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所以 - 重燃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所以

秦西榛给程燃打了几个越洋电话,表示陈木易在到处攻坚音乐人的数字版权,她陪母亲欧洲旅游的路上,就在遥控这个,当有陈木易没谈不下来的,她旅游结束就亲自上阵。 到目前为止,在程燃名单里的音乐人正在按部就班纳入天行音乐体系,秦西榛打电话来的时候,表示现在已经投入了一千多万了,是不是继续投下去,把程燃给的名单全部吃下。 程燃表示能吃多少吃多少,秦西榛问那如果钱不够呢。程燃说我可以支援你,再给你一千万没有问题。 秦西榛随后的语气都轻快许多。 程燃让秦西榛率领天行音乐在乐坛进行数字音乐的大规模签约计划,其实是有的放矢,毕竟还没有人知道,就在不久的将来,随着纳斯达克泡沫破灭,这股冲击波打过来,国内互联网行业也随之进入一片寒潮。 时值移动梦网的诞生提供了一个避风港,所以后世有种说法是“拯救了中国互联网”。移动梦网在那个期间合作了超过四百家的SP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的各类型业务达到三万多项,后世的三大门户网站,在那个时期也就是梦网的几家SP提供商而已。 未来两年里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严冬,主要短信息为主要业务的移动梦网成为了国内互联网从网民上变现盈利的最重要武器。 它也真正做到了创立之初“整合上下游产业价值链”,实现“多赢”的目标,从创立到实现的过程都堪称典范。 但这是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梦网这艘航母到最后也因为内部管理不善监管不严等致命问题触礁,七零八落。然而不可否认其历史的贡献是巨大的。 程燃要秦西榛做的“数字音乐人计划”,其实就是在等待这么一场时机,当年移动梦网从创立最早初一年收入一千万,到高峰时一年高达一千五百多个亿,直接支持了中国互联网摆脱寒冬的阴影,引发一波上市潮就可以看出其威力,从最早的短信到彩铃再到无线音乐这些项目,每一个环节在程燃看来都是值得开采的金山银山。 无论是秦西榛攻坚的数字音乐版权还是CQ的短信无线业务,未来将大有作为。 李明石和林晓松的CQ关起门来成天琢磨业务,这其中出了很多的新业务方向,只是最后的审核还是在程燃这边。 CQ高层会议会找个周末的下午进行,后来这成为了CQ的惯例,被外界称为“上议会”。 很多年后人们都在纷纷猜测这么一条惯例的来龙去脉,有的人说是方便总结过去一周的发展报表,有一个统领的作用,同时提出下一周的工作计划,而这种一周计划的形式,正是CQ在发展过程中如此审视夺度推出各种与时俱进项目的原因。 但其实都不是,只有最早的一批元老知道,为什么会有星期六下午的“上议会”,纯粹是因为程燃那时候不上课,时间上最充裕而已。 周末议会上程燃看了很多条的发展,最后圈出了两个方向,一个是CQ的虚拟货币,这个方案的提出是一个叫徐野的技术员,理念是用虚拟货币来购买种种附加值服务。另一个方向,则是李明石提出的“虚拟社区”计划。 程燃在最后的这个计划上打了圈,表示虚拟社区可以和联众那边进行对接了,社区可以连通联众平台,直接可以上线进行游戏,同时CQ的虚拟货币可以用于联众币的购买兑换,但只能单向兑换。其次每月控制投币市场的数量,避免平台的经济体系危机。 同时可以把虚拟社区的个性定制业务提出来,作为“阿凡达计划”。 在CQ内部众人还在揣摩的时候,程燃又解释道,“阿凡达,英文原名为Avatar,英文词根最早源自梵文,通俗意思是化身,转世,也可以理解为天神下凡,神降世间。 CQ的“阿凡达计划”,即是让人拥有在网络上的分身,我们在新的版本中加入个人形象的定制,还要出台虚拟商城,能够让用户在那边打扮自己的人物,宠物,用CQ币购买相关的装饰物件。在我们没法用视频进行面对面对话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人们用虚拟形象在和电脑另一端的人打招呼。 