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就这样被你拒绝 - 重燃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就这样被你拒绝

最近的一段时间里,秦芊时常在课间,还有放学出学校的路上,遭遇表白或者收到一些信件。 张平说小高潮就是放学的十中门口,走出来的秦芊在收到了一个早等候多时男生,于是女生们纷纷嬉笑路过,男生们也是频繁带笑回头,或者隔远观望。后来年级上宣扬说那男生叫王治宇,二班的第一名。 又说,“自秦芊上了报以后,递情书的简直排成行了,暗地里的还不知道多少……” “张平你有她的CQ吧!给我们留一个啊,讲点义气……” “CQ号可以给,但手机号,说实话,那就不行了,我得去说一声,经过她同意才行。” 类似于这样下了课扎堆的交谈,最近话题倒是不少是关于秦芊的。 因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秦芊晚饭后出没天行道馆的情况倒是多了些,这些事情蒋舟自然会告知程燃,这天程燃横竖晚上没事,吃了饭后就溜达着往天行道馆过去。 正是夜色笼罩,天行道馆那令人馨宁温和的灯光隔着玻璃透射而出的时候,程燃走了进来,晚上人不是太多,他径直坐入了靠窗的那个位置,其实如今三层楼在晚上的生意还很好,第三层楼可以抽烟,论风格和环境,成年人喜欢的居多。 蒋舟自然端了一杯水过来,其余服务员就不必过来打扰了,程燃有时候过来,在这里一坐,道馆里基本上把他当透明人,这样反倒是符合他心目中那种运营的状态。 过了一会后,秦芊来到他面前坐下,蒋舟亲自做了一杯秦芊很喜欢的思慕雪酸奶饮品端上来,给程燃来了一杯茶。 秦芊那件制服外衣已经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身T恤,她用勺子舀着冰渣时不时放入口里,只是眼睛不看程燃,更多望向窗外。 其实程燃进来的时候她就躲在柱子后面,后面想了片刻后才出来的。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总觉得……如果程燃开了那样的口…… 她又该如何应对? 最后程燃还是让她睫毛微颤的说话了,“听说你被特招了,艺术特招不是降分录取吗,也要通过高考啊?对这方面我只是略有了解,不清楚你的情况……” 秦芊点点头,“一般教育部规定的自主招生是这样,其次还有艺术体操走体育生的路子,这些都是降分录取,但我的情况不同,限制不少,清远那边是作为学生艺术团成员招收,要提前去京城参加集训,为期八个月,准备一系列国外和国内的演出,所以不用参加高考,入校强制成为校艺术社成员,又因为我是得了省舞蹈大奖以舞蹈艺术特长被特招的,只能划定在影视编导专业就读……” 程燃道,“这样的多不多?” “全国应该很少。” “那的确值得在报纸上大书一番。” 秦芊停顿了一下,看着他,“我……该去吗?” 程燃抬起头看她一眼,说,“你学舞蹈做什么,强身健体吗?” 秦芊不明所以。 程燃道,“肯定是为了能够表演啊!眼前就有可以到处演出,打磨技艺的机会,还有国内最顶尖的学校……这是多少人的梦想?” 梦想啊……秦芊眼神逐渐清晰。 他们又聊了一些,说学校里的趣事,说秦芊参与天行道馆发展的种种,说到有乐趣处,两人都笑起来,秦芊掩面微笑,动人无比。 直到后面程燃看着时间不早了,抬头道,“那就这样吧,听蒋舟说你最近晚上都常过来打工。” 秦芊环视四周,说,“我还有点割舍不去这个地方。” 是啊,哪能割舍得了呢。她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个被保护在墙内十指不沾阳春水家里的公主,她连拿起那些扫帚都觉得脏了手,经常在舞台上聚光灯前的她也做不来对进门的人说欢迎光临你好,她在意别人的目光,担心从他们眼中看到卑微。 然而她也正是在这里从彷徨走向成熟,她在这里亲手挣到了人生第一份为父母减轻压力的工资,她感受到了那样的分量……还有很多很多,细微且温暖的感触,那都是她在舞台上那样充满自信的原因。 这不是卑微的,任何卑微的生命,都可以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放出夺目的光彩。 她面容温婉明丽。 程燃道,“从明天起,可以不用来了。” 秦芊握着饮品的手僵住。 程燃微笑,“以后……以后的以后,也不用了。” “恭喜你……毕业了。” 秦芊眼睛里噙满细碎的水花。 