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间局(下) - 重燃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间局(下)

(昨天大家留言我看了,我也想再来一章,可凌晨两点还没写完,是实在发不出来,今天大章弥补。) ==== 跟在后面的肖云发现了程燃一家,一时有些愕然,当下打了个招呼,喊了声老程,双方聊了下原来你们也在这里啊。对于程飞扬她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以前同事,一个大院,多少年的老关系了,陌生却也在于后面程飞扬伏龙总部开到了蓉城,他们这些留守在山海的,总是能听到蓉城那边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眼花缭乱的消息,到头来以前的老程,都成了那个人人说起来都带着几分敬畏的程老总了。 到了蓉城来,肖云是工作调度了,可私底下也没单独见过程飞扬,就在开大会的时候远远看他在台上发言,发言结束后,会议室轰隆隆散去的声音如雷鸣,各部门立即赶赴岗位,施行他所做出的方针,雷厉风行。 所以肖云现在看到就这一家三口在一个雅间里吃饭,还真有些不真实的恍惚,以至于招呼都打得有些仓促,离开雅间过后,坐回座位上,发现这边还在敬酒,所以先前的那话题都没人再提,杨夏坐在座位上,张婕还在拉着她说些什么,看来是在稳定她情绪,肖云坐下来,杨川问怎么了,肖云就把遇到了程燃一家的事情说了,又说他们还问起你,我说你在这边。 杨川想了想道,“我还是得代表你们去敬一下。” 肖云能说调往蓉城工作就调了,而且在伏龙这边福利房也给山海这些老员工都留着,本身山海分部就成了办事处性质,蓉城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他们山海后院哪能和那些抢功,但在第一批分房名单中,显然程飞扬并没有忘记他们这些老人员,老同事。这个情杨川是记着的。 虽然被记情的人不一定觉得有什么,但自己却不能这么想,杨川能够做到说调往蓉城,这边蓉城的朋友就帮忙出马介绍他到泰行任经理,就是他这份行事上面得道多助,旁人都不是傻子,你做到的,记着的,真不真诚,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么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力所能及的,都愿意雪中送炭。 有时候江湖上面的人情味,比一些潜规则多的机关单位和冰冷的大公司更来得让人窝心。江湖上你没门路了,朋友还能帮衬着,所以杨夏大伯二伯看不起他的工作瞧不上这些小门当,但杨川却认为这就是他赖以生存的,也支撑着家人,所坚守的工作。只是个中冷暖,不足为外人道。 “那我们去不去呢……”肖云看了一眼旁边的杨夏。 杨川想了想道,“你刚才和他们打过招呼了,就不用去了吧。人一家人单独吃饭,我们一个劲凑上去,说不得别人还以为另有所图,我喝酒,我去和程飞扬喝一杯。就觉得他够意思,到如今地步了,以前老同事老朋友也没放下,敬这杯我就回来。” 肖云点了点头,也觉得是这么个理。 自己要是一家人去又是说好话又是敬酒的,倒像是过于谄媚了,这是他们两口子做不出来的事。更何况,以前全大院都知道程燃喜欢杨夏,有这么一茬,再把杨夏一起带上,像什么话? 平白让人家小瞧了。 和老婆商量过后,杨川起身跟饭桌上的众人说一声,遇到个老同事,他过去打个招呼。 杨夏奶奶点点头。 