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是他! - 重燃

第一百零三章 是他!

在怔了好几秒后,梁亦如发出声来,“这个程燃……不错啊!” 旁边的刘家俊声音传来,“满分……牛皮了!” 朱旭短暂的恍神后,道,“那么姜红芍的语文考了多少?” 程燃虽然在数学卷考了个满分让人意外,但十中单科拔尖的学生不是没有,英语可以考全班第一但数学倒数第一的“偏才”其实不少,而且程燃说到底可能也只是昙花一现。 在明白这个事实不可改变后,朱旭视线最后还是落在姜红芍身上。 只有这山会望着那山,因为他们是十中最高的两座山。 “还不知道,可能他们班语文老师先知道吧……” “哦……” …… 程燃这天考完试准备走,结果在楼下的时候被等在底楼的张平给逮到了,张平冲他挤眉弄眼,“走走走,一起吃饭一起吃饭!” 拗不过他的程燃给张平推着到花坛那边,发现好些人已经提前聚在那里了,这个当口还有刘景瑞在郝迪的喊声下从那边走过来加入,于是等待的就只有他们两人了。 秦芊穿着白衬衫,露着稍许小腿的七分裤和帆布鞋,身上挎了个母亲去港城旅游给她买的Disney双肩小背包,装着学具和女生小物件的小背包不羁的在她背弓处坠着,却被她修长身材衬着,帆布鞋上是她光洁裸露于外的踝骨,不得不说,会跳舞的女生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打扮,也能衬出形体的曲线和气质。 她就在那里一站,只有手指揣入七分裤裤兜里,和身边的袁慧群郝迪聊天。 日光彤红铺照大地,从各式各样的林木的花坛中穿出无数道光影,嫩绿的草叶腥和略微温热的空气,给了这个考完试的下午一种惬意的放松。 花坛外的主路上尽是影影绰绰的人群,路过的不少人看到秦芊都眼睛一亮,不由自主会朝她方向多望几眼,可惜人在不断运动,走过了再往后转头看显得刻意明显了,特别是有的男生群体路过的时候刻意开玩笑开得很大声,或是爆发出哄笑,哪怕当时他们讲的那个笑话笑点实在稀松平常。 十中本来就美女如云,但人人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譬如姜红芍,譬如眼前的秦芊。有时候下课出去偶然遇到了,回教室的时候也能跟同桌好一阵说叨“见到某某某了……确实长得不错……”或者要标新立异的“不过如此!” 秦芊和朋友说着话,眼睛也会和这些目光对上,那些目光里的闪烁胆怯和男生们突然放大的哄笑,其实她都了然于胸。说心里没有半点涌现的虚荣是不现实的,当然,这种现象在程燃的视线下发生,那就更有趣了。 “早上考完试我们商量今天下午聚个会的,本来想找你你都走了,只有下午过来拦你了。”张平拉着他走进来。 看到两人,秦芊只是向程燃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就移开了。 两人之间有种奇特的关系,在天行道馆,秦芊是那里的一员,程燃虽说是老板,但其实没让人感觉有传统意义上老板的观感,更也像是录属那的一员,就姑且称之为同事吧。她会在天行道馆穿着漂亮制服给他端咖啡饮料,也会在他上回考到三十六名的时候,给他牛奶插张祝贺的小纸条,会在运动会场把多余的食物大口袋提到他面前。 但其实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兴许唯一最深入的交流,就是她家庭突遭变故那段时间,在她推开郭轶之后,程燃在她旁边的板凳下坐下对她的那番不客气的当头棒喝。 然后两人就保持着这种维系,偶尔会说两句话,会互呛两句,但是在这种场合中,又好像各自处于各自的世界,譬如秦芊朝他微微一笑后,就转向继续和郝迪袁慧群聊天,继续刚才的话题,仿佛女生话题更吸引人一些。 而程燃也对她点点头,又和张平刘景瑞男生说说笑笑,男生和男生一家,女生和女生一家,泾渭分明。 但其实秦芊袁慧群郝迪三人聊的话题,仅仅只是校外饰品店的款式上新而已,哪里那么急切? 期末的大考结束了,压抑在大家心头的那股劲也终于能够松一下了,虽然十中被称之为游乐场和情场,但竞争在外人看不到的门后,毕竟学生的本职还是学习,更别提进入高二下半学期后平时幽默风趣的老师还不住的提点未来命运分界点的高考就在一年后,简直如跗骨之俎。 十中是老师不催着你学,交作业全靠自己自觉,但置身在一个身边人都在上进,每回测验下来考好了松一口气,考差了皱起眉头找问题能郁郁一段时间的环境之下,谁都不会自甘堕落,至少滑坡还是很有心理压力,只是这压力不是老师的耳提面命,而是担心被周围前进的洪流所抛下而已。 