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辈子 - 重燃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辈子

自这两年省政府工作报告,频繁打出“打造西部电子信息产业链,打造支柱型产业”的战略企望,重点提出要充分利用省内丰富的壳资源,鼓励省内高新技术企业通过资产重组,资产置换借壳和上市或买壳上市,甚至加大扶持力度,优先推动一批优质企业率先上市做大做强以后,就有一些企业陆续进入这个政府红榜的名单。 这背后有商务局紧锣密鼓的运作,有相关方面的使暗劲,首先牵头了吴立伟的集成电路企业腾华集团和伏龙公司的亿元级合同订单,腾华集团更是凭借去年一年从伏龙公司手上得到的利润,一扫从前不上不下的颓势,更藉此给了吴立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野心。 手持一年数亿,甚至未来可以预期呈井喷增长的利润,腰杆子怎么不壮? 而且正值川省十年大计甚至二十年大计的规划政策红利,彰显着川省未来不遗余力发展电子信息业战略的决心。 如果牢牢把持着川省发展大计的脉络走,吴立伟的腾华集团在川省乃至全国的电子信息产业领域,都将是一块烫金字的招牌,前面就是风光大道。 但俗话常说骄兵必败,或者说咎由自取。 这些几乎是看得到,甚至好像唾手可得的一切,都像是谢尔曼坦克的装甲,正承受着程燃这发虎式坦克主炮的摧残。 众人看到吴立伟拿过程燃递来的手机接听,表情在瞬间变了三变,再看向程燃的时候,就没有了在场众人所猜测的有关那个青年虚张声势的可能性。 吴立伟脸色凝着,但却似乎和电话里的那位说的不是眼前的事情,吴立伟掩着话筒,听着那边来自那位此前和他关系匪浅的伏龙高层公事公办的说出关于双方新合同的签约意向不到位的事情,而且对方更是一连提了好几件打到吴立伟软肋的事情,导致他声音都肃重许多,“相关事宜,我可以解释……” 但在电话里面作为伏龙副总裁的田丰却没有如以往的那般好说话,突然就像是成了一堵铜墙铁壁,“这样吧,吴总你也别着急,具体我们是否继续合作的事宜,还是等调研组整体报告下来再说吧……” “……” “你也知道的……现在内部整风,大老板说的,谁阻碍整风,谁就自动递交辞呈,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多干几年,为家里人攒几个子,以往可以开的一些口子,现在我也开不了罗……” “……” 挂了电话,在办公室趁着空闲看棋谱的田丰端起盖碗茶吸呼牛饮一口,皱起眉头,心想程燃这小子,又在下一盘什么棋嘛。 …… 其实在看到吴立伟对电话那边再三作着解释的时候,众人就什么都明白了。一切都直观而立体的呈现在他们面前。 吴立伟的秘书刘陈俊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赵青,这个男人明明斯斯文文,可方才说的那番话怎么就能把人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伏龙就这么牛逼吗? 虽然刘陈俊清楚,确实挺牛逼的,至少他现在作为吴立伟第一秘手上的权力和那些能让老婆笑逐颜开的外快,根基就是来自于伏龙。 高韶宁旁边好些个妆都没来得及卸的舞团成员们,则是纷纷对高韶宁有无穷后续言意问,“他是你哥?” 一双双目光灼而不妖。 但大家随后又撞上了秦芊扫视过来的柳目,明明是夏天,却好像进入了秋夜……总之很凉。 吴立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挂了电话,手机再被程燃拿过去的。 但这个时候,在程燃和甚至平时老好人的田丰面前接连吃瘪,吴立伟那久居高位颐养的傲气这个时候也有些受到了触怒。 实际上,他们腾华公司上了红榜,再到和伏龙公司合作,从头到尾就不是他在其中运作,商务局出面居多。所以吴立伟就不认为自己求着他们伏龙如何。 虽然和伏龙合作效果是立竿见影,这见着的影子自然就是丰厚的利润。然而吴立伟并不认为伏龙这家民企就敢擅自作为,把商务局费心搭好的架子给拆了。 