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不屈 - 重燃

第一百零五章 不屈

年级组办公室,刘义富怒气汹汹闯进来,满脸涨红。实际上刚才大家在办公室里,早听到了他的班级那边传来的声音,“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真是丢我的脸!” “总体平均分还下移了零点五,亏我老是给各科打招呼给你们减压,减压减压,结果你们就是不上磨盘不干活的驴子……真是半点松懈不得!” “对嘛……这回我的这张卷子,所有不及格的,罚抄十遍!及格线上一百一十分以下的,抄五遍!宽松的办法对你们是要不得了……现在开始布置暑假作业……到时候开学我要一一检查,没做完的让你们家长来给我解释!” 作为班主任的刘义富布置了严苛的作业之后,本就在他授意后的科任老师也大体和他口径一致,大多是在暑假作业上加码作为惩罚。 但实际上年级组的人们都知道这只是刘义富在发泄内心的郁积,他真正恼火的原因,是在于朱旭不仅连年级第一都给丢了,甚至万年老二这块好不容易抛开的银字招牌都摔了个粉碎。 而平时在年级组,刘义富也属于嗓门最大,最为高调的类型,行为做事风风火火,给人所表现出来的,就是精力旺盛时刻准备着大有一番作为的态度。 当朱旭作为年级第一出现在他的班以后,十中的家长圈子里,甚至向校外扩散的风言风语中,就有了原来的年级一哥孙晖教学方法不对,班上班风不正,导致高分学生成绩跌落的说法。 家长群体永远是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 特别是十中这么个重要战场的围城里,在里面的学生多少都被无数家长予以厚望,很多家长根本甚至直接陪太子攻书的就近在附近居民楼租了房子,全家老人齐上阵,搞好后勤服好务,学生有一点问题,家长就能寻根究底。 而每一个十中稍微优秀点学生的家长,都在外界是无数人巴望着想看齐的楷模偶像,在如今的应试环境下,走在哪里都自带光环。 这些家长们讨论的十中老师,一举一动都可谓蓉城教学界的焦点。所以孙晖先前自己班的头名跌落第十,所造成的影响,还不仅仅是校方对他这个年级主任的压力而已,更是让孙晖班的家长们人心惶惶,报告打到教育局,甚至家庭关系亲自给某个教育系统领导旁敲侧击的,不是没有。 这是最众口铄金,也是最积毁销骨的力量。 内外压力,孙晖夹杂其中,再加上这段时间赵义富嗓门越来越大,神色越来越光彩照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管那些“蹊跷”的风言风语是怎么趁着这段时间反攻倒算的,反正恐怕伴随着这个学期结束,孙晖年级主任的任期大概也就到此为止该易手他人了。 然而谁知道,就在最后这个节骨眼上,爆发了这么一波黑马事件。 如今的年级组办公室内,大家讨论最多的热点,就是那匹黑马。 然而在这些四周的恭喜声音中,孙晖偏偏依然是那一副中山装,领口扣子一丝不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态度,简直老神在在。 若是以往,刘义富是冷哼着想看你这幅模样能摆到什么时候! 但这个时候的刘义富,涨红着脸,尽管竭力掩饰,但语气里那股揶揄仍然溢然于表,“孙老师,你们班程燃不错啊,这种学生,肯定是顶的过一百句表扬吧!是我脸都要笑烂,可惜我们班没你这好运啊!出不了这种学生啊!” 刘义富乍一看是恭维,但实际上是酸孙晖。本身孙晖现在在办公室里,已然成为众老师焦点,刚才他进来前,话题都是如此,他刘义富最爱面子,若是进来一声不吭,不等同于自己介怀,这岂不是让旁人看笑话? 反倒是他出言恭维孙晖,其实是转嫁矛盾。在场也有很多班主任,一匹黑马都是他们求之不得的,更别提进度这么大的黑马,任谁都会惊喜,而刘义富就是激起大家嫉妒心理,给孙晖营造孤立环境。 而且这番话明显揶揄居多,很多老师也不是傻子,一下能听出来其中的意味。 