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借伞(第一更,票) - 重燃

第一百三十章 借伞(第一更,票)

即便在秋天也是颇为闷热的蓉城天气中,开始多雨。 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十中里到处枕戈待旦,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拚家底拚人脉凭自己评省优的开始了,明知自己靠正考已经没法上理想学校走艺术类特长的也从自己班上收起了书包进了艺术班,一门心思要走竞赛路子的开始破釜沉舟搏一把了,要出国的也背起红宝书做起资料。 很多人进行了十八岁成人礼宣誓。 很多人觉得生活突然有了质感。 很多人开始明白前方的岔路口,就是各自修行各见真章。 当然,眼前还同舟共济,实际准备各奔前程的十中还是平日里那个除了学业外,大家课间课余时会商量去哪玩,关注谁的小道消息,或者逮着球赛聊NBA明星就能聊得口沫横飞的地方。 自上学期末重夺第一后,姜哥的又一个消息在年级上流传,虽然还未正式公布,但学校其实已经有内定的第一批保送名额,作为前两年拿竞赛各类奖拿到手软的姜红芍已经被学校邀请谈过话,最初时是保送顶尖大学的土木系,结果老姜拒绝了,理由是不能随便选专业。 结果没多久校长亲自出面说项,说和大学沟通过了,十中特别推荐,专业限制取消,你可以自由去想去的系,没问题。姜红芍还是拒绝了,这回理由是没有经历高考人生不完整。 这番话曝得十中年级上人尽皆知,让人莫由名来感慨姜哥不愧是姜哥,性格和实力彪悍到一塌糊涂。 张平崇拜到五体投地,消息灵通的他跟程燃说,“其实姜红芍那番话是被某些个老师断章取义了,人姜哥说的是其实自己不是考不上,可以把保送名额留出来,给需要的同学,自己也很想体会一番这种努力去博取目标追求理想大学的过程。” 末了张平又痛心说,“听说上一届一个师兄被保送了,结果对方最后高三那一年生生思考了一年人生,姜哥何必浪费机会,就是什么都不做每天思考人生思考一年也是很好的事情嘛!”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班主任孙晖特别点了程燃名,让他去办公室一趟,这段时间孙晖都会不定时找一些学生谈话,不光是成绩好的,也有班上成绩中游甚至下游的。 姜红芍朝程燃一笑,程燃回应她点点头。 放学到了办公室,孙晖在雨水拍打窗台越显安静的空旷办公室里,端起茶杯唿溜喝了口茶水招呼程燃直接坐。 程燃坐下后他喝了茶盖上上面印着清墨荷莲略显土气的大瓷杯盖子,笑笑说,“程燃呐,高三了,有没有想去的学校啊。这样吧,要不我给你出两个办法,都是上最好的学校,一是跟那些个学生一样,评个省优秀学生,当然你成绩要一直向现在这样保持,十中推荐上去,国内排名前面的一类大学都可以,就是今年提出的985工程中,首批的3+7里的那七所,最顶尖的3所也行,但先说好,可能不保险,被拒绝也平常。” “第二嘛,就是趁这段时间冲刺一下竞赛,有风险,毕竟要耽搁其他科学业,但你数学这些不错,可以试试拿个数学金牌,去国内顶尖的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985工程今年提出,首批入选十所大学,是为十校联盟,三所最先建设的拿到了教育部首批二十七亿拨款。 程燃道,“我还是自己考吧。” 孙晖愣了一下,叹口气,“怎么都这么倔强。” 程燃笑道,“我说过,不会让她等我……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孙晖点点头,端起茶杯,看着程燃的背影,微微一笑。 其实他们也怕,最怕的就是出现那种本来铁定会给学校一个大荣誉的学生,却因为不稳定因素放弃了,这必然是最为痛心的事情。十中没能从姜红芍身上得到答案,所以孙晖要向程燃寻求。 孙晖再度灌了一口茶,面朝窗外的雨线。 “年轻……真是很有勇气的答案啊。” …… 因为和孙晖的这场谈话来得像是骤雨,其实程燃被他喊走就知道孙晖的意图,所以直接开门见山,出来后学校还有不少人,特别是现在外面还在下雨,有些人在等雨小些,程燃是带了伞的,站在教学楼下面,撑开伞,忽然看到了对面树林最大的一株大叶榕下,秦芊和袁慧群两个女生正在树下躲雨,两人也赫然看到撑开了伞的他。 对面两个女生,衣着单薄,而且并不是不认识,程燃在这头,撑着伞,其实双方已经对视了…… 其实路过看到这两个学校舞蹈团和体操队的高佻女生躲雨狼狈的男生,多少也动过上前递伞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有人碍于勇气,驻足不前或者径直路过了,事后才多少会恨自己的脸皮,也其实有原因在于不熟的人,做这种事其实很尴尬。 而程燃和他们明显是熟人,就是这么让人妒忌的近水楼台,程燃却还是没有把伞递过去。 雨没有停甚至是小的趋势。 双方隔着雨幕对视了片刻,秦芊转身,拉着袁慧群再度冲进雨里。 雨在那之后下的更大。 程燃摇摇头,持伞前行。 秦芊最后的那个眼神,不知道是期待还是说理解。 …… 冲出校门后雨实在太大,而且夹杂着一些渗人的风,落在身上打得皮肤都生疼,秦芊和袁慧群终于躲进了拐角的墙檐下,虽然半片身子还是会遭到风吹雨淋,但至少能有那么一席遮风避雨的旮旯。 但两人的衣服还是淋透了,薄衫毕露的内衣把身材的曲线勾勒得若隐若现,两个女生都有些脸红,但如今的情况,又能怎么办呢? 秦芊看着这片大雨,心想自己这幅样子,幸好不是在刚才。 哪怕就是袁慧群,也不愿意让认识的男生见到自己这幅落汤鸡的模样吧。 秦芊在舞台上就是舞者,能尽情表现自我,因为那是聚光灯下的舞台,是孩童的树洞是作家的稿纸是棋手的棋枰是思想者的天空,无论是她的柔美她的灵动她身体的每一处起伏,在那样的场所都是虔诚的展示。 而那天的游泳池,之所以她可以从最初的羞涩到不顾旁人目光最后从岸边挺胸抬头扎向水面的那个跳跃,她破天荒的发现竟然也会有一个男生的目光,也能带给她这样的感受,所以在他眼睛里的舞台上绽放,也未尝不可。 但现在雨真的很大,淋透了她,狼狈得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但偏偏那把黑伞就这样飘飘忽忽的从门口出来了。 双方再一次的对视。 若不是因为面前的雨幕就是楚河汉界,袁慧群很想冲上去说一声有伞了不起啊戳死你。 周围等车的其实早注意到了那边舞蹈队的两人,不少人盯着自己手上再次陷入纠结和心跳的死循环。 程燃站在公交车站台,看着那边墙壁边缘的两人,想到其实秦芊家离得不远,他们都是走路回家的,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伞递了出去,说了句“我赶车了”程燃就转身走向站台,然后在那里上了车。 袁慧群拿着手上的伞,转过脸不知所措的盯着秦芊,片刻后秦芊从她手里接过伞,说了声走吧。 …… 回到家的单元楼,秦芊手上的伞垂了下来,她低头看着伞,摩挲着伞面,她的眼睛又迅速从伞上面收回来,脸有些微热。 想起袁慧群最后分别时在她面前拖长了声音喊出来的那句话,“我也想有人给我一把伞,我也想有人就那么转身走回大雨的样子!……拜托你赶紧答应吧!” 她准备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再打开电饭煲找出母亲给她热的菜,她母亲今天晚上还有一场代课,父亲一般在工厂会晚点回来。所以这就是她回家的平常。 然而今天刚扭开门就看到了没有去代课的母亲,看到她进来一阵惊呼,“你不带了伞的吗,怎么还淋成这样?” “你没去代课?” “不管了!我刚给你爸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她母亲手上拆开了个信封,在她面前挥着,“你看这是什么!” “你被艺术特招录取了!” ===== 第一更,求票啦,看今天能不能把秦芊这线暂时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