这样的局面,不仅仅是他吴立伟洞若烛火,旁边来自商报集团的副总李春华早从吴立伟的脸色猜到了电话那头说的内容,他和吴立伟私交甚厚,这个时候看着程燃和赵青,明显带着倾向性的出言摇头笑笑,“年轻人,口气不要那么大。没有和家里人商量过,就不要到处拿到嘴边说,格局放远一点,腾华集团是政府‘芯谷’产业生态圈企业一员,有些事,合则两利。想必你父亲,也知道这一点。” 李春华不愧是前市长秘书出身,而且商报集团其实很多高层都和政府渊源深厚,他在这方面的嗅觉也极其敏锐,一针见血提出重点。那就是伏龙可以得罪腾华集团,但绝对得罪不起腾华集团背后的政府势力。这甚至都不是程燃刚才电话里和吴立伟说话的伏龙高层能够负责的。 所以哪怕他已经猜到了程燃的身份,但他仍然“眼睛很毒”的认为程燃,连带着程燃旁边那个口无遮拦的男子,不过是虚张声势。 吴立伟也迅速回复正常,看着程燃,还能流露一丝笑意,“我倒是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说话就像是放火箭,炮声隆隆着。” 在场有年长的听出吴立伟这番话寓意的都面面相视的看了一眼。 放火箭是比满嘴跑火车更有讽刺意味的话,而放火箭却炮声隆隆,自然都是哑炮。 这话用川省方言来说就是典型的“洗脑壳”,给你戴个高帽,然后看笑话,也就是深层次的冷嘲热讽。 当然,他也不在乎程燃究竟听不听得明白,今天这回事哪怕拿给外界知晓,传得沸沸扬扬,那到头来也只可能是眼前这个应该是伏龙太子爷的人丢个大脸栽个大跟头,因为这番站出来表了态,却又奈何不得他们腾华公司,那么这事就是个笑柄。 而只要他吴立伟熬过这个阶段,公司通过政府运作上了市,那就万事大吉,伏龙也奈何不得他了。 吴立伟丢下这么番话后,就不在继续纠缠,而是招呼着自己儿子吴磊一起走了。从头到尾旁观了这场碰撞的吴磊一群人都大感置身一场狂暴风浪,他们身处夹缝中的难受。 看到吴立伟拉着垂头丧气的吴磊走了,哪个还敢继续逗留,自然撤得越干净越好,更忙不迭要把今天这桩翻波事,赶回去跟各家家里说起来…… …… 艺术宫这边倒像是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反正宫内那个叫许旭光的副总却落了个自讨没趣,一场好好的经由李春华介绍的和吴立伟结交,却因为吴立伟那个搞事的儿子闹成这个样子,他不免也有些恼怒,甚至对于吴立伟的观感也连带直线下降。 只是程燃这么个存在让人印象深刻,但事情也很明显,这事看上去像是由他在剧院的朋友受到吴立伟儿子欺辱而引发,但本质上说起来,还是伏龙和腾华集团在业务合作商上早积累下来的摩擦和矛盾。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事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相信很快就会在外界传开。 而由蓉城商报那位副总,在政府上面关系通达的李春华一席话透露的信息,那就是伏龙根本动不了根基和后台来头都不小的腾华集团吴立伟,所以这件事横看竖看,最终也只可能演变成伏龙公司的笑柄。 恐怕伏龙公司这个公子哥嘴上放火箭,比跑火车还不牢靠的说法,很快就会从吴立伟那番话中流传甚广…… …… 一场冲突,看似在争锋相对中骤然由明转暗,本来是明刀明枪,却变成了两家公司天生隐患的暗流汹涌,但其实这才合理。 当程燃亮明自己身份后,也就注定不可能再起至少明面上吴立伟这类人会再跟他发生冲突。 当然这背后来得肯定是各种暗箭难防。 做生意,到伏龙这一步,有些时候,更多的就是和人打交道。就像是他先前当面说的话一样,生产工艺其实一开始没那么好无所谓,关键是合作的人要放心交后背。 之前腾华公司产品质量不太好,稳定性差,但是这背后是商务局站台,符合如今省的发展战略规划。所以即便明知道这家公司产品生产线落后,品控管理不达标,这回的伏龙内部“整风运动”中,这家公司也避开了过去,作为伏龙的政治资源储备着。 然而亲眼见过了吴立伟的情况后,程燃觉得,和对方早些做交割,可能更符合伏龙的利益。 而且伏龙的整风运动,更要整的,就是这样一种思想。 既在大是大非面前,哪怕是可能得罪到一些势力,伏龙所要做的也是趟过去而不是妥协。 