结果孙晖脸色纹丝不动,伸出右手,像是国家领导人一样摆了摆,“我可没有夸他,而且也跟我们科任老师说过了,不要夸!成绩波幅这么大,这种学生夸不得,夸了就是捧杀。有的无意义的表扬过多,相信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 停顿一下,孙晖皱起眉头,让人感受到他打心底最深层次的忧虑,“一次考这样,下次还是不是这回事?能不能稳住?……稳得住再说!” 现场众多教师,也不得不佩服此时孙晖的冷静从容,宠辱不惊。 “姜还是老的辣啊,孙主任不愧是带过好几届状元班的……经验就是不一样,道行高着呢,这要是在我班,我恐怕恨不得当宝捧起来!天天抱着不放手!”说话的是个十中很受欢迎人气爆棚的女教师,正是妍姿艳质的如玉年华,这个时候翘起嘴角来。 一个中年教师很懂得在女士面前含蓄表示自己的见多识广,“呵呵,孙主任什么人物啊,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在他手上出了多少十中好苗子,程燃这样的黑马再正常不过了。这都是正常操作……” 有性子活泼的人笑道,“孙主任,你这是锅里有米不愁饿啊,你班出了这么个学生,当然你说什么都可以……我班上要是出这么一个学生,我也说啊,还差得远,还要继续努力!” 孙晖鼻脊两侧深邃的法令纹显得更刀刻斧凿了,一个劲摆手摇头,似乎不愿在此纠缠。 虽然大家觉得孙晖没有应这种起哄让办公室气氛不是太活跃,但其实有不少班的班主任心头的确好过了一些,毕竟像是这样的惊喜,对于哪个教师来说,都是难得一遇,难免眼热…… 就在办公室里讨论不断的时候,张树和一男一女两个工装人士走了进来,张树对孙晖引见道,“这位是校长办公室校报编辑处的老赵和于晓红,校报要写一篇关于你老孙的专栏,他们采访采访你……人带到了,你们私下沟通,我还有点事……” 张树留下的赵杰和于晓红都是校长办公室档案处和宣传处的,十中校报,那不仅仅是要进入校史,还要发到教育厅案头备份的,在场不少基层教师那是目光羡慕,谁都想得到孙晖下一期肯定是校报的头版人物,校级奖励是妥妥的了,而且不消说,经此一役,孙晖更是地位稳固。至于先前流传将在高三这个最为打名气的最后战役从孙晖那里接过总指挥棒的赵义富,可谓是彻底的流产。 在孙晖点了点头后,校办的两个一个采访一个做记录,就着孙晖的办公桌,对他进行教学上面的提问。 听着看着,赵义富心头有些堵,因为原本孙晖那个位置,应该是他。 他可不在乎一个采访专版什么的,哪怕会多千儿八百块钱的校刊级奖金,但他在乎的是这两个人背后的身份,校长办公室。 这意味着经过了王宪的首肯,而且王宪要把孙晖拿来做典型。这意味着教务处那边的吹风和内外对校长和孙晖施以的压力,都宣告破灭。 刘义富准备出去抽支烟。 从六班讲完试卷回来的章隅正好进场。 到门口的时候分明听到那两人在问,“孙老师,你们班这回出现了这么一匹黑马,你是怎么看的。所谓的黑马是不是意味着这样的学生基础不错,但其实是定位不合理,是否意味着很多老师手底下其实有很多这样的学生,只是被忽略了呢,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的教学手段和老师要特别关注这一块呢?你是怎么看待的?” 校办的人询问得很真切,是真的很想解决这个教学的难题。 而周围一些在采访开始后就在自己的桌位上沉默,各自看似在做手头上事,但其实都竖着耳朵的教师们,也想从孙晖这里听到答案。 然后本身走到了门槛处的刘义富差点被门棱框子绊了个趔趄。 和他错身而过的章隅定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痉挛般抽了抽。 因为从办公室里传来的,是孙晖挥劈下手去斩钉截铁的声音。 “我个人看法,之所以会有黑马的存在……” “首先是因为……” “这世上总有不屈的灵魂!” …… 领成绩单和布置作业通知宣布放假后,朱旭提前离开,等在了教学楼下面。 