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装不下 - 重燃

第一百章 装不下

中午放学程燃和姜红芍约好了前往学校餐厅,姜红芍掏出钱请客付了钱后,两人端着两碗牛肉面在空位坐下,人声和勺子和碗碰撞的声音在食堂大厅里面混杂着,这个时候程燃才注意到食堂里有不少人在看他们,对角线那边过去四个长桌位上,朱旭和一帮朋友聊天中看过来。 朱旭身边的男男女女似乎是在两人进门之后,就互相之间眼神示意。然后有面带微笑的,有挤眉弄眼的,也有毫不避讳盯着两人,一边好像跟朱旭说着和他们相关事情的。 看到两人一起吃饭,朱旭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这个时候又必须表现得若无其事,他不清楚那天拦下姜红芍和程燃时候,对姜红芍说的那番话有没有在她那边起作用…… 他其实想看到姜红芍醒悟过来,和程燃保持距离,然后重新回到他追赶着她,两人一前一后的那种状态。 这种在学生圈子里说起来津津乐道的传奇排位,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他落后她一步,但他并不觉得有多屈辱,甚至隐约乐在其中,哪怕她和程燃保持距离并不是因为他,哪怕他们将永远保持着这样的排名直到最后结束这段生涯…… 可是……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很快朱旭就被打岔了,旁边过道过来两个女生跟他打招呼,两个女生一个是八班一个二班的,属于平时很活泼的一对,这个时候扎了个小辫子的女生嘻嘻笑道,“朱老师……听林鑫凯说他爸昨天请客,请你们几家人一起吃巴国布衣了?” 她旁边的好朋友不屑道,“得了吧,他爸请客还不是冲着朱老师来的,恨不得他家林鑫凯跟你有样学样……” 朱旭成绩优异,如今曾经一直压制着他的姜红芍成绩下滑,在学生圈子里,就有“他终于熬出头了”的说法。二来他知识面比普通学生更宽,很多人不知道的东西一般问他他都知道,所以得了个“朱老师”的绰号。 这个绰号甚至还在家长圈子里广为流传,得知年级第一从耳熟能详的姜红芍变成了朱旭,私下里不免就会觉得那句“男生终归是后劲比女生足”的话更有了几分道理。 学生会副主席的廖厚铭看着姜红芍和程燃单独坐的那一桌,他只是看着,没有起身过去。 姜红芍虽然挂着学生会主席的名义,但高二临近期末,来年就是高三,学生会基本就是名存实亡了。两人几乎没有学生会工作上的交集,但平时的交情也还是有的,但今天也说不上为什么,廖厚铭并没有去和姜红芍打招呼的想法。 平时的时候她光芒耀眼,这多是她身上的荣誉所带来的感觉,就好像有的人身披光环,很受欢迎的时候,你觉得和他能说上几句话,认识对方,就是与有荣焉的事情。 但如果相反呢。 若是有人置身风口浪尖,眼看着光环不在,神话即将破灭,当他身边都处于一个黑洞真空的时候,你会不会受这种气氛裹挟,敬而远之? 且廖厚铭说不上为什么,心里生出奇怪的心思。 好像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姜红芍,突然有朝一日光环剥落,不断走下坡路,他心里那里灰色基调的部分中……并不希望她能够再重新站起来。 …… 和老姜吃了中午饭出来,旁边的图书馆是八零年代末建成,绿琉璃瓦和白瓷砖,周围爬满了爬山虎,从食堂脚下的路看过去就是两株大银杏树,落叶的季节满地金黄,而如今枝头浓阴嫩绿一片,空气中有些微温热的风。 两人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最近学校里很多人看他们眼神的变化和这种氛围,并肩走进了图书馆。 他们坐在了午餐之前就用书包占好的位置上,把书包放在了大方桌上,从中抽出了几本题册。 其实在课间的时候姜红芍已经看过了程燃的试卷,所以程燃所说他不忙的时候也在下苦功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没事做做题,看看新闻搜罗杂志资料,也是程燃用来换脑的方式。 