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画面很美 - 重燃

第一百一十八章 画面很美

杭城郊外那栋名为湖畔花园的小区楼房里,马老板正看着自己的蓝图,在得到了蓉城方面足够多的钱后,马老板几番出手进攻运作,手上的团队涉足港城,深城,首都等各大城市,网站的会员突破了八万大关。 更重要的是,和联众的那次表演性签约,在互联网投资市场让阿里这个名字掀起了一番热度,情势已然一变。 开始不断有投资人上门找他们谈相关投资计划,说来讽刺,在公司濒死之余碰的一鼻子灰,最后还是蓉城方面为他们托盘,然而在渡过最艰难时期之后,反倒是抱着钱找上门来的人络绎不绝。 但马老板并没有被冲昏头脑,眼下的情况和当初已经截然不同,当初阿里属于饿到极致,只要能活下去,股份这些都好谈,都可以给,所以有程燃那百分之三十五。 如今有了充足后盾储备,公司开始步入正轨之后,再多的资金进来割肉分股份,马老板就不愿意了。 眼下的蓉城方面的钱还能支持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三千万,沉甸甸。以至于马老板拿到这笔钱后,想到的不是先搞好生活的后续无忧,反倒是有一种责任感,总觉得这钱不是自己的,而是帮程燃保管的,所以每一笔,都要花到刀刃上,都是一分钱扳成两半花。 所以即便有了钱,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没想过要搬出这个小区和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只有等公司再扩大一些,人员增长,已经住不下了的时候,再去找一个旧一点的大厦找写字间。 旧一点不那么新潮好公司扎堆的写字楼里,租金也会便宜很多。 他看了案头上有关于几个元老对如今公司“草莽创业气息很重”的建议,对于建立一套现代化企业管理规章制度迫在眉睫,然而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实施起来有很多现实的麻烦。 自己这个多次创业又失败按理说“经验丰富”的人尚且如此,那么那个到目前为止已经建立起联众和CQ尚是个学生的青年,又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马老板越想,越是觉得程燃深不可测。 但一想到程燃在学校里优异的成绩,心里就稍微平衡了。 这个世界上毕竟有很多事情,是超乎常理而存在的。 譬如在这之前,他曾经和他一起爬长城,那个年纪轻轻,就在世界互联网的聚光灯下站着,领略无限风光的雅虎创始人杨致远。 对于一般人来说,选择理所当然的接受可能心理上会更过得去一点。 而很多时候,也大概是见过了这样的人,看过了那样的风光,对自己,也是一种敦促和磨砺吧。 …… 不知道为什么,柳英和姚贝贝在那天剧院上关于程燃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对大院的伙伴们宣扬,至少俞晓就不知道,否则俞晓在他面前,一定会把当时的情况问个清清楚楚,而俞晓最近找上程燃,跟他说起的更多的,还是秦西榛的事情。 俞晓如今已经和院子里的连小虎,李伟路他们关系建立了起来,有时候程燃没空的时候,俞晓反倒能和连小虎他们打成一片,而蓉城伏龙大院这边的,自然听俞晓说他是程燃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另眼相待。 待遇都截然不同,一口一个俞哥,放蓉城伏龙大院这边,俞晓几乎可以等同于蒋舟的地位。大家对程燃以前的成长经历都很好奇,譬如有人问程燃成绩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好,结果俞晓说不尽然,以前和他半斤八两,就有不少人摇头感慨不可思议。 而俞晓有时候说起以前和程燃干得趣事,总是引来一堆人挤在一起,翘首盼听的情况,搞得俞晓虚荣心爆棚,也俨然没料到程燃居然在这边建立了这样的威望和影响力。 这让俞晓越加得意,甚至还说起曾经和程燃站在桥上比谁能迎风尿十丈!温兰余鸿等几个女生红着脸笑骂,有人说“我靠,我们也干过这种事!” 连小虎关注点比较奇怪,问,“谁赢了?” 俞晓似乎回忆到不堪回首之往事,一时结舌,这个微表情立即被捕捉,大家原本没兴趣的赶忙凑上来纷纷问,以为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大爆点。 李伟路比较实诚,干脆问,“他……短还是长?” 就连一干刚才翻白眼说男生这么无聊的女生们,耳朵都竖得很专注。 “也不是……我们地形没选好……那桥在下风口,我们排成一排……结果风突然强劲迎头刮来,那叫漫天雨水……” 一群人笑得人仰马翻。 一干女生笑得脸都红苹果似的。 而关于程燃认识秦西榛的事情,也通过俞晓的口,宣扬得人尽皆知了。 “所以资料里她曾经是高中音乐老师出道,就是在你们一中?”李伟路激动道。 “哇……这程燃怎么不说啊!”连小虎最是精神,秦西榛是川省走出去的大明星,街头巷尾都有在议的,公认的娱乐圈音乐才女,不光外貌,实力才华更是绚烂,也是走出国门的内地女星,但她广受赞誉的不是所谓“国际范”,而是她的音乐放之四海皆准的那种兼容性,就是不关注娱乐圈的人,都或多或少知道她。居然没想到她以前是他们认识的人的高中老师,这简直当得上一句“世界真小!”了。 “我喜欢她很多首歌,和眼下所有的音乐都不一样,每次她的新专辑发布预告,都不知道多少人翘首以盼,最新发布的《夜城》好听到受不了,据说是她自己作曲作词,歌词也很有意境很有嚼头,‘若心再不生朝阳,那暗就是这城池的模样,天地爽脆,魂魄游荡,风在呜咽,魑魅魍魉。夜穿透城,就像雪击打花,冰棱切割水,人渡越岁月的伤。固然躯体有城池的坚硬,风化却仍然侵蚀了墙。有人掌灯,是固守对光明的徜徉,有人熄灭温度,是为了与卑劣同谋,谎言总是能与夜为虎作伥,有人在高歌,妄图刺穿夜的荒凉,有人在诵经,只为了对抗末法的苍茫,而有人还爱着,是把皓月当朝阳……” 有人听温兰哼完,直来直去的感叹道,“哇……好听!” “喜欢秦西榛就是这一点,她的歌和其他一些歌手不一样,情歌不多,更多的是反映她的心境,思考,有对人性的嘲讽,有对美好的憧憬,也不乏人世的悲欢离合。她真是独特,我敢保证,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秦西榛和她的歌仍然可以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还说呢,她的英文专辑更说得到了里格斯夫妇的推荐,在摩洛哥举办的世界音乐大奖上得到了亚洲区最高销量奖的小金人奖杯!” “里格斯夫妇是谁?” 连小虎在这方面最是得行,“世界著名声乐教练,他们的学生遍及全球,号称众星之师,随便说几个吧,迈克杰克逊,麦当娜,去年演唱《生命之杯》的瑞奇马丁等等人,都不同程度接受过里格斯夫妇的指点和辅导……” 程燃恍然,秦西榛说她在伦敦录音棚遇上了一个妇女,然后跟对方去了美国,是一对很好的夫妇,她和他们切磋技艺,受指点和共同生活……原来……是这样的…… “也难怪,秦西榛的父亲秦克广就是我们国家的传统乐大师,在国外也是有名气的,因此有人说秦西榛这算是中西合璧的一个典型,这样多领域博瀚的歌手音乐人,本身就已经很罕有了。” “史克威尔公司还放出消息,他们邀请了秦西榛演唱最终幻想10的主题曲,这个消息在日本国内掀起了一阵热潮,很多游戏宅表示迫不及待想听听这个中国小天后的纯粹嗓音……可以预见到时候发售肯定还是排起长龙……” 青年男女们说着对所喜爱歌手的推崇,讲述起这些事情,津津乐道,恨不能口沫横飞。 当然,蓉城的这些内容,因为圈子大,信息也更多一些,所以听连小虎等人如数家珍说起秦西榛的这些事迹,就连俞晓有的信息都不知道,听得他是目瞪口呆云里雾里,他如何想象曾经那位在一中音乐教室出没,曾经在文艺节上为学生乐队跑上跑下的女子,做出了这样惊人的事业啊。 现在听她的故事,和曾经的那个印象,是完全的对立和疏离。 像是尘土和云朵。 人家已经是那样一个层面的存在,无论从事业上还是地位来说,秦西榛都已经不再是他们曾经的那个秦老师了,就是现在人在他们面前,恐怕也没人真的能喊一声“秦老师”出口。 因为自然有一种人与人的界限和隔阂,把他们分离起来,人家是尘埃之上的存在,而他们却是大海中的水滴。 可人世间的轨迹不就是这样的吗,人这辈子,又有多少人有机会站在那样的一个舞台上呢,又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机会,为无数人所知晓,在岁月滚滚洪流中,留下一些名声呢? 他们成长,成人,读大学,出来找工作,进入岗位,或是一辈子普普通通,不好不坏,结婚生子,再为孩子们的工作结婚生子所忧虑,最不济在岗位之中,留下一些名声和人脉,大多数人不就是如此吗?可你也不能埋怨平凡,人不就是这样踏实稳重的处在自己的轨迹上默默耕耘,才共同维护这整个世界社会的运作吗。 不光是他们,就是眼下人人羡慕的程燃,和人家比起来,也就不甚出奇了吧。 都是所谓的“芸芸众生”。 俞晓忽然问程燃,“现在你和秦老师还有联系吗?” 程燃只是没有关注秦西榛的圈子和业界的信息,倒是一时对众人所说的内容有些恍惚,所以没第一时间回应俞晓。 反应过来后,程燃点点头,“我有她电话号码。” 众人怔了一下。 有人朝俞晓使了个眼色。 