而且,即便可以用照片和视频进行沟通了,但人们在网络上未必就愿意以真面目示人,所以阿凡达会是他们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个结论一出,整个上议会现场都沸腾了,大家各抒己见,纷纷发言,都感觉到这个模式实在非常的吸引和刺激。 产品部的许良说,“真是不错,那人物可以美型一点,符合我这种宅男对高大帅气国字眉三角腰的憧憬!” 程燃道,“并不限于对人物穿着的个性装扮,我们还可以用一些更高等级的物品来体现用户的付费层级,譬如只要998的汽车,豪宅之类的背景,汽车也可以分家用车,中级车,豪华车,跑车之类。” 有人想了一下兴奋道,“开着跑车到美女面前,肯定是很拉风的行为啊……自然符合人们社交中的这种炫耀诉求。” 一群人看着程燃,喃喃道,“你是魔鬼吗……” 市场部的李东想了想道,“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产品,但不可避免一点,一旦涉及了物品等级体系,会不会有人在买到了最高档次的产品之后,失去继续追求的意义和兴趣。” 程燃道,“一方面这个虚拟商店会不断拓展,同级的事物尽量多拓宽人们的选择。另一方面还可以解决这一点,那就是这些虚拟物品都有使用期限,最大保有期限是六个月,时间一到,系统收回,并推出更新更吸引人,更有热度的产品。” 程燃说完后,看到一双双眼睛愣愣的盯着他。 “嗯,有什么问题?” “你是……魔鬼吗?” …… 杨夏的到来在十中激起一番热度,当然最早的还是朱旭和杨夏一起行走言笑晏晏,顿时让这个本身就很出挑的女孩进入了无数人的视野。 后来知道她是转校过来的,和程燃姜红芍以前是同学,十中这个阶段还是有不少转校生,别的不说就是高中没有考好的,下来复读班的也不少,杨夏却独独成为话题人物。 后面也事实证明金子是在哪都能发光,特别是杨夏接连拒绝了两个在三班和八班不是成绩很好就是体育很好的两个也算有名气男生的追求过后,更是一下子把她摆到了风口浪尖。 关键杨夏还挑不出毛病,听说她成绩也很好,而且看样子很受老师欢迎,几个科任老师都不同程度和颜悦色的单独找过她谈话,问是不是还习惯自己的讲课,有没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知道,杨夏也是老师眼中的“种子选手”。 这天的体育课,朱旭买了水坐在这边,远远看着树荫下面的杨夏。的确,得知他和杨夏一个班的时候,他曾经很是悸动了一下,有种妙不可言被称之为缘的事物,在他心底滋生。 本因为在开学当天看到杨夏和程燃打招呼,一度刚死灰复燃的心被程燃吹灭了,但随即观察着朱旭发现,杨夏并非是只对程燃卸下那种冷漠,她和姜红芍在一个学校遇见的时候,也很是自然。 那么朱旭就得出了那个结论,冷漠只是她来到这个陌生学校应对陌生环境的保护色,她只会对自己熟悉的人才卸下保护色,譬如曾经都是山海一个学校的程燃和姜红芍。 那么杨夏这样的女孩,一旦你真正走进她的内心,随即而来的热情和最初时给你的冷漠,绝对是天壤之别,那是绝对值得一观的风景。 所以体育课跑了操后杨夏休息的时候,一向有洁癖的朱旭也不顾弄脏浅色裤子来到了她身边花台直接坐了下来。 他不在乎这个动作带来多少议论,让多少操场上的人掩起嘴巴。 甚至这更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扭开矿泉水瓶盖的杨夏嘴里包着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吞了水对他笑笑。 两人随意的聊了一会,就是新上学这段时间对十中的感受,杨夏说很好啊,比以前想象中的更好,然后又对朱旭说那天谢谢你。 朱旭摇了摇头,随意问你和程燃以前是同学啊,听你的语气,他有时候的做事,很讨厌吗。 杨夏愣了一下,“嗯?” 朱旭补充说那天你说他拿了你的卡很讨厌嘛。 杨夏笑了笑,“也没有,以前开玩笑开惯了。” 朱旭捕捉到微妙的词语,“以前……?” “我们从小一个院子长大的,传说中的……”杨夏转过头来对他一笑,“青梅竹马吧。” “……” 杨夏疑惑问,“怎么了?” “没有,挺好的……”朱旭深吸一口气,揪住心头那点微渺的不甘道,“那么,他和姜红芍一个班,你转学过来,怎么不和他们选在一起?没让你选班?” “让我选了,”杨夏温和一笑,眼波日落般艳丽。 “所以,我没有和他选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