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与你同行 - 重燃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与你同行

人为什么会要面子,这是一个很好的命题。就像是魔兽里面没有相应声望买不了对应势力装备一样,刷声望也能给人带来这样的帮助。 现实中的面子和声望所带来的“装备”,是一场在有分量的人面前表达推销自己或者博取投资的机会,是一场可以关系到利益分配的谈判,是一个能够服众的位子,是一本其他人需要时运努力才能拿到,而你一旦名气大到一个地步会恨不得拉你入伙贴金的名校毕业证。 有的人一句话可以安排一个工作,可以调解一件事,其他人所吃的,无非也就是一个“面子”。 所以面子是财富,还有不亚于财富的地位,尊严,权力。重要性不言而喻,面子首先基于实力,别人给你面子,那多数是对强者的尊重和敬畏,杨夏家这边这顿饭把李丽华放在首宾,就是因为他们罗家的面子,也是因为程燃而把程飞扬一家半赶着推走,那也是给罗家面子。 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程飞扬这么个人俨然来头不小。他出席给谁单独敬酒,等于是天大的面子。结果还有人把他给推了出去。 当然,杨夏一家基本都是文化系统,其实和这些是两个层面,就像是他们听说过伏龙公司,但未必知道这家公司的具体到了什么程度,不在业内,没有概念,伏龙也还没到那种提起来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地步。说句实话,伏龙公司的厉害在业界,在他们研发的能力,销售的能力,都让业界闻风丧胆,不寒而栗。至少西南这边已经被杀得丢盔卸甲,国际上知名的跨国企业老牌劲旅贝拓赶紧收缩防线龟缩大本营,誓要守稳接下来的中国市场,不亚于遭遇蛮族入侵。 但业界之外,人们对伏龙的厉害也就是个名字而已,未必有人知道这家公司在卖什么,什么是主业,一年能挣多少钱,给多少人提供工作,政府有多重视? 而即便程飞扬在饭桌上道明自己名字,也未必引起杨夏家注意。 接下来隔壁的动静,只要不是聋子瞎子,就知道非同寻常,后面那金宏的王世成从程飞扬家的包房离开,杨奉泉找了个时机去对方包间敬酒,从对方的赞叹言辞间才知道了现在那个就像是二战指挥部一样大人物云集的雅间里程飞扬的身份,这个消息在杨夏家的席桌炸开,就已经让人很难受了。 他们或许不在一个体系,对伏龙公司概念不大,李丽华却不一样,她未必知道每一个省内有名的企业家,但近些时候蹿出头的,产业做大,能挣很多钱的,身处其中,就是听别人说,也耳朵听出老茧,道,“原来那就是伏龙的老总,百闻不如一见。这家公司很出名,都不说那些关于他们的传闻,就说他们做电信设备,做实业,规模很大,发展迅猛,他更是个魄力十足的人物,连刘富豪都要避其锋芒,今年蓉城市政府牵头,七家商业协会成立企业联合会,希望集团的刘富豪不仅把会长拱手相让,更公开表达了想学习他们公司经验的想法,这个程老总如今以川省为基地,把成功模式向外推广扩张,老罗就说过,好好研究一下伏龙的发展,对于省内的企业走出去,是一个莫大的学习机会。” “可惜这程飞扬很低调,不接受采访,必要的采访都让自己徒弟和公司副总去应付,总是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务须自满对外搪塞,就连外界想研究的伏龙公司的一些内部管理纲领,他们都敝帚自珍,十分神秘。” 李丽华是以自己毒辣的眼睛,早就看出了程燃那一家子不寻常,这个时候说起自己丈夫那里对伏龙的评价,也不显得堕了气势,如果她再知道程飞扬是谁,并且知道伏龙这家公司来龙去脉后一声不吭,这才是露了怯。 方才她有点欣赏徐兰的那番敬酒,如果换做她,她也是有这样心气的人。 但杨家人却是极其不是滋味,特别是杨夏的大伯母,听着隔壁的隔壁那边动静,脸色都是阴晴不定,杨夏大伯出去洗手间,她也跟着,然后出了门就是劈头盖脸,“你怎么这么能耐啊,人家那么个人物,过来敬酒,你屁股都不挪一下,难怪啊难怪,这么多年也就在个混吃等死的位子,就管着那么些破事,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吧?” 