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间局(上) - 重燃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间局(上)

今天是杨夏蓉城家族聚餐,但却多了两个不算外人的外人,罗志先和他母亲李丽华,他的父亲罗臣没来,但影响力却是整个笼罩在杨夏家的聚餐上面。 奶奶孙蓉坐在上座,旁边挨着的就是李丽华。罗杨两家以前老一辈就是蓉城文化系统干部,罗家老太爷比较传奇,年轻时家里是大地主,属于少爷公子哥,但个人很好学,解放前读过重大,当过国民党团长,投诚后分配下来做过地方干部,动乱年代在五七干校劳动,打扫厕所,受过不公正待遇,后面平反重新启用,在蓉城文化系统,杨夏奶奶孙蓉就曾做过他下属,承受过提携之恩。 后面孙蓉也在文化系统上耕耘到了高位,两家人关系一直深厚。 罗老太爷几年前去世了,但大儿子罗臣却是个能人,八零年代就种中药发家,后面又涉足好几个产业,杨夏奶奶虽然把一个个在蓉城的子女都安排得很好,但毕竟杨家这一辈都没什么太过非凡的人物,杨夏蓉城这边亲戚虽然很多都在文化系统就职,或者或多或少和文化系统有关系,但毕竟都是拿死工资,就算待遇不错,也就堪堪小康水平,但因为和罗家的关系,罗臣这边有些手头上的一些事业,也让他们入股进来当了股东,每年那些事业发展的不错,杨家人得到的分红对他们来说都是超越工资的不菲收入来源。 杨夏的两个叔伯,一个堂叔,和罗家的联系千丝万缕,而杨家一脉子嗣都是男的,最小的父亲杨川出生后,家里压力增大,那时候杨夏奶奶还没当多大的官,爷爷也普普通通,家里供都要读书的三个男孩,还是吃力,同系统的赵奶奶家正好都生的女儿,特别喜欢男孩,就把杨川寄养到对方家里,杨川基本上就是赵奶奶带大的,往后杨川上学工作,最后到了山海,其实和杨夏奶奶以及两个兄弟关系并不亲密。 一方面是杨夏奶奶很强势,两个叔伯从小都很会讨好大人,而寄养在外的杨川就相对冷淡,不会做这些表面功夫,也和家族格格不入,孙蓉也觉得自己这小儿子性子冷漠,属于呆头呆脑闷葫芦,三个儿子里,最不喜欢也是杨夏父亲。 再则当年孙蓉在位甚至哪怕退下后也有人脉和面子,两个叔伯从小都懂得如何从大人这边讨好处,更是把这些门路用得淋漓尽致,这不一个在一家博物馆当副馆长,另一个则是出版局的处级干部,人情关系上的位,本事不大,但头面文章是一套又一套,说起话也时常拿腔拿调,杨川看不过眼,兄弟之间虽说没直接红过脸,但其实都知道大家不在一个世界。 两人更认为这是杨川当年自己出去读书,跑山海那边安家落户,没有受到杨夏奶奶的护荫,所以心头是有不满的。 而且当初杨川还娶了杨夏奶奶公开表示看不上,没啥家庭背景的肖云。当初一度和蓉城家族这边,关系更僵。 只是后来有了杨夏,双方重新接触得多了起来,再加上肖云在这个老母亲面前多少忍气吞声,这些年关系才缓和过来。 至少杨夏这个奶奶对杨夏还是不错的,每年寒暑假都会让她来蓉城玩,以前还吩咐保姆带她上街,要什么买什么,当然杨夏知道这些关切都是在自己两个哥哥没在场的情况下,甚至哪怕堂叔那边的堂姐,在家族地位都要在她之上,杨夏就曾见过她奶奶孙蓉对她和颜悦色,结果两个哥哥玩了回来后,孙蓉就说变脸变脸,慈祥的表情收了起来,也没再当着她两个孙儿子面塞给过杨夏零食或者给什么好东西,甚至吃好吃的都是让两个哥哥先点,最后才问她的意见。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有时候跟父亲说起,她爸杨川也只有沉默不语。 后来罗志先长大了,她的两个哥哥嫌她不好玩要把她丢下的时候罗志先会停下来等她,被两个哥哥欺负哭鼻子罗志先也会第一时间安慰,后来似乎也因为罗志先对她的特别,她奶奶对她也改观很多,更是一遇到逢年过节都给她父母打招呼让把杨夏送蓉城来。 罗家这边也其实对杨夏很是关注,至少罗志先的母亲李丽华就特别喜欢杨夏,经常把她兄妹三人一起叫到家里和罗志先玩几天,其实未尝不是想要杨夏和罗志先多接触的意图。 