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照不宣 - 重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照不宣

“我们现在趟的,其实是地雷阵,是在刀尖上舞蹈,不要看着眼前的风光,可能下一步,一脚踩错了,就会死了。” 这是程飞扬在最新的紧急会议上的讲话,因为一个消息不期而至的震动了伏龙内部,以至于伏龙上层专门为此召开了一场关系企业方针的会议。 曾经一时之辉煌,“大兴南北”中的“南电”,即曾经最寄予厚望的国内通信厂商南星电信,传来了破产的消息,国内现在整个业界一片兔死狐悲,媒体竞相报道,感慨这个巨人的陨落。 九零年代初,南星的国产万门数字程控机出台,一举打破国外厂家对大容量程控交换机垄断,将曾经“七国八制”分割的国内电信设备市场虎口夺食,打下了国内程控交换机市场的半壁江山。在这样的年代里,大兴南北中走得最快的正兴通讯,还不过只研发出了2000门的交换机。 至于这个时期的伏龙,还刚刚在山海成立前身研究所,南星的名字,只是那个山海研究所的人目光中难以企及的存在。 然而现在,伏龙的面前,南电已经以宣布破产的消息走完了这一程,在这条通信业的道路上沉重的倒了下去。 南电的倒塌也直接将一时让原本伏龙内部还心存幻想的,关于应该将腾华公司认定为政治资源,而不应该在整风运动中被整顿的人一个当头棒喝。 程飞扬在会议上提出,“南星公司曾经获得政府支持的力度最大,占有客户放的资源最多,但却在短暂的辉煌后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们不是被我们伏龙的万门机打垮的,深究起因,还是对企业控制无力,让企业经营陷入端起利益导向,严重制约南星发展所致。” 程飞扬还对伏龙内部一些向往依托政治背景和权力办事的人敲响警钟,“南星的核心研发所,和八家生产企业之间是什么关系呢,配合不紧密,各自拆台,内部体制僵化,企业由政府控制,管理出了问题就找政府,由政府大包大揽,通过政府渠道拿订单,这样过渡依赖政府,依赖所谓政治的力量,最终结果是什么?” “企业丧失了自主求存的能力,服务和售后严重脱节,都是太子兵,这样还怎么打仗!?所以在这条路上被歼灭一点不稀奇。南星公司的倒塌,大家都在扼腕叹息,但在我们伏龙这里,不该叹息,而是该清楚,如果我们脑袋不清醒,我们就是下一个南星!” 这番讲话,在伏龙内部引起令人深省的震荡。 无时无刻不在反思,不断革自己命的程飞扬,从来都是伏龙内部津津乐道,伏龙之外的竞争对手感觉麻烦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当伏龙要让腾华公司靠边站的时候,反弹也是切切实实的,多方都一时感受到了来自商务局那边严崇明的纠缠,但最后周文武不遗余力的表态了对伏龙的支持,批示了有关腾华公司的问题的事实证明了这个决议的正确,也更给人展示了伏龙背后有多大支持的力量。 这个结果,不光是让外界观望者愕然诧异,伏龙内部,也是一片士气高昂。 有来自工程部的,拍手称快,“我就说吧,我手下的人都骂成什么样了,P3电路板经常出问题,JL系统模组就没稳定过,经常断线,我们就像救火队员,到处去给客户救火,关键是腾华公司的毛病,却要我们当孙子!我打报告,问上面的头头就不管吗?总是有人说,算了吧,腾华公司是严崇明牵头,惹不起……惹不起?呵,我就知道,程老总父子俩,从来不惯这些毛病!” “据说是程燃当时就给吴立伟顶了过去,吴立伟等于是还不当回事的轻佻说让他回去听家里大人话……” “吴立伟真这么说?” “差不离!当天赵经理和司机部小武过去的,小武回来说起当时情况的!” “哈哈……也不打听打听,程燃是什么人……程老总的这个儿子,高层里私底下都喊他叫什么,小程总……吴立伟恐怕还以为伏龙是普通公司,话说回来,就是普通公司老总儿子,也未必在公司有这样的地位!更别提我们真刀真枪真才实干打下来的伏龙,血缘关系那一套没有任何用,你没半点本事,看不起你就看不起你!相反的,能在这里被尊称一声小程总的,那就真和字面意思上一模一样了!” “吴立伟还搞不清楚,得罪程飞扬都可能比得罪他儿子程燃好,程燃甩起脸来,真是管你是谁!吴立伟当时表情一定很好看!” “还喊我们程燃跟他家里商量商量……呵,看不起年轻人啊,我们伏龙最近干出事业的大多都是年轻人,研发部二部的王文,中科大的,二十二岁吧,就是手底下两百号人的头儿了……还让小程总不要信口开河,家里人知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你腾华公司该出局就出局!” …… 伏龙内部,有些揣测风原本想要通过腾华获得一些政治资源的人,这才知道只是多此一举。 郑剑锋还专门跑了趟田丰办公室,发现田丰办公室倒是来了一拨老朋友,罗永春坐在田丰桌子边,杨杜在对面的沙发上抽着烟,看到郑剑锋进来,递了烟给他,郑剑锋拿过。 都是老朋友,郑剑锋开门见山,“老田,我是佩服你们下棋的人,是不是别人最多想十步,你们算百步?程燃是不是早发现了吴立伟这人不对头?还是你们老邻居关系好啊……” 田丰梗着脖子,“那可不是!