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风口浪尖 - 重燃

第一百一十三章 风口浪尖

程燃其实是在高韶宁说起的时候就有所预感不会遇到秦芊吧,再加上确认了秦芊在这里,提前有个心理准备,所以遭遇了倒还好,对她方向点了点头。 秦芊和袁慧群的话幽幽断在中间,两人机械般看到出现的程燃,特别是面对她们的讶异程燃好像显得很平静,等两人条件反射也朝他点点头后,程燃和高韶宁走了过来,程燃道,“陪我表妹过来,没想到你们也在啊。” 袁慧群笑得很鸡贼,秦芊点点头笑,“这么巧啊。” 程燃觉得她的话里有些问题,却又一时有些不明晰。 高韶宁看看程燃又看看秦芊,笑道,“刚才我还说你们是不是认识,没想到真的认识!” 袁慧群露出促狭的表情。 程燃才明白过来了,敢情以为他是提前通过高韶宁知道她们在这里才会过来的。 随即袁慧群又道,“怎么不认识啊,他神雕侠侣啊。”同时朝秦芊看了下。 “什么什么?”高韶宁顿时兴致来了。 袁慧群就解释了一番,说程燃和他们十中历来很厉害的一个女生,以前同是山海同学,到来后从高二入学的一百多名,到学年末考了个第二名和位列第一的姜红芍被称为神雕侠侣在年级上传开了的事迹。 高韶宁正愕然于和程燃并称绰号的那个女生,袁慧群解释,不过这只是大家传的,两人之间没男女朋友那回事,姜红芍人际关系好,两人又曾经是同学,倒是对他挺照顾的。 这么说的时候她先看了看秦芊,然后才询问程燃,“是吧?” 程燃点头笑而不语。 高韶宁眼睛有点迷,这番话虽然不多,但她倒是兴出好奇,那个在袁慧群言语之间居然能对这位在家宴聚会上全家近乎于仰望的远房表哥“挺照顾”的女生,又该是怎么个形象。 而在省内属于独一隅高峰的十中,很多事情,都和他们普通高中不太一样,同时又和那些依靠压缩作息连轴转学习成为唯一生活重心,全力突击分数线培养考试机器的重点中学亦有所差别,“小大学”的称号,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袁慧群突然想到什么,道,“高韶宁,你还不赶紧去化妆换衣服!要被铁面老张看到,又得挨顿骂了!” 正好那边过来个中年男子,远远喊,“高韶宁,搞什么——!”然后看到了程燃,“无关人等,赶紧出去!” 高韶宁吐吐舌头,欲去化妆室,又迟疑看程燃,秦芊就道,“我送他出去吧。” 秦芊和程燃往外走的时候,袁慧群还一个劲跟她使眼色,秦芊瞪了她一眼。直到她和程燃前行,袁慧群还在后面挤眉弄眼。 和程燃一并前往门口的路上,秦芊道,“今天这么有空?” 程燃道,“其实是家里人吃饭,被架住了,高韶宁居然和你在一个舞蹈团,世界真小。” 秦芊仔细看了他片刻。 程燃微怔,“怎么了?” 秦芊回头,“没有。” 原来……其实并不是刻意来啊。 想了一下,秦芊道,“钱我从蒋舟那里拿到了,谢谢。”她又微笑着撅起嘴唇,因为是民族妆容,脸蛋打了很浓的腮红,而一双眼睛在眼影衬托下越显清波流转,“我谈下医院的赞助,怎么没点赞扬,这可不符合你老板身份啊?” 程燃道,“不是给了大红包吗?” 秦芊一本正经,“我那天看一本管理学的书,上面说员工需求的不光是物质奖励,更要有精神的追求,更愿意得到认可,这方面怎么都比不过一个有能力领导的激励,能起到比物质收获更意想不到的效果……你都不看书的吖?” 程燃挠挠头,“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是我倏忽了。其实做得很不错,记一大功。但是有一点,以后可别这么拼了,现阶段给你练练手,不要真一头扎进去拔不出来了。” “你这话可没有什么说服力噢。看看你这个榜样。”秦芊指了指他道。 程燃道,“你在天行道馆打工,体验体验生活的想法,我是赞同的,能从中得到收获,也是很好的。