余鸿这女生虽然性格活泼,但实际上最体贴人,这个时候笑道,“既然有以前的关系,逢年过节发发短信,问候问候就不错啦!毕竟人家大明星那么忙,每天那么多事情,我听说前段时间MWV的颁奖典礼秦西榛都没有出席,这还是游戏公司为了宣传主题曲才把她得奖的消息公布出来的,前段时间娱乐频道不是报道内地一个市为了宣传形象,邀请她过去演唱吗,那波被邀请的人中就她人气最高,市主要领导都到了场和她见面合影,半个城市的警察都在现场维护秩序……” “她下次回故乡开演唱会,我们到时候一起去看好了……” “那是肯定的啊!” 一群人七嘴八舌,无限憧憬。 程燃笑了笑。 假期继续推移,暑假给了程燃很多时间,来做一些平日的工作。 譬如去CQ和李明石碰一碰一些工作的细节,谈谈发展和出路,有时候和李明石林晓松一聊就是一下午,大家各有意见,碰起来的时候有些思维火花,越说越是高兴。有的时候,做一个事业,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劲往一处使,心头有底,知道要做什么事,前景或者说理想是什么,人就有奔头,就有一股精神气。 这些往往就是支撑着历史上很多创造和事业诞生的核心。 姜红芍一直保持着联系,因为外公病了,所以她在那个四合院陪同,外公最稀罕她,而她又正值暑假,所以看上去大概这个假期都会在那里陪老人了。但两人之间也会分享一些趣事,电影和最近看到的小说和文学事情。 有时候程燃会在天行道馆去看看书,在那里会碰到谢飞白,会遇到他带朋友来认识一下,但大多时候程燃都不喜欢受打扰,他更愿意坐在天行道馆咖啡厅的角落,看一本书,做做题,看看来自CQ和联众的报表,还有一大叠报纸上上网看看新闻了解外界。 山海的小伙伴们来了,平时的生活会丰富许多,包括上次大家聊起秦西榛那种情况。 天行道馆的第三层楼其实已经弄好了,没有一楼的桌游吧二楼的网络空间那么复杂,反而是更纯粹的咖啡场所,装修是工业风,裸露的通风管道和水淋管刷上漆,墙壁甚至都是混凝土直接刷工程漆,四下摆着桌子,有一些大桌,到处可见黑板和留言板,还有放着各种书的书架,因为书架最高有两层楼那么高,所以还需要摆着木楼梯,以方便上去取书,这里会成为一个更专注于交流学习和工作的休闲场所,准备在七月份对外开放。 六月的末尾,程燃看了一上午手上的东西,出门就在天行道馆外找个餐馆吃了点东西,准备回道馆的时候,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盒口香糖,站在门口的树荫前面,抽出口香糖吃了一块。 前方的公交车站台广告板上面,正打着《最终幻想10》的游戏海报,如今史克威尔公司在中国最出名的就是最终幻想系列了,近两年日本经济大萧条,史克威尔公司也是靠《最终幻想8》死里逃生,大卖之后趁热打铁,不仅拍电影,更把新作宣传目标定位在游戏业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有新作预告海报也不足为奇。 而新作重点打造男女主角提达和尤娜的爱情故事,海报的最突出之处就在于在游戏世界背景下,男女主角搁着世界曙光相望,在男女主角两个精美游戏角色的正中央,则是秦西榛双手捧在一起,闭眼垂目浅唱的真人形象。下面是一些关于由她演唱的主题曲的宣传。 程燃就这么看着海报上的秦西榛,有温热的风吹拂过脸颊,带来些前世的回忆,最终幻想十这款游戏他曾经还玩过,不少个日夜征战想要看到故事最终结局的场面想起来竟然也不觉得遥远。 大概是真的有情怀的原因吧。 想当年为了通关夜以继日,结果特么男主角是女主角作为召唤师召唤出来的梦境,最后女主角在世界范围内一直持续寻找着男主的结局简直就是让人想砸主机。 然而眼下,虽然没办法更改这狗屎一样的结局,但游戏主题曲竟然变成了秦西榛演唱,这真是让自己有一种拨动齿轮改变了世界说不出来的带感啊。 看着这幅海报,日光泛白,程燃觉得很燃。若不是因为上面有秦西榛,他大概会直接比个中指。 然后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过头来,一个戴着鸭舌帽,按理说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女子注视着他,眼瞳不失狡黠。 然后她很有些和海报上如出一辙棱角分明的面容下,嘴角弯弧,浅浅说着,却有些不落尘世。 “我好不好看?” 程燃第一个念头,是一身冷汗。 幸好那根指头,最后忍住了啊。 否则…… 那是什么画面? ===== 感谢,“雨系窗前风摇月”,“尤诺斯克莱亚”‘雨泽舟’,“书友20190118155225368”,“书友20190201225456370”,“看天上好白”,“干罗佳”,“霁峰”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