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等你 - 重燃

第一百零四章 等你

这个世界很大,什么人都有,就看你遇不遇得到。 譬如蓉城十三中闹过一件很有名的事情,当年一位状元种子高考前请假一星期,理由是忙着回去帮农村家里收麦子,吓得学校发起老师周末到他家去收麦子,就是为了让他后顾无忧好好考试。 譬如蓉城下面有个叫丰县的地方,一个天天上课看小说,下课踢球,回家打桌球的男生,每天每科学十五分钟,最后高考轻松进入清华,成为丰县上下至今流传的著名神人。 譬如南中有个师兄考上了三次名校,第一次是复旦看不上没去,第二次是清华,在学校里沉迷娱乐不学习被勒令退学,回来继续边玩游戏边考,第三次考进北大,母校给了十万奖学金,号称高考钉子户。 再譬如他们十中前两届就有一个从来不上课,专心搞竞赛,最后拿了国际奥林匹克一等奖,高三就被清华抢走了,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样的传闻总是很多,至少眼下的十中就有姜红芍第一朱旭万年老二的传奇事迹,还有六班一个英语可以考到全年级第一145分,但物理考试考10分的奇人,据说那10分是因为至少能保个三四十分的选择题拿给他猜了个全错,这是老天爷不给面子。 然而现在对于十中的学生来说,好像又有一个人物跃入眼帘。 玻璃橱窗放出来的张贴榜前,不知道谁发现了端倪,“假的吧……第二名居然不是朱旭……” 四周围的声音,开始嗡嗡作响。 “程燃……” “语文一百三十八,数学一百五,物理一百,化学九十七,英语一百四,生物九十七……总分722,压了朱旭720两分,没有错……” 有留意过程燃的人转过头问起同伴,“前面他是不是一百名左右?” 有人笃定道,“好像是八十几……” 也有人忍不住由衷喊出来,“喔靠……!” …… …… 张平在人群中,莫名想到了前几天和他们吃火锅鱼那副从头到尾都含蓄微笑的程燃,突然觉得人类很可怕。 他才想起那天他灌了程燃很多酒,他现在觉得自己手有些发抖,有些想跺自己的手……不至于因为自己的莽撞就导致掉智商跌境吧? 他再看向旁边的年级前十表扬榜,还停留着上次月考测验的版面,朱旭在第一位,姜红芍在第十位。 只要是年级上消息稍微灵通的人,应该会记得朱旭当时对姜红芍说过的那句“醒醒吧,姜红芍!”。 当时尽传这句话了,很多人都有所耳闻,并更进一步打探,确定真实性。 有的人是觉得在曾经的年级一二名之间上演这种场面,实在是刺激。也有的则是觉得朱旭好可爱,如此正直忠厚,当时就有不少女生呈痴迷状。 而朱旭这话更是加深了很多人心底认为的印象:那就是姜红芍兴许终将和那些很多在这个榜上曾经停留过,但最后照片都从那块地界撤下,销毁在不知何处的人一样,很快淡出大众视野。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些都是那个叫程燃的害的! 于是不少人,对程燃也是带有浓烈的敌意。 你转学过来才一年时间,就把我们的年级第一姜哥给带偏了! 你这种就是典型拖后腿的朋友,为什么祸害我们姜哥?拿话来说。 相信不缺乏背后嚼耳根,甚至想亲自告诫姜红芍的“热心人”。 所以朱旭那番话很有市场,有当时听到就拊掌大赞,拍桌子表示支持。更有甚者,走路面对面的时候会不吝对程燃投以冷硬或者充满针对的眼神,就差当面一口唾沫“啐!”在地上了。 然而现在,这些都聚焦在了眼前实实在在的这份名榜上面了。 但现在在张平的眼睛里,那在荣誉榜上姜红芍最末位的照片依然明眸皓齿,他甚至可以想象她旁边万年老二从朱旭替换成程燃的照片之后,又是怎样一番精彩景象? 张平恍惚之余,身子突然被推了一下,有人喊他。 他转头就看到是三班的一群男生,带头的叫秦先超,初中十中附中的同学,有时候中午在饭馆,大家碰到也会AA制点小炒一起吃饭,聊起天说欧洲杯世界杯,说马拉多纳和齐达内,说说年级上成绩好又风云的同学,譬如朱旭这种在球场很有组织能力,能喊动全场的,总是他们口中提及就油然称赞。 