以前我在家酥炸胡豆,每次程燃路过,都给他盛上满满一碗,你以为,那小子当初想学棋,他爸没工夫教,就天天在我家里,我教他下棋……” 杨杜两手夹着烟笑起来,“你莫不是要说,程燃脑袋这么聪明,有你一份功劳?” 罗永春指着田丰,“老田不要脸的德性,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见。” 田丰翻了个白眼,“男孩后劲足,当年因为没考好他爸那竹棍子把他撵得到处跑的时候,我就夺过他爸那木棍子,一个劲劝他爸,我当年就预言过,程燃这小子就是聪明,只是暂时心思不再学习上罢了。你看,他只要摆正,醒事过来了,这后劲大着呢,十中年级第二呢!我说出去,虽然不是我家孩子,可也是老长脸了!” 罗永春笑,“我家那小子,要是有一天也能这样,我就欣慰了……” 一干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还说起了从前的日子,仿佛又看到那些个山海筒子楼里程燃跑来跑去的机灵鬼身影,办公室内,时不时传来哄然笑声。 …… 腾华公司事件时程飞扬还是给程燃看了一个名单,是这场事件中准备从伏龙辞退的人员名单。这里面有收了腾华公司好处帮忙巩固腾华公司利益的,有的人是手握技术的人才,有的是伏龙发展过程中立下过功劳的,显然腾华公司事情上面,伏龙也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程燃还从中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显然是听人说起过,市场部那边的。 看着这份名录,程燃道,“爸,其实说到底,腾华公司事情上面,有路线上的分化原因,这份名单,不如就效仿曹操官渡后烧毁通敌信件,既往不咎吧。” 程飞扬笑道,“你老子这么像曹操啊?” 程燃道,“不是演义里过度丑化的曹操,而是那个确实有智慧和谋略的决策者。” 程飞扬笑笑,“那可不能当什么都没看到,这样吧,辞退就算了,但惩罚是必然要有的,一切都要以基本法办事,给予降职降薪处理,也算是给全体一个通报吧。” 程燃点点头,其实程燃不主张辞退这些人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些进入伏龙的,或多或少都掌握着一些信息和机要,若是他们心怀恨意拿给竞争对手得了去,再对他们伏龙一番深入研究有样学样,程燃可不希望凭空多出竞争对手。 “商务局的周局长,跟我进行过一番沟通……他说他是谢乾的同学,还要多谢你上次帮忙说话。”程飞扬对程燃笑道,“空了,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去吧。” 程燃应了。 这个时候的商务局可不是后世广泛意义上的商务局,时值政府改革还不太深入,其实很多行业的管理都存在着“真空”,商务局是针对这种情况成立的省府直属工作部门,属于厅级编制,类似于后世政府深入改革细化管理后省投资促进局,同时还担任部分经信委的职能。 而且部门的权重,关键在于重不重视。眼下的商务局,就是在省委省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中央西部大开发战略,抢抓西部大开发机遇,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政策下应运而生,所以能调用的资源各方面都通达,地位也极其重要。 周文武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其潜力和发展空间都不可限量。而且商务局这么重要的地方,定然也不缺乏各方山头,所以其实周文武驳斥严崇明的意见,说不定还是正谙合了他统合内部,整顿的山头的时机。 那么这么看来,这位谢乾小叔的同学,年纪轻轻就坐上这个位置,也是个不简单的存在啊。 程燃从谢乾那里要到了周文武联系方式,给对方打过去的时候,周文武正参加川省省委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举办的第一期中青年干部赴美培训班,此时正在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大学。 接到程燃电话的时候,周文武表现得很热情,说起谢乾过几天会到芝加哥和他碰面,两人此前已经说起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情。 短暂交流了一番后,程燃对他说了声谢谢。 这位职务正厅,已经是也极有可能是川省最抢眼的青壮派新星之一的周文武那边温温和和道,“换句话说,我也该谢谢你。” 两人似乎都心照不宣。 ==== (对于我来说,写一本书就像是进入一个世界,如果不能进入这个世界,提笔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一旦找不到感觉,宁愿不动笔。 上一章有些内容被和谐了,现在写要小心这些度,点到即止就是。 最后,大家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