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挺可爱 - 重燃

第一百四十二章 挺可爱

出动了林晓松和赵青两员大将忽悠章隅,也是不容易了,可以说是精心设计,林晓松本身就是老江湖,身材魁梧,气场很强,思想活跃,如果把整个程燃系统的所有高层拉出来,外人一看绝对会以为林晓松是大老板。 其实林晓松以前在做总经理的时候,也是让公司上下很得人心,下属们死心塌地,在深城那些个搞实业发家有名的地产商大佬面前,林晓松都能和对方拍桌子对峙,或者勾肩搭背言笑晏晏,一起打高尔夫,一起去酒会,出入得了上层社会,有事也能镇得住场面。 林晓松和章隅接触,林晓松先用博闻广识和精干的能力下了章隅一城,而这个时候再配合文质彬彬的赵青这个“大老板”身边红人秘书出场,林晓松的低姿态,赵青的态度,至于其他人,根本都不需要演戏,毕竟都是实打实的员工,就比如那位虽说是码农,但内心活泛的杜宾,只凭最真实的反应和表现,就能营造出章隅对他们这一脉背景深厚,来历非凡的判断。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再加上章隅本身需要一笔钱的刚性需求,他不上套程燃可以把名字倒起写。 而且,程燃虽然把他给忽悠了,但让他做实事却是认真的。 今年股市的519行情,他程燃只是攒了些小利,真正挣了大钱的是什么人,就好比当年凭借《学习的革命》一书炒火自身教育软件的科利华公司,创始人祭出“量子理论”概念,意思是做企业就当如量子,依托极少的物质载体,创新观念就能爆发惊人业绩,实现跳跃式发展。以这个理论为依据的科利华公司当年凭借营销史上教科书式的教育软件营销借壳上市,以1.34亿取得了阿城钢铁28%的股份,凭借519行情,阿城钢铁从5元打到16元。而科利华的股价也一路领涨,后续直蹿上38元的高点,成为股市“明星”,这才是资本发展的既得利益者。 尝到了甜头的科利华更是在这上面大肆投入,把这套理论用在资本市场,多路出击,却损兵折将,而一味求资本运作快速发展还遭遇借壳公司设下的资本陷阱,导致债务危机,其创始人宋朝弟是个能人,但这个能人或许有营销的天赋,却没有资本运作的能力,头脑发热,战略上轻军冒进,意图重现公司《学习的革命》营销辉煌那一套,快速扩张暴露财务漏洞,这一切都最终拖累了他们教育软件的主业,没有及时适应教育体制的变化发展,也再难搞出名堂来。 科利华公司有多厚利?一套打着他们公司旗号的电子备课系统,搭配一个硬盘,就能卖到十万一套。而没有这套营销加持的其他一个管理软件,虽然可能不好用,但一百元一套。对比起来,这种软件要铺开卖一千套出去,才能比得上科利华卖一套。 程燃利用章隅的专业走教育软件这条路,其实就想接手科利华公司这个目前陷入资本运营热的空窗期崛起。 而且重要的是科利华目前根本没有经历用在这条路的深耕细作上面,市场已经被科利华公司这样的先来者开辟了,只要他们接下来的软件,内容比科利华的好,价格却只有对方的一半或者更便宜,就有在这个市场上站稳脚跟扩张的核心竞争力。至于说名气这种,背靠一个联众平台,就足以竖立起这么一个牌子。 联众平台目前变现还有点困难,但是利用名气来变相做软件产业的变现,未尝不可。 其次,目前程燃能感觉到的,还是姜红芍母亲对自己的防备,这种防备是多样化的,拥有一个母亲的所有忧虑,可能是家庭方面,可能是她那个层面章隅和姜红芍父母之间关系不错,而且两人曾都想把章隅收至麾下却不果,程燃当然不能直接公开身份把章隅忽悠进套,但通过这样的方式把章隅纳入自己的旗下,这其实也是有些意义的事。以后说不定,还能通过章隅进行缓冲,双方能更深入的了解。 