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在大考后不想这一些,大家这餐饭可以说吃得非常放松。 袁慧群首先约法三章,“今天都不准对答案提试卷的事情了啊,我们好好吃,就吃后门电教宿舍那边的火锅鱼!”停了一下袁慧群转过头,“忘了秦芊你不吃辣,鸳鸯锅还是我们换一个?” 秦芊一笑,“没关系,偶尔吃一次也无所谓。” 张平率先道,“就是嘛,哪怕长痘痘,还怕有人嫌弃你啊!” 秦芊眼观鼻鼻观心“呵呵”两声,郝迪作势欲打,“你说清楚一点!”张平已经一溜烟逃更远了,在那边煽风点火,“程燃肯定不嫌弃!” 这边蜂拥起哄,这个经历过先前好几波男生注目礼的女生仍然淡定自若,但耳廓边界,在温热的阳光中微见红晕,秦芊白了起哄的男女生好几眼,率先迈步向前,“走了,吃饭去了。” 大家这才一边笑着一边移动。 这就是程燃不太愿意参加这种聚会的原因啊……男生女生插科打诨,哪怕躺平了也会中枪啊。 大家走到电教宿舍弄堂里的那边地方不大,但却很出名的火锅鱼馆子,火锅鱼又叫冷锅鱼,西南特色之一,先把鱼在火锅料里煮好入味了,直接连锅上桌,可以直接开吃,锅本身是热的,只是因为上面红油封锅看不出热烟,所以别名“冷锅”。 但味道是相当麻辣爽口的。鱼不够可以随便加,一人十八元,物美价廉。学生中极其受欢迎,特别这家冷锅鱼,位列十中驰名十大美食之一。 虽然味道好,秦芊袁慧群等女生还是吃得挺淑女,而大概也因为秦芊在桌,张平等几个男生也没有往日里气吞万里如虎的气魄,都斯斯文文。 不过馆子遇到不少本校人,有的认识的过来串场,女生喝饮料,男生喝饮料就被叫做娘炮,于是也就只能开啤酒拿老板递来的塑料杯子倒得咕隆冒泡碰杯。 程燃也被迫喝了好几杯。 劝酒的走转的一波又一波,喝完最后一杯,程燃搁下杯子,想到刚才一群男生拍胸脯说“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的标准酒局套话,程燃放下杯子就摇摇头,一脸苦涩笑容。 结果有所觉的仰起头来,就看到或许刚刚在盯着他的秦芊大概掌握了他刚才从头到尾的微表情,“噗嗤!”一笑,伸出手捋了额前的长发,右手在油碟里捻出一小块裹了红油的嫩白鱼肉放嘴里含着筷子轻轻咀嚼,然后转头听旁边其他桌过来认识的女生跟她们讲一些八卦,而她酡红的面颊这个时候还没有收回那浅浅笑意。 火锅鱼,杯来盏去的校外小馆子,对面的女孩。 一群生命中短暂结识,最后消逝的人们。 程燃觉得啤酒竟然也还是有些醉人。 大家吃到华灯初上,最后才离别。 秦芊和袁慧群家在一个方位,公交车来了后,他们和大家道别从站台上车,两人在倒数第二排的两个位置坐下来,看到包括程燃在内的一群男女生隔着窗朝他们挥手。 秦芊望着窗外。 袁慧群微微一笑,“其实吧,我觉得程燃还是不错的。” 秦芊歪着头有些迷的看来。 “你想吧,家庭还不错,父亲是开公司的吧,你们家也是,这算门当户对了。其次他这人性子很沉稳,成绩嘛,不好不坏吧,就是波动太大,虽然现在一百将近两百名,可也曾经上过三十六名嘛,说明脑筋够用了,要不然你还要怎样,占了一个就在身边近在咫尺嘛……” 袁慧群嘻嘻道,“这样的男生好驾驭,这是老娘给你说的过来话。你先前那个郭轶简直就是渣,以后肯定有暴力倾向。” 秦芊愕然片刻,脸颊扉红,才忽而恍然道,“你在……说什么啊!?” “呵呵,那我问你!郭轶现在还追你,你理他不?”袁慧群嘟起嘴。 “神经!肯定不啊!”秦芊蹙眉。 “那我问你,要是程燃现在向你表白,你答不答应?” 袁慧群伸出手指头赌誓般盯着她,“不要停顿,马上回答我!” 秦芊:“……” 袁慧群得逞了般笑起来。 “嘿嘿……” “看吧!” “不想跟你说了!”秦芊扭头看川流的行进的车流,嘟起嘴再不理她了。 “嘿嘿,那到时候返校,我给他说!” “说什么啊!?你不要乱来!” 秦芊已经转过来和哈哈大笑的袁慧群挠痒痒挠在了一堆去。 …… 六月十九日。 十中返校领成绩单。 张贴榜前。 人群有愕然讶异的“噫!”声中。 袁慧群和秦芊抬手掩住了嘴。 年级第一是姜红芍。 紧随其后的年级第二—— 确确实实写着“程燃”。 …… …… 于敏老先生千古! 年会的照片,我发在微信平台上面了,大家可以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