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底细 - 重燃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底细

程燃原本以为程飞扬挂个企联会荣誉会长的职务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但随后的结果发现效果很好,首先是以政府背景的商报出具报道,后面晚报,都市报本土的几大媒体分别以不同角度阐述,商报关注在政府这场会议的规格,参会官员和评论家对此的表态,都市报集中于对七个协会当事负责人的报道和一些会员单位对此的看法,晚报则是着力于探讨此举对于蓉城中小企业来说抗风险能力的提升作用,同时作为整体战略平台对于整个蓉城商业的促进。 这个时候可谓是报刊媒体的辉煌,蓉城几大本土报纸的确有水准,阐述问题的角度各不一,但却方方面面齐头并进的把这件事的舆论宣传作用推广开来。 特别是不参与企联会会长竞争的希望老总刘富豪在接受采访时发表了一篇言论,指伏龙公司短时间里发展创造如此之产值,堪称奇迹的西部速度,而且作为集科研和制造为一体的伏龙公司,他们的进步,也将会带来社会的进步,企联会名誉会长之位,实至名归。 这篇文章经由几大报纸刊登后,在商圈很引起一番震动。这个时候没有后世那么多各种各样的所谓商业榜单商业论坛商业排名这类的轰炸,有时候辛苦做产品,不如在某个适当的时机喊出一个口号和概念。这年头多少大势所致的滚雪球,财富从乘风起川汇海再到雪崩散,不就是一个个概念从兴起运作到最终现出原形的过程。 只是这种方式在商业中被称为运营,又名营销,营销是东风助火势,没有营销不行,但一味过度营销,没有根基雄厚的釜薪,这把火就是枯草浮火,乌泱泱过去后落得一地狼藉。 有刘富豪背书,推波助澜,蓉企联会的成立,在国内都小有名头。一时有不少的目光落向这一块。 “爸,你这算什么,当盟主了啊?连刘富豪都在采访上给你挂红花。”程燃笑道。 “什么盟主,这才多大的事情,你只知道他这番采访里把我们推到前面,却不知后脚桃源会议上碰面就跟我提了句,要让集团员工过来参观学习先进经验。这是听说了我们引入IPD,要过来偷师的。”程飞扬微笑道,“不过也可以,他们公司来的人,我可以包吃包住,再不济你学我们伏龙人打地铺吧,能拿走多少算多少,就看本事够不够……” 程燃道,“不过老刘也真是聪明,他前些年做的慈善做的事情,各种类似的荣誉风光不知道拿了多少,其实一个企业联合会会长,当不当不打紧,反倒显出度量。” 程飞扬道,“希望集团的老刘这类人,从改革开放就摸爬滚打走过来的,大风大浪见多了,以前困苦时,差点跳了岷江,什么事没经历过,看的透彻得很,根本不会争一时之长短,他向我们的示好,实际上也是明白民营企业,要走出来就得互相支持这个简单的道理。 蓉城没有伏龙之前,民企这边就他独木一支,排名第二的差了他一个数量级。” 程燃道,“所以有伏龙顶上来,老刘不过是让个路推一把释放善意,这种善意为纽带也能随之联络起一个盟军,这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程飞扬笑笑对程燃口中这些夸张的说辞不置可否,递来一个刚削好的苹果。 程燃拿过去就吃了,手上的报纸搁在腿上继续翻。 能让如今外界口中的“程老总”亲自削苹果,这幅父与子的日常画面如果放在一些媒体口中,恐怕就能构造出一副亿级产值当量公司老总护儿心重,结果子嗣四体不勤,接班前路波诡云谲之类让吃瓜群众们排排坐看大戏引人入胜的故事。 程燃知道七大协会合并的企联会如今士气很高,势头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有的看到这个战略平台,多方都想籍此让公司这上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企联会各同业异业能团结紧密,其实对伏龙来说好处也大,如果企联会能铁板一块,程飞扬能控制这个联盟的运作和对其成员起到约束作用,能够切实起到组织领导作用,那么这个联盟就能对接政府,下抵市场,可以是信息纽带,可以是众筹机构,甚至可以是产业孵化器,很容易造就市场的繁荣。 