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人行 - 重燃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人行

十月金秋,秋高气爽。 经历过家务事洗礼的杨夏,更觉爽气许多,她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高中,这还是凭真本事转过来的,十中之名一省拔尖,光是一年一度的自主招生都被私下叫做“小高考”,每年来自主招生的那叫一个壮观,不仅十中附近宾馆私人旅馆人满为患,就是辗转住进亲戚朋友家待考的也是雨凑云集,而一般落脚亲戚朋友家多少会给别人带来诸多不便,然而待考却不同,热情洋溢似乎恨不得准十中学生住家门来不走了,懂事又成绩好前程远大的孩子谁都喜欢,也恨不得自家能沾上几分文气。 能够通过转校考试被十中半截收入就读,这更代表着佼佼者,至少是十中认可为培育成顶尖大学的苗子荣誉大过所付出的教育成本。 更是因为和大家族那些事情掰扯清楚了,特别是关于罗志先家的请求,以前会觉得是一把保险锁,上不了好的学校,没有好的前程,不管以前少年意气有没有这方面意识,如今到了这个阶段,怎么都能明白这是身为学生最要紧的事情。杨夏也同样有这样的担心,罗志先家是给出了她一个不用太艰难奋斗,就能前程无忧的路径,只是走这一条路,有所得也要有所失。 得到的固然可能是前程,失去的那便是自由。 然而现在鼓足勇气拒绝了后,却好似一身轻松,原来靠自己就是这么有底气的事情。 这一切自然也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若不是她凭借自己的发奋进了十中,能够让以前觉得不保险的重点大学也把稳许多,如果她自身只是连二本学校都难进的水平,她还能那么坦然的拒绝掉罗志先家对于国外名校的安排吗?她坦然,自己家人那关过得去吗?至少底气是没有那么足的。 唯有自身的强才有抉择的权力。没有骨头的所谓骨气,和色厉内荏虚张声势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更让杨夏觉得舒畅的是和程燃之间关系的缓和,以往那场摊开在任何一个朋友面前都会让她觉得是丢脸的家事,在最好面子的她面前一并在程燃面前显露之后,倒像是一层遮羞布被扯开了,她一度是难堪,另一度又仿佛与程燃之间经历了些什么,以往从山海到蓉城的那距离和时空带来的隔阂,都消减了许多。 所以在上学的路途上,若是遇到从公交车上下来的程燃,她也会走上前去打招呼,和他一路走,说些近事,至于沿途那些无关人等或羡慕或惊异的目光,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但也有例外,有天她跟程燃打招呼,程燃回应后说自己还没吃早饭,我去旁边铺子买点东西,杨夏点点头说那自己先走。 可再下回遇到的时候,两人都没吃早饭,就一起去买早餐,程燃本来想吃豆浆油条,结果要油条的时候给杨夏拦阻了,说油条里面含铅,长期吃对大脑有损害,总之对身体不好云云,以前没看着你的时候肯定不知道吃了多少,现在就在眼前了,肯定给你管住嘴,旁边的小笼包铺子挺好。 程燃心忖这又变成婆婆嘴杨夏了,不过那小笼包铺的肉质油气挺足,吃着挺新鲜,想来这家老字号这年头也不至于用来历不明的肉类,也就点点头。 两人买了两笼,一笼七个,价格一共八块。杨夏手上除了三块零钞,没有其他零钱,程燃说我来吧。 他零钱装了一裤兜,还有几张五块,杨夏看了看把手上的三块钱收回了兜里,把接过来的食品袋里的小笼包剔出三个到程燃口袋里,“我最多吃四个,其他都归你。” 早在两人一起买小笼包的时候就足以引人瞩目了,程燃在十中自不必说,高三年级都知道,就是其他年级的也多少面熟耳熟,杨夏是新来的,但这并不阻碍他们看脸啊,穿着运动衫外套的杨夏青春靓丽,这幅场面又不禁让人感慨十中真的是美女如云。 眼下这幅画面是很多人哪怕没有刻意想过,但见着了就落地生根,这大概就是青葱岁月里很难忘却的场景回忆。 结果吃着小笼包的两人,好巧不巧撞见了路过的姜红芍。 杨夏冲她打了个招呼问你吃过早饭了吗,一起啊。 姜红芍停顿了一下后微微笑,吃过了,但可以尝尝。 