倒是杨夏大伯二伯还有些意外,杨川居然在蓉城这边还遇得到朋友,这是巧合还是人际关系可以?而大伯就更不爽了,杨奉泉有人来敬酒,你杨川要去给别人敬酒,好嘛,搞半天我是孤家寡人,我身为家中长子,好歹也是副馆,居然没人认识我啊。 程燃一家所在的雅间只和他们隔着一个房间而已,杨川端着酒杯走进来,程飞扬笑道,“老杨,一家人吃饭啊!” 杨川说一大家子一大家子,今天周末聚一下。又和徐兰程燃好好打了招呼。 程飞扬问这么说,你家老母亲今天也在? 杨夏奶奶当年在文化系统,就是山海这边都有关系网,以前杨夏奶奶来山海的时候,都见过面,有些人办事找杨夏奶奶,她范围内能办的,都给你直接办了,不能办的,也尽量给你其他方面补偿,这就是老人积攒的口碑。 杨川点了点头,举杯说程哥这回杨夏争气考上十中,没办法,家里怎么都得支持她,从山海过来,也没根基,还是你这位老朋友靠谱,福利房也给了我们名额。 程飞扬站起来摆手表示不提这些,又问你们住的过渡怎么样,别耽搁孩子学习。 杨川说杨夏住市中心她堂姐那里,距离学校近,每天早上能多睡一会。他们租的有个房子过渡,单位房那边开始装修了,明年可能搬进去。 程飞扬说这就好这就好。杨川和程飞扬喝了半杯,又说敬一下嫂子和程燃。这下程燃也拿起饮料和徐兰一起站起来了。 喝完后,杨川拱拱空酒杯准备走,程飞扬拉着他,先把酒斟满了,又对程燃徐兰说,“你们把饮料拿着,我们一家也去看望一下杨叔叔家的老人。” 杨川怔住,心头涌出一团火热的感觉。 大老爷们儿,竟然一下眼眶有些温热。人家一家人在这吃饭,不惊动谁,也没有排场,分明就是想体会难得的安宁家庭生活,而如今因为自己的敬酒投桃报李,领着一家人去自己家那边敬酒,这感觉,不是觉得程飞扬纡尊降贵了,而是以他目前如今的地位角色,也能视他如从前那般一如既往。就像是彼此曾经的那种交集,那些情谊,没有经过岁月变迁社会摧折一样……仍然历久弥新。 杨川抑制着心头的激动把程飞扬一家引入自己家那边的雅间来。 看到程燃进门的杨夏猛地怔住,她下意识有些慌乱的看向罗志先,程燃和罗志先是见过的,当然也知道曾经在大院女生口中杨夏在蓉城的这个“哥哥”,一度是很多女生觉得类似言情小说的模板。其实当年说起来,连程燃都多少心头有些酸酸的。 看眼前这个局面,程燃当然大致知道这是个什么架势了。 杨川则是进门对杨夏奶奶道,“妈,程哥他们就在隔壁吃饭,听说你在,他及家人过来看看你,以及过来和大家喝杯酒。” 众人看到杨川搞这么一处,哪还不心知肚明。他过去是一个人敬酒,结果人家来得是一家人。这种事他们见怪不怪了,毕竟杨夏奶奶这个名头在这里,多少人不是听着她名字巴不得往上面靠的。 杨夏大伯是轻轻“嘁”了一声,他今天心情本就不好,眼下更是觉得,这杨川混得也太糟糕了吧,自己什么德性,朋友也是这种德性,怎么,一家人过来显存在感,显得你们重视和杨夏奶奶的会面,就能让杨夏奶奶多几分记住? 想多了吧。以为只有你们做这种功夫?那些年高峰时,见过行事面面俱到的不知道多少。现在老母亲这边退休是退休了,可还有人这么惦记着她的那人脉啊。 杨川你这也太不讲究了。 杨夏奶奶倒是有些印象,怔了怔,问,“你叫小程子?” 程飞扬笑道,“我当然不叫这个名字,只是你当年这么喊我,你说顺口,现在还这么喊。” 杨夏奶奶道,“怎么,一家人上蓉城来玩啊?” 程飞扬愣了一下,杨川也知道自己母亲根本记不得程飞扬真名是什么,就喊他小程子。而且眼下也不好说程飞扬的事业如何如何,程飞扬不自己说的话,他在旁边透露算什么? 程飞扬就点点头笑着算是应对了。 杨夏奶奶又问上班还行吧,程飞扬也是说还可以还可以。 明显杨夏奶奶也就是表面问下,并不想深入探究。 