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呵…… - 重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呵……

姜红芍说完那句话就说我回去了,也不邀程燃,所以大概程燃是没法看到她避开而红了的脸。 等程燃走出这片林荫后,正好遇到了从行政楼走出来的章隅,在第一道预备铃声中,他看到了先程燃走出去往教学楼的姜红芍。 然后就和程燃狭路相逢。 程燃不知道章隅现在是什么个观感,兴许他和姜红芍家里的联系,让他觉得有作为姜红芍在学校看护人的责任,所以哪怕是知道他没法管得住老姜,面对程燃,估计仍然也是敌对的情绪。 看到章隅,程燃本很不想跟他打招呼,而以章隅一贯的那副态度,大概就算是跟他打了招呼,也可能贴上他面无表情的冷脸。 但程燃还是对他道,“章老师。” 章隅看着程燃,道,“我一直跟你说过,家庭问题是大问题。” 程燃就是皱眉,心想这章隅是婆婆嘴吗,道,“你打算每次见我都在我面前重复一遍?如果是这样的话,谢谢你一直的提醒,但你要明白,你不见得能改变什么。” “有时候看着你,我总觉得,你如果不是成熟过了头,那就是自大自负过了头……”章隅说着,停顿一下,又道,“但是现在看来,你和我一直所认为的,不太一样。” 程燃怔住,怎么也不觉得章隅能说出这样的话? 后续该不会是一个“但是”,然后再来毒舌的一波贬损。 “红芍很聪明,而且很努力,所以她很优秀,能在十中长期名列前茅,很难得,我不想她受到任何影响……但你能从入校的一百多名,到八十几名,再到能和她并驾齐驱……考到年级第二。我收回以前对你的表面看法,也许,是我错了。” “你不只是光有嘴皮子而已,你很认真的在证明一些事情。凡是最怕认真,所以这么下去,家庭问题,将是你们最大的问题。” 程燃道,“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你说的问题,就将不再成为问题。” “我之前还夸你比较成熟,但说出这话来,说明你还是不太成熟。” 章隅道,“有多强大才算强大?你怎么知道……你费尽全力去达到的终点,不是别人的起点?你见的世面不多,知道的东西太少,所以你不明白,在真实的世界上,好多东西是复杂的,是讲究水到渠成的。可是,在别人那里是水到渠成,在你这里,只是一滴水滴而已。” “我同意你的说法,但不同意你的看法,”程燃道,“我理解你所谓的家庭问题,肯定是复杂的,有可能只是来自某个人的不喜欢或者不愿见,就可能对当事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和压力,我理解你,因为你承受过。但我不是你,我这个人向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兴许撞了南墙,哪怕头破血流,我也要破墙。至于我是不是世面太浅,知道得太少,我们可以……走着看。” “走着看?” 章隅有些嘲弄的浅笑了一下,“或许看不到了……不过,既然你这么认真,这么笃定,那么好吧。” 章隅想了想,然后略有些晦涩的开口,“你留意一个叫柳高的人。如果这个人出现了,那么你……和你的家人,多加提防。” 一个教师说这种话显然不是为人师表的,但章隅从来好像也不是个合格的教师。 程燃看着他,片刻后点点头,“好。” “未必是人身安全,”章隅道,“你知道的,一个集体里面,特别是在一个背靠资源平台的集体,大家都有利益诉求的时候,人都是自私的,会为自己打算,甚至也可能会做出些损害别人的事情来。总有这样的人,当一个外来者有一天进入那个环境,打破某种平衡的时候,如果把你踢出局能符合利益,那么对方就会做。” 章隅是把他当成了成年人,而所说的,也似乎是和眼前的学校无关的另一个层面。 程燃问,“所以当年,你有前车之鉴?” 章隅道,“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是会为了自己刁难别人的。当然,可能你面对的问题不在这里,甚至根本不止于此……好自为之。” 程燃看着他,还不等说出“谢谢”,章隅提了公文包径直走远了。 就像是你最近留意什么事物,那么身边好像就会老是出现与之相关联的事物一样,早晨和章隅进行了谈话,下午体育课横竖没事,去往阅览室翻书的时候,路过标志有文教类书籍的柜储,程燃一眼扫过后,走出没多远,想了想又倒了回来,在其中一个格子看了一番,探手,抽出了封面是蓝色皮的一本书。 书名是《多国教育行政管理探讨》,而著作人署名:章隅。 程燃翻开来,首页就看到了关于作者的简介。 章隅,生于1962年……1989年毕业于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文理学院,回国从事教育行业,中学一级教师,参与过七部国家教材编著,时刻关注并善于分析国内外教育行政管理动向…… 大致的翻了翻后,程燃把书送回了格子里,反正不感兴趣。 他只是有些意外,章隅居然还会写书。 …… 对于秦芊和袁慧群来说,自从发觉程燃对秦芊可能有企图这个结论后,好像在哪里都能碰见他,譬如这天中午她们在校外小炒店吃饭,秦芊袁慧群和班上三个女生,就看着程燃和张平通过木楼梯走上了二层楼来。 几个秦芊身边的女生立即就起哄了,因为大家都是舞蹈队的,假期的时候也见过程燃在艺术宫的那一幕,后面假期这件事还有很多后续消息,传到她们耳朵里,大家都心照不宣,这个时候正好看到程燃两人上楼来,哪还不立即起哄,嚷嚷着让他请客。 说“秦芊在这里你不请啊,要请难道不把我们一起请了啊。” “没准我们会在秦芊面前多说你几句好话噢!男人嘛,大气点。” 若是以往,程燃估计也就请了,但一看秦芊低头用手揪着衣角,袁慧群一群女生这番话语,程燃立时想到了最近遇到秦芊袁慧群,好像她们的表情都不大对劲,莫不是还是因为假期自己帮了秦芊,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在刷存在感?或者另有所图? 程燃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拒绝,而且要表明态度,于是对着秦芊几人摇摇头,“男人应该大气,但我的钱也是爹妈给的,大气不起来啊。再说了,我也没说过要请秦芊啊……”他又看向张平,“我还是觉得隔壁拉面好吃,我们去吃那个。” 本来还打算联谊的张平哪里想到程燃直接拒绝了,当下本来要往座位上坐的也连忙起身,“好好……”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怎么搞的,不是说程燃对秦芊有意思吗? 就在程燃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手袖突然被上前的秦芊给拉住了。 秦芊捉住他衬衣袖子的衣角道,“不要走。” “我请你们……”她微笑道,“我应该请你的,明天你再吃拉面吧。” 程燃只好和张平坐下来,一顿饭大家吃的还是很和谐,又有张平和袁慧群活跃气氛,吃得还是其乐融融。 在袁慧群讲了个笑话引得大家哄笑之余,她朝秦芊挑了挑眉。 秦芊迎着她故意的挤眉弄眼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两人都心照不宣。 一向大方的程燃刚才在身边朋友起哄下突然这么反常要走,可不正是因为连续出击后面子上挂不住了。 呵…… 男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