人群来来往往,有过来和朱旭打招呼的,带着几分别扭的关怀和小心翼翼不提及某些事的“谨慎”。 朱旭虽然一一回应这些人,但内心不为所动。 他只是站在楼下,时而在与人交谈中,眯眼看向教学楼五班的方向,现在五班放假了,最后一个老师讲完,开门走了出来,然后学生涌出。 是的,他在等姜红芍。 对于当时说起“醒醒吧,姜红芍!”那番话引得人尽皆知的他来说,如今的这个结果更像是打脸。恐怕有很多人会这么看。 但无所谓,朱旭要等的,也正是直面姜红芍。 而姜红芍和程燃,还有苏红豆,罗维这些朋友一起走下楼梯来,姜红芍看到朱旭还有些意外,朝他和他身边的那些人挥手问“你们还不走啊?” 朱旭开口,“我在等你。” 姜红芍一怔的时候,朱旭道,“上次我对你说的话,我向你道歉,我不该那么武断的,因为看到你成绩下降,而想着即便被你讨厌,也要对你直谏。” 刚才和朱旭打交道的人大多都没有走,像是廖厚铭,而现在他们眼里,朱旭简直是有担当有风度的极佳代表。 然后朱旭又转向程燃,大方道,“程燃,你这回考得很好……继续加油。” 这话轻描淡写,重点落在“这回”,虽然表达了对程燃的祝贺,但实际上还是有些前辈的自上而下。 程燃这回是年级第二,但他其实考过很多次年级第二,这只是他的一次失误而已。 下回,他不会失误。 他在姜红芍面前坦然道歉,表明自己先前是关心则乱。这样一来,不光显示他的坦然,更能展示他的风度,更让人觉得,他是因为关切得很了姜红芍。 他要的只是对姜红芍展露这些,其他一切都无所谓了。 因为自张贴榜出现后,他首次发现,不光是无法保证他年级第一那昙花一现的领先,更可能连“她一他二”的这个传奇,都没法继续了。 姜红芍和程燃谈笑风生,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他都没有这样的受威胁过。 因为总有些东西,是不会受到威胁的。 譬如两座最高山峰所能看到的同一风景。譬如眼界和知能相同带来的同一境界。 譬如道路这么长,哪怕你身边莺歌燕舞,到头来会发现,独行者却只唯你我二人。 因为在这样的千古名校里,他们是此刻最为瞩目的两颗星宿。 然而现在,这一切所谓不受威胁的基础,都前所未有的动摇了。 所以朱旭有些乱。 所以会有这样一番看似道歉,实则让嚼舌根看他笑话的人没法发酵下去的举动,更可以在姜红芍面前加深形象。 年级第二的朱旭,不仅仅只是在考试上面有超高的智商而已。 姜红芍盯着他,然后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我没生气啊,不用道歉。” 包括廖厚铭在内一旁的众人,都大抵觉得这是一笑泯恩仇的结局。 但姜红芍又浅浅一笑,指向旁边一脸懵逼的程燃,“之前他跟我开玩笑,说我们这算什么,算不算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什么乱七八糟的……”姜红芍眯眼一笑,“电视里的神雕侠侣,也是要偶尔打打怪的嘛。” 戛然而止! 脸颊涨红的廖厚铭和朱旭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什么个意思!? 言下之意是如果你们是杨过李若彤,我们是什么? 欧阳锋李莫愁裘千仞公孙止金轮法王黄河四鬼!? 好记仇啊…… ======== 今天是成都书友会,七位书友到成都来找烤鱼聚会,我们吃着火锅聊着天,聊着书道理和人生,临分别还意犹未尽。 天下无不散筵席。 已经在开始期待下次的书友会啦。 今天让我感受到,一个写书的,故事影响到你们产生共鸣,真是我个人很幸运的事。 值得珍惜,也更有责任用故事打动你们。 从一个故事开始,从线上走到线下,大家天南海北聚在一起,这就是缘,妙不可言。 来日再见。 明天我会把书友会照片发微信公众号,大家可以上去看啦。 嘿嘿,你们以为今天会咩。 就是这么坚挺。 十点钟回到家把这章写出来了,这就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