程飞扬在杨川介绍下向杨夏大伯举杯,程飞扬喝了一大口白的,杨夏大伯本就不是很高兴,嗯了一声,端起酒抿了一口,压根就没挪屁股。 杨川脸色微变,程飞扬笑笑,并不以为忤,又转向杨奉泉,笑道,“杨二哥以前来山海,我们喝过酒的。” 杨奉泉似乎也想起来,当初杨川请客,同事里是有这么个人,但不属于那种能说会道的,应该是角落里的小角色,是,不是小角色也不会像是这样硬凑上来了,他其实挺反感的,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口,点点头算是应付了。 这边杨夏奶奶旋像是想起什么,忽然对杨川道,“他们家是不是就是那个和夏夏隔着单元楼,住四楼的,那个姓程孩子的家庭?” 杨川尴尬点头。 杨夏奶奶脸色已经有些微变了,再结合杨夏自他出现时的那一下惊慌,落在很多人眼里,这下是杨夏家这边,看向程燃的就是戒备了。 暴露在这种目光下的程燃自然知道自己怎么让对方记得这么清楚,毕竟当年他这么个自己打死不说,但大家都知道他对杨夏有意思的事例,可不仅仅只流传在院子里而已。 当年这些事在杨夏亲戚圈子这边可以当成笑话来摆,但眼下有罗志先和李丽华母子俩在场,而且今天这饭局还另有目的,这显然就是个异常敏感的火山口。 而且,杨家这边也看到李丽华打量起程燃来,很明显,这事她也知道。 而这边好巧不巧杨奉泉的儿子,杨夏那个二哥很有些唯恐天下不乱,这时候笑道,“听说你转学考到了十中?”然后他对杨夏道,“你上次生日,你们那个叫姚贝贝的女生说的。” 这下场间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这边李丽华突然笑了笑,细声细语道,“你也在十中读书?那么你学习很好了。” 杨家这边一个个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其实也是李丽华要达到的效果,自程燃出现之后,杨夏从先前心神不属突然的那份慌乱,她也是收入眼中的,她眼下看似不动声色的这话,其实是在敲打在场的杨家人,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了。 这些杨家家族亲戚心头简直是把杨川骂了个狗血淋头。 杨夏奶奶是接收到这个信息的,所以当下权衡利弊,一来这个小程子她印象不深,知道是当年住在和杨川他们一个院子的,想来估计也是和杨川一样,因为儿子转学这边搬过来了,家庭方面半斤八两,二来只是个故旧而已,和要紧事相比孰轻孰重他是知道的,也不怕得罪,她干脆对敬完酒的程飞扬直接道,“行了,见过了就对了,见过了就对了……” 一副不容置疑的,如同摒退一些小角色般摆手把程飞扬一家往外赶,“少喝点酒,别喝了……走吧走吧。留下又要敬酒,敬来敬去,谁还不知道,就是你们想喝,走了走了,别喝了。” 程飞扬是一来就敬了酒的,但关键是徐兰和程燃还没有来得及。所以程飞扬让出旁边徐兰和程燃,“媳妇儿和儿子也敬你老人家一杯吧……” 杨夏奶奶当作耳背,挥手往外赶,“不喝酒不喝酒……走了走了!” 如果说杨夏奶奶这番作态还能稍微掩饰一下,那么在场其他人的眼神,也读出了不欢迎。 眼看这一幕,其他人或许也就灰溜溜走了,但徐兰反倒脾气激了上来,她平时在家里看似温温和和,但程燃知道自己要是被请家长出现什么成绩问题,徐兰绝对会变成家里最可怕的存在。 她可不是程飞扬,可能还碍着当年情面,遭遇冷遇也就算了。她不一样,眼下哪管杨夏奶奶赶人,不由分说向前,举着杯子,裂开桌边的杨夏家人,冲着杨夏奶奶道,“老人家,祝你身体健康,儿孙有福。打扰了,有什么礼数不到的地方,还请多多原谅,你们吃好喝好。” 