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间局(中) - 重燃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间局(中)

饭桌上,李丽华装束雍容,与杨家人在交流时,都是轻言细语,但其实仔细看,哪怕是在杨夏奶奶面前,她也不落下风,她说话语速不快,但一开口的时候,不管谈及什么,大家都会停下来听她说。然后做出各式各样的回应,与之相比,一直以来就在家族里地位最低的杨夏母亲肖云,则真像是个小媳妇儿,从头到尾菜没夹几口,伸筷子上桌,都较为拘谨,除了一个杨夏二伯的老婆张婕跟她做一起还能聊两句之外,根本不受人关注。 李丽华其实将杨家这边各人清晰的想法早摸透了,她的丈夫在外强势,但她这边就要怀柔,两人一刚一柔,其实两个人都算是厉害角色。不乏罗臣杀人威风,她这边再出面缓冲,抵消负面影响的情况。 杨家这边,就一个杨夏奶奶较为难缠,但这个老人也很能看清楚情势,其实到她这份上,家里就一独苗,罗志先又要国外读书,一方面,她不可能陪读,这到了国外,掌握罗志先动向就难了。另一方面,谁知道他外国读书后到后面会不会找个不顺眼的儿媳妇回来。再加上罗志先和杨夏的感情那是从小培养,最重要知根知底,李丽华就要这么一个知根底的未来媳妇儿。毕竟说到底,两口子创建的家业,还牵扯亲戚朋友各个脉络,就这么一个儿子,能不慎重? 两家人未来有什么,都可以商量着来办,而且通过杨家这边,更是可以很容易掌握杨夏。 所以很多优厚的条件都跟杨夏奶奶这边谈过了,虽然杨夏家这边还没给出确切答复,但李丽华并不心急,她和她丈夫不一样,虽然都是志在必得的那种人,但手腕上她并不直来直去,怀柔的不动声色织一张不透气的茧,也可以把事情给圈定下来。 在李丽华有意关切杨夏家搬到蓉城的情况后,家族这边的话题自然也就扯在了这上面。 杨夏大伯就道,“我说老三,你那个进出口公司,进些模具材料,西南这边这方面产业又不强,比不得沿海,据说和沿海工资相比差了很多,你说每月累死累活,拿些死工资,按理说你懂这行,有点关系人脉,不行就自己出来做嘛……” 他说起这个,一方面是确实看杨川的工作不咋地,其次所谓让他出来自己干,又哪里是真以为杨川能干什么事业。说到底,他们蓉城这边老大老二,他是博物馆副馆长,好歹也管着下面几十号人,还有点官威。而老二杨奉泉在出版局音像管理处,也是个有权力的小领导。比起来,杨川确实不够看,他们瞧不上也是正常。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让杨川看清楚眼前罗家这尊真佛,要说做生意这些,罗臣帮衬一下,随随便便他杨川可能收入就会比现在做个小经理挣得多的多。 结果杨川根本没有他们所想那般心思活泛,或者也没有要面子的好强,只是点点头说确实没法比,但是这边还是有市场,看行情,行情好的时候,能挣着些钱,不好就没法了。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家就在这边,你要我这个年龄去外面闯,也闯不动了。 大伯一个劲摇头,端起酒和他碰了一杯,又说那没关系,反正都过来了,以后大家帮衬。 口上说帮衬,但其实绝口不提任何实质内容。杨夏奶奶当初说要把两个门面拿出来作支持,他的意见也是反对。 杨夏二伯则道,“川子,你们这一块,外经贸局我认识朋友,他们那个管外贸科的叫付力明嘛,一起喝过酒的,以后有要帮忙的,给我说一声。” 这话还说的让人心里一暖,虽然有炫耀人脉的嫌疑,但好歹有这么一番话,不管话作不作数,能说出来,这个二伯杨奉泉可能还是真心有能帮忙就帮忙的意思,毕竟今天还当着老人家的面,以后杨川通过老母亲一说,他杨奉泉能够简单推诿了? 杨夏母亲肖云朝这位二哥看过去,觉得和杨夏大伯从不给正面答复的做派不同,这个二哥虽然总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但好歹自己丈夫在蓉城的工作上是能提供帮助的。 但随即杨奉泉不动声色说完,桌上气氛又归于喝酒的热忱中,杨奉泉的老婆张婕笑道,“夏夏,你成绩不错的,这有机会能出去,又何必固守国内读大学呢……外面的天地那么大,好多人想出去都还没办法呢,你二哥是成绩没那么好,申请不到个相对好的学校,差得学校放他出去我还不放心,才不让他走。