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调 - 重燃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调

晚上回家程燃吃了顿晚餐,桌上的食物很是丰富,黄金炸排骨,松子鱼,还有一道菜名为“丹凤朝阳”,其实就是取剥壳大龙虾虾尾蜷起蟹泥,蟹泥上面点上红色鱼子酱,下层由新嫩绿叶垫着的菜式,看上去颇为讨喜,一口包进嘴里咀嚼,滋味丰富,很满足幸福,但一般吃三个就够了,所以这菜一道也只有摆放三枚这样的什锦物事,除此之外还有萝卜酥,有叉烧肠粉,还有芒果班戟。 程燃家没有请保姆,一家三口,都不习惯家里有外人,平日里程飞扬要不吃公司食堂,要不就在外面,下午一般不回家,不管外面怎么称呼的徐兰徐总,一般下午都会在家给程燃做好饭菜,最不济也是中午的菜,下午程燃放学回家可以热一下。今天这些精致菜式都是徐兰在外面饭局打包回来的。 餐厅是蓉城有名的金阁酒店,据说这顿饭吃了六千块钱,听说徐兰要打包,人家还干脆让人做了一些新菜式,常会把外面饭局的菜带回来,还真是徐兰改不掉的习惯,所以有时候估计搞得别人眼中的徐总真是有些个特立独行,都知道家里有个经常吃外带打包食品的儿子。 程燃倒也觉得还好,一来从小到大就是被徐兰这么喂大的,二来还解决了餐桌浪费,有些菜没动过的就直接倒掉,岂不可惜。 这习惯不管以后自家生意做多大,估摸着也是跟一辈子的了。 所以程燃觉得人其实是生活在过去的生物,过去的记忆和烙印,决定了你未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决定你会为什么而执着。 好似有些个杀人犯案心理出问题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的阴影伴随跟着,挥之不去。有的人暴富过后就各种锦衣玉食,非最好东西不要,更喜显摆炫耀,那多半是当年穷的时候,自卑如影随形,同时也曾无数次想过有钱了要如何过活的执念。同样也有富裕后仍然节衣缩食,吃穿用度一切从简,那是穷怕了,对自身维持生存物质锱铢必较的俭朴思维仍然占据主位。 功成名就后痴迷于一件事物,那多半是曾经没能得到的,如今已是经历悠悠岁月错过最好时光后无法弥补的。 某种程度上,就像是程燃为何追求“眼前”的生活一样。 吃了这些东西,徐兰接了电话,然后她对那边说八点开会,就在会议室。徐兰和张薇搞得炎黄地产现在正在对外大肆拿地扩张的阶段,也难得了徐兰其实在忙碌中还能顾上家里,给程燃准备一顿饱饭的心情。 看到徐兰挽了包又要去伏龙主楼旁边属于她的办公楼,程燃道,“我会好好做作业的。” 徐兰瞪了他一眼,“一家子都在钻生意经!”显然程燃在做的那些事情,也是瞒不过她和程飞扬的。 怎么能瞒得过,赵青这个负责他手头上各个板块链接的是程飞扬的人,李明石是程飞扬的徒弟,搞的CQ小组都是从伏龙抽调的团队,一有要帮忙的随时拉队就去了,程齐相对独立,但程齐这个大哥在家族里曝出大学生创业典范,程飞扬哪还不知道这背后没有点程燃上蹿下跳的影子。 程飞扬和徐兰并不追求大富大贵,一辈子奉行在哪个角色做什么事,哪个阶段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眼下之所以没有因为程燃的“不务正业”而干涉他去做些商业行为,是因为他的正业现在看来确实不错,两人没法找碴。 徐兰出了门,程燃收拾了碗筷,这个时候已经七点半,天色暗了下去。程燃去天然气炉上烧了壶水,蓉城这点就是好,不像山海还是煤炉子,今年已经实现了全市辖区县乡通气,热水是随取随到,程燃洗碗直接用热水,这就是皇帝的金扁担啊,心想现在家里有些家本了,但带给他满足感的居然是可以随时随地用热水,洗碗用热水,想洗澡随时洗澡,简直是土豪的享受。 生产力的提高才是真正能造福人类的真理啊。 可惜的是还有很多事物还没法实现,程燃觉得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能力,让一些东西早些出现,这也是获取成就感的方式。当然,切记欲望无止境,贪多嚼不烂,就好比他现在想着把联众和CQ搞出来,都已经有压力了,若非股市上的投资缓解了燃眉之急,后续还不定要处理多少事情。 把开水灌入保温瓶里,提到了自己的卧室,拿起水杯丢了点竹叶青,泡了杯茶,看着茶叶根根在杯子里上下起伏,程燃转着杯子欣赏了三圈,电脑才完成开机,连上网后进入邮箱,里面有一封前些时候发过来的信件。 程燃打开来,里面是一大堆叹为观止的公式,函数图形,进入正题前有附文一封,“想到你没法运用到大学的数学公式和理论,其中有的解题其实一个公式就可以完成,但为了让你更清楚明白,我写出了整个推导过程,只要看一遍,即能明白那些耳熟能详的公式,究竟是如何被证明的,这其中的运用原理或对你很有帮助。另,研发一部的陈群有不同之意见,在附件第十六页,可察而观之。总体而言,我的求解直观优美,他偏繁奥复杂,你可酌情取用。” 邮件是伏龙研发二部的主管王文,那位由程飞扬亲自招入的得意研发先锋军,中科大少年班出身,招了王文之后,连带着王文他们中科大少年班的招了好些人,有的直接就在王文手底下做事。 