然后过来,从程燃手里口袋里拿出一个放嘴里吃,三人并肩吃着包子往学校走,可站位却相当微妙,程燃在最左侧,右侧是杨夏,而姜红芍也走在杨夏右侧,两个女孩之间像是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唯独程燃虽说是和两女同行,但却越加形单影孤。 如果说先前程燃和杨夏两人单独站在屋檐下小吃铺拿着包子啃让人觉得画面很让人心旷神怡,那么眼下和年级上乃至全校都很出名的姜红芍杨夏这么并肩而行,就让人暗呼没了个天理啊。 但身处这幅别人眼里风景中的程燃,却知道绝不是外人想来的那么舒畅,相反怎么都有些如芒在背。 走着走着杨夏忽然道,“其实前几天里面,我们在外吃饭遇到程燃了,这件事他跟你说了吧?” 程燃看了一眼姜红芍,后者没有看他,只是对杨夏点点头,“他透露了一点,但是是觉得你很有勇气,我们所讨论的也是这一点,你不要以为这是在旁观和看热闹,没有半点这个意思……每个人都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是真的朋友,会希望想要和你分担,哪怕不能实际做什么,表达态度来支持你也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杨夏微微一笑,“红芍你还是这样……还是这么可爱。对人仍然很真诚。能成为你的朋友,我觉得很骄傲。我怎么可能会以为你们这么想呢,程燃来十中,人生地不熟的时候,估计也就你对他最好,他不跟你说我才觉得意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走运和你打上交道了。他没有借着什么机会心怀不轨占你便宜吧?” 程燃猛烈转头,自己这是吃着包子,啥话都没说就飞来一锅啊。 姜红芍浅笑看着程燃,“倒是没有,即便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吧。” 杨夏一副“确实是这么回事滴”的表情看程燃一并点点头,“这倒是。” “不过你以后有我这个盟友啦,你放心,我从小把他收拾到大,但凡他敢逾越做出欺负你的事情,我保证第一个站出来……”杨夏伸出拳头,朝程燃示了一下威,不过看着眼下比他个头还高的程燃,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瘦瘦小小拿给她踢打能追出一条街的打架竹马了,就还是色厉内荏道,“实在不行我可以告他爸,他爸现在可厉害了!” 程燃这个牙痒痒,这两人是直接把自己当弱势群体了吗……这贼心贼胆的,当事人还在面前能不能委婉点照顾一下路人甲的情绪? 杨夏又指着程燃道,“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这虽然家伙和我一起长大,以前带我们翻别人家大院围墙,和别的院子打架,看了僵尸片还领着我们去神神叨叨抓鬼……但是其实大家分开后,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在蓉城就你和他接触得比较多,我转学过来,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姜红芍嘴角轻翘温婉道,“怎么会呢。” 杨夏又看程燃,“红芍聪明,成绩又好,可不能白白便宜你,我这边有时候借走让她帮忙辅导我题,你不会害怕我赶上来吧?” 程燃也笑,“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那我就正式加入了。”杨夏冲他瞪了一眼去挽过姜红芍臂弯,两相依偎的画面简直让人很想过去把旁边碍眼的程燃直接拖下去。 这幅融洽的场景一直到杨夏去自己班和姜红芍两人分开。 看着挥手离去的杨夏,姜红芍又想起之前看到两人分食小笼包的一幕,确实如杨夏所说,也如她从京城回蓉城后和程燃在银杏林下的那段谈话,的确程燃和杨夏曾经有过的那段从小到大的日子,对于她来说确实是缺失了。 就像是校门口的那副画面,两人肯定曾无数次一起上学在早餐铺吃早点,所以是那样的习惯成自然。 和姜红芍一并回到教室各回各座位的时候,姜红芍看了程燃一眼,程燃却不亚于感觉到刀芒般锋利的凛冽。 姜红芍回过头去,开始把课本取出。 噔!一声搁桌上。 仿佛那本拓展阅读册重逾山峦。 你就不能早几年来偷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