然后一口喝完,徐兰转身就和父子俩出门。 程燃则在临走时冲座位上欲起身的杨夏耸耸肩一笑。杨川和肖云送出来,欲言又止,满脸无奈,程飞扬拍拍他肩膀什么都没说,就好像啥都没发生一样。 走廊上的时候有人路过,愣了愣,叫了声程总你也在啊,程飞扬也回应的打了个招呼。 回到自家火锅雅间,程燃对徐兰笑道,“妈你刚才很有大将风度啊。” 被自家儿子一夸,徐兰仰起头油然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就是要让对方知道,我是做的很好的,相比而言,你自己失了分寸!” 程燃又问程飞扬,“爸,刚才跟你打招呼的是什么人?” 程飞扬苦笑着摇头,“很面熟,可能在什么场合见过,哎呀……现在有时候别人跟你打招呼,你又喊不出别人名字,十分尴尬。” 杨夏家这边,烫手的程燃一家是走了,倒是弄得桌上众人印象深刻,甚至还有些小后悔,人家礼数是做足的,反观他们这边,一个个防备不自然的样子,甚至最后是半赶着把对方推走,委实有些难看。 而且越是想到程飞扬徐兰的那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又觉得这家人有些特别。但具体细节,也没人来得及细细思索。 但到头来一大家子,都把这事记在杨川身上了,觉得杨川不会做人不会做事,看不清局面,今天李丽华和她儿子在这里,你撞见了当初一个单位和杨夏传很多少年人笑话的青梅竹马,还透露老母亲在这边,弄得人一家人过来,气氛也搞得不愉快,你这不是存心找不痛快吗? 眼看氛围尴尬,杨奉泉端起杯子起身,道,“刚刚老彬过来的时候说了,金宏的王总在三号包间,我得亲自去敬一下。” 杨夏大伯心哂一声,想这个时候还摆谱,还以为谁都能来敬你呢,到头来还是你要主动去攀交情。 杨奉泉走到门口,门外忽的就爆发了一波寒暄。 原来他口中的那位叱咤风云的金宏王总到了门外,杨奉泉这个通体舒泰,声音明显受宠若惊,“王总怎么亲自过来了……刚听彬哥说你在,我还说来敬你一杯,结果劳你屈尊过来!” 杨夏大伯愣了一下,心想金宏王世成这种局长区长座上宾的人居然都主动来给杨奉泉敬酒,这杨奉泉如今什么情况? 王世成身边还有几个人,都以一副淡定尴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看杨奉泉。 杨奉泉立即意识到,这不是为他来的。 这阵仗也根本不可能为他。 王世成眼睛就没离开前面那个雅间,道,“你这样,你先等等,我等会过来啊。” 端着酒杯的杨奉泉又把酒杯放下来了,面容僵硬的说王总你有朋友你先忙,我不急。 然后他就看到王世成直接进了和他们隔了一间房的雅间,里面传来王世成爽朗的笑声,“程老总啊……哎哟,孩子都这么大啦,一家三口。羡煞旁人啊,好温馨啊——!” 杨奉泉在门口呆呆站了片刻,然后走回来,坐下。 这才发现一大家子目光都落向了门外,然后都竖着耳朵听着隔壁传来的那些声音。 杨夏奶奶还道,“老二……那是刚才的,小程一家?” 杨奉泉僵硬点头。 那之后,前前后后来了四拨人路过他们门口去敬酒。如果雅间里有人,就有人自然在外面等着前面人出来再进去。全程毕恭毕敬,整理仪容。甚至惊动这家拿到手软类似“中国优秀特许品牌”“全国绿色餐饮企业”“中华餐饮名店”殊荣的老牌名店的董事长。 而后一个消息,在饭店内传播开来,传进了杨夏家这个饭局的每个人耳朵。 今年让希望集团刘首富让位,摘得蓉企业联合会会长头衔的省内明星级企业伏龙公司的老总。 今天就在此用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