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无心插柳 - 重燃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无心插柳

天行道馆三层楼开业了,只是这次的开业并不如前两次隆重,首先没有提前打任何广告,没有进行媒体的运营和提前布置,甚至就连传单都没有派发。 只是在天行道馆外部的广告位和展览板上面,提注了三层楼的信息:“本单位第三楼用作创作空间和新生事物的发源地。届时欢迎各位有实力的创作者到来,我们将竭诚提供一个适合你的环境,协助你的工作和生活。” 没有做这些一方面是因为程燃觉得,第三层不是一个生产现金流的地方,接待能力也很有限,所以不能太过拥挤,它应该是一个这样理想的场所:安静,但不缺乏人气,这里汇集协同志向和思想的碰撞。 这里还设立荣誉堂,用以体现这里所作出的贡献,从而以后让人知道,这里办到过什么。但也要做好无用功的准备,本身这就是一个尝试,这里的消费并不高,甚至提供工作室和初创公司单位,可以办理优惠的咖啡卡,主要体现其便利工作的特性。 程燃对整个第三层楼的盈利要求并不高,只要能支撑第三层楼的人工水电餐饮成本的支出就足够了。不够也没关系,又不是贴补不起。 然而第三层的本身建筑装饰审美,却是在程燃把关下绝对领先于时代的。 高格调,享受这一切却并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一切以极致的客户体验为终极目标。 开业前夕,有关三层楼不进行宣传的事情,就传遍了道馆内部,连小虎这些大院子弟们都在讨论,不明白为什么不打广告,因为他们亲眼见证天行道馆从一栋废弃楼变成如今的气象,这上面宣传,各种概念,什么“国内第一家桌游主题吧”,“西南地区最大规模网络空间”,简直是天花乱坠,如今这股浮夸风气很不好,导致眼下很多蓉城的类似单位开业都竞相效仿,然而现在三层楼的开张竟然要自废武功? 很多店里的员工在外都被询问了,确认天行道馆新楼开业的确不宣传,于是外界坐立不安,总觉得那栋楼就像是个黑匣子,指不定正在酝酿着什么…… 山雨欲来。 最后一天做员工的工作,检查每一个细节,第三层的员工是从一楼有丰富经验的水吧精英级服务员里抽调出来的,每个人都身经百战独当一面,虽然没有做宣传运营这些,但外松内紧,蒋舟对于内部的把控,却是一流的严格。 头天做完最后的水电各设备检查,确认无误,蒋舟最后一个关灯离开,耳畔还回荡服务生纷纷离店时“店长,先走了!”的音腔。 哔啵的电灯关闭,蒋舟回家,洗漱后在书桌最后在计划书上面勾画,最后梳理一遍后,他躺在床上,设定好闹钟,闭目强迫自己数羊。 明天就是三层楼开业,见分晓的时候,他身上的担子很重,所以必须保持体力。 羊数到二千六百二十三条的时候,蒋舟睡了过去。 被闹钟唤醒的蒋舟如常穿上职业装,打理头发,剃胡须,正了正衣领,然后出了门,天行道馆外的宣传海报换上了今日开业的相关内容,蒋舟入店,时间渐渐指向九点后,第三层楼的电梯,很快就繁忙的运作起来。 很快的,散布大厅里面的桌子,被陆陆续续的人所占满。 而且,来的大多都是音乐圈的人。 创作歌手音乐人和驻唱乐队。 看到他之后,不住有人转过身跟他打招呼,“蒋哥!” “蒋哥好!” “蒋哥,上回老房子我们见过,蒋哥跟我喝了杯酒,荣幸之至,今天一定来捧场……” “蒋哥……” “蒋哥……” 无数声蒋哥。 众多目光,又不由自主的搜索。 蒋舟一笑,“不用看了,她不在这里。” 场间传来一阵带着憾意的窸窣。 面对这样的场面,蒋舟也着实有些无措,甚至就连程燃,恐怕也不可能对此完全预料,然而也正是如此,又让蒋舟灵机一动,从本质上来说,这也是在利用秦西榛影响力。 他道,“不过,跟大家说一下,我们三层楼和她之间有一些约定,关于大家,关于像大家这样的朋友们,我们有个方案,是扶植你们创作的……计划。” 蒋舟轻轻扬头,想起程燃和秦西榛曾经的交代,整个想法,在脑子里电光火石过了一番,这个时候说出口,已经胸有成竹。 “网络时代来了,这是一个工具,也是联通世界的平台,这上面拥有无限的可能,未来你们的东西,也会通过这样的地方进行传播……在网络上,在新兴数字媒体上,这叫做数字版权或者电子版权。” “在我们的平台上,大家不仅不必担心受到侵权的袭扰,我们还会为大家提供完善的法律保障和支援,我们可以与你们一起承担风险……” “今天,你们在这里的人,可以把话传递出去,带给身边的人,和你们一起创作的创作者,我们愿意,天行道馆愿意……通过扶植,资助,推送的方式,与大家进行音乐电子版权方面的合作。” “我们的门,永远对你们敞开。” …… 当蒋舟方面传来捷报的时候,这个发展让程燃都始料未及,这本是他给秦西榛的锦囊,利用她的个人影响力和所处的环境,至于可以广撒网多捞鱼到什么样的地步,就只是跑马圈地的这匹马,能够箭量到多快多大的版图了。 而且这个时候所谓新兴的版权,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概念,不知道这是啥,或者知道这是啥,却不知道具体意味着什么,一切都是混沌期,一切还都是沃土。 沃野无疆。 秦西榛那晚的那场歌唱,加之那夜暴露出她是蒋舟朋友的关系,使得一下子天行道馆无意之间,就成为了夜里的火炬。无数人慕名而至。 …… 自蒋舟在天行道馆三层楼开业时发布这则消息过后,在蓉城的音乐界还是引发了一些震荡,本身这个年代里,很多音乐人创作歌手,将音乐灌成唱片对他们而言太过遥远,甚至到处碰壁,有的只能靠着驻唱和单场演出维持爱好和生计。然而如果有这么一个平台,有机会让他们走入更大的世界,自然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因为这事来得太抖太急,导致原本程燃划定的是一个比较长的计划,如今也不得不调整,只能紧急对蒋舟进行讲解说明,如何把这些人纳入这样一个体系,面授机宜。 “天行音乐平台……” 程燃点头,“我们和秦西榛共同成立这个平台,推出‘数字音乐人计划’,即天行音乐签下音乐人所创作音乐的数字电子版权,通过渠道推广,网络销售,而销售的收益,平台会和音乐人分成。 除此之外,音乐人和乐队的音乐的普通著作版权,不受任何影响。” 蒋舟道,“他们愿意这么做吗?” “应该没有人会拒绝,”程燃道,“第一,和天行音乐签约,他们只需要拿出数字音乐版权装进天行音乐,进行分成运作,本身不影响传统的渠道,没有任何损失。第二,非但没有损失,还能获得了秦西榛和宣传中背后通浪门户网站的音乐频道推广机会,以及未来网络运营这一块的收益分成。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弊大于利的事情。” “其次,如果有歌手创作了质量很好的歌曲,秦西榛方面有渠道,可以进行相关的歌曲版权购买,并不限定电子版权,一首歌视创作的质量,可以开出价格,这是提高了灌制成唱片,发行销售的可能。而这个渠道,我们只对加入平台‘数字音乐人计划’的创作者开放。这是个很大的诱惑。” “大家未必知道数字音乐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不会拒绝出唱片的机会和可能。这背后的作保的,可是秦西榛这样让人无法拒绝的小天后。” 在这个信息迅速传播开去之后,与此同时,陈木易也在以天行音乐的名义,游走于各方,对眼下很多著名歌手和潜力新星,展开数字音乐版权的购买。 如今的天行道馆三层楼,蒋舟很是忙碌,有关“数字音乐人计划”的签约事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 很多人考虑再三到来,愿意和天行道馆进行合作。 而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被点名,单独被请到了一个房间里。 蒋舟是根据手上程燃的一个名单,所进行的点招,对于这上面的名字,有的蒋舟还认识,是蓉城地下音乐圈小有名气的歌手。而程燃的名单,就是要蒋舟攻克他们,哪怕给出优待的条件,也要保证他们能纳入到这个数字音乐人计划中。 陈木易在上层建设,蒋舟在中下层建设,而音乐圈是相通的,这股风吹动下,国内很多地下音乐人群体,都开始闻风而动,向着蓉城集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