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不同世界 - 重燃

第一百零九章 不同世界

霎时,好像一切都一如从前。 杨夏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好像是在解释先前饭桌上小伙伴们的揶揄,她说的时候也鼓足勇气,本来是板着脸的,结果拿给程燃这番话给直接破功了。 周围人除了破音而笑之外,更是一番霍霍的起哄,这话连起来听,不免有些把杨夏说辞给带偏的意思。 是以杨夏狠狠瞪了程燃一眼。 而在包括杨夏众人的眼睛里,程燃这个打趣让最初时大家初见程燃时不同境遇所带来的最后一层隔阂也冰消雪融了。 程燃好像依然是那个曾经带头上树掏鸟窝被鸟粪打在头上,用锡箔纸包着剪碎的乒乓球,丢蜂窝煤炉子里弄得整栋楼乌烟瘴气,弄得别人差点报火警的捣蛋男孩。 是曾经那个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全单位都知道他喜欢杨夏,但他偏偏在她面前会各种找茬说她身材不好头型也不好这个夏天晒这么黑啊惹得女孩横眉怒对,好像仍然是那个会在艺术节莽撞表白调戏,使得女孩把一头发簪打在他身上成为全部焦点的男孩。 好像从到蓉城以来,姚贝贝目睹程燃家庭境遇改变带给她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撤去了,于是她道,“程燃,我们夏夏的意思是她并不是看到你考了十中,她才考的,不是以你做标杆,杨夏有这个实力而已!” 结果旁边的俞晓皱起眉头,“姚贝贝,你是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程燃难道不是硬实力上的十中?你能上吗?而且,他现在是十中年级第二。你这回在一中考了多少分,拿出来说说嘛……听你妈说530几啊,不多不多,就和程燃差了将近两百分吧。” 姚贝贝脸色瞬间有些发白,嗫嚅道,“我又不是说他成绩不好……”她盯着俞晓,声音又壮几分,“程燃成绩好起来,还不是因为没有和你裹在一起,看吧,现在你们又在一起了,还不定互相干扰成什么样子!” “放屁!程燃当初就是在我舍身取义的鼓励下才考上十中的……我以自己的成绩退步为代价精神勉励程燃。” 俞晓振振有词,姚贝贝则对他所谓“舍身取义”翻白眼。 眼看两人这么争下来估计都会把对方给噎死,柳英打圆场,“好了好了,去唱歌去唱歌。” 火锅后就是如今流行的KTV,大家一直唱到十一二点,才在家里电话和BP机的催促下结束。 离开的时候因为大家有的住伏龙院子,有的家里在外租房过渡或者住亲戚那,譬如杨夏,大家不同路,就要分别了。临别有人问起过几天再约,结果口径不统一,刚搬来蓉城不算太久,各人最近都有些事,就暂时押后。 柳英和姚贝贝最是眼神闪烁,说最近有朋友邀请,末了问杨夏周四去不去看表演,就在市中心的省大剧院,顺便介绍朋友给她认识。 山海这群朋友里很有些家里的亲戚是在蓉城这边的,以前往往都只是在假期里来蓉城玩的时候,或者别人来山海旅游时有所走动,如今移户蓉城定居,就要开始拓展和维系这些关系网络人情世故了。 不说一些人家庭关系在这边的盘根错节,姚贝贝都是来了后随自己父母拜访了一些亲戚和朋友,有当官的,有在经商的,也有小门小户,其中父母应对的差别,都是一堂堂课,很多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耳濡目染的么。 同时伴随着这场家庭的迁移,见证了种种人情关系的走转构建,如今又正步入法定成年的年纪,使得众人好像一下子自觉成长懂事起来。 杨夏摇了摇头,“那天有事,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 柳英和姚贝贝点点头,也没再叫其他人,她们是自己事自己知,两人都转学到十二中,找的是柳英母亲那边的关系,对方是在省教工委有话语权的人,家中是个独女,叫做沈希华。 那天家庭宴吃饭的时候,柳英姚贝贝和沈希华相谈甚欢,后面一方面是柳英母亲门面,一方面人情到位,对方又看柳英和姚贝贝两个女生都过得去,不是麻烦的学生,于是帮忙把这件事给办了。 柳姚二人都从这次转学,以及父母那里感受到了人情世故的重要性,两人接下来更进一步就是和沈希华之间搞好关系,又通过言谈聊天之间,知道沈希华所接触的朋友很多是一群干部子弟,要不就是商贾之家。沈希华的本意是带带她们一起玩,柳英和姚贝贝都大有见识融入蓉城这边这个层次圈子的意图。 毕竟父母也在经营人脉,一些场合有夫人外交,也不缺乏孩子们关系好,促进大人圈子融合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种事还是要小范围进行,毕竟关系这种东西,越私密越好,唯独只是想把杨夏拉进这个小团体,但杨夏眼下还是婉拒了,不过没关系,有的是机会。 俞晓道,“神神秘秘,你们要去看什么表演嘛……” 姚贝贝就道,“和你的程燃打游戏去吧,大人说话小孩子家家插什么嘴!” 