杨夏大伯脸色晦暗,“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 杨夏大伯母就是啐一口,“你什么德性我不知道?你是看杨川领个人过来,你看不上杨川,连带也觉得他朋友也瞧不上,结果没想到,人家杨川认识的人那么有本事!我说你们家就是这样,这样的人我们不说认识去讨好人家,可也不能得罪别人吧,这下好了,你一个,老二一个,还有咱妈,真是把人家得罪惨了,你说人家以后理不理我们,遇到事不给你个落井下石就算好心的了!” 杨夏大伯梗着脖子,“落井下石,怎么落井下石……人也不至于轮不到对我落井下石!” 杨夏大伯母则是不无悲哀道,“是啊,你都够不上人家那层次的!” 杨夏大伯母是个藏不住事的急躁性子,有火气这么就能冲她大伯发出来,但是杨奉泉这边,他媳妇儿张婕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平时自觉自家老公有些地位,凡是也都把自己往能担得了事的家庭主母上面要求,李丽华就是她榜样,但今天是明确知道,自己老公的托大,这下得罪了个强人。但偏偏还不能公开批判,只是脸色难看,心头翻江倒海,接下来吃饭,张婕就没给过杨奉泉什么好脸色,还因为细枝末节两人吵了一架,杨奉泉是心知肚明,他现在心情也不好,心也是虚的。 杨夏奶奶沉吟片刻,道,“川子,你叫上你大哥二哥,一会还是去回敬别人一杯,你们刚才不是没喝好吗,过去喝个够回来。” 这其实就算是让杨川带着自己大儿子二儿子去赔礼说好话了。 杨川道,“妈,你看人家那忙成什么样子,就别再去打扰别人了!” 杨夏奶奶怔了怔,显然没想到杨川拒绝,但想着刚才杨川领着程燃一家所面对的场面,心下也是底气不足,情知强行也弥补不了什么,然后一不注意扫到了旁边李丽华的冷笑,她蓦然反应过来,不能在李丽华当面前倨后恭做得太过了,就只好点点头,“你们老同事关系,看上去还不错,你回去后跟小程多接触接触,有机会邀请他来我们家吃饭。” 杨川就道,“我怕是没脸再邀请别人了,下次别人来做什么,饭吃一半再被撵走?” 他心头有气,再加上看不惯眼前杨夏奶奶这边一行的变脸态度,直话直说。这边立即引起了在场众人的从旁打圆场,只是对他的语气都小心翼翼多了。杨夏奶奶气的话都说不出来,脸沉如水。 但杨夏却看着这一幕,按理说这些都是她的家人,可看到平常习惯于说一不二的奶奶接连被呛,看着大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二伯和二伯母说话都是气冲冲仿佛随时捻着根连着无数火药桶引信方寸大乱的模样,心头就带着些罪恶感的酣畅。 这顿饭吃得异常艰难,隔壁的动静,就像是个巨大的漩涡,让杨夏家族这边坐立不安。后面动静小了下去,也是程燃一家人准备离开了。 于是杨夏家这边也就适时的结束了先前无意义的冷坐,二伯母张婕出去付钱,杨夏奶奶适时在程燃一家路过的时候走出门来,一把拉过程飞扬的袖口,一边极具亲和力的语重心长道,“小程啊,你先在可了不得了……是个大人物啊,我真高兴啊……” 仿佛根本看不到徐兰的冷脸。 程飞扬也就全程陪着杨夏奶奶往下走,路上还注意扶着她看上去走路不稳的手臂,不时提醒她下楼梯慢点,地上有油比较滑。 杨夏奶奶就一个劲夸奖你程飞扬,一会有孝心,一会能干,给程家长脸,一会说这出头的本事,是程家三代积福修来的福气,程家好福分。 程飞扬扶着她,身为她儿子的杨夏大伯和二伯,则是就在后面跟着,这回却是满脸的笑容。冲着程飞扬一个劲抿着嘴微笑,程飞扬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失礼貌的点一下头,那心领神会的样子,就跟市长到单位视察的接待一个样。 但唯一让杨家这些人忧虑的是,从出门开始程燃和杨夏就在前面走在一起,有的没的的聊着天。 “刚才的事,你别放在心上……”杨夏看着脚尖,听着后面奶奶对程飞扬的一通吹捧,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不敢看程燃,害怕平地拿给他小看了。 结果程燃反倒是一如既往很迟钝的样子,“什么事……哈,没有啊,我知道的……小问题而已,倒是你,没事吧?” 杨夏摇摇头,“我没事。” 程燃想了一下道,“你这是……今天相亲啊?” 杨夏蓦然后退一步,跟个小豹子一样横眼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后面两家人那么多长辈,她恐怕就要给程燃来上一下,“你胡说什么。