姜红芍从自己咖啡色小包里抽出一本笔记本来,分析道,“一般的刷题估计对你来说已经没有难度了,可能你会刷得很流畅,我们换个思路来,主要是把眼界开阔一下,我笔记里有一些题,你看看,能有几种解法,你想不到的,或者比我思路更好的,我们相互映证。” 实际上是没有相互映证,程燃毕竟不是专业的,在姜红芍这个长期年级第一状元户面前,差距就出现了,譬如一来就是“这道压轴的不等式应用题你能以几种方法来求解?” 程燃想了两种方法后,结果姜红芍告知有四种解法,分别运用不同的思维和知识点,一二三四罗列。 而她手中笔记本的习题,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归纳题,在和程燃通过追求不同解法的过程中,对于程燃而言,经历的是思维的拓展,对孱弱知识点的巩固,然后是解题的思维和解法的拓展。有的事是一通则百通,或者不知道是不是姜红芍有天生让你洞悉思路的讲解和表述能力。在和姜红芍对这些题变着花样求解的过程中,程燃感觉像是打开一道大门,有一种“原来这妮子做题的时候脑洞是这样的!”奇妙感觉。 当程燃跟她说起这种感触的时候,姜红芍浅笑道,“其实你本身也很厉害,我只需要点到位就够了,有的思路根本不需要重头再来说起,甚至不用给你补落下的知识点。” 她想了想又道,“我是因为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来做这些事情,投入了所以才有回报,你好像一天又玩又开咖啡馆网吧去股市,怎么成绩还能一直很稳?” 程燃和姜红芍之间有三十几名的差距,对应分数也就是差四十分。这四十分乍一看差距很大,然而这些都是程燃并没有把全部精力放在考试上的结果,但殊不知在同样的分数段下,有的人却是拼尽了全力。 “你喜欢做计划,我喜欢做规划,我的规划是我用来学习的时间,只要超过二十分钟的碎片时间,我就能用来突破一个知识点,而往往在突破后并不继续深研,而是转到其他的地方,或是开始其他科目的学习,又可能是看一份报纸,看一本小说,看看证券分析图,总之,我不过分在一个单元上消耗我的热情。这样我会保留对于一个学科的兴奋点,人家说学习成瘾,大概瘾就是这样而来。有节制的学习,才能成瘾。” 程燃道,“所以我的学习一直很高效。” 重生一回,程燃几乎是把基础夯实得非常浑厚,而这种所谓的夯实过程并不就是死记硬背,强硬突围的过程,他两世重生的为人经验,带给他的不是学校里这些知识的积累,而是带给了他懂得怎么调动自己对于事情的专注力和对于学习的节奏掌握,这些才是重生给他带来的武器。 如果硬说程燃比其他人优越的,就是这种两世为人对自己更加深刻的认知,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知道怎么才能激发调动自己的热情。 就好像年轻时看着书本课本总觉得那是累赘,而成年后经历现实社会的摔打,恨不得回到读书的日子里,能够在身心还自由的时候多学几项技能,多读几本书。 人的成长,就是知道有些东西你得不到,有的事你回不去的时候,突然顿悟的。 “真好……”姜红芍双手合拍,“那么这样就省去了很多麻烦事,我们可以更进一步。” 程燃愣住,“怎么更进一步?” 姜红芍微笑道,“那就是我知道期末考试出题老师的风格,还有根据他们个人的风格,更倾向于出哪些方面的内容。” 姜红芍把笔记本翻到后面几页,“譬如赵中华老师,他是特级教师,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专家库成员,国内高中教育领域执牛耳者,出过好多论文和国家刊物的文章,最近几年的统考高考以及竞赛物理上面,都有他参与出题组,我做过他的物理竞赛题,总体来说他的出题风格特点是非常多变,而且相关题目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思路的雷同,所以命题组出题时每年都会通知他,经常也会有经典题目上榜,但他在十中统考时会放松一些,会根据自己上年度出过的题进行变通,那么这样的出题就有迹可循,再加上临近期末,他教学时会不由自主透露出题侧重点……我总结了一下,你看看……” 程燃好半晌还保持张口愕然的表情。 当其他学霸还在拼命刷题完善自我而努力的时候,姜红芍是领着他怎么复习的? 