俞晓气不打一处来,“谁稀罕知道。” 姚贝贝呵了一声,又继续和柳英咬耳根子去了。 程燃看过来的时候,姚贝贝和柳英又朝他摆摆手,笑道,“快点回家休息吧,免得你妈一会又大嗓门催了,你不怕被晾衣架落在身上啊!我和姚贝贝还有事情要商量,住的也近,我们慢慢走。” 和程燃一行道别后,姚贝贝才和柳英溜达走向家里在附近租住的房子,会总结一下今天的聚会,大部分曾经一个院子的朋友,都陆续成年了,但其实大家个性都仍然还有迹可循,两人对于程燃的印象,也差不多和以往重合,只是现在的程燃不一样在于成绩出乎意料的好,倒成了一个家里人经常提到发奋进取的尖子生。 所以姚贝贝柳英,不可避免会觉得和杨夏程燃有所隔阂,其实说不上来心底什么情绪,兴许还有些羡慕,因为他们的成绩好,好像未来可以有更多自我选择的机会。 而她们则不然,就连进十二中,都需要托关系家里铺路,这也更让她们提前觉醒,知道她们未来可能走的路就是这样,以眼下的成绩,父母又不想她们大学远离,那么只要能提前铺好路,如果能考得好,那么能稳妥进入一所二本大学就好,最不济保险就是能通过关系找到三本或者有专升本名额的学校,出来后能安排到一个好的公司好的职位。 所以她们父母时常教导她们和沈希华这样的干部子弟多结交,其实也是在结识朋友留条路上面做准备。 所以她们自觉,比山海这些小伙伴,哪怕是程燃,都更多的看清楚了世界,知道了一些潜规则的运作是什么样子的…… 但偏偏这些又不能对人明言,所以看着俞晓,还有和俞晓如曾经那样打成一片的程燃,会觉得他们仍然处在单纯的世界……还没有醒事懂事。 …… 其实这顿饭程燃吃得很高兴,可以说是近段时间前所未有的好心情。只是改变了前世他所熟知的众人人生轨迹,会不会引发一些隐患,但程燃一想又觉得管他娘的噢,至少有一点,前世这些家伙们这个时候还在山海大院里,还没那个拿福利房或者来蓉城买房的觉悟,现在一个二个的在蓉城都有房子了,未来房价上涨一波的时候,再也不用如前世那般忙着东拼西凑贷款而恓惶了。 想到这里程燃也就觉得这是个挺好的事情嘛。 那顿聚会餐过后大家又暂时各忙各的,然现在福利房还没装修完成前大家家里都临时租房不在一处,但等各家伏龙的福利房装修完成后,又将在一个小区的日子,会觉得这也是挺好的一件事。 聚会结束的第二天,程燃打开电脑,陆续在CQ上收到各人的留言,大家发信息说起昨天的聚会的愉快,聊着天,哪怕是互不对付的俞晓和姚贝贝,都在CQ上互相斗嘴,但斗到后面,同样下线的时候又会互相道“不跟你说了886”,“那明天再来吵,886咯!” 程燃还收到了杨夏的消息,先是滴滴滴发来一行,“昨天晚上你上车走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你。” 程燃心里咯噔一声,对着电脑有些发怔,过不一会又是滴滴滴一条让人啼笑皆非,“后来我才想起来,我们两个顺路啊。” 程燃笑着键入回复,“啊,那你不早说……” “我记得我饭桌上有说过啊……” “那我的疏忽了。” “算了算了,还是老样子,我都习惯了—_—!” 程燃挠了挠头,输入,“什么老样子?” 杨夏回了个呵呵笑的表情。 下午的时候赵青来找他,程燃是找他了解伏龙情况的,据说最近的整风运动里,有些事情浮现出来,暴露出一些老式做法,譬如有些本身资质是不够的代工厂,结果因为和伏龙一些高层关系不错,亦或者来自政府部门上面的意图,伏龙给接了过来,以至于承担了一些不必要损失的事情。 “譬如这个腾华电子,他们的FCB0453电路系统和一些生产的微电子元件,质量本就不怎么样,用他们的东西,我们的次品率很高,而且不甚稳定,后勤维修人员都骂破天了,有时候是顶着客户劈头盖脸的挨骂上门去检修。可是没办法,他们是国资厂,背靠着商务局,商务局那个严崇明副局希望我们订单给他们,帮助这家厂子完成局里的阶段性规划……所以市面上有的是比腾华生产的东西质量更达标的,但没有用……好几家相关厂子的老总上门来求订单,表现自己的实力,但是之前一直是卡着的。” 程燃点点头。 程燃没打算管这些内部的事情,只是最近这些动向反应比较大,这才找了赵青询问个中缘由。 伏龙越加壮大,但其实内部有些沉疴,甚至在前些阶段的做法弊病,是一直存在的。而这些,也不是一时说能割除腐肉就能割除的。 要考虑和政府部门的关系,还有伏龙内部一些元老高层的个人关系,真正做事上面,不是知道正确就一定能施行的。理论和实践的差距,有时候总是隔着重重大山。 所以做实事,才是最难的。 …… 没过两天,就是表叔高世金请客,自知道了程燃家身份之后,高世金是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想要请他们吃饭,一连拒绝了好几次,最后徐兰和程飞扬才觉得再推脱也实在是不好了,于是也就定在了这个周四中午。 这天上午十一点过,程燃一家到了楼下,陈文广开桑塔纳送他们到市中心的那家高世金早订下了包间,驰名的谭鸡肉中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