不是啊!” “罗志先,这不就是你以前的那个干哥哥吗?噢,对了,我听柳英他们说,是想让你跟着一起出国留学吧……真要走?” 杨夏内心天人交战,心想怎么跟程燃说清楚呢,而她又该怎么办呢?她突然看程燃,“那么你呢……你想我这样,走吗?” 说出这话她就后悔了,她又想起当年,那时候大家听说她有钱干哥哥家让她假期去他们家玩,带她一起去旅行,但基本上就是一个假期都不回山海了。一干女生替她激动得不得了,都说她赶紧去啊,程燃当时在一旁默不作声,于是她迟疑后还是问他,我去不去呢?结果程燃挠了半天后脑勺,眼睛躲闪说这么好的事怎么不去啊,免费吃免费玩,还能去好些旅游胜地。 杨夏说那和罗志先一起去噢。程燃更是用手比着说那更好啊,人长得帅家里又有钱还挺照顾人的,这一去简直是打灯笼都找不到的享受啊,反正你在山海这假期可没有人有功夫照顾你。 于是那个假期杨夏就出了远门,回来后给单位人带了些礼物,但不是每个人都有,程燃看估计没他的就说幸好你没买我的,肯定没品位。所以那天看到孤独的程燃,杨夏也没拿出海边冲刷在她赤足上,然后她捡起来决定给他作为礼物的一块小贝壳。 如果眼下程燃再跟以前那样没头没脑,说对你发展好啊,出国多少人梦寐以求,好学校留洋派当然该去,更何况还有多金帅哥陪读这类的话又怎么办呢? 她就能真的不回头的走吗? 程燃看着杨夏,道。 “我想你……做你想做的事情。” 说这句话的程燃就站在火锅店大厅中,那带着光的样子,太过熟悉。让杨夏鼻翕间莫名一酸。她怎么忘得了见到程燃笔下波普海尔彗星的那副年鉴图的震撼,怎么忘得了得知程燃高分进入一中的那不真实的恍惚,怎么忘得了这个青年一路走来熠熠生辉的时刻,怎么忘得了看到他一步一步改变命运的那些瞬间。 那些事物,一定程度上激励着她,让她以此为标准步履不停的前行。 譬如她考入十中,譬如她开始努力更精彩的人生。 她或许有天能就这么告诉他,我见过你有多惊艳,所以我也不会落下。 她点了点头。 杨夏奶奶在后面已经瞧出不对来,她这边稳住程飞扬,那边可不能落下了李丽华,所以她出言道,“杨夏,你去送送你罗哥哥和李阿姨。” 但杨夏却随即做出一个让他们全体都炸了毛的举措,她冲李丽华和罗志先郑而重之的微微躬了躬身。 道,“李阿姨,我决定了,我要自己考自己想去的学校,所以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李丽华怔了一下,罗志先眼睛十足的哀伤。 杨夏奶奶不顾程飞扬,给杨川道,“你女儿说的什么混账话,赶紧把她拉回来!” 杨川却一动未动,道,“妈,我说过了,尊重她。我家女儿有这个实力。” 他说的是有实力考任何她想上的大学,他相信女儿。可杨夏奶奶和这边家族则傻了眼,谁要你有什么实力,你该什么位置不清楚吗。 杨夏奶奶不顾自己这个造了反的儿子,径直到杨夏旁边,“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今天当你说了胡话,你赶紧跟你爸滚回家!” 杨夏却没有滚,而是一点不让的盯着她奶奶,乃至目光移向她大伯和二伯一家,两个哥哥更是惊为天人的看着她,然后私底下居然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我说的是我深思熟虑的话,我要考我想考的学校,我要过我想过的生活,而这一切,都和你们无关……” 众人惊呆了的看着她,很难想象她这幅纤瘦的身体里,拥有这样的能量。她又这样的成熟,冷静,又是这般狷丽。 罗志先觉得耀眼得刺痛了眼,李丽华却并不为自己被拒绝而恼火,反倒更觉欣赏,这正是自己看上的儿媳妇啊。 而杨夏奶奶则脸似土色,显然受到的打击不轻。 杨夏却目光恬静坦然。平静的言语倾诉者一直以来积蓄的巨大力量。 “如果你们还想以家人的名义,为我好的名义,逼迫我做什么,接受我不想接受的人生。那么这样自私的家人,勉强凑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再也不要来往。” 所谓的成长,就像是想和耀眼的你一样。 一般无二的飞翔。 === (难道又是大章……飘逸!)

下一篇   写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