然后她轻轻“嗯”得一笑。 程燃起身离开。 到了外面,隔着落地窗朝灯火辉煌的大厅里的她挥手。 秦芊也挥手目送,最后手缓缓垂落下来。 …… 秦芊之后就再没来过天行道馆。 甚至在十中上课的时候都少了,据说是在办相关程序,星期五的时候她来了学校,上了全天课,大家看着她还挺新鲜,下午的时候她找到了张平和程燃,说明天晚上请他们吃饭,吃完饭去唱歌。 大家都知道,这或许是目前最后的见面了。 结果周六又下了连绵一天的雨,但是秦芊的饭局还是所有人都到场了,她在明海路的四季家园请了一大圆桌,都是和她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有他们班也有其他班的,程燃和张平只是其中之一。 然而程燃和秦芊还是成为了宴席的主角。 大家没有忘记程燃在秦芊这条路上扮演的分量,袁慧群最是感同身受,她从旁观察着程燃和秦芊,一方面程燃清俊而自成一股气度,秦芊今天穿的是连身裙,再加上刻意打扮,都有点不像是同龄女生,反而更如同真正进入大学经历蜕变的女子,然而却和程燃很搭。 看着感慨真好啊的袁慧群又暗暗着急,心想都到这份上了,秦芊都私底下收了年级上十几份情书了,这程燃榆木脑袋怎么还不开窍呢,平时不是挺霸道大魔王的吗?这时候咋回事了?原先预想的各种霸王硬上弓场面简直没有啊! 饭桌上大家最后还是都祝贺秦芊的未来,并提出了希望每年都这么聚一下的愿望,全场无不赞同。 天下无不散筵席,到最后还是要说分别,饭后大家去了KTV,打算好好玩他一场,不醉不归。 只是都知道秦芊在哪个歌城,途中不停有人到来,一个大包最后都坐不下了,大家迎来送往,最后还是在歌城外面和送出来的秦芊告别。 程燃回到家没多久,电话就响了,秦芊说程燃你在家里吧,能出来一下吗? 程燃一时没搞清楚出来哪?结果她说伏龙家属院外面的同福路。 程燃撑着伞出来的时候,看到秦芊淋着雨站在夜色中。车水马龙,不时有车碾着湿漉漉的地面哗得过去。 那是她最丑的时候,那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程燃打伞给她遮雨靠近了说你没回家啊。 秦芊却上前,把他抱住。 伞落。 程燃只觉冷雨中却散发着热度女孩充满着弹性而美好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 然后她抬起头来,说,“程燃,对不起。我不能回应你了。” 程燃这个原地思密达。 但片刻想到肯定是一连串的阴差阳错,让秦芊到头来还是误会了。 自己这算是什么……还没做什么,敢情就被人女孩给拒绝了? “路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宽广的,对有的人来说,路其实是很狭窄,甚至只有那么一条……” 雨水浇湿了她仰起的脸。 “我和你不一样,这是我父母的希望,以及我的……希望。我只能选择这么一条路,去继续跳舞,去上一所好的大学。对不起,我不能,给你回应……” “我不能和你一起……毕业了。” 程燃看着在微微发抖的她,眼神温和,他伸出手,揽过了她的肩膀,把她也轻轻抱住。 误会么……其实也无所谓了…… 他道,“没关系的……” 秦芊身体一震的抬头看他。 程燃心头这个怪力乱神啊,却又能怎么样呢,他能告诉秦芊,是她想错了吗。 还是该这么看着她,真正展翅呢。 秦芊头再度埋在他胸口,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在书上看到,说五分喜欢一个人,可能不避讳被别人知晓,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而有十分喜欢,那就谁也不舍得说了,憋着每天的一点小高兴,像是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我之于你,也是这样。” “你要记得。” 这就是那样的雨夜。 最后良久两人分开,程燃把伞给了她,送她上车。 程燃最后隔着车窗对她挥了挥拳,“我们的征途,永不止步!” 她隔着车窗噗嗤笑出声来。明艳无比。 “加油!” “为梦想!” “为梦想!” 这是程燃听梦想这个词最不刺耳的一次。 秦芊就以那样的轨迹在无数人谈论中去了清远大学。 而程燃几乎算是经历了人生一场无妄之灾的被拒绝。 好在这个雨夜所发生的事情,除了两人之外……再无人知晓。

下一篇   请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