当然,这件事情并不十拿九稳,程燃只是看到了这样一个机会,但章隅能不能把这些做好,成立的公司能不能顺利把软件卖出去,挣到钱,占领市场,都是未知之数,有很大失败的可能。 风险与机遇并存。 只是程燃觉得,自己想到这么一回事,便能立即投入人力资源,调拨资金开动来做,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在念头和行动中实现的。还有什么比你生出一个激动人心的念头,便能着手配置各种资源去达成这个目的,更觉得自由的事情? 这才是自由的意义。 这是心灵层面的自由,并不局限于狭义的想去哪去哪,想吃什么吃什么。 还能这样,想做出一件事情,就能运用能量向目标迈进。 当然,程燃目前也只是初级阶段,手上的无论财力资金人脉资源都很有限,还没到举手投足就呼风唤雨的那种地步,但就是眼下这种,程燃就觉得很有意思了。 像是那个出名的《我的世界》的沙盒游戏,他也似乎在用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改变身边的事物和环境,说不定,就能改变世界呢。 …… 当然,这个事情程燃没有告诉姜红芍,其实也是存了几分小心思,试想老姜一直认为章隅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大石头,连她父亲,还有那个权柄滔天的她母亲也收服不了这孙猴子,如果一步一步让章隅把事业做出来,到后面给她揭晓这一切,想来老姜表情会非常有趣。 不过姜红芍也真是冰雪聪明,从程燃最近对章隅的一些关注的蛛丝马迹她就看出端倪,一边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另一边也会歪着头一副无辜模样打探虚实,“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要对付章隅?说来听听我给你参考参考评价一下……” 评价个鬼啊,这种一副‘来我指点你’的臭屁态度才是程燃从根本上想要推倒的吧。 但程燃当然明白越是大事越要不动声色的道理,只是微微一笑解释,“我就对锲而不舍监视我们的人很好奇而已。” “你想多了。”不知想到了什么,姜红芍脸微微一红又做自己事不理他了。 …… 新的周末难得的程飞扬有时间在家,徐兰提议一家三口难得的周末,大家一起去吃鱼头火锅。程燃以前就喜欢吃鱼头火锅,曾经还一度被徐兰作为表扬他考试考好的奖励手段,鱼头火锅是川省流传较广的一种火锅样式,一般以新鲜鲢鱼鱼头下锅煮制,蘸料就直接用鱼头火锅的原汤配制,搁上一串青花椒,撒上香菜,葱花还有芹菜花生米碎末,捞半个煮好的鱼头进蘸碟碗里,就可以大快朵颐。 不一会会在碟子里堆满小山头一样的鱼骨,吃起来很有一种成就感。 程燃很喜欢这种在麻辣鲜香中剥离鲜嫩鱼肉攫取的快感,只是一听到就口舌生津。更何况如今还有蓉城招牌最老的老字号谭鱼头,就伫立在通惠门。 眼看程燃附和,徐兰笑着说那我立即定位子,她翻开手写钢笔密密麻麻的通讯录,找到电话号码用手机打了过去,那边一听说是炎黄的徐总,立即就让人留了位置。看来徐兰是直接给负责人打的电话。 三人出门的时候程飞扬说要不要喊辆车。 徐兰揽过程飞扬的手肘,微微一笑,“你一家人去吃饭,人家也要过周末,就打的吧,一家人好久没这样出行过了。” 程飞扬看着眼前已经高高挑挑的程燃,似乎又想起了以前的生活,曾经一家三口也是如此,程燃吵着要吃鱼火锅的时候算算生活费,觉得还宽裕,便带着他前往,只是那时候可不是打的,而是赶公交车,走半个小城市去那家最出名的鱼头火锅小店。 程飞扬会喝一瓶啤酒,隔着烟火看埋头吃鱼头的程燃,小子虎头虎脑。 挺可爱。 就像是现在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