你现在有这么好机会,李阿姨那边关系广,而且你罗哥的那大学也不错啊,你要是明年跟过去,两人在外面相互照应,大人们也放心。” 张婕笑着对杨夏说这么句话的时候,全家都朝她看过来,杨川和肖云才知道这敢情才是戏肉,而且看身边大哥二哥两家人的表情态度,显然对这事是早商量好了的,所以这就是饭局的最终目的。 张婕话语一落,大伯媳妇儿似乎也不甘示弱,有李丽华在场,要是杨夏被张婕说动,岂不是这功劳都记在她头上了?当下也就带着大儿媳妇的气势冲肖云道,“我是当妈的,你也是当妈的,都知道什么对孩子好,这种事换我,考都不考虑的。依我看,丽华这边若是确实能把将你们家杨夏弄到小罗的大学,连学费都省了,那食宿费用我的意见是,咱们还是自己出,虽然国外生活高一点,但人家够仁至义尽了,你们两口子努努力,这还是没问题。” 这话说得,一方面笃定他们就要承对方一应安排俱全的情,一方面还教育他们要懂得人情世故,不能什么都靠着别人,别自家孩子在国外生活费用都要别人出。 杨夏一时愣住,心中充满很难言喻的委屈,只是她向来倔强,死死克制发酸的眼睛,不让眼前模糊起来。仿佛在这些亲戚面前,好像是他们杨家把她养这么大,就是为了眼前这一刻。 李丽华何等人物,察言观色,这个时候笑道,“说实话,罗志先上的不是什么顶级大学,我觉得夏夏这样的成绩,让她去读,都是受委屈的。但问题是我们家在那边还有个办事处,其实也就是希望他们去读书的同时还帮我们照看下,罗志先一个人也是照看不下来的,夏夏一起,也算两人一起勤工俭学嘛,领工资在国外自给自足,夏夏到时候也是能挣钱的人了,哪还需要靠父母,对吧?” 大伯媳妇儿笑着说是是,但眼睛里的羡慕嫉妒,都要溢出来了,这话说得多漂亮啊。 但李丽华这番话说完后,杨川还是道,“这事太大了,我们再考虑考虑……重要的还是夏夏自己的意见……” 肖云欲言又止,又暗暗恨自己这个丈夫的不够担当。 杨夏蓦然起身,说我去趟卫生间。 杨川和肖云看着杨夏,肖云也把吃鱼头火锅的围裙取下来,说我也去。然后跟了过去。 鱼头火锅沸腾着,但场间的气氛却是很不好。 主要是杨家人这边,一个个都心头腹诽,杨夏这孩子也就算了,但都说到这份上了,你杨川还在那边不给个明确答复,你怎么跟李丽华交代,李丽华今天在这里参加家宴,就看你连家都当不好?这点眼界都没有,也难怪在老母亲眼里难成大器。 场间人人面色尴尬不好看,正在杨夏奶奶准备出言继续动摇杨川的时候,雅间门口进来几个端着酒杯的,为首的一个哈哈一笑,“杨处,刚才就说了……敬你一杯……哎呀,李姐也在啊……瞧老杨之前也不提一声……” “对了,我这几个兄弟听说你杨处,也过来陪几杯的,这位是赵总……” 一个瘦猴受宠若惊的上前敬酒。 外人敬酒,话头就打断了,氛围一下活跃起来,谭鱼头是名店,今天又是周末,在这里吃饭的有头有面的人物今天还是有不少,但偌大蓉城,能被人给认出来这样敬酒,证明也是一号人物了,这边二伯杨奉泉应对自如,但心头很是得意的。相反大伯虽然也是个官,但比起杨奉泉这样的人脉,就不同了,所以倒也只能是心头小腹诽一番这老二尽搞些虚头巴脑的社交,交的没啥头面人物。但从旁又看到自己媳妇儿眼睛神采奕奕,显然对于这种场合,她倒是很向往受用的。 杨夏家的包间如此,肖云陪同杨夏去了趟卫生间,说没事吧?看着自己母亲赶来,在洗手池呆了一下的杨夏又摇头往回走。 路过程燃家所在的雅间。 程燃这边还在和自己父母说聊着,猛然就看到门口的杨夏眼泪婆娑,望进来了一眼,杨夏那时神思不属,根本没看清雅间里的人。 但程燃哪里知道。他甚至连遇上杨夏都觉得很巧。 然而这一眼太过含义丰富,先前还一家子其乐融融的程飞扬和徐兰怔了一下,然后才双双看程燃。 程燃嘴角抽了抽,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我不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吗…… 我还没到元婴期修成身外分身啊。 我怎么惹她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