遇上这种事情该怎么办,已经无形中成为一条雄壮产业链核心和起源的伏龙,又会怎么做? 上下游那么多合作商客户众目睽睽,从头到尾盯着看着,自有眼看,自有心称,自有公论。 …… 和程燃回到伏龙,下了车来,姚贝贝和柳英都有些沉默。事情发生后,本来演出成功在小范围会有一场聚餐的舞团却取消了这个“惯例”,大家各自星散。 秦芊过来跟程燃说了声谢谢,在听到程燃让她早些回家后,她才点点头过去卸妆拿衣服了。 有赵青和一个过来的叫小武的司机,当时那种情况下也就不存在再请高韶宁吃个饭的悠闲了,只是把她送上了回家的公交车,程燃搭着姚贝贝和柳英回伏龙,她们虽然没有住在伏龙大院,但是家里租的房子就在附近,所以这是一条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顺路。 其实当时当吴磊跟着吴立伟离开,开始跟着吴磊的赵忠那一帮人,都散的干净,反倒是留下了沈希华,胡永州马斌几个不知所措。 然而姚贝贝和柳英都对她们这个山海先在蓉城落脚的同伴程燃估计有所错误,他们都是眼尖目明看在眼里,所以也就不存在姚柳二人故意识泰山而故作不知看他们笑话摆个大乌龙导致双方刚刚建立的关系破灭这回事。 毕竟先前沈希华和胡永州还语重心长让她们去跟程燃劝说一番,别掺和进泥菩萨过河的局面里,可不正是个笑话吗? 但沈希华和胡永州这个时候也不愧是自小在家里耳濡目染,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家庭,从来只有别人巴结而自家不巴结人那种。 所以沈希华立即就说他们先走了,姚贝贝和柳英多陪陪自己老朋友,大家聚会不急,下次她做东,胡永州就请唱歌或者其他娱乐活动,把姚贝贝柳英的老朋友们一起叫上,大家一起认识认识,你姚贝贝和柳英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大家以后多多联络。 临走的时候沈希华还甜甜的跟程燃打招呼,胡永州和马斌也说了一些漂亮话,不过两人就没有沈希华作为女生的先天优势了,对着程燃的时候还有些拘束和紧张。先不管今天这场事件引发的最后结果如何,是不是其实伏龙还是拿吴立伟的腾华公司毫无办法,但在今天给了吴立伟这么大一下马威的程燃面前,胡永州和马斌再也没办法真拿同龄人的眼光来看他,那就算是太没有眼力价了。 他们也知道自己最后拉着姚贝贝柳英说请客请他们的朋友一起出来玩显得有些刻意,但哪怕是刻意,只要他们真心想和姚贝贝柳英的这位一起疯到大的朋友攀交情,这种话也是要说的,而且越是刻意越好。 当然沈希华还画蛇添足的教了姚贝贝一番和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怎么相处大家找回从前感情这类的话,换以往姚贝贝可能先啐一地,毛的感情啊!然而现在确实乖乖巧巧。 以至于一路坐赵青让司机小武开来的桑塔纳,和程燃在后排,姚贝贝和柳英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出奇缄默,哪有平常可能把车顶盖都给掀了的吵吵闹闹。 下了车后,程燃让赵青他们先回去,他送姚贝贝柳英到她们家的小区上走一截。 路上姚贝贝终于委屈得忍不住了,扭头道,“程燃……我以前又不是故意找你麻烦……我就是遇到你的时候,忍不住就想说些什么……” 程燃笑着看她,“我就这么人神共愤啊,惹得你忍不住都变身自走炮讨伐。” “不是啊!”姚贝贝大窘,正准备打他一下,手却在半途不敢挥下去。然后她快速缩手悻悻然。 柳英甩着手走着,双手做了个前伸懒腰的动作,最后还是把酝酿半天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程燃,我觉得我们这些人里面……你长大太多了。” “其实你不用陪我们,就在前面了,赶紧回去吧……” 姚贝贝也连连点头附和,“是啊是啊,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程燃朝她一笑,“说了送你们一截。” “你真是……”姚贝贝前半刻瞪眼,后半刻又泄气了,“好好好,你想怎样就怎样。” 程燃摇头笑了笑,看着前方,“其实我今天很高兴。” 