杨夏考上十中,一家人搬蓉城来,那就更是个大新闻了,杨夏奶奶孙蓉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二话不说就是赞同,甚至不顾两个儿子对此龃龉的意见,打算把市中心两个临街的门面,一个拿来卖了支援杨夏家买房,另一个则腾出来不租了准备给杨夏母亲肖云开个小店算是解决工作问题。 后来听说肖云其实可以把工作调到蓉城这边来,杨夏奶奶也没改变意见。 但杨夏父亲杨川却是破天荒说了句“谁要他们支持。” 先不说杨夏父亲本身就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做经理,到蓉城来根据朋友关系也能进蓉城这行名头不错的泰行公司,得到一个中级经理的职务,杂七杂八的收入一个月几大千是没问题。 其次肖云在山海伏龙本身就是会计,所以伏龙公司的福利房杨夏家这种老员工也有份,特别以前原始股还分了红,今年就有五万块,还不消说每年都水涨船高,而肖云也是直接调到伏龙总部,别说有福利房了,家里的积蓄就是来蓉城买房子,也是绰绰有余。 其次他知道自己一向强势的母亲要不顾前两个儿子家族的反对拿两套名下的商铺给他们家作为支援的目的所在,那就是换取对他们家彻底的掌控。 如果杨夏家受了这些东西,那么杨川知道他们一家在蓉城就再无底气,只能任由得孙蓉操控安排了。 譬如在此之前杨夏他奶奶就跟他说了,罗家人很喜欢杨夏这女孩子,而且杨夏也不差吧,凭自己转学考进省内最好高中,今年罗家这儿子罗志先要到国外去,你们家杨夏要是愿意一起,罗家把她在那边的国外名牌大学解决,同时学费和食宿一切费用全包,两家人关系这么好,还用说这些,而且罗志先这孩子不错,看着长大的,绝不会欺负了杨夏,以后在一起,罗家直接给他们在国外定居创造一切条件,这可是你家杨夏难得得好机会,凭你们自己,能把她供出国去好大学读书吗?能直接就在国外定居,安排好一切吗?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对个女孩来说,这就是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罗家那条件,罗志先那人品,找你家杨夏这级别的女生,不难吧。可别人为什么单单就喜欢杨夏,一来是杨夏这孩子确实好,长得漂亮,对长辈也恭顺,心地善良。二来,也是咱们两家人的关系在这里,两人以前也算看着长大,哪能没点感情。这可是大好事,你们考虑清楚,不要耽误了女儿前程。 面对杨夏奶奶说的这些掷地有声而且言语里透着大道理的话,即便和自己这母亲从来关系冷淡,但还是有种被大家长耳提面命的那种压迫力,他只能说,“夏夏那边,我们还是趋向于尊重她个人的意见,而且,未必就要考量这么多,这事也不好强迫她,这孩子,表面看上去柔弱,其实有自己想法的很,就好比这回考上十中,我们都不知道她瞄准的是十中……” 杨夏奶奶当时脸就垮下去了,拉长了声音,“什么叫强迫她?怎么就强迫了?我的意思你没听明白……这事你也做不了主。回去好好跟你女儿说说,做做工作,所以说我说你们这些当父母的……不懂得好歹,不要一个不留神,误了自己孩子!” 杨川当然知道杨夏奶奶这番安排的用意,她迟早有一天要撒手于人世,现在凭她的面子,罗家的关系还能维护着,毕竟罗家那罗臣当年做事的时候,还是不缺乏打着她牌子揽生意拉人脉的,而且她余威犹在,现在一些文化系统管事的,都还承过当年她的荫,都记情,谁都不知道她还有多少人情可以用,但当她这么个家族主事人一走之后,没有了牵制,那么杨家这边她的子嗣,几乎都属于一面的攀附罗家这边的情况。 没有牵制的攀附,这是根本不可靠的,人家可以记两家老人的关系几年,难道还能记十年二十年?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都可能断了联系,更何况是这种关系。 那么还有什么能真正拉住罗家这艘大船。保住杨家那些在罗家的股份和利益。 如果杨夏和罗臣那个注定会接班的儿子罗志先凑一起了。一切都迎刃而解。 杨川看着此时在家族饭局上几乎是受最高地位的罗志先和其母亲李丽华,看到自己这些兄弟家庭言语之间不缺乏的高明吹捧恭维。 心情郁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