张平记得年级上有个和他们曾经一个中学长得挺好看女生很喜欢秦先超,有一次甚至不怕被他们这群男生起哄,想约他私下聊聊,可秦先超拒绝了避之不见……但那女生似乎一直是锲而不舍的态度,有时候会在放学路口看到她和朋友等着秦先超一起走。 其实那个女生张平一直没有说过,初中时他暗恋过。 秦先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来,因为他没有掩饰而且很大声,一度引得周围人目光纷纷落在他身上,“张平,你和程燃是同桌吧,我靠……牛批啊!……程燃这么叼!?” 这番话很粗鄙,但是发自肺腑,犹如秦先超和身边那群朋友的眼神一样炽热。 而且惊动了这片区域的人群。 面对无数看过来或惊异或震动或难以置信甚至带着些对高商物种憧憬崇敬的目光,张平发誓自己在这座牛人扎堆辈出的学校里,从未这么被万众瞩目关切过。 …… 有关程燃黑马的事迹,没过多久就轰然而起,惊动全校,其实程燃路过张贴榜看了一眼,并不怎么停留就走回教室,这个过程很有些宠辱不惊,但心头还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触。 这大概是他重生以来,在高中时代的学习上面,达到目前最高的高度了,可以说算是一个人生从未达成过的成就点亮。 这是值得纪念的事情,而且值得骄傲。 因为这可不是单靠重生就能办到的事情。 这也不是光靠努力就能达成的人生成就。 有的事情付出不一定有回报的,就好像你认为自己付出到精疲力竭,但最后等待的总是人生八苦的爱别离和求不得。 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有的人头破血流也看不到尽头,仍然原地打转,如苦海难渡,长夜执固,即便破了肉身这座皮筏,仍然轮回火宅,终不能改。 意识和眼界,是不是桎梏着我们人生所处的境界和格局? 很多人会忽略这两个东西,但其实这两个事物的重要,有时候可能就是暗夜里降下的那束光。 譬如有句老话“人贵有自知之明”,当一个人置身窘境而不得出,超脱的意识能让人跳出云山审视自我处境,看看到解题方法和迷宫中的那唯一道路,所谓自知之明不是贬义,反倒是一语道破迷途,是知道自己身在此山中的何处,毕竟走弯路和一头扎入牛角尖出不来,皆是蹉跎。 而眼界则可以让人不计较眼前暂时的得失,锁定正确的大道朝向,不会为啄米之食低头的六便士而错过丰收的白月光。 对于程燃而言,这两者在和姜红芍的相互应证之下,早得到了解答。 譬如面对考试的意识,能清晰的知道自己的定位和弱点,自知之明是有的,所以懂得克服弱点和扬长避短。 当然,若不是老姜,程燃要靠自己达到这一步,哪怕是重生,其实还有有些困难的。正是因为在老姜这里看到了高点和有她的参照,程燃自我管理的意识才明白从哪里着手弥补弱项。加之老姜教于的一些好的方法,更能让这个过程事半功倍。 所以有一套方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就好像当时他在混沌中给了程飞扬建议,让程飞扬用先进的理念把伏龙于莽荒时代发展起来。 而现在为了伏龙的发展,程飞扬更打算从美国请来IPD(集成产品开发)专家,准备尝试在内部推动IPD管理体系建设,需要多少钱?人家开价仅仅是考察费用,就是一个亿。 启动之后,分期付款,一套管理体系下来,随随便便上十亿。 数十亿什么概念,足以用大力神运载火箭把几十吨的载人飞船送入太空,再成功返回接收。 此举将会让伏龙背负巨大债务。 为了一整套体系,就要花费数十亿,值不值得? 值得。 这是一个方法的价值,更是智谋的价值。而这个价值还不仅仅是表面上的亿万,其所起到的作用,对伏龙的未来作用是不可限量,正如当年他的“伏龙基本法”。 教室里,当孙晖紧接着姜红芍念出程燃名字领成绩单的时候,整个班都爆发出一阵混合着惊讶羡慕和哗然的欢腾。 程燃拿着试卷往下走,却发现姜红芍并没有先走入桌位,而是在空处等他。 等程燃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姜红芍俏皮一笑,“等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