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万物生长 - 重燃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万物生长

秦宋元几乎是秦芊后脚落家,还带着一身的雨水,伞骨都被风吹翻了,他却浑然不觉,还有什么比女儿能够被目前最顶尖大学艺术特招而更让人激动的?这大概是他秦宋元可能一辈子都可以挂在嘴上的辉煌,是他家庭到目前为止最了不起的成功。 再三确认是清远大学的艺术特招通知书后,秦宋元激动地热泪盈眶,喃喃摇头说“真想不到,真想不到……”,秦芊母亲更是直接把秦芊给搂在怀里。 然后秦母想起什么,让秦芊赶紧给她艺术团的老师张戎打电话,艺术团的指导老师是早得到了这个消息,笑着说,“虽然大家都在帮你奔走运作,当然也有清远新政策高水平艺术团选拔人才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靠你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没有你得了大奖的那几场舞蹈,我们艺术团就是再推,你们学校那边再帮忙,你爸再奔走,也是没用的。” 电话里的张戎停顿一下,道,“不过作为你们的指导老师,我是看得出来,最近的进步是突飞猛进,怎么……你妈在旁边吧?说话方便吧……还是我猜测没错……有喜欢的人了?舞蹈是艺术,艺术是生活一切感悟的提炼和结晶,舞蹈所体现的美,也是情感世界的美,她真实反映了你的内心。你能有今天的蜕变,老师也为你很高兴。再多嘴一句,是艺术宫当时在场的……那个男孩吧?” 听到秦芊沉默,张戎很快笑着岔开话题,让秦芊母亲接电话,跟秦芊家里说的也是让记者那边报道一下,这方面他们都有人脉,就以秦芊是如何从小刻苦勤练舞蹈,参与艺术团的演出后被清远特招的。一方面为艺术团宣传,另一方面也是为秦芊可能的人生进行铺排。无论她走哪一条路,这都是一条跟随她抹不去的荣誉。 挂了电话。 自己父亲秦宋元已经哈哈笑着对电话那边的亲戚们报喜,母亲接着和朋友打电话道谢,都是在这上面出了力的人们。 她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低头看着角落边的那把伞,心想自己该怎么告诉他们…… 其实她不想去呢? …… 秦芊被清远大学特招进艺术团的消息传遍了十中,无数人对她表现出羡慕和崇拜的心情,就是在家里,她也接到了来自省剧院艺术团舞蹈队队友们的祝贺。 有关她的事迹在宣扬,学校体育课间的操场上,和她关系不错的女生们自发围了过来,只是袁慧群带着一些幽怨,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第一个告诉我,还是你妈给我妈说了我才知道的! 有的是真心祝贺,但也有的其实在表达了她很厉害之后,心中有落差的,因为秦芊因为艺术特长可以有这样的顶尖大学升学途径,而往后的这段其他人埋头暗无天日的时间,和她就基本无关了。 她可以看看书,提高自己,去跳舞,继续磨练技巧,如果愿意甚至可以背着包就去旅行,有大把的时间体味人生,而大部分人其实只能留在这里,按照普通人的轨迹去奋斗,哪里没点不平衡。 据说有的班上得到保送的情商高的学生,干脆就在那段时间包揽班上一切杂活,为班上同学服务打扫卫生,也倒是很和睦赢得一段佳话了。 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道喜恭贺的来了一拨又一拨,连袁慧群都觉得秦芊的应对过于淡定了,却转念一想,这大概就是所谓已经无所忧虑的状态了吧。 唯有袁慧群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她们在园林看头顶缕缕飘动过去的云,看落叶是如何旋转跌落在地,甚至一起在黄昏看操场的踢球,而那些球场上的男生们发现是她到来后,也越加得卖力更突出的表现起来。 