而统领这个繁荣的伏龙,背后的影响力自然可以就此延伸,更可以和自身业务相辅相成。 程飞扬却好像想的是另一件事,沉吟后道,“国家在积极寻求加入WTO吧,国家在这上面的工作一直在做,无非就是条款的问题,但应该会加速,差不多可能近两年就能敲定,我们在海外的扩展,就更方便了。” 伏龙的出海计划去年就在进行了,以前华通公司还有些外面的联系,伏龙全面接手后,启动了这些线,程燃知道程飞扬考虑的层面已经不一样了,这个蓉企联合会对他来说,也有另一层面的工具作用,即在海外的扩张,以商会组织抱团,更容易和国际接轨。 很多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在国内行业上多数都是商会进行行业的管理和指导,商会在很多国家是权力极大的组织,国际性行业联合会制定行业标准,规范行业行为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世贸组织为什么会划定成员国贸易的框架?不就是限制政府在国际经贸活动中的行为。然而世贸组织可以限制政府,却无法限制非政府组织。 所以程飞扬若是领导企业联合会,另一层面是可以在规则下,对会员企业在海外的经营贸易行为进行政府不能做到的保护。换句话说,以后国家政府想要进行相关贸易协调,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商会是政府最首要的合作伙伴。 伏龙迟早要和国际知名企业对上,所以程飞扬也在早搭建能够与之斡旋抗衡的堡垒。 对于程燃来说,当然知道这一步的厉害之处,利用商业联盟来维护海外的的利益,前世就有很多案例,譬如欧盟打火机进口协会对温州打火机行业出台法案的打击,后经温州商会出面谈判交涉后,虽然过程艰苦,但最后还是取得了欧盟反倾销诉讼的首次胜利。 所以如何打海外官司,如何在另一片战场立足,如何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程飞扬早开始未雨绸缪。 程燃看着程飞扬,觉得他有些远见,连自己都隐隐佩服,前世的程飞扬没有了施展才华抱负的机会,一切都因为自己这个不太成器的儿子,他折去翅膀,一辈子随波逐流。 而现在看着眼睛烁烁,不紧不慢,却给人从容气场的程飞扬。 程燃觉得手里的这个苹果,真是越加香甜。 …… 程燃还是提交了评省优学生的资料,其实之所以最初时根本不感兴趣还有一个过不去的原因,资料要求写个人高中生活的自评。而且这自评还真不能敞开了写,那些参评的评审可不会照顾你的个性,这上面的原则是不出格,展现学生的多方面素质,这都是有模板的,至少大框架范围是如此,大家必须整整齐齐。 于是程燃在摊开了写个人自评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这样的句式: “我爱好运动,积极参加体育锻炼,力求德智体全面发展……” “我将努力完善自我,提高学习成绩……” “我衷心拥护党的领导……热爱迈着改革步伐前进的祖国,为建设……而努力学习,奋发拼搏!” “我将以此为人生篇章中光辉的一页,向自己的人生目标大踏步迈进!” “我将怀着感恩的心,助人为乐,热爱集体,关心同学,遵守纪律,热爱劳动,拾金不昧,环保意识强……” 回过头看这一篇自评,程燃觉得真是铿锵有力,无处不展现着自己内心隆隆炮声。 评审一定会很受触动。 谁让偏偏招惹了杨夏那个婆婆嘴呢。 若不做这些,估计会念叨个没完吧。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这样想的时候,程燃面有笑意。 …… 这天程燃上了公交车,通过车窗刚好看到赶在邮局下班时候出来的章隅。 他手里拿了一些像是汇票的东西,他皱着眉头,这倒是程燃印象中很少见的。 章隅在街道上停顿了一段时间,转向了旁边的面馆,点了一碗素面。 这是程燃遇到过很多次的场面。 他想了想,回头给最擅长挖人底细的赵青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