到了程燃这个程度,眼下已经不能满足于一般的做题了,其实每天的作业他只要觉得有必要突破的知识点,才会去刻意训练一下,其他的没必要浪费时间,干脆就丢在那里不做了,十中氛围宽松,外松内紧,松的是教师的管理,紧的是各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即便不交作业,老师知道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一旦交了作业,那么肯定是会得到批改,程燃基本上就把这些不做作业的时间用来针对训练一些他生疏的知识点,而数学则要偏爱一些,但到这个程度,一般的题目已经带不来什么解题快感了,所以程燃偏向往深一些的挖掘。 程燃是忽然想到的伏龙庞大名牌高校的高材生团体,以前简直有些坐宝山而不知。所以伏龙研发部的那些个来自中科大的,北邮的,电子科大的,清北的高材生,都成了程燃请教数理化问题的智库。不光是他,和姜红芍说起后,姜红芍也加入进来,她也有不明白的问题,光看书远没有问道于这些“前辈”更来得直接了当的了。 程燃莫名有种侠客岛的感觉,伏龙的这群顶尖高手,就在后面出谋划策,自己练功遇到问题来请教的时候,这群人总能从不同角度或者深入浅出的把整个原理给讲透掰碎了给两人喂招。 当然这些对于这些人来说也不是什么苦差,几乎还可以算作是辛苦研发中途的休闲换脑,这边研发累了,过来打开邮件看程燃提交上来的请教题目,洋洋洒洒丢出去一番辅导。 而往往大家团队内传阅,一道题能够有很多种解题方法,这群工程师还能搞出延伸的数理问题,一并写在上面,所以有的部分对于现在的程燃来说无异于是天书。 要是把这群人的本领都学到,会不会塞爆大脑? 王文发来的邮件是程燃先前请教的一道BMO即有界平均振荡函数题,属于竞赛顶级题目,王文解答了整整三页,也不教程燃用高中部分属于超纲的洛必达法则来取巧,当然程燃也会,但类似于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柯西中值定理,泰勒公式这些属于高等数学范畴的定理用来解答一些填空选择题可以走捷径,顶多是在追求答卷速度上可以一用,但运用在解答题上面就不成了。 所以王文这份解答才真正的可见功力,要知道哪怕就是数学系的研究生来做高中竞赛题,要在初等数学范畴来解答竞赛题目,就是戴着镣铐起舞,都能难倒一大片人。 而王文就以初等数学的范畴内,把技巧发挥到了极致,高中竞赛题说到底就是考验对初等数学掌握技巧的,王文差不多就是功力趋近化境中的那一类。 不知道这么个事情拿给十中一些人知道,特别是视他和姜红芍为竞争对手目标的人知道,人家会不会直接跳起来大喊你这是开金手指! 自己父亲公司一帮研究芯片研究编程开发软件甚至能直接出书立箸的一帮高研团队给辅导作业。 不准这么用外挂! 程燃点开另一份文档,给姜红芍发了过去,那是姜红芍要求的一道近世代数关于域论的题求解,这倒不是王文解答的,而是研发一部的另一个毕业自清远的高材生。从范畴上已经属于高等数学,这是姜红芍平时的兴趣了,已经不局限于高中数学,现在更多的往上的探索和提升。 姜红芍CQ在线,收到后回了一个笑脸,说我先看。 看完后她回复,好棒。 程燃这边也看完了手上的东西,还拿了草稿纸验算了一下,喝了口水,笑着在键盘上键入,“让我爸的工程师帮你解答难题,要付出面子啊,牺牲很大,你不考虑报答?” “有道理,面子是一个人最难放下的东西,你付出这么大,真是侠义心肠。” 程燃打了个嗯嗯点头的图标。 “你这么侠义心肠,肯定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君投之以桃,小女子当报之以李。以后你找我问数学题,我可以诚心诚意的指点你。” 老姜确实滑不溜秋的狡黠,程燃有种无论如何要逮到的牙痒。 “我还要你指点?不仗义啊,怎么感觉自己没落着好反倒还被你将了一军?” “连孟浩然都叹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我们这算是伯牙和子期之交,高山流水。我这可不是为了避免你说出些类似友情拥抱之类和你高大伟岸形象不相符的话来嘛,你看,我时刻维护你的形象,是不是有点感动?这样吧,我再多加几条,不仅限于数学,物理化学语文外语历史政治天文地理经济逻辑相对论,都可以请我指教。” 感动你个头啊。 “经济逻辑相对论什么鬼,你案头旁边的几本书名是吧!” “好聪明,等我看完了可以给你分享心得。” “……”程燃键入,“不如找个恰到好处的时间和恰到好处的地点我一并向你请教人生哲学理想生命的真谛?” “程燃,恰到好处的时间和恰到好处的地点该不会就是月黑风高某个电影院或者光线暗淡的咖啡馆吧?一般就是你们男生口中所谓‘成功率高’的地方?” 程燃几乎都能感受到隔着屏幕射过来的她目中寒光。 “哪能,肯定是光线明亮藏货众多的学习圣地图书馆或者新华书店这种地方嘛,不过你若是强烈要求换上你说的那些环境,我也并不是不能配合。就当舍身陪知音了。” “程燃,那种地方多没情调,我们是不是该找个更有情调的地方?” 程燃这个心情有那么波荡了一下,难免有些浮光掠影的想象。 “你说了算,一切听知音指挥!” “嗯,那你就乖乖的坐在电脑那头,我在电脑这头,通过电话线路,键入字节转化为二进制代码,隔着荧幕,仔细品味另一种形式的你,这岂不是很有情调的事情?” “……” ==== 情调……票票! (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