但这不该是你现阶段的重心,天行道馆,任何时候都可以是你的后盾,你可以一展所长,那可能是很久以后了,然而有的事现在不做,未来就做不了了。” 秦芊道,“比如呢?” “比如跳好你的舞,如果喜欢,就在这上面更进一步。为了取得好成绩而下苦功。和朋友们度过一些值得怀念的假期,好好玩耍。这些都是一错过就不会再有的事情。” 秦芊看着他眼睛很认真道,“你的年龄不比我大多少,可为什么你怎么爱摆谱?” 程燃一时语塞。 “我明白了。”秦芊摆摆手,唇角轻扬,“所以你不赞美我。是不希望我‘泥足深陷’。” 程燃不置可否。 秦芊睫毛轻轻挑了挑,看他这幅淡定样子就有些闲气,而且原来和预判有些出入……他没有乱。 不过问清楚,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免得误会。 “我就送你到门口了,高韶宁给了你票吧?”站在后台门口,秦芊道,“赶紧去正厅吧。” 程燃嗯了一声,转身欲去。 而秦芊却突然开口,“程燃,你的意思是,无论我以后走多远,你的天行道馆都是我可以筑窝打巢占山为王的地方啊?” 程燃定住,想了一下,自己方才那番话好像确实有这么个意思,不过自己就说了一个“你的后盾”,就能引申出这么多东西吗? 当然大体差不多的,所以程燃点了点头。 秦芊眼影伴随着笑意和水晶吊灯的灯光像是彩虹般漾起。 “想得美!” …… 其实对于姚贝贝和柳英来说,融入到沈希华这个圈子,见到那个准上市公司老总的公子吴磊,听他们说起和舞蹈团主舞那个叫秦芊女生的纠葛,听起这些恩怨矛盾,其实挺带劲,而且当时情况如何不知道,但至少吴磊的头被打破了是确有其事。 追你你不答应就算了,把人头给打破了缝针又是怎么回事,那可真是要一个说法的。而且他们刚才还看到吴磊的老爸吴立伟一行刚刚路过,身边都是主办方的人,由工作人员开路,吴立伟身边就有蓉城商报集团的高层,大家有说有笑。 吴立伟四十多岁,脸上有些横肉和不怒自威的气势,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物。过来的时候刚才吴磊身边好些个家里非官即商的子弟纷纷规规矩矩喊“吴叔叔!”,而吴立伟点点头,又看吴磊戴着帽子都掩不住的那张纱布,毫不掩饰脸上的晦意警告,“你少给我添乱。” 而吴磊面对自己这个父亲也是不断应声点头,等他爸和主办方的人进去了后才原形毕露,给周围人斜眉弄眼,“我爸就是装模作样,今天我跟他说要找打我打破头的女人要说法,他不也就是骂我连个女人都摆不平还有什么出息?言下之意是,我总得摆平这事啊,对不对?” 有人就说起吴磊高一时候的事迹,有个不开眼的在嘉航顶撞他,结果上着课吴磊直接冲人教室里搬起椅子砸过去,把人打吐血,后面对方家里也算是,一开始不依不挠,吴磊父亲都没出面,直接是他母亲去谈判,开了个价,对方拿着那笔钱直接转学走人了,据说是大六位数,校方后面也就象征性的给了吴磊一个全校通报,不了了之。 破坏学校秩序上着课冲别人班上把人给打吐血,结果自己稳坐钓鱼台,别人却给挤兑转学,吴磊也算是一号名人了。这在那所私立高中无人不晓,没办法,私立中学有时候就是这样,只能靠最不能得罪的一方。 姚贝贝和柳英都感觉今天不虚此行,虽然今天局面很可能是一面倒的定局,但至少她们在这里,表现出同进退,也是能和他们多一些结交的。而且毕竟生活并不都是轰轰烈烈跌宕起伏,更多的是平淡而平庸,能撞见今天这种事情,眼下多数人其实都和吴磊一样,要个说法是一方面,更不乏搞点事情出来让生活更激情一些的念头,总之大家声讨的言语,摩拳擦掌的唾沫横飞,都让人内心隐隐期待希翼巴不得搞点事情的蠢蠢欲动的。 直到…… 两人猛然隔望到了他们声讨对象秦芊送出来的程燃。 风口浪尖。 ====== 年二十九,在吃团年宴吧……介不介意我拜个年先。

下一篇   除夕,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