他们对经典难题穷究解题思路和方法,尽情在其中放飞大开脑洞。 甚至老姜更不满足于此,直接把主意打在了十中那些国宝级特级教师的出题者上面,分析起这些专家的出题侧重思路来,学生生涯在答卷解题的时候曾经几乎每一个老师都会反反复复强调答题前要看明题意之所在,所谓题意就是知晓出题者要考校的知识点和内容。 而姜红芍直接把人家命题库的老师擅长打法出题规律总结了一套大数据然后分析得出结论。 这是直接从术上升到了道啊?! 程燃似笑非笑盯着姜红芍,“这算不算,超级作弊?” 姜红芍微微一笑,“又不是提前预知试卷,只是知道压轴题的方向而已,而且,有六成的概率就不错了。” “这已经很不错了好吧。”程燃看着她,道,“真聪明……也真记仇啊。” 姜红芍微笑的看着他,吐吐舌头。 以姜红芍的能力,她当然不需要走到去计算出题人大方向的这一步,之所以抓紧了程燃一起进行期末复习,其实大概率上,还是在于当时朱旭对她说的那番话吧。 而朱旭的那番话,不仅仅是他自己,恐怕还代表很多人的看法。 和成绩落后的程燃一起,就是堕落? 神雕侠侣注定绝迹江湖? 不是白白就被大家叫做“姜哥”的姜红芍突然有个想法。 何不让这片江湖知道…… 只是装不下。 …… 从图书馆出来后时间指向临近下午上课,结果旁边楼的行政办公室里走出来开完会的副校长张树和他们五班班主任孙晖。 两人正好和他们撞了个正着。 张树看到两人就是一阵刺眼,不过他心头掠过一个“好机会!”的想法,往孙晖看过去,眼神不动声色,但其实已经传达了两人彼此间都心知肚明的想法。 张树今天来找孙晖的时候就重点提及过让他敲打走得颇近的程燃姜红芍两人,不管他们实际上有没有那层关系,都要毫不留情棍棒敲下去。 好嘛,你孙晖今天倒是给自己口头上说得好,现在正好迎面碰上了,还不就此发挥? 张树已经准备做策应了,只要孙晖一开口发难,他就板起脸来以副校长的威压讲些大道理。 而程燃和姜红芍这个时候朝两人挥了挥手,“孙老师好,张校长好!” 孙晖果不其然站定,板着脸问,“你们干什么去了?” 程燃指了指身后的图书馆,道,“在里面看书做题,不马上期末了吗?” 借口!张树瞄了眼图书馆里面成双成对的身影,心想谁还不知道这隐蔽又有座位的地方是那些小年轻最爱溜达的场所,他憋不住了,皱起眉头,“你们也知道要期末了啊……” 张树正待劈头盖脸,孙晖却直接把话头接过去了,“相互促进,弥补长短,也好。那就努力吧。期末考个好成绩,好好过暑假。” 张树一张明明已经快揪出水的脸皱纹如镌般凝固,眼睁睁看着孙晖把这两个小年轻给放了过去。 他背着双手等到两人转过园林消失无踪,这才皱眉不明就里看向孙晖,“你就这样敲打啊?” 孙晖道,“你以为他们不明白我们刚才要做什么?程燃和孙萧辩论的时候你也在场吧?所以你觉得能说得过他?” 张树顿时语塞,想想好像很有道理,关键是旁边有姜红芍,他也不好当面说重话,皱眉道,“那就这样?” 孙晖点点头,“就这样。” 张树顿时有些恼了,“所以你这个年级主任也不想当了?你们班姜红芍要是期末落下来,我给你说王老头肯定拿你开刀,对上面要有交代啊!” “你以为我想做这个年级主任?为了做这些工作,我课时费都要比别人挣得少一些,劳心劳力的,排课排好排不好还得罪人!”孙晖扯着脖子,“当然我相信我带领下年级组工作进展很好,让我做就做,真不让我做了……那就不做拉倒!吃力不讨好,谁爱干谁干!” “我带过的学生多了去了,大学毕业的,成家立业回来看我的,总有个结论,那就是成绩好的未必最后比成绩差的混得好,特别是对于有的注定不会走普通人路数的学生……不要否认,你我都知道这一点。” 孙晖看着两人的方向。 “就好像他们……我觉得人生更重要。” …… 程燃基本上最近就进行着这种每天利用空闲时间在图书馆和姜红芍之间进行打题和刷题的日子。 十中图书馆外面有厚重的爬山虎,就是日头正盛的时候,光线也未必能够把内部照的亮堂。 可就是在这样有些许隙光透落暗室的光阴,还有身边浅笑轻颦一起翻书的女孩,让程燃觉得这个高二的收尾,好像没怎么精彩纷呈轰轰烈烈,却又充实而很有滋味。 马老板来蓉城签署了投资协议,双方的细则尘埃落定,天行控股正式持股马老板之后,十中的期末,高二的这个末尾,不知不觉,就这样到来了。 ====== 大章节,票呢~谢谢客官。