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挪不开 - 重燃

第一百二十三章 挪不开

在程燃所不知道他已经成为别人眼里的大烦恼的时候,临近开学的八月中旬,姜红芍即将返回蓉城,和程燃通了电话,电话里程燃问起她外公的病情,姜红芍说已经稳定很多了,其实老人早一段时间已经可以下床,经常散散步了。 姜红芍说她外公的一些情况,老人家一直与时俱进,每天都读书看报,了解时事,连年轻人的流行文化和游戏风潮都有所知晓,甚至听说姜红芍还会玩战略游戏,老人还说是不是那几个小子常说的星际,不忘提醒,休闲是需要的,和朋友去网络聚群玩的时候,注意节制,当然这点我是坚定不移相信你的。 一定程度上,姜红芍口中的外公,哪有程燃想象中的大人物的样子,更像是热爱孩子的老顽童。 姜红芍还透露出他外公一些对时局的评价和看法,其中一些对前局的分析,只有历经两世人生的程燃知道,很多几乎就可以说直接预测了未来。 在这种时候,确实还是体现出不凡来,程燃的眼界来自另一段经历,所以他知道以眼下的轨迹前进的世界未来是什么个样子,而眼下也有人与他看到相同的风景,这一定是因为对方站得足够高,格局足够大,知道得足够多。 这个时候,姜红芍口中那个慈祥的老年人,才展露出大人物的轮廓来。 距离开学很近了,她要回来提前准备一下,老人身体渐好,虽然疼爱孙女,但也知不要过于因自己打扰她的生活。 她说她会给朋友们带礼物回来,问他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程燃想了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就是这一下突然想到了山海一中外面那家饼店的牛舌酥,还有点想吃,你那边不是有稻香村吗,应该味道很正宗,就带点这个就可以了。 姜红芍问,“就只要这个吗?” 程燃道,“只要这个。” “好。” 结束通话,她放下手机,这个时候她正站在天桥,远处是城市地平线夕阳的光,她染着绛色的眸子正好看到对面街道的十字路口有程燃提到的店,于是前行,走下天桥的旋转步道梯,抵达店里面,服务小妹热情的问您好想要称重点什么,姜红芍却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那堆牛舌酥,问,“我能买一块吗?” 对方笑道当然可以,姜红芍拿着食品口袋装着的那块牛舌酥,送到嘴里咬了一口,咀嚼片刻后,秀眉微微蹙了起来,摇了摇头。 出了这家店后,姜红芍抬起头想了想,认定了什么,又轻轻点头,于是沿着人行道往两个街区之外走去了,数十分钟后,在另一家店如此重复了一遍……但最后她还是出了门。 接着她走了很多条街,出入了好多家这样的饼店,可味道好像始终和山海那家店不一样。 直到最后一家红墙边很普通的饼店里,女孩走了出来,这回手上除了从最早开始她提着的购物袋之外,另一只手还拿了一个装着包装好红色礼盒的口袋。 坐在公交车站台的椅子上,她才发现自己能在学校运动会的女子耐力跑上拿一二名,能打一整个下午羽毛球的自己,腿的小肚却传来阵阵酸疼。 她俯下身伸手揉了揉,有公交车吱嘎停在面前,远处城市影影绰绰,遍地华灯。 …… 姜红芍回了蓉城罗维苏红豆他们就给她接风洗尘,位置选在罗鸡肉的餐馆,古香古色的包间,从姜红芍的手里接过礼物,打开发现是自己常挂在嘴边上的潮流卡西欧电子表的时候,罗维难掩激动的心情。舒杰西则收到了一套需要自组装的二战P-51模型战斗机,他仔细端详着模型盒子静美的封面,不住说着太酷了,太帅了。 苏红豆在拿到她一本梦寐以求的签名名家画册的时候很是激动,而马可则因为自己心心恋恋的作家签名的新出的散文集尖叫了起来。 大家不约而同的盯着姜红芍手上拿着的最后那个红色礼盒。 一群人集体起哄起来,“为什么这一盒要最后送啊!” “罗维你是不是傻,这种话还要问?没看到刚才分的时候红芍就没把这个礼盒拿出来吗,你的眼力劲呢?” 罗维一拍脑袋,“怪我怪我,一般都是最与众不同最压轴的在最后面!” 舒杰西看着横眉冷对过来的姜红芍,一个劲摇头,“我可不贪心!我能收到最爱的战机模型就很满足了……”但他随即又根本无视姜红芍的目光腆着脸笑,“可我还是想知道那是什么啊!?” 程燃从姜红芍手上接过礼盒,在众人眼巴巴望眼欲穿中打开包装后,一群人又愕然了。 “什么嘛……就是牛舌酥嘛……” “啊,饼干啊……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 姜红芍微笑,“程燃他就要这个。” 罗维啊啊啊的对程燃道,“程燃你心机啊,知道她送我们贵的东西,专门找便宜的要,以显得与众不同啊!” 既然发现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大家也就不纠结了,围着姜红芍问这段时间在首都的情况,大家分享各自的境遇信息。 老姜却注意到老姜和他们说笑着,但那对眸子,却似乎有意无意扫向自己。 程燃看着手上牛舌酥的包装,翻过来看生产厂家,印在油纸上面的只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不是他口中说出的那个出名厂家,更像是路边小店出品。 他想了想,伸手去拿出一块来,放在嘴边,咬下一口。 清香酥脆的味道在嘴里化开。 这是如山海一般无二的味道。 像是当年因为来不及吃饭,在那家饼店买了后当早餐的步履匆匆。 程燃愣住,低头看着牛舌酥,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姜红芍那双略有些慌乱注视着他的秋瞳。 程燃举了举手上的饼,对她道,“谢谢。” 女孩略不自然的一笑转过头去。 那一刻脸上的霞彩,让人挪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