但袁慧群却发现好像秦芊一直心神不属,在那样傍晚的球场,她轻声对身边这个她一直引以为傲的朋友道,“昨天有报纸的记者采访你了吧,是天府早报的?不奇怪,他们经常往我们学校跑,简直建立了业务关系……等着吧,再过几天还有都市报的过来,没过多久,大概大部分蓉城人都知道我们十中有你这么个漂亮妹子被最好的大学录取了,你会成为传奇的。一想到我能指着报纸对其他人说我和你认识,啊……真是觉得自己都了不起了!” 秦芊想到那样的时候,脸也微微有些赧然,但眼底仍然浮着的那道忧愁,却还是没散去。 袁慧群停顿了一下,道,“秦芊,你要知足,这不是偶然来的,而是真正源自你的努力。说实话,那段时间我看你跳舞,我都要看呆了,同样的动作,怎么你可以跳得这么好,一点不假的告诉你,看你跳得我是春心萌动,如果我是男人,我肯定非你不娶啊……这是你的天份,我爸经常说有时候命运这种东西你不得不信,有的人天生就适合做一件事,并且能在这上面取得成就,怕入错行不是说说而已。你能有这样的机遇,就把握住吧。否则以我们的真正和其他人那样硬性考试,一类本科都是危险的事情,想要去好一点的学校基本就别想了,除了走这条路,你能去清远吗?或者能去和清远一样的顶尖大学吗?” “有的人能在这上面达到的,我们哪怕就是拼尽全力,也够不到的啊。” 袁慧群看着她,“所以你能走,我真的很羡慕你,为了你的人生,请走吧。” 秦芊抬起头来,看着天边最后一抹余晖。 是啊……若非这样,她是无论如何也够不上的啊。 …… 秦芊一连几天都去了天行道馆。 蒋二娃遇到秦芊还有些意外,说高三到了你不是说打工只会在周末吗,怎么现在平时也来了。来了就来了吧,我还是按照以前给你计算工资,你的衣服前两天后勤的洗了,烘干放在储物柜里。 停顿了一下,蒋舟跑去拿了一份报纸过来,指了指第四版上面她的照片,虽然报纸刊登的是黑白,但其实打印的像素还是比较细腻,照片上的秦芊站在爬山虎的墙下,穿着连身裙,斜跨了个小挎包,后脚轻轻挑起,一副阳光开朗的形象。不用说就知道照片是她妈妈提供的,因为这张照片她妈也同样拿去上报了特招申请的资料,不止一次说过她最喜欢这张照片,活泼青春阳光,哪家生的这么靓丽的小姑娘啊。 “厉害啊,报纸上刊登了,你真得那么多奖啊?我父母在饭桌上还说起这个新闻,只是我没说这就是我们的兼职员工……哎其实就是说了他们也不相信,只可能蹦我一句壳子冲上天,吹牛不打草稿!但其实说实话我觉得你是这个。”蒋舟朝她竖起大拇指,“未来的高材生。” 秦芊赧然一笑说蒋大哥,我想再上几天班。 蒋二娃说不打紧不打紧,荣幸啊,就是担心工资给你开低了,这算什么,未来清远学生勤工俭学? 秦芊一笑去换上了制服,此刻就是个端盘子问客人需要什么的小姑娘,但她却好像干得异常卖力。有新来的盘子没端稳饮品落地打碎,她先对客人鞠躬说不好意思,然后让那个新服务生立即去让后厨重做这桌,自己立即着手打扫。 天行道馆内又恢复了自由,休闲的氛围。把地扫了干净同时帚了的秦芊把拖把扫把工具分门别类放入工具室里,回头,看着天行道馆。 柔和的灯光,实木桌椅,水吧自取台,装饰的枯木,一点一滴,一分一毫。这里承载着的记忆,像是时光中隽永的存在。 她又记得那个连碗都不会洗的自己,记得那个内心彷徨的自己,记得那些家里最黑暗的时刻,那个父母没法振作,吵架打架提刀上阵,就要家破人亡的历程。就是在那段她可能会走向人生中与现在绝对不同深渊的时刻,这个地方,像是羽翼一样包裹了她。 她在这里经历的一点一滴,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就像是她能够在舞台中央那样自由的腾跃袅娜一样。 皆是成长。 ==== 第二更。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