两人扭头看他。 “你们劝我,拉我走。”程燃指了指自己领口的扣子,纽扣早崩哪里去了都不知道,姚贝贝和柳英两人都有些脸红而赧然,“在那种时候,其实你们躲一边去,我也能接受。”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我不为这个奇怪,也不会对此心怀芥蒂。” “然而,最后却没有那样。” 程燃朝两人一笑,白齿炫目,“其实我今天最开心的,就是在这里。” 姚贝贝和柳英看着他,突然就觉得鼻腔里有些涩意和发酸。 “山海是那个方向吧,”程燃伸出手往西边一指,“虽然我们不在那里了,但我们还像是在那里一样,一直还是,朋友啊。” 说不上为什么,姚贝贝和柳英鼻头同时一阵酸楚,感觉有热流在眼窝里打转,两个女生异口同声。 “说这种话做什么!” “好烦啊。” “一辈子都是!” …… 伏龙调研组没有通过和腾华集团进行集成电路制造续约合同的事件,在商务局内部蹿了出来,这事可不算小,腾华公司和伏龙当初是严崇明副局长亲自牵头,甚至对此还有往后一系列规划,当初的时候严崇明其实就有点不高兴,因为打算是签订长约合同,但伏龙回应不进行长约合同签订,因为相关集成电路更新换代很快,若是制造生产赶不上伏龙的研发能力,岂不是要让整个研发部门停下来等生产配置到位?这不可能,所以生产方面灵活性很大。 而即便这样,伏龙仍然很有诚意的拿出了内部从未有的为期一年的相关集成电路制造合同给了腾华集团。但也曾说明过,其实即便合同期限没那么长,但只要是腾华集团生产合格到位,对于优先匹配工厂优先续约是第一序位的。 结果突然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现在都开始传出严崇明对伏龙公司很不满的一些信息,甚至有消息灵通的,传出几次商务局内部会议上,严崇明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找出伏龙公司的一大堆问题。 大问题他挑不出来,但是小关节上恶心和设卡,这就驾轻就熟。 而在传伏龙调研组给出不续约意见后,腾华集团的吴立伟在外界看来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倒行事风格半点气魄不减,因此那些和吴立伟对接的壳资源,相关推波助澜的手笔,都显出吴立伟志在必得的意志。 这就不免让外界不由得感慨,这背景后台过硬就是不一样,真是一夫要当道,万人都辟易,没有条件,制造条件也要上。 因此在严崇明直接放话腾华集团上市是商务局重要规划不可更改,压也要压给伏龙之后,在商务局局长周文武出差会议期间,严崇明就多次在内部提出了要伏龙和腾华集团再续约的几点指示。 这上面历数伏龙享受了政策给予的便利,发展壮大后,却不履行承诺的失信体现。 商务局现在拥有的是省政治力量的全力支持,是以严崇明隐隐有些膨胀,觉得伏龙翅膀硬了,敢跟商务局唱对台戏,和商务局极其背后省上制定下来的发展大计规划相背,他非得给伏龙上上眼药。 所以当严崇明把伏龙失信材料递到刚在外地签署了软件人才引流入川项目回蓉的商务局局长周文武的案头,这精心筹备的最关键一锤要看着就要落下。 周文武拿着材料看完,几度拍桌子,说是腾华集团这样尸位素餐占着政策倾斜资源的企业,早该重新配置资源,进行结构重组了。还想趴在牛身上肆无忌惮吸血?摊派这种事想都不要想,像是伏龙这样健康的企业,绝不做寄生虫的寄主,别打这些歪主意! 周文武即刻批复合约到期后伏龙可自行处理,寻找优势生产企业,优化产品质量,树立优质品牌形象,攥起拳头干大事,做能有力提升国内市场份额,动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尖刀! 周文武批复后,一路绿灯。 伏龙和腾华集团合约到期,三家竞标,复星半导体公司脱颖而出,成为伏龙新研制集成电路的生产制造商。 然后就传来了那个让观望多时的外界一片哗然的最终结果。 不管是如何的众说纷纭,甚嚣尘上。 传闻应验! 伏龙强势摘除趴在身上的腾华集团这个钩子。 一脚把吴立伟踢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