内也是名声鹊起的人物,但技术水平,哪怕就是随便弹奏个吉他的技术,秦西榛都能把他们甩几条街。这不是危言耸听,秦西榛是公认国内乐坛专业技术最高的第一人,这点更是在秦西榛在美国和那两位隐世高手里格斯夫妇切磋取经在声乐上面更为完善后,达到巅峰,这是全面性的压制。他们几个面对秦西榛,在专业领域就跟江南七怪面对黄药师一样无解。 而如果说技术比不过,那么比创作呢,更不消说了,秦西榛那些个风格不一,民谣,蓝调,说唱,跨领域都能驾驭的成名歌曲拿出来,就是高川仰止的存在,。更别提后面还有传闻是她那位音乐大家化身的轰炸过歌坛的神秘词曲作者。 “都坐下吧,我今天长话短说,我和陈木易是两条线,只是听他今天说约了你们,我专门赶过来看看大家,诚意上相信大家是毋容置疑的。就是这样,我这个人不会做生意,有什么都直来直去,我打算做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把大家的新技术领域版权收拢过来,实际上是为大家服务。 你们知道,眼下行业是越来越难了,这方面我们和享受了三十多年卡带CD带来的丰厚滋养利润的欧美市场不同,国内的音乐市场在CD出现后,就被盗版给攻陷了。以前卡带时代生产成本高,盗版利润还不高,所以还不太严重,但新技术一推动,再加上国内唱片公司发行的弊端,比如定价过高问题,迅速让盗版占领了主流市场。而就算把CD价格给降下来,利润也所剩无几,盗版成本低,少几块钱,正版就算是在压,哪怕一张只挣一两块钱,都只是苟延残喘,卖一百万张的音乐专辑,才挣一百万,连制作发行成本都收不回来,这方面还要靠演出或者广告来进行弥补。” “而整个行业想要活下来,就要做出变化,我的未来是往新技术领域突破,前段日子我在欧美进修,观察他们的制度,我们想要挣到钱,一来要把内容方面的收入分成提高,要养活得了内容方。但这上面根本没有话语权,行业没有规范,各唱片公司各自为战,也没形成统一认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和渠道上面谈判,拿到我们赢得的分成,更别提联合渠道打击盗版。那么在新技术领域就出现了一个豁口,我希望在这上面把大家的新技术版权装进来,以在未来通过网上付费订阅,或者拥有重新和渠道对等谈判的筹码。” “另一方面,我为什么强调新技术版权,就是为了把这一块分割分细,以前我们的歌上电视,上电台,拿给电台评比打榜,总觉得这是求着别人宣传,不给宣传费就是好的了,但其实这并不健康。我们的歌其实滋养了电台,各种歌曲评比,为他们赢得了人气和广告收入,但我们其实没有得到任何好处,难道不能把专门用于电台宣传的版权独立出来,以向这些收取一定的费用?当然,你们可能觉得很匪夷所思,因为电台大不了不用这歌,但如果行业都遵循这样的惯例,大家都遵守这么一条行规,那么给我们分润的利益也就会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还是那句话,我们要有脊梁,眼光要放长远,不要一辈子在盗版的夹缝中刨食,大家还不团结,各自提防为了几斗米恨不得竞相折腰。那么要达成这么一点,就需要一个整合的平台去和对方做对等的谈判,否则单打独斗,永远不可能争取到这部分话语权和利益。” 陈木易觉得果然不愧是秦西榛,一来先声夺人不说,打蛇打七寸的把行业的问题摆在面前,告诉所有人这是关系死活的事情,不是你今天多挣一点,我少挣一点的生意,不赶紧行动起来,那大家最后都只剩下讨饭过活。 这套连消带打,极其犀利。 但仍然有问题。果不其然,王志同皱眉道,“所谓整合新技术领域平台,要说放在网上销售,先不说有没有成功案例,只是网上听歌恐怕比买盗版CD来的更便利吧!而且,你能证明这个平台能实实在在带来利益吗?” 秦西榛顺手拿出几份合同,“这是东南音乐台和央广之声的合同,说明了使用我平台歌曲的费用,这只是个开始。”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彼此的动心,是的,他们来做这种事肯定是不行的,但目前秦西榛的声望就不一样了,有她牵头的话,还真有可能把这一块给做出来,他们不在乎网络这上面,但如果能够从音乐台和电视台的广告收入上面分一杯羹,对于唱片行业来说也是裨益。 “明天我们还要约谈一个唱片公司和另外的音乐歌手,签约费明码标在这里,大家的分成比例也在合同上面,你们可以看一下,如果觉得可以,我们就敲定这件事情。” 王志同拿起合同看了一番后,皱眉,“签约费上面,这和我们提出的预期实在差距太大了。” 当然差距大,秦西榛的合同上面,如果他们几个确定签约加入天行平台,那么大家合起来的费用,不过是五十万。这上面还包括了数字音乐版权的购买费用,和他们先前想着狮子大开口的两百万天壤之别,这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秦西榛看了对方一眼,笑道,“如果你们想卖歌,那么我们等会再来谈卖歌的事情,这上面的费用只是搭配购买数字版权费用,还有你们通过第三方渠道譬如电台的预付款而已,当你们通过平台挣了钱过后,会从这笔钱里面扣除的。那么五十万还是你们之前提出的两百万,有什么区别?你要两百万,可以,我可以给你预付两百万,但这上面的分成比例要变一下,从你们拿百分之三十,扣到百分之十五,怎么样?只要点头,我立即让陈木易打三百万。多的一百万,当我个人跟你交个朋友。” “不用说了!”章树人第一个表态,“我信西榛小姐……我签!”这是几乎被秦西榛魅力给夺舍了。 王蕾和赵朴也点了点头。 最后是王志同,大概觉得自己独木难支,也确实难以从秦西榛这里突破,就是那几份电台合同,他自忖自己就是独立出来搞个类似的平台,也拿不下来,那必然是需要秦西榛这样等级的人物,还有这么一个串联的平台的体量,才能达到的事情。 而如果他拿了真金白银,未来却在分成比例上面吃了亏,会不会心态崩溃。 等所有人都点头签约后,陈木易才是微微点头,他想要攻克这些人,迂回各种战术不说,还旷日持久,而且没法一网打尽。但秦西榛一出面,几板斧快刀斩乱麻砍下来,就全部一锅端了,这就是秦西榛的声望啊。 等事情落定,王志同私底下还对章树人道,“真不知道这秦西榛是怎么想的,盗版在电脑领域的攻城掠地,谁都知道网上听歌不要钱,想要买数字音乐版权,就是把钱拿去打水漂!” 章树人微微一笑,眼睛里还留着送走秦西榛时的倩影,“无所谓啦,至少这笔钱不是预付款,可有可无的新概念而已,拿一点算一点嘛。最重要的是你看到了她的电台合同,这条路是可以走的,我们未来可以收到这些渠道的使用授权费,这也是一条路嘛。而且有人帮我们冲锋陷阵,何乐不为?” 王志同点点头。 …… 和陈木易出来后,秦西榛就给程燃打了电话。 电话里语气轻松,笑道,“搞定,一锅端了。” 程燃笑道,“你这是钓饵啊,用一个类似第三方渠道,拿到数字音乐版权。陈木易说你有电台的歌曲使用授权合同,怎么拿到的?” 秦西榛微笑,“你猜得到吧,否则我钱用在哪里去了?” 程燃想了想道,“是跟电台串联,赞助金曲榜单,然后必须要内定歌曲,再来跟电台约定这些歌曲的使用费,套几个合同出来?以此画饼把那些你要的音乐人版权给装进来?” 秦西榛没有回答,在那边轻哼了一首歌,天籁。 秦西榛组建天行音乐的这个行为也并不就是完全的夜行军,肯定不可能完全密不透风,被业界所知是必然的,而且肯定会有人跟着她做,但秦西榛这布置的迷雾,绝对会把后来人给带偏到沟里去。 因为怎么都想不到,秦西榛所谓搞得第三方渠道之类的分成烟幕,最后是搭配把音乐人的数字音乐版权收纳在手中。如果亦步亦趋的跟着秦西榛去做,便会陷入消耗战的牢笼。 哪怕后面等人看明白了秦西榛的做法,也大势已去了。 做生意,秦西榛这脑袋不比她搞音乐才华低多少。 当然,这一切的主要还是在于她对程燃这个主意深信不疑。 这个主意也就只有这个时代才有用武之地。 毕竟真的这么大肆收购数字音乐版权,只会如章树人他们的看法一样,拿钱打水漂而已,谁做谁是冤大头。 但谁又意料得到,就在盗版把正版音乐市场打得奄奄一息,更是和互联网结合如火借风势对华语乐坛一片摧残之时,移动梦网彩铃业务会横空出世。 彩铃一经出现移动公司就规定所有内容服务商提供的音乐都必须得到唱片公司的版权授权,这个转折一旦到来,秦西榛手上握着的就是核弹。 隔着手机,程燃听着秦西榛在那边哼唱完了一整首歌。 头顶耿耿星河灿烂。 一轮新月如佳人。 注定掀起江湖腥风血雨的魔女秦西榛道,“好听吗?” 程燃点头,“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