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烦恼啊 - 重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烦恼啊

第一百二十二章好烦恼啊 对于这夜临河路的这家酒吧音乐人来说,注定是个奇迹一样的夜晚,直至很多年后,都有关于当时的个中细节被人口口相传,有关那夜的女子出现是多么不可思议,歌声又是多么的美,以至于经历或者慕名至此徜想当时情景的很多人,都不同程度受到激励,从而各有际遇。 秦西榛就那样和程燃蒋舟相处了一天,临别的时候程燃问她住的是酒店,秦西榛说蓉城买了房子,妈妈搬过来了,接下来回去陪她,过两天带她出国旅游一圈,母亲跟着爸爸一辈子,爸爸固步自封在山海,妈妈毫无怨言,如今自己有能力了,就想带着她多走一些路。所以匆匆而见,匆匆而别,但今天过得很有意义,谢谢蒋哥的招待。 蒋舟手插裤兜摆摆手说举手之劳,这个时候倒是显得很风度,不怪他,临末尾的时候,怎么都想在秦西榛面前有个好形象。 程燃笑你是专门过来查账的,看到账目心里踏实罢了吧。 秦西榛说也不尽然,我也是来谢谢你。 唱了歌,喝了点酒,脸微红,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月格外美。 程燃想这大概就是当时股市得利给她打了钱后,秦西榛反应平静的原因了,是为了此刻。 程燃说我也谢谢你。 因为那样的歌声,重温记忆中美好的时刻,虽然最后秦西榛基本都被围的水泄不通,倒不至于有疯狂过激的情况出现,只是此地聚集的音乐人想靠的离她更近一点的心情,就足以让人感觉到盛情难却,秦西榛最后被目送出来,哪怕他们在这里道别,隔着街都能看到酒吧里那些张望殷切的目光。 “关于我的委托,你有想法了吗?”秦西榛笑道。 程燃说那就礼尚往来,凑近给她说了一个方法,秦西榛那双眼睛又忍不住弯弧起来,看着程燃,“真的……能行?” 程燃微笑说锦囊妙计,本来自己攒着用的,你如此如饥似渴,送你了。 秦西榛说你把刚刚那乱用的四个字吞回去,我这记回旋踢就忍了。 程燃只好叹口气唤蒋舟。 本来在旁边看夜色的蒋舟一脸殃及池鱼的走过来,苦笑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秦姑娘要打杀的话,蒋二娃这百十斤肉,只有先搁这了,希望秦姑娘消消气。 秦西榛啐了一口这人跟程燃处久了,脸皮居然也能遗传,又盯着程燃说休想胡乱打发我,我先试试,不行我再回来找你麻烦。走啦。 她微嗔的说着这话,两处酡红的面颊很是靥靥。 如渐影的星光。 然后她转身上车离开,蒋二娃还良久伫立,最后感叹好一个奇女子。 他最后朝那边灌木丛之隔如同看饲养员离开的动物园酒吧内部无数人头挥手。 “都散了吧!散了吧!” …… 有关这个暑假的故事,最令人沉重的,最窒息的,还是有关秦芊那场艺术宫的表演和吴家父子的冲突,所引发的来自更巨大力量对吴立伟吴磊的镇压。秦芊并非只有艺术宫那么一场演出,往后还在不同的两个地方进行了两场相同的演出,只是这两场演出结束的时候,同队的人们,早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秦芊围了起来。 因为有关吴磊父亲家公司的各方面遭受打压的消息,已经开始汇集起来,构成了一个让人想象就觉得脑补起来很是带感的场面。 那个人高韶宁表哥的,叫做程燃的男子,就是伏龙公司的少东家,传闻在轰动蓉城的雷伟案时候,面对雷伟这样的存在,他的父亲也敢直接与之相斗,也难怪当时吴磊和他父亲,可谓是直接踹到了铁板上。 最重要的是当时在场的人还不少,亲眼看到了程燃如何打一个电话过去,吴立伟就要立即接过去电话不停解释的情况。更别提当时那位伏龙公司一看就职务不低的男子毫不客气对吴立伟父子说的那一句你们完蛋了,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直接通过各种渠道到和消息,证实了这句话的分量和事实。 于是一大群舞蹈队的演出完后围着秦芊叽叽咋咋,询问那个程燃和你什么关系的,程燃家是不是做通信器材的,实力这么雄厚啊,连吴磊都惹不起。或是她和髙韶宁之间本身关系不错,这个髙韶宁表哥会不会是因为髙韶宁和你的关系才出手的啊,你有没有他电话,下次能约着出来让我们见一见吗之类的说辞。 秦芊只能面对这些叹一口气。 只有她的好朋友袁慧群知道问题的严峻性,专程在这些围绕她的各种求证消停后去她家里找她,一脸的大事不妙,“怎么办啊……原本我还以为不太可能……现在看来,姜红芍和他是铁哥们儿,从以前就建立的好关系,所以他和姜哥所谓‘神雕侠侣’都只是幌子,从他在当时在现场的表态来看,秦芊你的预感可能真正要成为现实了……” “为了你他不惜把吴立伟父子都打死……他岂止是喜欢你,你简直是他的逆鳞好吧!” 袁慧群是坐在她床上对她说的这么一番话。 秦芊则是坐着椅子,身体趴在书桌上,双手枕着侧在一旁的头,若有所思。 少年总是多烦恼。 暑假快要过去,对于即将开学的秦芊来说,她最后高中生活中眼下的愁绪,大概就是即将面对和那个身份和背景在此看来都极其过硬,而且甚至就连她家父亲的工厂都仰承鼻息的家里是伏龙公司的程燃,十有八九会对她“很有意思的”进一步攻势了。 连吴立伟父子都灰溜溜现出原形,程燃和他家的伏龙公司这种存在,简直就像是阴影笼罩的大魔王。 窗外的树影在阳光下不尽婆娑,地面摇曳细碎的光斑。 蝉鸣叫着,不舍夏日。 在自己好朋友面前只穿着短裤的秦芊两条在舞台上可以展现极致舞者美感风采的双腿蜷曲交叠着,在入窗的光斑倾泻下,白的晃眼。 她侧着头,眯起眼睛,在身边好朋友面前轻声叹息。 好烦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